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3章 一千柄钢刀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训练场,刘阳俯伏在地上,整个人如同只癞蛤蟆趴在地上,动作非常难看。 ≤.≤﹤1ZW.

    他牙齿紧紧咬着下嘴唇,由于用力过大,牙齿咬破了嘴唇,丝猩红的鲜血渗透出来,染红了嘴唇。眨眼间,又被面颊上流淌下来的雨水冲刷了。刘阳瞪大了眼睛,双手成爪抓在泥浆,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缓缓地向前爬行。

    他的度很慢,像是乌龟爬行。

    张虎跑步经过刘阳的时候,驻足下来,大吼道:“刘阳,加把劲儿,冲过去。”说完,张虎又继续往前奔跑,每圈跑到刘阳的身旁,张虎都要停下来鼓励刘阳,然后才继续往前奔跑。他的度很快,没用多久就只剩下圈了。

    然而,跑完最后圈后,还得趴在泥浆继续接受训练。

    张虎幽怨的回头望了眼王灿,可惜王灿的目光根本没有停留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能行,我希望你也要相信自己能行。”刘阳脑盘旋着王灿说的话,嘴喃喃自语道:“我能行,我定行!”

    以手代步,刘阳完全是凭借着双手往前挪动。

    王灿站在远处看着点点往前挪动的刘阳,心也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然而,他不能走上前去让刘阳停下来。因为刘阳是王灿训练的特种兵的员,必须要经过艰苦的训练。况且训练本身就是残酷的,想要取得成功,不受苦、不受累,等着天上掉馅儿饼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米!

    两米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阳爬过的距离越来越远,同时他的双手也越来越疼痛,指头上的指甲都被磨破了。所谓十指连心,手指上受到的疼痛更加的令人难以忍受,每当刘阳双手落在泥浆,用力摁在地上的时候,都感觉股钻心的疼痛从手指上传递出来,他每往前挪动点距离,都会感觉手指在颤。

    而且,当他停顿下来的时候,心就好像有个声音在呼唤他停下来。

    停下来!

    只要停下来就不会受苦受累了。

    刘阳眼闪过丝犹豫,感觉进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回头朝王灿望去,只见王灿站在远处望着他,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,朝他点点头,鼓励他继续前进。刘阳望见王灿眼满是期待的眼神,感觉心升起股力量,支持着他继续前进。坚持到底,不仅是他为了完成任务,更是为了不辜负王灿的期待,更有让王灿刮目相看的想法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刘阳忍着痛,努力地前进着。

    他几乎是直埋着头,只知道前进,再前进。

    突然,身后传来王灿的声音:“刘阳,还有最后十步,加把劲儿,冲过去!”

    刘阳闻言,猛地抬起头,放眼看去,真的只剩下最后点距离了。此时此刻,刘阳心满是喜悦,他快要成功了。他双手摁在地上,双腿用力,缓慢的弯腰弓起身,身体跪在了地上,然后,他才又继续缓缓地站起来。

    站在地上,他身体微微晃了晃。

    那情景,好像阵微风吹过来,都能把他吹到。

    刘阳的身体虽然微微的颤抖,两只脚却如老树扎根般稳稳地站立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冲啊!”

    刘阳深吸口气,猛然大吼声,迈开步子往前面跑去。奔跑的度虽然不快,很像是稍微走得急点的赶路,然而,这已经是刘阳尽最大的努力奔跑了。王灿疾步跟上刘阳,跟在他身后,因为王灿知道旦刘阳迈过终点,精神松懈下来后,肯定会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刘阳只脚踩在泥浆,迈过了终点,完成了四十圈的任务。

    “终于完成了!”

    当他身体越过终点的刹那,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。那笑容,不知是为了完成任务而欢喜?还是为没有辜负王灿的期望而欢喜?不过,刘阳越过终点的时候,紧绷的精神也松懈下来,身体陡然间放松失去了平衡,头往前面栽倒下去。

    想稳住身体,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,只能是本能的伸出双手挡在胸前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正当刘阳闭上眼睛,等待摔倒在地上的时候,突然感觉双强壮的手臂托住了他的身体。刘阳睁开眼睛,只见王灿笑呵呵的看着他,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,说道:“我就知道你能完成的,相信你自己,你能行的!”

    “我能行的!”

    刘阳呢喃声,脸上露出纯洁无暇的笑容。

    顿了顿,他扭动了下身体,说道:“教官,您用手搀扶着我吧,我身上全是泥浆,很脏,会弄脏您的衣服。您扶着我,我会慢慢走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心颤。

    这,就是他训练的少年,表面上桀骜不驯,却又有自卑的心理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正色说道:“刘阳,你和其他的同伴虽然没有像阿蒙那样行拜师之礼,但你们都是我亲自教导的,虽无师徒之名,却有师徒之实。你们都是我的弟子,难道老师会嫌弃弟子身上被泥浆弄脏了么?”

