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8章 管教(第七更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南郑县,程昱府邸。  ﹤.<<1≦Z≤W≦.

    程昱作为汉郡主簿,掌管郡官员的任命,事情繁忙众多。

    尤其是王灿领兵参加诸侯会盟,杀死吕布麾下六大将领,又杀死郭汜、李傕和华雄,声望大增,许多人都慕名到汉而来,投奔王灿。

    这些人见王灿如日天,想要在汉获得官半职,成为王灿麾下的官员。因此,程昱每天处理的事情非常多,从清晨开始,直持续到晚上。强大的工作量,让程昱觉得王灿麾下的官已经开始不够用了,需要挑选更多的士人填充汉,弥补汉官的不足。

    然而,人才不是萝卜白菜,想挑选就能挑选的。

    现个德才兼备的人才,非常困难。

    至少前来汉求官‘人才’的当,具有大才华的人程昱个都没有现。不过,具有大理想和大抱负,并且没有真才实干的‘人才’倒是现了不少。

    书房,程昱忙得不可开交,脚不沾地,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。突然,书房外突然响起砰砰的声音,程昱头也不抬,喊了声:“进来。”说完后,程昱又继续埋头处理摆在案桌上的公务,理都没有理门外响起的声音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个身穿白色博领大衫,长相俊逸的年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年人不是别人,正是荀攸。

    荀攸朝程昱拱了拱手,说道:“仲德公,是我!”

    程昱听声音是荀攸在说话,抬头望去,笑说道:“公达,你这个大忙人整日忙着招募兵士,稳定军心,怎么有时间跑到我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荀攸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,说道:“主公把事情都甩给我们处理,我只能来找仲德公商量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程昱闻言,也是深有同感的说道:“不知怎么的,主公竟然跑去汉山训练童子兵。诶,真搞不懂主公啊,竟然撇下公务去陪群小孩儿,让人头疼啊。老夫现在整天都是忙得脚不沾地,会儿要处理王越传来的消息,会儿还得处理蒲元去招募匠人的事情,会儿还得处理屯田的事宜,这把老骨头累得都快要散架咯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说,可程昱脸上却露出甘之如饴的神情。

    似程昱年近五旬,忙活了大半辈子都没有什么令人称道的地方。

    如今辅佐王灿,遇到明主,自然是全心全力。再加上王灿对他推心置腹,信任他,重用他,敢把汉的事情托付给他处理,这让程昱心升起士为知己者死的想法,做事情虽然很累,心情却非常的愉悦。

    荀攸看见程昱的神情,打趣道:“仲德公,我看您是乐此不彼啊!”

    程昱笑道:“彼此,彼此!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笑,脸上都露出深以为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和郭嘉起选择奉王灿为主,而荀彧却执拗的要选忠于汉室的人,可结果是郁郁不得志。相比于荀彧,两人忙碌的时候的确是甘之如饴,如饮甘泉,心非常的舒坦。笑完后,程昱问道:“公达,你没有事情是绝不会来找老夫的。说吧,到底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荀攸闻言,脸上的笑容突然间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顿了顿,荀攸说道:“贾龙被主公收服,已经返回益州。按照推测,刘焉很可能已经派张鲁出兵,主公托付大事给我们,不得不慎重考虑啊。”

    程昱笑说道:“公达,你平素里运筹帷幄,还会害怕小小的张鲁?”

    荀攸说道:“主公托以大事,我岂能草率行事,还得和仲德公商量才行。”

    程昱摇头说道:“行兵布阵的事情老夫不精通,你要找人商量找郭奉孝去,他鬼点子多,找他准没有错。”说到这里,程昱愣了愣神,旋即问道:“公达,你不会是没有找到郭奉孝,才跑到老夫府上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!”

    荀攸连连摇头,可脸上尴尬的神色却证明了切。

    程昱摊开手,笑骂道:“好你个荀公达,竟然耍花腔。”

    荀攸无奈的说道:“仲德公,能让奉孝规矩的人就只有您老了。即使是主公都拿奉孝没辙,我怎么行?这浪子整日四处乱窜,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风尘女子床榻上睡大觉呢?诶,这厮迷恋女色,又嗜酒如命,以后肯定坏在这两样上。”

    程昱点头道:“色是刮骨刀,酒是穿肠药,得好好管管奉孝才行。”

    荀攸连忙掉头同意,说道:“仲德公之言有理,只要仲德公出面管教奉孝,奉孝才能够规规矩矩的。”

    程昱听了后,冷峻的目光盯着荀攸,动不动。

    荀攸心惊愕,问道:“仲德公,您老这么盯着我做什么,我还有事情和您商议呢?如今张鲁兵在即,我们必须要拿出套方案来,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张鲁,保证汉的稳定。您这样看着我,让我心渗得慌。”

    程昱不阴不阳的说道:“公达,你饶了这么大个圈子,是想让老夫管教奉孝吧?”

    这次,荀攸没有否定,说道:“仲德公目光如炬,攸佩服。”

    程昱这才笑说道:“老夫就说嘛,个汉张鲁,即使主公把事情托付给你处理,也不值得你跑到老夫府上商议事情、哼,你心有事情直接说就是,何必这样拐弯抹角,尽绕些弯弯道道。”

    荀攸说道:“仲德公说的是!”

    顿了顿,荀攸叹口气道:“回到汉后,主公去汉山训练童子兵,奉孝便没了约束,恣意妄为,整日里胡天胡地。若是长此以往,奉孝刚刚痊愈的身体恐怕又要出现问题了,所以不能任由奉孝胡来啊。”

    程昱摆摆手,道:“好了,好了,老夫会注意的。现在公务都忙不过来,还得处理郭奉孝的事情,还真是头疼啊。”

    荀攸见程昱答应下来,起身告辞道:“仲德公事务繁忙,攸不打扰仲德公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慢走,恕老夫不送。”

    程昱抬起头说了声,没有去送荀攸的打算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荀攸走到房门口,想要打开房门走出去的时候,程昱府上的管家敲响了房门,说道:“老爷,王越来访。”

    程昱说道:“请到大厅!”

    旋即,程昱朝荀攸说道:“公达,你暂时不要离开,王越来找老夫,估计就是益州的事情有消息了。等得到消息后,你再去找赵云、高顺等将领商议决定怎么样处理张鲁的事情。走,起去大厅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荀攸点点头,和程昱起往大厅走去。

    ps:更之七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