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4章 再上一层楼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古人练武,不是锻炼身体求修身养性,而是保全性命。≧ ≧ .

    三皇五帝治世之时,人类茹毛饮血,过着和野兽搏命的生活。他们不仅要和自然争斗,更要和野兽争斗,摸索出来的武术是搏杀之术,是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杀死野兽,保证自己不受伤害,从而获得食物。

    换言之,古人练武讲究的是毙敌,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杀死敌人。

    所谓的练武修身,练武强身,不过是随着社会的展,物质极大地丰富,才逐渐兴起。

    王灿练习的格斗术也是最精炼的搏杀,没有多余的花哨招式,招式狠辣霸道,毙敌迅。王灿站在少年的正前方,面对着少年,引导众人练习。

    当王灿遍遍练习的时候,浑身的气血开始随着身体的转动而越来越充盈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王灿不停的练习格斗术,身随意转。

    行动间,他好像能够听到心脏正砰砰的跳个不停,跳动的心似乎经过冬眠后突然间复苏过来,力量越来越强,鼓动的声音越来越大。浑然间,他进入了种迷蒙的状态,对外界的事情充耳不闻,双手交错,脚踏阴阳,身体的度越来越快,跟着王灿练习的少年渐渐的跟不上王灿的节奏。

    所有的少年都跟不上王灿的节奏,纷纷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虎急忙走到吕蒙身旁,轻声问道:“吕哥,教官不搭理我们,是不是疯魔了?”

    大家练得正起劲儿,王灿却突然间变得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幕,让站在训练场的少年们感到有些害怕,听见张虎问,目光都落在吕蒙身上,看吕蒙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吕蒙哼了声,喝斥道:“没见识,老师这是顿悟,武功突破现有境界,懂么?”

    张虎摇头道:“不懂!”

    其他少年也都是连连摇头,表示不明白顿悟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王灿张嘴大吼,声音浑厚响亮,如天边炸雷响起,震得耳膜痛。少年们被王灿的吼声吓到,面色苍白,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,脚步移动纷纷往后退,不敢接近王灿丈之内。此时,王灿身体挪动的度越来越快,双手挥舞的时候,已经带着股呼呼的风声,令人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“吕哥,事情不对劲,你看教官脸上的表情,好像很痛苦。”

    张虎眼睛死死盯着王灿,看见王灿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,立刻说道:“不行,若是这样下去,教官肯定会受伤的。”

    吕蒙闻言,坚定的心也开始动摇了。

    王灿的情形,分明是武功突破目前境界的征兆,怎么可能受伤?

    换做是其他人出现这种情况,吕蒙肯定会坚持己见,坚定的认为是突破境界的征兆。然而,人不同,心境不同,处理问题的方法也不同。王灿不仅是吕蒙的老师,更寄托了吕蒙的恋父情节。张虎胡乱说通,吕蒙顿时慌了神,不知道该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张虎问道:“吕哥,教官情况很危险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吕蒙眉头皱成个川字,脸上露出担忧的神情。

    张虎问他如何处理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?

    “不管了,我冲上去让教官停下来,教官就不会出事了。”张虎见吕蒙迟迟不能作出决定,咬咬牙朝王灿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冲到王灿身前的时候,手握成拳,奋力的砸向王灿。

    这时候,王灿意识懵懂混沌,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,几乎是本能的反应。

    张虎挥舞着拳头冲向王灿的时候,王灿突然感觉到了危险。没有任何的犹豫,王灿脚踏阴阳,摊开的手掌刹那间紧握成拳,股巨大的力量从王灿的身体内传递到拳头上,声低喝,王灿闪电般出拳,拳头错开张虎的手臂,瞬间轰撞在张虎的左肩胛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身闷响,张虎只觉得身体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旋即,巨大的力量从王灿的拳头上倾泻到张虎的肩膀上,巨力撞击下,直接把张虎轰飞了出。他的身体飞腾起来,从原地飞出丈远才砰的摔落在地上。张虎倒在地上,感觉浑身好像散了架,肩胛更是疼痛难忍。胸腔内气血翻腾,股血气喷涌上来,使得张虎面色涨红,张开嘴又吐出口血雾出来。

    猩红的鲜血喷洒在胸前,染红了身上的衣衫。

    吕蒙飞快的跑到张虎身前,伸手扶起张虎,说道:“虎子,你小子莽撞的冲上去,真不要命了,若是老师拳打你的心脏,你这条小命就没了,好生休息,不要逞强。”吕蒙神色凝重,回头望了眼王灿,只见王灿依旧在训练场不停练习格斗术。

    望见这般情景,吕蒙脸上露出郑重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!好霸道!”

