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4章 求官、罢官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接到程昱派人来通知他的时候,正带着少年们训练。≯  ≥≯ ﹤.﹤<1ZW.

    程昱说的事情包括两个方面,第是关于蒲元、马均和墨言已经南郑,并且墨言愿意奉上千柄钢刀的。王灿听见马均的名字,愣了好半响才反应过来,没想到马均居然也来投奔他。三国两大巨匠蒲元和马均,如今两人成了他麾下的匠师,王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第二件事情是张鲁领兵逼近汉,大战在即。

    大半个月的时间,虽然雨水不断,但也有晴天的时候。张鲁带着大军已经穿过巴西和巴川,率军进入南江县城补给。只要再有两天的时间,张鲁率领的大军就能进入汉境内,逼近南郑县。

    虽说王灿把战事全权托付给程昱、郭嘉和荀攸,但涉及大事,程昱还是得禀报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接到消息后,对墨言愿意献上千柄钢刀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同时,王灿也敏锐的察觉到张鲁率领大军攻打汉,是少年们的个实战机会。

    近个月的训练,从最开始叠被子、站军姿和跑步等最基础的基本训练,到最后的潜伏、伪装,以及负重长跑等特种训练项目,所有的科目都已经涉及了。唯剩下的就是实战演练,通过实战来提高各方面的能力。

    不经过血与火的考验,这群少年终究无法快成长。

    是成龙,还是成虫,最终都只能用实战来检验。

    因此,王灿接到消息后,立刻带着百少年整理好内务,返回南郑。群人回到南郑县城的时候,天色已经黑暗了下来,王灿让吕蒙带着麾下的少年去城南校场,让赵云安排驻扎的地方。

    吕蒙领着少年们去校场,王灿则返回太守府。

    王灿回府后先是去拜见了蔡邕,又回到后院,到蔡琰的房间小坐了会儿。

    从蔡琰的屋子离开,王灿又到貂蝉的屋子去。貂蝉听到王灿回府的消息,洗得白白的在床榻上等候王灿。等王灿进屋后,件件衣服散乱的扔在地上,两具**纠缠在起,上演着激情戏。

    夜**,其的旖旎场景令人热血沸腾,**蚀骨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王灿派人去请程昱到府上议事。

    同时,王灿又派人去请王越。

    王越掌管英雄楼,负责打探消息,是王灿麾下的情报头子,张鲁率领大军来袭,正需要王越提供张鲁的消息。两军交战,知已知彼,百战不殆,王灿拥有破军营、陷阵营和汉兵,虽然不惧怕张鲁率领的大军,可狮子搏兔尚需用全力,他不会轻视张鲁。

    毛太祖说战略上藐视敌人,战术上重视敌人。

    不管敌人强大与否,都要有足够的认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程昱来到太守府。

    与程昱起联袂而来的还有墨言、蒲元和马均,程昱走到大厅,躬身朝王灿揖了礼,朗声道:“昱拜见主公!”

    随后,蒲元和马均也拱手向王灿揖礼,拜道:“蒲元(马均)拜见主公(王太守)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目光转,见墨言昂着头,伸手捋了捋颌下花白的胡须,作出副世外高人的模样,站在大厅央不悲不喜,并没有上前行礼的打算。

    见此情况,王灿心好笑。

    程昱派人送信的时候,就说墨言非常好面子,自尊心很强。

    王灿心想马均和蒲元都要在他麾下做事,也就没有计较墨言的傲慢。

    他从坐席上站起身,走到墨言身前,朝墨言揖了礼,说道:“墨老,您教导出德衡和德明这两个技艺出众的人才,对汉的帮助非常大。而且益州牧刘焉派遣张鲁率领大军来犯,大战触即,您老又主动献出千柄削铁如泥的钢刀,当真是古道热肠,急人之所急,灿深感佩服,替汉百姓拜谢墨老。”

    墨言听了后,脸上倍儿有光彩,褶皱的老脸也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王灿作为汉太守,这么尊敬他,令他感到很高兴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仔细的品位王灿的话,觉得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王灿口口声声感谢他,可是王灿感谢的事情跟他赖以自傲的技艺没有丝毫关系,而是因为马均和蒲元都投靠王灿而感谢他,同时也因为他捐献出千口钢刀而感谢他。

    虽然王灿感谢的话满足了老头的虚荣心,可让老头觉得很不爽,他可是代匠师,能力出众,身技艺可谓是炉火纯青,登堂入室。然而,他的精湛技艺并没有引起王灿的注意,反而是因为其他的小事让王灿尊敬和感谢。

    墨言心不悦,却不能说出口。

    他总不能说你看我的弟子,我心不爽,嫉妒了!

    墨言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,说道:“王太守赞誉了,此番老朽带着德衡出山,正是前来投奔王太守,替王太守锻造兵器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墨言的话嘎然而止,没有后了。

    王灿愣了愣,墨言老狐狸是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表面上,墨言说投奔王灿,要为王灿锻造武器,这已经表明了投靠的意思。可是,既然人家来投靠你,总得封官吧,蒲元是墨言的弟子,都能够担任典农校尉,墨言身为蒲元的老师,官职肯定不能低于蒲元,否则墨言的老脸往那里搁?

    王灿背负着双手,在大厅来回踱步,目光又时不时瞅眼蒲元。

    程昱见墨言公然要官职,心不悦。但这是太守府,王灿也在大厅,他不好站出来批驳墨言,在程昱眼,墨言这个因为献出千柄钢刀而变得可爱的老头顿时不可爱了。

    墨言回头望了眼蒲元,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然而,蒲元颗心却怦怦直跳,略显憨厚的面庞也是紧绷着。

    马均望着背负着双手在大厅来回踱步的王灿,眼露出好奇之色,期待着王灿会给墨言什么官职。

    王灿沉默良久,脑突然冒出个想法,立刻说道:“蒲元,自今日起,你不用担任典农校尉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蒲元惊呼声,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。他幽怨的望了眼墨言,心说老师您都把大年纪了,瞎搅和什么呀?

    他这个典农校尉刚刚得到任命,还没有走马上任就被王灿罢黜了,冤枉啊!

    蒲元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来汉拜见王灿,终于被任命为典农校尉,心正处兴奋着,却没想到墨言席话,就把他打回了原地,让蒲元郁闷得想要吐血。可是造成这样后果的是他的老师,蒲元也只能叹口气,认命了。

    蒲元露出惊愕的神情,马均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最失望当属墨言,他的本意是想从王灿手讨个官过把官瘾,却没料到句话把自家徒弟的官职说没了,心非常痛苦。

    涉及蒲元未来的前途,墨言顿时慌了神。

    他搓了搓手,有些不知所措,急忙说道:“王太守,德明任劳任怨,又有精湛的造刀技术,您怎么就轻易的罢免了他的官职呢?诶,这都怪老朽,老朽说话若有不当之处,王太守大人大量,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王灿看见几人的神情,心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他只说了半的话,还没说完呢,用得着这么急么?

    ps:第更,求收藏、鲜花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