    “教官!”

    “老师!”

    刘阳听了后,呢喃两声,呵呵笑了笑,然后眼睛闭就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远处,张虎听见王灿说的话,眼眸也是噙满了泪水。王灿的话说到他的心坎上去了,王灿亲自教导所有人,虽然训练的时候不近人情,可平素里却有说有笑,和所有人的关系很好,相处的时间虽不长,没有师徒之名,却有师徒之实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转,望着卧倒在地上的张虎,喝道:“走吧,今日就饶你回。”

    张虎闻言,噌的下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厮跑了五十圈,依旧是精神头十足,几乎没有什么影响。屁颠屁颠的跑到王灿身前,张虎厚着脸皮说道:“教官,您真好!”

    王灿哼了声,转过头去,抱着刘阳住宿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########

    南郑,程昱府邸。

    大厅,位须皆白的老者昂然而立,脸傲然之色。

    老者身后,站着两个青年,其人正是被王灿任命为典农校尉的蒲元,另名青年双手合拢放在身前,浓眉大眼,长着张国字脸,身穿黑色长袍,站在老者身后,浑然是个彪形大汉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……”

    夹道,脚步声传来,程昱从书房走出来。

    程昱人老成精,看见老者和蒲元身旁的年轻人,就知道大鱼来了。

    蒲元见程昱出来,立刻走上前去,朝程昱揖了礼,道:“蒲元拜见程大人。”说完,蒲元又转身摆手指向老者,介绍道:“程大人,这是家师墨言。”

    程昱当即拜道:“墨老先生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墨言木然的点点头,表示了下作为回应。

    这样无礼的行为让程昱眉头微皱,心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他敬重墨言年岁大,是长者,才率先拱手揖礼。然而,墨言不过是个匠人,要身份没身份,要地位没地位。程昱身为汉主簿,又出身世家大族,虽说管理的地方只有汉地,可也不是墨言能轻慢的。不过程昱城府极深,虽然心不高兴,脸上也没有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蒲元见墨言如既往的我行我素,心叹息声。

    方是恩重如山的老师,方是顶头上司,他夹在间很难做人。

    蒲元深吸口气,平复了下内心浮躁的心情,又摆手指向老者身旁的国字脸青年,介绍道:“程大人,这是蒲元的师兄,马均,马德衡。”

    马均听见蒲元介绍,当即站出来朝程昱揖了礼,拜道:“马均拜见程大人!”

    程昱神色淡然,笑问道:“不知德衡擅长什么?”

    若是王灿听见马均的名字,肯定不会问马均擅长什么?而是直接抛出橄榄枝招揽马均。熟悉三国的都应该知道马均,三国时期最著名的科学家,虽然不善言辞,可他的明却令人钦佩,当时的学家傅玄称赞他是‘天下之名巧’,史学家裴松之也称赞他‘巧思绝世’。

    马均尚未说话,蒲元就立刻说道:“程大人,师兄之才,数倍于蒲元。蒲元仅仅擅长造刀,而师兄不仅能锻造钢刀,其他方面都各有涉猎。”

    程昱闻言,脸上也露出惊讶的神情。

    旋即,程昱又恢复了古井不波的神情,说道:“好,主公若是知道德明带着墨老先生和德衡来汉,定然非常高兴。”

    墨言见程昱没有向王灿禀报的意思,当即问道:“程大人,怎么不见王太守?”

    程昱闻言,心更是不悦,心想你算是什么人物,值得主公接见。但又想到蒲元是王灿竖立的千金买马骨的榜样,便耐着性子,找了个由头说道:“墨老先生有所不知,刘焉派张鲁率领大军攻打汉,局势不明,主公正在汉山脚下训练士兵,准备对抗刘焉大军。”

    “哦,竟是这样?”

    墨言听了后,脸上倨傲的神色这才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他最初以为王灿不重视他,没想到王灿却是忙着训练士兵抵抗刘焉,却也情有可原。墨言轻咳两声,说道:“王太守忙于军务,不能前来也是情有可原。既然张鲁大军来犯,老夫愿意奉上钢刀千柄,帮助王太守杀敌!”

    程昱暗叹墨言好大的架子,可听了墨言后面说的话,心顿时被墨言震惊了。他急忙问道:“墨老先生,千柄钢刀可都是德明锻造出来的那种?”

    墨言昂着头,大声说道:“那是自然!”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

    程昱连说了三个好字,心的不悦立刻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突然间,程昱觉得这个架子大的老头很可爱,居然愿意奉献出千柄钢刀帮助王灿,实在是及时雨。程昱冷峻的面庞上露出笑容,说道:“墨先生、德衡、德明,三位暂且在府上歇息宿,我立刻派人去汉山通知主公。”

    墨言闻言,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蒲元见程昱和墨言都是喜笑颜开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,三千字大章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