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2章 我能行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个时辰,时间不长,也不短。≯≯> ≦.﹤≦1≤Z﹤W<.≦

    然而,对于卧倒在地上的少年们来说,这个时辰不是和美女坐着说话聊天,感觉时间过得很快。

    相反,应该是面对位素不相识的老太太,老人家面庞褶皱,张着嘴,满口黄牙对着你不停地念叨,如同唐僧念紧箍咒样,让少年们觉得每分每秒都处于煎熬当,眼前的世界都快要崩塌了。

    大雨,依旧下个不停,少年们卧倒在泥浆,已经成了泥人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兀蛮也来到了训练场。

    他身穿蓑衣,头戴斗笠,静静地站在远处观看。

    望着如同雕像般站在雨动不动的王灿,兀蛮隐约明白王灿为什么甘愿撇下汉堆积如山的公务,耗费无数的精力训练这群桀骜不驯的兔崽子了。付出和收获不定相匹配,但是肯付出,才会有收获。正如王灿所言,他耗费无数的时间训练百个少年,是为了让所有少年都能成为精锐之的精锐。

    雨水蔓延,少年们浑身都被泥浆浸透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视线,在雨水也逐渐的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的时间,眨眼间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,卧倒在泥浆当的少年们却如如堕九幽,身体冷得开始秫秫抖。长时间浸泡在雨水,少年们虽然依旧坚持着,可身体却有些承受不住了。王灿背负着双手,板着脸,在训练场来回的走动,锋利如刀的目光扫视着卧倒在地上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名少年轻微的挪动了点身体,想要缓口气。然而,因为双手直撑在地上支撑着身体,长时间的个姿势使得手臂麻,没有力气。少年双手挪动,却没有力气支撑身体,整个人砰的摔倒在泥浆,出声闷响。

    “你,站起来!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肃,大喝道:“我记得你叫刘阳是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是刘阳!”

    少年知道挪动身体的后果,果断的站了起来,准备接受王灿的惩罚。虽然被现了,刘阳却有点小愉悦,身体站在地上就是好。

    轻松!舒坦!

    不过,刘阳没有露出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低着头,等待王灿的惩罚。

    王灿看了眼满是泥浆,坑坑洼洼的训练场,大喝道:“刘阳,因为你违反了几率,现在对你做出以下惩罚,围绕着训练场四十圈长跑,立刻执行!”

    刘阳闻言,转身就跑到训练场边缘,开始围绕着训练场奔跑。

    四十圈,对于训练了近半个月的少年们来说,很容易完成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不是普通的四十圈,是在道路泥泞的训练场奔跑,身体快往前奔跑的时候,脚跟就会陷入泥浆,而且泥浆湿滑,身体非常容易摔倒在地上。和往常相比,跑圈消耗体力比平常在训练场奔跑困难几倍,四十圈绝对是非常的困难。

    刘阳在训练场奔跑,双脚踩在地上,溅起无数的泥浆。

    圈!

    两圈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阳围绕着训练场,不停地奔跑着。

    张虎卧倒在地上,身体动不动,觉得浑身僵硬,非常不舒服。他望着刘阳奔跑,眼珠子动了动,脸上露出抹笑容,心下了个决定。旋即,张虎双手松,身体嘭的趴在泥浆当。做完这些后,张虎抬起头,眼巴巴的望着王灿,等待着王灿的惩罚。

    相比于卧倒,他更愿意跑圈。

    王灿望见张虎狡黠的眸子,嘴角上扬,露出抹冷笑,大喝道:“张虎,出列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张虎闻声,顿时从泥浆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厮站起身的时候,还伸手拍了拍被泥浆打湿的屁股。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大步朝王灿走去,等着王灿下命令。很显然,张虎是为了躲避卧倒在泥浆的潜伏训练,故意撒开双手弄出声音想要接受惩罚,逃避训练。

    王灿连连冷笑,说道:“张虎,你很聪明嘛。”

    张虎挠了挠脑袋,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教官夸奖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脸色肃,喝道:“谁夸奖你了,就你那点小伎俩,能瞒得了谁?哼,既然你这么喜欢跑,我成全你,让你跑个够。你就不用跑四十圈了,四十圈对你而言太容易了。围绕训练场跑五十圈,然后继续回来卧倒在地上,时间依旧是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张虎闻言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刘阳都没有要求继续卧倒在地上,怎么他还得参加训练呢?

