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2章 好臭!好臭!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吕蒙低着脑袋,瞅着营寨的方向,回答道:“老师,虎子还没有回来。≧ ﹤.≦≤1<Z<W≦.﹤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心莫名的觉得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张虎那小子带着十个人去探查情况,到现在都没有回来,让王灿不得不担心,毕竟这是少年们第次参与实战,此前除了基本的训练,都没有任何演练。现在面对张鲁的几万大军,稍微不注意,就是身死人亡的结果。王灿深吸口气,吩咐道:“阿蒙,你带两个人去查探下,他们是否安全?现了什么情况立刻回报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吕蒙手招,低声喝道:“柳元、雷城,随我来!”

    说完后,吕蒙带着柳元和雷城弓着腰,绕过了营寨的正门口方向,飞快的朝张鲁营寨的外缘奔去。

    由于所有的少年身上都披着树叶杂草当做衣服,头上顶着杂草编织的草帽,所以三人在黑夜行动的时候,很容易被认为是风吹动杂草晃动,很难被现。吕蒙带着两人绕过了张鲁正前方的营寨后,往营寨的后方摸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在营寨后方找到了张虎。

    吕蒙靠着张虎蹲下来,低声问道:“虎子,都半个多时辰了,怎么还不回消息?”

    张虎说道:“吕哥,我也是刚带人到这里潜伏起来,还没来得及传消息。”

    吕蒙闻言,说道:“老师见你们半个时辰都还没有回来,担心你的安全。对了,你说你刚在这里潜伏下来,莫非这里有什么古怪之处?”

    张鲁率领三万益州军,又有六千精兵,营寨非常大。

    因为人多,想要找出张鲁的营帐,也非常的困难。

    张虎嘿嘿笑了笑,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,说道:“我带着弟兄们在营寨外面晃悠,现益州士兵都在这里解决个人问题,因此就跑到这里来潜伏起来了。不过这群龟孙子撒尿都是成群结队,过了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个落单的,想要抓几个人混进去都非常困难。”

    吕蒙听了后,立刻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暂时没有现落单的,不代表直没有。

    只要潜伏在这里等待着,就有机会。吕蒙回头吩咐道:“柳元,你立刻将这里的消息带给老师,让老师带着其他的弟兄们全都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柳元点点头,急忙跑去把消息告诉王灿。

    柳元刚刚离开不久,营寨内突然传来零碎的脚步声,以及聊天的声音。

    吕蒙俯伏在地上,微微抬头,望着走出来的益州军,脸上露出抹喜色。因为他看到只有三个士兵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,若是他和张虎等十个人联手将三个士兵弄翻,就能得到三套益州军的衣服,然后想办法混进去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吕蒙考虑如何解决前方出现的三个士兵,营寨内又传来了零碎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嗒!嗒!……”

    脚步声由远及近,放眼看去,又出现十个益州兵。

    “真是晦气!”

    下出现十多个士兵,吕蒙心顿时由兴奋变成了失望。他和张虎带着十个少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击毙十三个益州兵,但是却无法阻止益州兵出声大喊,因此他们只能继续躲藏在草丛,潜伏不动。

    “诶,最近肚子老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也拉肚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水土不服的现象,很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余个士兵,边窃窃私语,边脱下裤子,朝着张虎和吕蒙等人的地方开火。幸好吕蒙等人距离士兵比较远,否则肯定要被益州兵灌溉番了。其的几个益州兵小解后,说道:“哥几个,我们先回去了,你们在这里慢慢享受吧。”

    十三个益州兵,有六个撒完尿后,返回营寨去了。

    剩下七个士兵撩起裤子,撅着白白的屁股对准吕蒙等人,不停地轰炸地球。

    “吕哥,我受不了了。好臭,好臭。”

    张虎捏着鼻子,稚嫩的面庞成了苦瓜脸,眼露出愤恨的神色。那神情,恨不得冲上去将七个蹲在地上撅着屁股的士兵全都解决了。张虎说话压低了声音,但是夜色寂静,周围静悄悄的,宁静的黑夜使得张虎的声音有些大了。

    蹲在地上拉屎的老兵耳朵动,大喝:“谁,谁在说话?”

