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7章 训练(第六更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汉山,山林密布,草木丛生,经常有野兽出没。≥≧ .

    百个少年,分成十人组,被扔到树林,任由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山林,张虎带着九个少年在山林逛荡,努力地寻找食物。他们已经饿了天,从早晨到现在粒米未进。十个人晃了天,竟然没有找到丁点食物,他们都是饿得肚子咕咕叫,却没有食物充饥,只能相互干瞪眼。

    “虎哥,咱们吹号角通知教官吧!”

    个少年捂着干瘪的肚子,脸上露出疲乏的神情。

    张虎盯着少年,大喝道:“放你娘的狗屁,你小子没被教官收留的时候不挨饿受冻么?现在才天没有吃东西,就唧唧歪歪的。哼,老子告诉你,若是你吹号角通知教官,说不定立刻就被教官踢出汉山,回去过着整日乞讨求生的日子。想要在这里继续混下去,就得给老子挺着。你要是想要活得好,活得滋润,就得做好受苦受累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张虎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刚刚说话的青年脸色大变,也是闭口不言,跟在张虎身后赶路。

    “虎哥,你看,你看,有野鸡!”

    突然,个少年伸手指着前方,望着前方出现的只野鸡舔了舔干裂嘴唇,脸上露出欣喜若狂的神情。

    张虎闻声望去,看见野鸡大摇大摆的在树林啄食,心也是欢喜不已。

    他把手放在嘴巴上,做了个噤声的姿势,又低声吩咐道:“散开,全都散开,给老子把野鸡围起来,谁要是放跑了野鸡,以后找到食物也没有份儿。”

    十个少年,围成圈,把野鸡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最终,经过番折腾后,野鸡还是被扒光了毛,烤熟后塞进了十个少年的肚子里面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,好舒服!”

    张虎摸了摸肚子,看着地上散落地的鸡毛,眼露出怀念的眼神,说道:“要是能多有几只野鸡,那该多好啊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幕,不停地在山林重复。

    不过,张虎带人找到了吃的,却不代表所有少年都有吃的。

    王灿每隔两天,就会把百个少年拆分开来,扔到树林,任其自生自灭。能够坚持三天的,回来后大鱼大肉补上,途吹号角求救的,回来后等待的是更加辛苦的训练。从最开始的第天就有人求救,到最后再没有人信号求救,都能在山林生存。

    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。

    若是连最简单的野外生存训练都不能承受,王灿只能把不适应的人踢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训练每日都在重复,但每天的训练科目都不样。

    训练场左侧,排排高两米五的石墙拔地而起,竖立在地上。

    从正前方往后看去,共有十座石墙,每座石墙都是三寸宽,相互间距离米五,这是王灿专门用于体能攀爬训练的。此时此刻,王灿带着百少年,整齐的站在石墙外,说道:“你们所有人,都要越过这十座石墙。”顿了顿,王灿喝道:“阿蒙,你是所有人的领头,从你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吕蒙回应了声,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。

    王灿已经下达了命令,他必须要执行,吕蒙率先朝第座石墙冲过去。

    第座石墙,吕蒙身体跃,双手撑在石墙上,轻易的翻了过去。因为攀爬第座石墙的时候,他有个很长的冲锋距离,可以从容越过。然而,从第二座石墙开始,石墙相互挨着,距离只有米五,不能从远处起冲锋,只能借着自身的力量向前跳跃,攀上石墙,然后翻越过去。

    前面几座石墙比较容易,越往后,就越困难。

    攀爬石墙不仅消耗自身的体力,还有双手撑在石墙上,和石墙不停地摩擦,当手掌磨破了皮,双手变得更加疼痛,难以用尽全力,这就使得攀爬石墙非常的困难。

    十座石墙,吕蒙耗费了半个时辰攀爬完。

    然而,共有百少年,若是个个攀爬,无法让所有人都参与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把百人分成十组,每组十个人,开始继续攀爬石墙。

    所有参加训练的少年,都感觉到往后攀爬越来越困难,不仅费力气,而且身体也受不了。但是没有个少年主动提出退出,所有人都是卯足了劲,努力地攀爬,虽然耗费的时间长,但是所有人都通过了,没有人掉队,这也是王灿最欣慰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训练的项目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野外生存、攀爬等项目逐的训练,王灿加入的内容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清晨,晨练结束。

    所有的少年按照队列排列整齐,王灿站在正前方,面对着整齐站立的少年,说道:“今天训练的科目是伪装,伪装可以说是所有项目最轻松地,因为不需要你们耗费体力,不需要你们拼命冲。然而,伪装也是最难的,因为条件有限,你们想要伪装成各式各样的人就非常的困难。伪装的人员,我希望你们伪装成乞丐、、庄稼汉、刺客、保镖等等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灿停顿了下,大声吼道:“甚至于有必要的时候,还有可能让你们伪装成女人去做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们听了后哈哈大笑,脸上露出爽朗的笑容。

    张虎站在第排,更是捧腹大笑,边笑,边说道:“教官,我们可都是大老爷们儿,怎么能伪装成你女人,不行,不行!”

    王灿脸黑,大喝道:“什么叫做不行,今天你就得给我伪装成女人。”

    张虎面色苦,连连摆手道:“教官,不行,真的不行啊!”

    王灿拒绝道:“没有不行,你必须行,自己去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灿又说道:“你们所有人,都去给我想办法化妆,不管是贩夫走卒,还是达官贵人,你们都要能够伪装,若是伪装不成,都学张虎扮女人去,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多少人愿意扮女人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众人纷纷变色。

    扮女人,那多丢人啊!

    王灿句话,刺激得所有的少年都想办法把自己装扮成另个自己,王灿看着众人如同鸟兽散,笑了笑,他只管结果,不管过程。他所需要做的就是训练这些少年,让他们能够改变面貌,让其他的人分辨不出来,能够用新的身份去执行任务,欺骗敌人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个个少年重新回到训练场。

    乞丐!

    富二代!

    官二代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种种角色在少年们身上展现出来,各式各样的人穿梭在训练场。然而,所有少年都走出来后,唯独张虎还没有出现,王灿神色肃,大吼道:“张虎,我数三声,你要是不出来,后果自负,、二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刚数到二,张虎便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张虎的髻松散开来,打扮成了女人的头。除此之外,再没有其他的变化。王灿问道:“张虎,你就是这样打扮成女人的,你认为你打扮的是女人么?”

    张虎嘟囔着嘴,道:“人家本来就不是女人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们哈哈大笑,被张虎说得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王灿冷喝道:“自己处罚自己,不用我说了。”话音落下,张虎没有丝毫的犹豫,围绕着训练场奔跑起来……

    训练场,除了张虎愤愤的大吼声,还有其他少年的嬉笑声。

    ps:更之六,求收藏、鲜花咯。很累,还得继续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