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9章 玉玺到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面对孙坚的招揽,甘宁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。≯   ≦.≤<1≦Z≤W.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甘宁讥讽道:“你们这些当官的都想着自己的利益,哪管百姓的死活,都不是好鸟。老子带着麾下的弟兄纵横长江,无拘无束,要女人有女人,要钱财有钱财,为什么要舍弃现在的好日子跟着你混。“

    “老子是不会投靠你的,你就甭白日做梦了。再说了,只要得到你的传国玉玺,老子就可以建国封号,在长江上当大王,何必要整日跟在你屁股后面转悠,那多没趣儿啊。句话,交出玉玺,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孙坚见无法说服甘宁,恼羞成怒,大喝道:“甘宁,真当本太守怕了你不成?”

    “哦,你真的不害怕么?”甘宁嘿嘿笑了笑,说道:“看来你是准备抵抗到底了,很好,我喜欢。老子纵横长江,也听说孙坚讨伐董卓,勇猛无畏,今日老子倒要看看威名远扬的孙坚有多厉害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孙策大喝道:“锦帆贼,废话忒多,要战便战,何必废话!”

    孙策见甘宁拒绝了孙坚的招揽,暗骂甘宁不识时务。

    他拎着长枪向前踏出步,挡在了孙坚正前方,又大喝道:“保护好爹爹,甘宁就交给我了,我必杀锦帆贼。”

    甘宁笑道:“小娃娃,好大的口气,不怕风大闪了舌头。!”

    说完,甘宁让掌舵的人靠上孙坚的大船,身体个纵跃,率先跳上了孙坚的大船。紧跟着甘宁,其他的锦帆儿郎也是提着战刀跳过去,开始动攻击。

    孙策见甘宁上船,脚步挪动,提着黑铁长枪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长枪挥舞,枪尖抖动,化作漫天的寒星,朝甘宁戳去。

    枪尖在空划过,挂着股尖锐的刺耳声,端的是凶狠厉害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”甘宁低喝声,手横江刀抡起,用力的往前劈。横江刀从天而降,如星辰坠落,越来越猛。而且甘宁手握横江刀劈下,如同碧波江水浪高过浪,气势越来越雄浑,股凶悍的气息从横江刀上开始蔓延出来。

    孙策被甘宁的气势震慑,手的长枪立刻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而且甘宁的横江刀劈下的时候,刀背上挂着的九个铁环不停地晃动,叮叮作响,令孙策难以全神贯注施展枪法。

    刀刃破空,锋利的横江刀割裂了空气,所过之处噼啪作响,爆鸣声不断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横江刀和长枪碰撞,碰撞的地方迸出溜璀璨的火星。

    甘宁手段老辣,击之后,手横江刀顺着孙策手的枪杆华滑下,横江刀滑下的度非常快,几乎让孙策没有反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此时,面对甘宁凌厉的攻击,孙策也是沉着应战,展现出了绝世武将所拥有的冷静。他沉下心来,全神贯注的对敌,在甘宁横江刀削来的时候,双手骤然松开,躲过了甘宁的刀。旋即双手迅抓住下落的长枪,身体后退两步,躲过了甘宁的横江刀。

    躲过甘宁的杀招,孙策再次双手抡枪,朝甘宁砸去。

    “撒手!”

    甘宁声大喝,手横江刀劈在长枪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两柄武器碰撞,孙坚双手持枪,感觉到枪杆不停地震动,巨大的力量顺着枪杆倾斜下来,如银河倒卷,天河落下,力量强大无匹,不可抗衡。他死死的握着长枪,不让长枪飞出去。因为这样,孙策双手的虎口都被甘宁刀震得破裂开来,猩红的鲜血流淌出来,染红了握枪的双手。

    甘宁见没有击落孙策手的长枪,眼露出抹赞叹之色。

    能挡住他倾尽全力的刀,非常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不过,欣赏归欣赏,孙策是孙坚的儿子,是敌人不是朋友。面对敌人,甘宁不会心慈手软,他脚猛地跺,又快往孙策冲去。

    孙策见甘宁冲过来,咬紧牙关,大喝道:“甘宁,我和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啊!”

    甘宁咧开嘴,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,揉身而上。

    他边冲向孙策,边说道:“你现在有这等武艺已经很不错了,若是再练几年,等你武艺大成后,能够和我战。但是现在的你,着实令我提不起兴趣。”

    说完,甘宁身随刀走,手横江刀劈出。

    这刀,快如闪电,孙策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,只能是本能的将长枪横在胸前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兵器碰撞,甘宁刀磕飞了孙策手的长枪。

    这时候,甘宁伸出左手,想要活捉孙策,用来逼迫孙坚交出玉玺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甘宁要抓住孙策的时候,身后传来声大吼:“锦帆贼,黄盖在此,休得猖狂,看黄盖前来斩你狗头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说,黄盖却也知道不是甘宁的对手。

    可是孙策遇险,黄盖不得不冲上去。

    黄盖冲过来,甘宁想要活捉孙策已经晚了。他脚踹出,直接踹在孙策的小腹处,将孙策踢翻在地上,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刹那间,甘宁身体转,手横江刀闪电般劈出,刀劈在黄盖的铁鞭上,兵器碰撞,黄盖连连后退,而甘宁却浑若无事。甘宁招得手,得势不饶人,手握横江刀穷追猛打,,黄盖不敌甘宁,只能不停地后退。

    甘宁声大喝:“撒手!”