    张虎轻咳两声,嘴角又溢出猩红的鲜血,然后脑袋歪,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吕蒙轻轻的叹息声,把张虎平放在地上,有命令两个少年把张虎抬回屋子休息。做完这切,他猛然站起身,脸上流露出坚毅的神情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得让王灿停下来。

    吕蒙向前踏出步,缓缓地朝王灿走去。

    正当吕蒙走向王灿的时候,突然响起兀蛮的声音:“阿蒙,停下。”

    吕蒙回头望去,看见兀蛮走了过来,脸上顿时露出欢喜的神色。他暗骂自己不知道找兀蛮,害得张虎被王灿拳打昏,身受重伤。此时,吕蒙就好像是溺水的人遇到根救命稻草,死死抓住不放,急忙问道:“兀叔,老师这是怎么了?怎么不认识我们了?”

    兀蛮说道:“主公是武艺突破境界,才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吕蒙皱眉说道:“我也觉得可能是,但您看老师的表情,狰狞吓人,好像是途出了什么岔子,否则老师也不会这么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的确非常难受,浑身的气血不停地运转,越来越快。然而,如此强盛的气血却好像碰到了层膜,无法冲过去。不管王灿怎么用力,都被堵在了外面,气血越来越充盈,而王灿却不能冲过去,全身非常的疼痛。

    兀蛮看了眼吕蒙,说道:“阿蒙,知道为什么天下就个吕布么?”

    吕布,天下第武将。

    吕蒙也听过吕布的名头,问道:“兀叔,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兀蛮说道:“武道途,越往上越困难,尤其是当时流的绝世武将,更是凤毛麟角,少之又少。破军营赵将军武艺精湛,枪法绝伦,是当世流的绝世武将,可赵将军也是经历了无数的痛苦和磨砺,才能有现在的能耐。主公锻炼武艺,能够找到突破瓶颈的关键点,已经非常幸运了,成与不成全看主公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吕蒙问道:“那我们能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兀蛮淡淡的说道:“静观其变,不要打扰主公。”

    吕蒙听了后,黑溜溜的眸子盯着王灿,露出担忧的神色,心不停的祈祷王灿平安无事,顺利的突破目前的境界,进入新的天地。站在训练场的其他少年也都是抿紧嘴唇,紧绷着脸,非常的紧张。

    不止少年们如此,兀蛮也是非常紧张。

    “吼…嗷……”

    似狼嚎,似虎吼,似龙吟……

    浑厚的吼声从王灿喉咙喊出,但声音却含着丝颤音,其包含着撕心裂肺的痛楚。王灿身体越来越疼痛,体内练习真武秘籍的第二组图画上穴位全部都串联在起,形成个大的循环。

    股气流在王灿的体内不停地乱窜,却始终找不到前行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啵!”

    突然,王灿清晰的听到声脆响。

    不停冲撞的气流突然间冲破了层膜,刹那间,王灿体内循环涌动的气血也似如燕归巢般穿过那层膜,开始有规律的流动起来。王灿清晰的感觉自己好像是穿过无尽的黑暗深渊,看见了轮红日升起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长长地呼出口浊气,快挪移的身体没有突然停下,而是逐渐的减缓度。

    然而,正因为如此,王灿更加清晰地感觉身体内有股气流快的流淌着,形成了圈完美的循环。

    经过这次突如其来的突破,王灿自身的实力也再上层楼,进入了真武秘籍的第三组图画。此时,王灿的实力虽然依旧无法比拟赵云、张飞、关羽等绝世武将,但是对付裴元绍和周仓,却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经此,王灿的实力再上层楼。

    ps:更之三,求收藏、鲜花咯。小东这么给力,记得给鲜花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