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1章 训练科目潜伏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窗外,大雨倾盆而下。≥≯ ≯ .

    屋子内,少年们相互嬉闹,眼露出欢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张虎走到吕蒙身旁,笑说道:“吕哥,今天下着大雨,教官不会来了,我们也不会参加训练了,休息会儿吧。嗯,我们来玩游戏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吕蒙摇摇头,道:“不玩,我还得练武。”

    张虎嘟囔着嘴,说道:“吕哥,你每天都在练武,就不能休息天么?就休息天,你来陪我们玩嘛!”

    吕蒙正色道:“老师说了,练武之人天不练手生,两天不练功夫丢。虽然有些夸大,但是练武贵在坚持,不能松懈。况且我都已经传授你们真武秘籍了,那可是老师练习的武艺,非常厉害的。我记得老师练武突破的时候,你被老师打了拳,应该知道老师的厉害吧。想要像老师样厉害,就努力训练,勤能补拙。”

    “得,得,您老自己练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张虎劝说吕蒙不成,反被吕蒙老气横秋的教导番,立刻选择了战略性撤退。

    这厮离开后,又去游说其他的少年。

    即使大多数的少年没有答应张虎,可好动毕竟是男孩子的天性,总有许多‘志同道合’的少年和张虎起玩耍,使得宁静的屋子变得喧嚣嘈杂。

    屋子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练武的,看书的,玩耍的……

    总之,反花样繁多,令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正当少年们玩耍得起劲儿的时候,声轻咳声在门口响起,少年们起初耍得正高兴,没有察觉到门口的异样。但是房屋门口的少年都知道了,因此从门口开始,嘈杂的声音开始寂静下来,如同波浪传递样开始往里面蔓延,当大多数少年察觉到气氛不对劲儿的时候,回头望去,只见王灿站在门口,身上的衣衫被雨水打湿,额头上的髻也散乱不堪。

    滴滴水珠从面颊上流淌下来,溅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衣衫上,雨水流淌下来,打湿了地。

    王灿就如同只落汤鸡站在门口,令少年们大吃惊。

    吕蒙看见王灿的情况,神情急切,急忙跑到王灿的面前,问道:“老师,外面这么大的雨,您怎么没带雨伞?”

    张虎也瞅见王灿被大雨淋成了落汤鸡,脸上露出惊愕的神色,说道:“教官,您不会练武练出问题了吧?这么大的雨,您出门的时候怎么不穿上蓑衣,带上斗笠呢?”说完,张虎跑到王灿面前,将脑袋伸到王灿身前,仔细的打量了番。

    王灿望着张虎,心道这兔崽子总是这么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其他的少年没有张虎大胆,只能是循规蹈矩的问候番。

    王灿扫了眼所有的少年,说道:“你们很奇怪我为什么出门不穿蓑衣是吧?我告诉你们,今天下着大雨还是得训练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我才没有穿蓑衣,直接出门,立刻整理着装,训练场集合!”

    说完,王灿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屋子的少年听见王灿的话,如遭雷击,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。

    唯独张虎这厮天不怕,地不怕,大吼声便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吕蒙心叹息,也跟着张虎起跑出了屋子。其他的少年虽然心有些不情愿,却也只能咬咬牙跺跺脚往屋子外跑去,不敢继续呆在屋子。

    屋外,大雨倾盆如注,雨滴落在地上,溅起地的水花。

    少年们站在训练场,飞快的集合。

    王灿命令道:“报数,清点人数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吕蒙站出来主持清点人数,然后将结果禀报给王灿。等到确定所有人都到齐后,王灿神色严肃,说道:“训练你们已经近半个月时间了,这期间所有人都是努力地,不停地,不要命的训练。然而,训练了这么久,我却没有告诉你们这么辛苦的训练是为了什么。今天,我将告诉你们,这么苦、这么累的训练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刻,所有的少年都肃穆以待。