    横江刀劈在铁鞭上,刀磕飞了黄盖手的铁鞭。甘宁趁着这瞬间,欺身而上,掌将黄盖打晕了过去,然后扔在锦帆儿郎,喝道:“绑了!”做完这切,甘宁又如狼似虎的冲向程普和韩当,三两招,就把两人给击败了,然后又扔给麾下的水贼,将两人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,孙坚麾下三大部将,都被甘宁绑了。

    孙坚看着士兵被屠戮,程普、黄盖和韩当被俘虏,眼流露出痛苦的神色。

    悔不听程普之言,致使大军在砚山被黄祖伏击。现在又被甘宁拦截,两军交战,孙坚的损失太重了。而且孙坚双臂受伤,失去了战斗力,想要冲上去拼命都没有可能。若是他双臂仍旧是完好无伤,怎么可能任由甘宁嚣张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突然,甘宁声大喝,喝止了麾下正交战的水贼。

    孙坚麾下的士兵正节节败退,此时听见甘宁喊停,心顿时松了口气。不仅孙坚的士兵放松下来,孙坚也是松了口气,目光望着甘宁,露出怪异的神情,不明白甘宁为什么会突然停下。

    甘宁望着孙坚,问道:“孙坚,有没有玉玺?”

    说完,甘宁目光瞥向程普、黄盖和韩当三人,眼露出戏谑的笑容,说道:“若是他们其人掉到长江里面,不知道能否活下来?”

    孙坚目眦欲裂,大吼道:“甘宁,你敢?”

    甘宁寸步不让,向前踏出步,说道:“孙坚,你说我为什么不敢呢?我若不是念你心讨伐董卓,为国除贼,还算是个男人,早就把你们全杀了。哼,换做是刘表老儿,老子直接把他扔到长江里面喂鱼。”

    孙坚听后,脸上的怒色才稍稍放缓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孙坚也陷入了犹豫当,想着该不该交出玉玺,毕竟玉玺不是般的物品,是国之重器。

    正当孙坚无法做出决断的时候,声清脆的童音传来:“我们有玉玺,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孙坚愕然,说道:“权儿,你?”

    说话的正式孙权,孙权脸正色,说道:“爹爹,玉玺身外之物,岂能和诸位伯伯的性命相提并论。再说甘叔叔早已言明,只要爹爹交出玉玺,就放我们返回长沙。爹爹,你就把玉玺交给甘叔叔吧!”

    孙坚深吸口气,道:“好,我愿意交出玉玺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程普、黄盖和韩当都看向孙权,眼露出感激之色。

    孙权年纪虽小,心机却不小,他番话拉拢了黄盖三人,又称呼甘宁为甘叔叔,给甘宁下套,让甘宁放他们离去。

    甘宁笑道:“孙太守,你看你儿子多懂事情。”

    孙坚哼了声,转身返回船舱。不会儿,孙坚拿着个丝绸包裹着着的四四方方的东西走出来,交到了甘宁的手。

    甘宁接过来,掀开丝绸仔细的打量着,又看了眼玉玺缺的角,确定了是真的玉玺。

    他将玉玺包裹起来,拱手朝孙坚说道:“孙太守,告辞了!”

    说完,甘宁带着麾下的锦帆儿郎回到船上,大喝声:“起帆!”哗啦啦的声音响起,艘艘大船挂起的帆快落下,没过多久,所有的大船都消失在孙坚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机关算尽,白忙场啊!”

    孙坚叹息声,脸上露出落寞的神情。

    程普回到孙坚身边,说道:“主公,甘宁抢了玉玺,说不定还是好事情呢?”

    孙坚问道:“德谋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程昱嘴角上扬,露出抹冷笑,说道:“主公回到长沙,立刻宣称甘宁抢走玉玺,祸水东移,将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嫁到甘宁身上。”

    孙坚闻言,摇头拒绝道:“不行,诚如甘宁所言,他不杀我们已经是仁至义尽,开面。甘宁如此,我岂能陷害与他,这事情不必宣扬。”

    语气果决,容不得其他人反对。

    孙权闻言,叹口气,微微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程普也是摇头叹息,孙坚的性格太过感性,只适合为将,不适合为帅。相比之下,孙权的性格沉稳,更有可塑性,程普脑闪过这样的念头,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孙策是长子,旦孙坚去世,也是孙策继承孙坚的位置,不可能由孙权继任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,求收藏、鲜花咯。到现在鲜花都不给力,求支持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