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1章 连连败退(四更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杨柏大喝声,提枪纵马朝裴元绍冲去。≧ ≯≥ ≤.≦﹤1≤Z﹤W.

    裴元绍见杨柏生得面白无须,俊秀得很,咋眼看去,就是个小白脸模样,脸上流露出不屑的神情,大吼道:“小白脸,裴元绍在此,前来受死。”说完后,他双腿夹马腹,狼牙棒横空扬起,挂着股风声砸向杨柏。

    长枪和狼牙棒碰撞,出声脆响。

    “遭了,用力过大了!”

    裴元绍狼牙棒碰撞在长枪上,感觉杨柏就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的货,心立刻后悔了,要是棒砸死杨柏,可就破坏荀攸的计谋了。

    然而,裴元绍判断出杨柏的实力,心更是五味杂陈,难受得很。

    杨柏这样软弱无能的小白脸,除了长相过得去,武艺稀松平常,差劲得很。但就是这样的人,他必须要主动败给杨柏,丢人啊!

    杨柏长枪和裴元绍碰撞的瞬间,感觉狼牙棒上传来的力量非常大,让他虎口麻,手的长枪也险些脱手飞出。杨柏招探知裴元绍的实力,脸上露出丝惊惧的神色。但杨柏想到张鲁站在军阵前方观看,他就只能硬着头皮冲上去。

    杨柏大吼声,抡起长枪朝裴元绍砸去。

    “喊话都像娘们儿样,能成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裴元绍心诽腹不已,手上却没有使用多大的力气,仅仅随意的挥舞狼牙棒抵挡。

    他也害怕用力过猛,将杨柏杀死,破坏了荀攸的计谋。裴元绍虽然是王灿的元老重臣,但也承担不起责任,只能表现出后继无力的模样,任由杨柏嚣张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狼牙棒不断地和长枪碰撞,每次碰撞后,裴元绍都要往后退出几步。

    杨柏见裴元绍不断后退,心的恐惧顿时被抛到了九霄云外,同时安慰自己说裴元绍是外强干,看上去厉害,其实也就第招倾尽全力,力量非常大。后面都是软蛋,没有力量。杨柏占据上风,脸上露出自信骄傲的表情,不停地挥舞着手的长枪,想要杀死裴元绍,夺得功。

    然而,每当杨柏觉得快要刺裴元绍的时候,狼牙棒都会闪电般击出,挡住长枪。

    两人你来我往,虽然裴元绍不断后退,却也堪堪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杨柏猛地深吸口气,双手握紧长枪,大喝道:“裴元绍,受死吧!”话音落下,长枪如凤凰点头,化作点点寒星刺向裴元绍。

    裴元绍见杨柏‘大展神威’,佯装不敌,大吼道:“敌将凶猛,撤!快撤!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握紧狼牙棒在空虚晃下,狼牙棒画龙点睛般神奇的砸向杨柏的脑袋,吓得杨柏赶忙收回长枪抵挡,裴元绍嘿嘿笑了笑,然后领兵快撤退。

    杨柏觉得事情诡异,却不想去多想。

    他要的是结果,只要胜利了就行。

    张鲁看见裴元绍领兵撤退,大喝道:“杀!”

    顿时,三万益州军飞快的冲上去,想要斩杀裴元绍,其六千精锐更是跑起路来飞快,大声吆喝着冲向汉兵。张鲁率领着益州军穷追不舍,不停地追赶,裴元绍领兵不断地撤退,虽然偶有汉兵被益州军追上被杀的,但总的来说损失还是不大。

    裴元绍领兵败退,狼狈逃窜。

    张鲁领兵进入汉第场战斗,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鲁心甭提多高兴,多起劲儿。

    阎圃作为张鲁麾下的第谋士,察言观色,直观察着战场上局势的变化,见裴元绍虚晃棒,就立刻撤退。虽然表面上看去是被杨柏打败的,可是实际上裴元绍领兵逃窜的度相当快,没有死伤多少汉军。阎圃心满是疑惑,想要出言说话,但是看见张鲁兴奋的神情,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张鲁第战就取得大胜,本就值得庆贺。阎圃没有证据证明裴元绍撤退是王灿的阴谋,只能把满腹疑惑憋在肚子里面,个人慢慢的品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裴元绍领兵逃窜,摆脱了张鲁的大军后立刻整军列队,清点人数。

    清点完毕后,千名汉兵还剩下九百四十五人,被追上来的益州军杀死五十五人。

    虽然死伤的人数很少,裴元绍依旧心痛。所有的汉兵都是他和周仓训练出来,死个裴元绍都觉得心痛,而且还死得这般窝囊,更让裴元绍满肚子气。

    然而,这是诱敌之策,只能执行,不是裴元绍能改变的。

    他深吸口气,大喝道:“收兵,回营!”

