第328章 抓捕阎圃(上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有杨洪作为挡箭牌,王灿领着十个少年兵路畅通的往阎圃营帐走去。>≥  <.1ZW.

    快到阎圃营帐的时候,竟然碰见了张虎。

    这厮领着十个少年兵分散在周围,逡巡不前,好像是等着王灿样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虎子,我让你带着十个人去抓捕阎圃,你怎么还在半路上晃悠?”

    张虎面色苦,摇头道:“教官,阎圃营寨外有个士兵把守,专门保护阎圃的安全。这个士兵站在营帐外,不论是谁,都必须要有张鲁的手令,或者是经过阎圃同意后,才能让人进入阎圃的营帐。”

    “我找了个由头想混进去,却被守在营帐外的士兵轰了出来。因为没有手令,又无法得到阎圃的同意,只能在外面徘徊。为了防止守在营帐外的士兵起疑心,就在外面等您了。”

    张虎神色黯然,脸上露出失落的表情。

    杨洪听了后,雀跃欲试,自告奋勇的站出来说道:“王大人,我应该能进去!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,说道:“即使你能进去,可是你能制伏阎圃,将阎圃带走么?”

    杨洪辩解道:“王大人,您随我起进去,就能制伏阎圃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翻了翻白眼,郁闷无比,说道:“你当保护阎圃安全的士兵都是瞎子么?他们放你进去了,还得任由你驮着阎圃离开。哼,要是不能把守在营帐外的个士兵解决掉,即使能够进入营帐抓住阎圃,也不可能将阎圃带走。更重要的是稍微不小心被现,肯定会引来大军追杀,你说我们能逃过大军追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杨洪叹口气,连连摇头,脸上露出恐惧的神情。

    旦事情泄露出去,他也将面临大军追杀,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杨洪呼吸急促,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。他已经吃了王灿给他的九日断肠丸,必须要得到王灿的解药才行。现在的他已经和王灿站在同条船上,是条绳上的蚂蚱,同生同死,旦王灿死了,他不死也得死。因此,杨洪非常的急切,忙问道:“王大人,快想想办法,解决阎圃啊!”

    王灿喝道:“慌什么,又不是没有办法。“

    杨洪听了后,脸上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他如同抓着根救命稻草,眼带着期待的神色,催促道:“王大人,您有什么办法能抓住阎圃赶快说,只要是我能够办到的,上刀山,下火海,我都豁出去了,绝不会皱下眉头。”

    吃了‘九日断肠丸’,能不豁出去么?

    王灿心好笑,问道:“你身上带钱了么?”

    杨洪摇头道:“没有,我身上没有钱财。”

    王灿沉声说道:“想要解决阎圃营帐外的个士兵,要有两个条件。先需要你的身份,通过你是杨柏和杨松的表亲,能偶轻易混入阎圃的营帐;其次需要足够的钱财,所谓财帛动人心,即使士兵想要拦住你,有你的身份再加上钱财,足以打动驻守在营帐外的士兵。只要用钱财迷惑住保护阎圃的士兵,就能将其举杀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杨洪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,说道:“王大人,您准备同时击杀个人?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又道:“唯有如此,才能擒下阎圃。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,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阎圃。阎圃这里尚且难以攻破,张鲁营帐的防守就更加森严,所以我们要尽快完成任务,去帮助阿蒙抓捕张鲁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问道:“杨洪,你有多少钱财?”