    双双清澈的目光落在王灿身上,期待着王灿说话。

    王灿沉默片刻,大声说道:“我甩掉无数的公务,撇开汉的事情,个人跑到汉山来训练你们,其最终目的是为了把你们训练成汉军精锐之的精锐,把你们训练成为支百战百胜的特种兵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继续说道:“知道什么是特种兵么?简单地说,特种兵就是除了战场上的正面交锋,其他的任何任务都要能执行,都要能完成,这就是你们所要能够达到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还不是精锐的精锐,但是我相信将来是,就在不久之后,你们就会令敌人闻风丧胆。不过,你们想要达到这个目标,你们的训练将比普通士兵困难十倍、百倍,甚至更多。就如同现在,普通的士兵都在休息玩乐,而你们却不能休息,也没有时间让你们休息,只能站在雨淋雨。因为你们要成为绝对的精锐,那就只能继续参加训练,就得付出更多的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在睡觉,你在训练!”

    “别人在填饱肚子,你在训练!”

    “别人在遛狗斗鸡,你还在训练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所有的切,都是训练。”王灿大声吼道:“和普通人相比较,你们没有玩耍的时间,有的只是枯燥的训练,但我要告诉你们,其他人碌碌无为的过着苦日子的时候,你们却有着绝对的骄傲,因为你们身上怀揣着身本领,是精锐的精锐,。”

    番话,说得少年们面红耳涨。

    这时候,所有的少年都被王灿勾勒出来的大饼诱惑住了,都在想着未来会是什么样?可惜,没有个少年想到成功背后的艰辛。

    接下来,王灿的席话,让少年们火热的心冷却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大声说道:“前段时间的训练都是普通训练,是为了提高你们的身体素质,或者是为了让你们能团结在起,训练你们的纪律性和配合性。现在,你们将要接受真正的训练。而今天,将会是你们训练的第堂课——潜伏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有人会问,什么是潜伏?怎么样才算是潜伏?”

    “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当敌人搜索的时候,你们躲藏在树林,或者是潜在水下,要能够躲藏起来不被人现,这就是潜伏。潜伏最重要的是什么?是忍耐人,要有常人没有的耐人,要能忍受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。今天,你们将要接受第个忍耐力的训练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灿目光在少年们身上逡巡番。

    那目光,看得少年们心毛。

    王灿嘴角上扬,露出抹诡异的笑容,大喝道:“所有人,前后左右间隔尺。”

    顿时,哒哒的声音在训练场响起,个个少年踩着泥浆,不停地后退,不停地挪移距离,迅的把相互之间的距离拉开。少年们望着王灿,心升起股不妙的感觉,但是又不明白王灿要做什么?

    吕蒙眨了眨眼睛,眼露出惊愕的神情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?

    张虎神色木然,全然没有被王灿吓到。

    王灿大喝道:“全体都有,向前卧倒!”

    顷刻间,百个少年没有任何犹豫,全都卧倒在泥浆。浑浊的泥浆浸湿了少年们的衣衫,渗透到少年们的衣服内,令少年们浑身都不舒服。更有些少年卧倒的时候,重心不稳,身体以狗吃屎的姿势摔倒在地上,嘴巴和泥浆来了亲密无间的接吻,满嘴是泥。

    “非常不爽!”

    张虎身体卧倒在地上,泥浆浸透到衣服里面,非常不舒服。

    吕蒙看了眼张虎,突然间觉得有些欣羡张虎,因为这厮可以肆无忌惮的和王灿说话,而王灿也是没有惩罚张虎,笑而过。

    少年们觉得很难受,但是让少年们更难以接受的话从王灿口说出:“卧倒时间为个时辰,期间不准动手,不准动脚,不准说话。”见张虎脑袋乱晃,王灿又说道:“不准晃脑袋,若是有违反的人,现第次惩罚,现两次加倍惩罚,现第三次直接踢出去,回去过流浪街头乞讨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席话,先是痛苦,后是绝望。

    听了王灿的话,少年们都知道王灿来真格的了。

    若是违反了王灿的纪律,肯定会被踢出去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,收工,今日就两更了,抱歉,嗯,就这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