    旋即,老兵擦干净屁股,连忙站起身,看向远处。

    见周围片寂静,没有丁点动静,老兵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,喃喃自语道:“奇怪了,刚刚分明听见有人说话的?怎么会不见人呢?”老兵伸手提了提裤子,又向前走出几步,伸长了脖子打量着远处的杂草,喝道:“那是谁?我看见你了,出来,出来!再不出来老子要用刀子了。”

    张虎俯伏在地上,大气儿不敢出,颗心悬吊在半空,怦怦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吕蒙偏着脑袋,瞪着张虎,恨不得扇张虎两巴掌。

    老兵大吼几声,见杂草仍旧没有反应,这才没有继续查探周围的情况。他刚刚说的话都是诈唬人的,只要杂草真的有人,听见他说的话很可能就被他吓出来了。然而,张虎和吕蒙经过王灿的训练,虽然没有实战经验,却也是非常稳重,没有冲上去和老兵拼斗。

    仍旧蹲在地上的新兵摇摇头,见老兵谨慎的样子,笑说道:“老莫,我看你太紧张了,这鬼地方哪里有人了?”

    老兵姓莫,其他的士兵都称呼老兵老莫。

    老莫闻言,摇头说道:“不骗你们,我真听见有人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新兵问道:“那你给弟兄们说说,都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老莫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,说道:“那声音说好臭,好臭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新兵听了后,顿时朗声大笑,眼都笑得眯了起来。,笑完过后,新兵才说道:“老莫啊,我看你是自己觉得好臭,心这么想才会这么说!诶,弟兄们蹲在这里拉屎,都是把肚子里面的污秽排泄出来,肯定不好闻。老莫啊,现在整日行军我看你是太紧张了,快回去吧,快回去吧,早些休息!”

    老莫摇头叹口气,转身返回营寨去了。

    等老莫进入营寨后,几个新兵又哄然大笑,脸上露出讥讽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太胆小了!”

    “都成惊弓之鸟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剩下的六个新兵你言,我语,不停地说这话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六人当有两个士兵站起身穿好裤子,返回营寨去了。此时,在营寨外蹲在地上的只有四个士兵了,不会儿,又回去了两个。这时候,只剩下两个士兵蹲在地上,慢条斯理的聊天说话。

    此时,远处杂草从,张虎和吕蒙都如释重负,连王灿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阿蒙,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吕蒙闻言,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,旋即反应过来,说道:“老师,只有两个人了,他们正蹲在地上拉屎。”

    王灿放眼看去,看见两片白花花的屁股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这是个绝佳的机会!

    王灿心动,脸上露出丝古怪的笑容。旋即,他俯下身把耳朵贴在地上,感受营寨是否有脚步声传来,确定没有人来,才低声说道:“阿蒙、虎子,现在营寨里面没有人出来,你们俩和我起悄悄地潜伏上去,把这两人打晕了拖出来。”

    由于两个新兵都是脑袋对着营寨,屁股朝着王灿的方向,根本没有察觉王灿、吕蒙和张虎的到来。

    王灿还没有冲上去,两人已经擦干净屁股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当两人低着头栓裤腰带的时候,王灿、吕蒙和张虎悄悄地走上前去,掌打在了两个新兵的脖颈上,将两人打晕了过去。张虎和吕蒙拖着个新兵,王灿提着另个新兵往杂草跑去。三人走在半路的时候,王灿耳朵动,察觉到营寨又有士兵出来,急忙喝道:“快点,又有人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撒开脚丫子,飞快的冲进杂草,躲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刚走出营寨的士兵望着晃动的杂草,揉了揉眼睛,大声说道:“我看见杂草有人影晃动,是不是有鬼啊?”

    “屁话,那是风在吹,懂不?”

    名士兵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,旋即巴掌拍在说话的士兵脑袋上,喝骂道:“搞快点,撒完尿早点回去睡觉,明天还得继续赶路呢?”

    虽然如此说,士兵还是被最先说话的士兵吓了大跳,害怕真有鬼。

    “是,是!”

    说话的士兵点点头,撩起长袍,脱下裤子就开始灌溉地球了。

    ps:第更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