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8章 孙坚的招揽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呜!呜!……”

    号角声高亢尖唳,悠远绵长,在宽阔的长江水面上传递着。小≧说  .

    虽然孙坚两臂的肩胛骨受到重创,身体依旧打得笔直,望着急奔驰的条条大船,神色如常,并没有丝毫慌乱。

    然而,若是仔细观察,就会现孙坚眼眸闪过丝忧愁。

    他依从程普之谋,从襄江进入长江流域,顺流而下,明明已经摆脱了刘表的水军,怎么还会有大船拦截?再加上此时的风向往北,对于孙坚等人乘坐的大船来说是逆风而行,对于远处奔驰而来的大船则是顺风而行,度非常快。

    眨眼间,条条大船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当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最前面条大船的船头上站着名精壮汉子。

    汉子昂然而立,身体笔直,江风吹起披散在肩膀上的丝,显得狂野不羁。他的衣着装束特立独行,迥异与常人。

    时值四月,仍旧还有丝寒气,令人感觉有些寒冷。尤其是站在江面上,更感觉寒意扑面袭来,可是汉子只穿了件薄薄的单衣,捋起长袖,露出两只肌肉坟起的臂膀,手臂上,青筋暴起,显得有些狰狞吓人。往下看去,汉子腰间缠绕着条漆黑的锁链,上面挂着只金灿灿的小巧铃铛,只要身体微微晃动,铃铛便出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离开汉的甘宁。

    他没有在王灿麾下任职,便率领麾下锦帆儿郎回到长江上,继续做老本买卖。

    近半年的时间,甘宁麾下的水贼已经从百人扩充到三千人,战船也从两艘扩充成为艘,其实力膨胀非常快,令人叹为观止。拥有艘战船,作战能力非常强,甘宁率领的锦帆贼俨然已经是长江水上的霸主,即使荆州水军遇到甘宁也是避而不战,双方井水不犯河水,各自安好。

    “好魁梧,好剽悍,虎将之才!”

    孙坚望着站在船头的甘宁,忍不住赞叹声。

    虽然局势危急,可孙坚却起了把甘宁收为己用的心思。

    程普持刀站在孙坚身后,望着甘宁,眉头紧皱,眼露出思索之色。沉默良久,程普陡然睁大了眼睛,颤声说道:“锦帆贼,是锦帆贼甘宁。”程普语气急促,急忙劝说道:“主公,长江之上,锦帆贼来去如风,纵横无敌,若是锦帆贼拦路,我们恐怕难以返回长沙了。”

    黄盖闻言,脸色顿时变。

    不仅是黄盖、程普和祖荣脸色突变,孙坚也是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刚刚还想着收服甘宁,可对方是不受约束的锦帆贼,很难收服。

    若是他没有受伤,双方又选择在6地上交战,孙坚分毫不惧甘宁,再加上程普、黄盖等人相助,孙坚有把握能够留下甘宁。然而,他现在双臂被黄祖使用弩箭射伤,失去战斗力,不能压制甘宁。而且,所有人都在大船上,处于江面之上,旦甘宁派遣水鬼凿穿孙坚乘坐的大船,所有的人都将会沉入长江,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孙坚深吸几口气,努力的平复着心躁动不安的情绪,静静地等着甘宁的大船追过来。

    盏茶时间,甘宁的大船就靠近了孙坚的船。

    孙坚神色肃然,大声喊道:“来人可是甘宁,甘兴霸?”

    甘宁点点头,大笑道:“你爷爷我正是锦帆贼甘宁,你是何人?报上名来…嗯,你知道老子的大名,很不错。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,又身穿锦衣华服,肯定是有钱的人,交出船上的钱财,饶你们所有人的性命。老子劫财不劫命,够仁慈了吧!”

    说完,甘宁张开嘴朗声大笑。

    笑声猖狂嚣张,不可世。

    那模样,好像他就是天王老子,谁都管不了。

    甘宁的话让孙坚眉头微皱,却没有让孙坚怒,因为甘宁还不知道他们的身份,这就给了孙坚逃脱的将会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孙坚准备说话的时候,孙策抢先步大喝道:“我爹爹乃是长沙太守孙坚,你介水贼,猖狂嚣张,见了我爹爹不跪地求饶也就罢了,竟然出口不逊。如此狂妄无知的水贼,我人就能取了你的狗命。”孙策也是气急了,他听见甘宁口气狂妄,说话侮辱孙坚,心燃烧起熊熊烈火,恨不得冲上去宰了甘宁。

    每个少年都有崇拜的偶像,孙坚无疑是孙策崇拜的人。甘宁出言不逊,孙策立刻就要动手杀了甘宁。

    孙坚听了孙策的话,脸色露出苦涩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想要编造个假名字蒙混过去,现在孙策挑明了身份,恐怕是难以解决了。

    甘宁站在船头,听了孙策的话,哈哈大笑,脸上更是露出欢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锋利如刀的眼神落在孙坚身上,甘宁大声说道:“这人啊,走运的时候天上都要掉金子,老子闲得慌,出来弄点钱财,却没想到碰到了条大鱼。”

    “孙坚,你逃脱了刘表的追捕,使得刘表震怒,那老倌儿在荆州境内通缉你,凡是抓到你的人赏万金,真是大手笔啊!诶,你说你个长沙太守,把传国玉玺揣在兜里做什么,交出传国玉玺,老子也不为难你们,放你们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甘宁说完,眼睛死死盯着孙坚,等着孙坚回话。

    孙坚听了后,神色不变,摇头道:“甘兄,孙坚本就没有传国玉玺,如何交出来?”

    甘宁黝黑的面庞露出狰狞的笑容,嘿嘿笑道:“孙坚,本以为你是个男人,可听你的话,也不尽然,自己做的事情都不敢承认,丢人!”

    孙坚笑说道:“甘兄,激将法早就过时了,孙坚是真没有玉玺。”

    甘宁摇头不语,显然不相信孙坚的话。

    这时候,程普在孙坚耳旁低语了几句话,孙坚连忙点头,脸上露出抹喜色。

    他朝甘宁拱了拱手,大声说道:“甘兄,听闻你去年曾经入汉求官,想要建功立业,封妻荫子,可是王灿不识甘兄才华。甘兄最终和王灿闹翻,返回长江继续劫掠为生。虽然甘兄纵横长江,无拘无束,可男儿大丈夫在这世上走遭,岂能碌碌无为。”

    “男儿但在马上取功名,如今天下大乱,正是英雄四起的时候。甘兄武艺精湛,又擅长水上交战,乃是不可多的将才,不知甘兄可愿意入我麾下为官。只要甘兄愿意,当个水军都督也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孙坚期待的望着甘宁。

    成败,在此举。

    甘宁听了孙坚的话,目光朝汉的方向望了眼,眼闪过缅怀之色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。最近鲜花不给力,大家支持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