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6章 刘焉出兵(第五更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益州,成都。  .

    州牧府,大厅。

    刘焉端坐在大厅主位上,微眯着眼睛,浑浊的眼眸闪烁着道道精光,望着恭敬站在大厅央的贾龙,言不,沉默不语,良久,刘焉才问道:“谦德,你和任岐作为益州使节出使汉,王灿是怎么回复的?”

    声音沙哑,语气冰冷。

    贾龙朝刘焉揖了礼,恭敬的说道:“回禀主公,卑职传达主公命令,王灿说愿意听从主公的命令,却不肯离开汉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刘焉闻言,褶皱的脸上浮现出愤怒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呼吸急促,鼻息咻咻,大喝道:“王灿不离开汉,孤就不能把王灿羁押起来,汉也依旧游离在益州外,不听调令。哼,王灿此人果然是黄巾贼出身,贼性难改,即使蔡伯喈收为弟子,骨子里依旧是贼匪,该杀!该杀!”

    贾龙低着头,眼闪过抹怨毒之色。

    该杀之人,是你刘焉啊!

    不过,贾龙也是能隐忍的人,回到队列闭目养神,动不动。

    赵韪目光打量着贾龙,眼露出失望的神色。他让贾龙和任岐出使汉,本想借王灿的手杀掉贾龙这个老对头,却没有料到王灿把贾龙和任岐都放了回来,令人失望啊!不过,他领兵屠杀了十多家豪绅大族,也足以令贾龙阵脚大乱。

    张鲁直想割据汉,壮大五斗米教,早就盼望着刘焉出兵攻打王灿。听见贾龙说王灿不愿意离开汉,心顿时大喜。

    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趁刘焉正在气头上,再添把火。

    张鲁果断的站了出来,朝刘焉拱了拱手道:“主公,王灿不听调令,显然是不把主公放在眼,想要割据汉自立。如此不忠不孝之人,竟然能够担任汉太守,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,请主公下令,鲁愿意率领益州精锐之师讨伐王灿。”

    “好,准了!”

    刘焉正在气头上,被张鲁说,立刻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顿了顿,刘焉又命令道:“张修何在?”

    张修闻言立刻站出来,朝刘焉揖了礼,大声道: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刘焉命令道:“命你为副将,辅佐张鲁攻打王灿,务必要将王灿生擒,带回成都。孤要好好地瞧瞧这个胆敢违抗孤的命令,和孤抗衡的人是不是不怕死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张修抱拳大喝声,回到队列。

    赵韪见贾龙低着头不说话,觉得贾龙不应该这么平静。

    益州大族,直居住在汉,高傲排外,非常敌视外来的大族。旦益州大族的利益受到损失,益州大族都会联合起来针对外人。这次赵韪领兵屠杀了几百益州大族的人,贾龙和任岐作为益州大族的领军人物,不可能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赵韪站出来说道:“主公,王灿不听号令,正应该兵讨伐,以正视听。主公兵精将猛,兴仁义之师,定能够击败王灿,将王灿生擒。”

    开口,赵韪便拍刘焉的马屁。

    果然,刘焉听了赵韪的话,褶皱的老脸舒展开来,露出欢喜的笑容。

    虽然是奉承的话,刘焉也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赵韪不可能仅仅是站出来拍马屁,肯定还有话要说,目光落在赵韪身上,问道:“还有什么话,尽管说吧,孤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赵韪瞥了眼低着头,不知道想些什么的贾龙,然后朝刘焉揖了礼,沉声说道:“主公,王灿不听号令,应该兵讨伐。然而,主公却不能把益州的精兵都调往汉。那些叛乱的大族刚被剿灭,仍有余孽存在,若是大军离开益州,成都很可能面对豪绅大族们的反扑。因此,韪肯请主公留下精锐之师拱卫成都,防止益州的豪绅大族动兵变。”

    叛乱?