    涉及身价性命,杨洪也不藏私,说道:“多着呢,足够诱惑这个士兵。”

    王灿满意的点点头,吩咐道:“虎子,你带人监视阎圃营帐周围的士兵出入,确保等我们靠近阎圃营帐的时候,阎圃营帐没有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张虎郑重的点点头,表示回应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转,看向杨洪,说道:“走,去你的营帐取钱,带着钱再来解决阎圃。”

    杨洪得到王灿的命令,立刻转身离开,朝他的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王灿带着十个少年兵和杨洪起去取钱,半个时辰后,杨洪拿着钱财,重新返回阎圃的营帐外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杨洪,事情的成败全看你了。你走到阎圃的营帐外,不管守在外面的士兵是否拦住你,你都要从怀掏出准备好的串五铢钱分给我麾下的个士兵,让他们人把准备好的五铢钱送到保护阎圃的士兵手,由他们个人杀死保护阎圃的士兵。”

    杨洪闻言,郑重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又看向张虎,以及其他的二十个少年兵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王灿从这些人挑选出七个身手最好的士兵,让七人和张虎站在最前方,吩咐道:“等会儿抵达营帐外,你们站在杨洪身后,等杨洪把钱交给你们后,你们负责把杨洪的钱递到个士兵手,趁机他们分神的时候,举击杀个士兵。”

    个少年朝王灿拱了拱手,郑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处理完事情,王灿又吩咐道:“其余十三个人,全都散布在距离营帐五丈之外的范围,查探是否有人来找阎圃商量事情,若是个人,能击杀就击杀,不能击杀就阻拦在外面。记住,你们的身份是保护阎圃安全的士兵,任何人盘查你们的身份,你们都说是张鲁秘密派遣来保护阎圃的,其他的概不说。”

    杨洪嘀咕两声:“说出张鲁不都已经透露身份了么?”

    王灿喝道:“你懂什么,这是策略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

    杨洪连连点头,不敢反驳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扫了眼二十个少年,神色严肃,说道:“这是你们第次执行任务,我不希望有人临阵脱逃,也不希望有任何人受伤,或者是死亡。你们是我耗费无数时间、无数精力培养出来的,是精英的精英,希望你们能圆满的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二十个少年同时拱手朝王灿行了礼,眼露出坚定地眼神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喝道:“出!”

    声令下,两拨人分开,王灿几人往阎圃的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杨洪接近阎圃的营帐,望了眼站在营帐外保护阎圃安全的个士兵,全都是生面孔,个都不认识。他不认识这些士兵,但是这些士兵却认识杨洪。站在最前方的士兵看见杨洪走来,远远地朝杨洪拱手揖了礼。

    虽然杨洪名不见经传,是无足轻重的小校尉,不值得士兵如此礼遇。

    然而,杨洪虽然很差,有两个厉害的表亲。

    个是杨松,张鲁的二号谋士。

    个是杨柏,张鲁的头号大将。

    武叠加在起,让这些士兵不敢怠慢杨洪。

    杨洪见前方的士兵向他行礼,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。不过,等杨洪领着王灿等人走进的时候,士兵拦住杨洪,问道:“杨大人,没有张司马和阎大人同意,您不能进去。”

    杨洪说道:“我有重要事情拜见阎大人,还请哥几个通融二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杨洪从袖口摸出串用丝线穿好的五铢钱,每串钱都是分量十足,足有好几百枚铜钱。

    个士兵望见杨洪摸出串铜钱,都睁大了眼睛,脸上露出欢喜的神色。然而,杨洪没有直接递给说话的士兵,而是递给了王灿挑选出来站在前方的个少年兵,然后大手挥,个少年兵拿着钱财往个士兵走去。

    士兵们见所有人都有份儿,心非常的高兴。

    “多谢杨……”

    士兵们接过少年递出的钱财,都向杨洪道谢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都准备让杨洪进去拜见阎圃。

    然而,个少年递出钱财后,似心有灵犀般,选择了在同时间出手。正当所有士兵接过钱财,边说话,边低着头欣赏手五铢钱的时候,凛冽的拳风陡然击出,个拳头分毫不差的击个士兵的喉咙,击毙命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声声脆响传来,个士兵眼球凸出,张大了嘴,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。旋即身体软,缓缓地躺在地上,没有了气息。王灿见此,立刻吩咐道:“把他们拖到旁藏匿起来,你们个人站在外面,不要让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灿和杨洪往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ps:今日就三更了,收工。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