    王灿看见张虎愣的神情,心好笑,这厮竟然和他耍小聪明,不玩儿死他才怪。王灿不等张虎说话,又大喝道:“张虎,什么愣,是不是嫌五十圈不够,想要再多加十圈啊?”

    张虎死的心都有了,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?

    跑了五十圈,还得继续卧倒个时辰。

    可惜,这是他自作聪明弄出来的,只能自作自受了。

    训练场,又多了个围绕着训练场奔跑的人。张虎的情况让许多心想要借惩罚来替代卧倒训练的少年心片冰凉,打消了晃动的想法。继续动不动,老老实实的卧倒在泥浆,忍受着泥浆的侵蚀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少年们卧倒在泥浆,面色苍白,嘴唇紫,身体微微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王灿估算着时间,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,到现在为止,依旧只有张虎和刘阳犯规,证明他的训练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坚持!

    所有少年都在坚持,为最后的胜利冲刺着。

    吕蒙身体的各方面素质都非常优秀,此刻也是咬紧牙关坚持着。

    没有人放弃,也没有人主动退出,所有人都想迈过这个坎。诚如王灿所说,他们想要成为精锐的精锐,就必须要付出更多的努力,就不可能比普通的士兵悠闲。所有的训练,所有的付出,所有的汗水和泪水,都是为了能够成为绝对的精锐。

    “时间到!起立。”

    突然,王灿声大喝,洪亮的声音在训练场不停地回荡。

    少年们如闻天籁,每个人脑紧绷的弦都放松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多少年身体松,竟然直接摔倒在地上。他们身体乏力,手臂僵硬,根本不想动,尤其是此刻放松下来,觉身体早就僵硬麻木了,没有丁点力气站起来。王灿看见这样的情况,当即命令道:“兀蛮,赶紧去找人来把他们都搬回屋子,洗个热水澡,喝碗姜汤,再给他们换套干净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兀蛮听了后,转身叫人去了。

    不会儿,兀蛮就带着百多蛮人跑过来,将躺在地上的少年搬走了。

    泥泞的训练场,只剩下刘阳和张虎。张虎跑步的度非常快,五十圈已经跑了四十圈,只剩下最后十圈,而刘阳跑四十圈却才跑了三十五圈,两人的身体素质由此可以看出差距有多大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声闷响,张虎个趔趄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厮摔倒在地上非常有经验,双手撑在地上缓缓的站起来,等身体站稳后,又把黏在鞋底的泥土甩掉,才继续往前跑。然而,和张虎的相比,刘阳则是度越来越慢,已经没有刚开始奔跑的度了,全凭着股劲儿坚持,坚持着继续奔跑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还真是自作自受啊!”

    张虎边奔跑,边低声念叨着,脸上满是后悔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厮看着其他少年全部都已经解脱了,唯陪伴他的刘阳也快要跑完了,心就后悔得要死。早知如此,就继续卧倒在地上不动。现在倒好,跑完了五十圈后还要继续卧倒个时辰,真的是偷鸡不着蚀把米,害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张虎大吼声,飞快的往前冲刺着。

    与张虎不同,刘阳则是如同蜗牛般慢慢的奔跑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临近最后圈的时候,刘阳突然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望着还有圈的距离,双眸露出绝望的神色。他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力气了,浑身的骨头如同散了架样,抽不出丝毫的力气。

    王灿见刘阳躺在地上动不动,心也是非常的着急。

    虽说王灿嘴上说得凶,可是他的心却希望所有人都能够留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疾步走到刘阳跟前,蹲了下来,鼓励道:“还有圈,你就能完成了,我不希望你在的关键时候放弃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继续说道:“你是男人,作为个男子汉,只要还有口气在,就必须要拼命,就要努力挣扎。不管前面的路有多困难,有多艰险,都不能放弃,旦放弃了,你就彻底的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卧倒在地上虽然是潜伏训练,但归根究底是耐力、毅力的训练。”

    “你感觉自己坚持不住了,想放弃了,然而,这正是考验你毅力的时候。只要有不放弃的心,敢于坚持,能克服心的软弱,就定能完成训练。加油吧,刘阳!我相信你能行,我希望你也要相信自己,你能行的!”

    说完,王灿便起身走开了。

    刘阳躺在地上,睁大了眼睛,嘴呢喃着:“我能行,我能行……”

    ps:第更,希望各位遇到困难的时候,都能说‘我能行’。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