    贾龙听了赵韪的话,心怒气升腾,恨不得冲上去撕了赵韪。

    然而,他身负王灿的重任,只能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“啪!”刘焉听了赵韪的话,干枯瘦弱的手掌拍在案桌上,大喝道:“孤坐镇成都,谁敢生事,难道孤的战刀不锋利吗?”

    赵韪笑说道:“主公坐镇成都,当然能够震慑宵小,使其不敢轻举妄动。然而,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,主公万金之躯,身负益州百姓的安危,旦主公受到惊吓,或者是被反贼刺杀,岂不是让益州动荡,百姓不安么?故此,韪肯定主公留下精锐之师镇守成都,震慑宵小,保护主公安危。”

    刘焉听了后,脸上的怒色稍缓,深以为然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很显然,赵韪的话说到刘焉的心坎儿上了。

    刘焉垂垂老矣,已经是半截身体都进入棺材的人,更加看重身后事。

    若是临死前,还被趁机叛乱的大族惊吓,岂不是影响他世的英明。不过,他已经命令张鲁和张修率领精锐之师攻打汉,刘焉贵为皇室宗亲,担任过太常、宗正、刺史等官职,言九鼎,又不好意思反悔,故而脸上神色复杂,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张鲁心思灵透,见刘焉的神情,明白带精锐之师攻打王灿的打算落空了。

    他恨恨的望了眼赵韪,眼闪过丝怨毒之色。

    连续两次都是赵韪破坏他的好事,这厮就是根搅屎棍,在益州胡搅蛮缠。前段时间屠戮了十多家益州大族还不够,还想要留下精锐之师镇守成都,分明是想找借口铲除益州大族,击败大厅属于益州大族阵营的官员。

    张鲁没有犹豫,站出来拱手说道:“主公,卑职愿率领支精锐之师攻打汉,替主公平定汉,擒拿王灿。鲁所需兵力不多,只需要精兵六千,步兵三万,同时保证粮草充足,除此之外,别无他求,请主公成全。”

    刘焉见张鲁主动削减士兵,高兴地说道:“好,孤给你六千精兵,步兵三万!”

    张鲁大喜,拜谢道:“多谢主公!”

    刘焉摆摆手,道:“去吧,孤在成都给你摆好接风宴,等你得胜归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才不会回来了。”张鲁心冷笑,有了六千精兵,三万步兵,再灭掉王灿几千士兵,他就能够收拢更多的士兵。到时候他占据汉,即使刘焉派兵来攻打,他只需要切断益州前往汉的道路,就能御敌于国门之外,无须担忧。

    张鲁和张修起离开大厅,消失在众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刘焉望了眼贾龙,问道:“谦德,任岐是否已经返回犍为了?”

    贾龙恭敬的说道:“回禀主公,任岐昨日已经返回犍为。”

    刘焉点点头,问道:“这次突然把任岐调回成都,让他出使汉,任岐可有怨言?说完后,刘焉浑浊的眼眸闪过道厉芒。

    他已经是接近暮年的岁数了,心想的是能够平安度过晚年,以及为子孙后代打好基石,不能等他去世,儿子继承汉的时候,出现主弱臣强的局面。因此,刘焉才会让赵韪屠戮了十多家益州的大族豪绅。

    贾龙听了刘焉的话,心冷,说道:“主公,任岐虽然对突然调回成为感到错愕不理解,但只要是主公的命令,任岐就是上刀山,下火海,也要咬牙往前冲。任岐替主公牧守方,就是主公手的宝剑,剑锋所指,任岐不敢不从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说得好!”

    刘焉听了后,大笑道:“孤是益州牧,统帅益州,兵锋所向,谁敢不从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刘焉森冷的说道:“王灿桀骜不驯,不听调令,孤定要好好地教训王灿。”

    贾龙听了后,说道:“王灿叶障目不见泰山,主公大军兵临城下,汉势若累卵,王灿和主公抵抗,只能覆灭,别无它途。”

    刘焉笑了笑,眼闪现的杀机这才隐去,

    赵韪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,贾龙也学会拍马屁了么?

    可惜,没能杀死贾龙。

    ps:更之五,继续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