    声令下,列队的汉兵飞快的消失在官道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鲁清点大军后,领兵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夕阳落下,斥侯兵再次跑到张鲁跟前,禀报道:“大人,前方再次现汉军,正朝我大军冲过来。”

    阎圃闻言,急忙问道:“汉军前来突袭有多少人?”他心正有疑惑,却想不明白。听见汉军来袭,立刻出言询问。

    斥侯立刻回答道:“有两千余人!”

    阎圃又问道:“是否还是裴元绍领兵?”

    斥侯摇摇头,说道:“距离太远,无法看清领军的主将是谁。”

    阎圃思虑良久,目光转向张鲁,说道:“师君,王灿派人前来攻打,其用意不是击败我军,应该是趁士兵疲乏的时候,想要打师君个措手不及。士兵们整天连续行军,途又和裴元绍交战,精神不佳。然而,现在又有汉军来袭,明显是为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阎圃顿了顿,脸上露出我明白的神情,恍然说道:“师君,圃终于猜透王灿的用意,终于想通了。”

    张鲁听了后,忙问道:“子茂,王灿什么用意?快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阎圃摸了摸颌下的胡茬,脸上露出自信从容的神情,说道:“师君,圃曾经推断王灿在南郑囤积大军,想要和师君决雌雄,这个推断是正确的,没有错误。但是,王灿在决战的基础上,还有条计谋。这条计谋是扰敌之策,轮番派遣汉兵不断地袭扰师君,使得士兵们疲于行军和交战。在大军疲惫的情况下,旦师君领兵抵达南郑,王灿就会突然起攻击,和师君决战,这就能打师君个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张鲁听了后,脸上露出深以为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顿了顿,张鲁露出不屑的神情,说道: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切的阴谋诡计都是虚假的。王灿使用阴谋诡异,不足为虑。大军继续加前进,准备和汉军交战,本将倒要看看王灿派遣的两千士兵又是什么水平。若是全被本将杀了,王灿应该会心痛吧。”

    斥侯得了命令,转身传达命令去了。

    两军交锋,张鲁没有任何犹豫,直接派杨柏出战。

    阎圃看了眼手持口大刀的将领,说道:“师君,这是王灿麾下的大将周仓。”

    张鲁目光停留在战场上,说道:“大将周仓?我看也不怎么样嘛。”

    此时,周仓和杨柏交战。杨柏长枪抖动,气势如虹;周仓手大刀横在胸前,只有抵挡的份儿,根本无法对杨柏构成威胁。

    杨柏占据上风,心甭提多高兴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张鲁正看着他,杨柏就充满了干劲儿。

    张鲁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,说道:“子茂啊,王灿麾下有赵云、周仓和裴元绍,这三人都是跟随王灿的老人,可你看裴元绍和周仓传得很厉害,现在和杨柏交手,立刻就露出了马脚,都是有名无实之辈,令人唏嘘不已。由此观之,王灿也是徒有其名,不足为虑,此番讨伐王灿,战而定矣!”

    张鲁信心满满,阎圃心疑惑刚刚解决,听了张鲁的话又升起疑惑。

    裴元绍和周仓是黄巾贼出身,凶戾残忍,怎么会这么弱?

    阎圃心疑惑周仓的实力,觉得周仓不止于此。然而,战场上的周仓心却叫苦不迭,脸上露出苦涩的神情,杨柏的力量太弱,几乎让周仓忍不住刀斩了杨柏。可军令如山,他只能遵从荀攸的决定,忍气吞声当孙子,装出副杨柏是绝世高手的假象。

    周仓的神情落在杨柏眼,顿时认为周仓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因此,杨柏更加卖力的挥舞长枪,想要击败周仓。

    周仓看见杨柏挥枪,就好像小丑表演,甚是无趣。和杨柏周旋许久,周仓卖了个破绽,让杨柏攻击,随后大吼声不敌杨柏,领兵撤退。

    张鲁见又击败了汉军,心下更是高兴。

    他下令追击,想要剿灭周仓。

    然而,周仓率领的汉兵撒开脚丫子狂奔,逃跑的度实在是太快,让张鲁仅仅杀死了几十个士兵。

    张鲁得到战斗的结果,面露不愉之色,鼻息咻咻,气哼哼的说道:“王灿小儿,只知道龟缩在南郑城内,不敢领兵决战。这般情况,他还想要让人袭扰大军,让我军疲惫不堪,不能保持足够的精力,可恨可恼!等本将抓住王灿后,要将王灿五马分尸,再将他的脑袋挂在南郑城门口示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流逝,天色逐渐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鲁率领大军找了处空旷的地方安营扎寨,停下来休整。虽然张鲁不通军事,却还是下命令让士兵做好防备,以免被裴元绍和周仓袭营。

    阎圃见张鲁没有被胜利冲昏脑袋,心暗自高兴。

    大军休整,营寨门口,两个士兵严阵以待。距离张鲁营寨白百米外的处草丛,王灿俯伏在地上,头上顶着顶用杂草做成的帽子。

    他盯着火光闪耀的营寨,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目光转,看向吕蒙问道:“阿蒙,营寨外围的分布情况查探清楚没有?”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又是三千字大章,求收藏、鲜花咯,今天还没破三百花,求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