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0章 千金买马骨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看了眼蒲元,心道蒲元这种人才,收为己用是损人利己,被其他诸侯使用是损己利人,只能是收归己用,不能为他人所得。小≯说 ≥> .

    每个士兵自身的战斗力有上限,或者说身体只能达到什么限度,当身体的能力达到定的地步后,想要再往上提升几乎没有可能。因此,必须要借助外力增强士兵的战斗力,毫无疑问,技术的革新是适合的。

    后世有句话:科学技术是第生产力。

    科学技术的展,能迅增强战斗力,这句话用于蒲元身上,丝毫不为过。蒲元锻造出来的钢刀削铁如泥,比普通的战刀更锋利,更耐用,这就是技术的革新,是科学生产力的展。同理,似马掌、马鞍的出现,也是技术的革新。

    使用科学技术增强战斗力,更明显,更有效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肤色黝黑,神情略显憨厚的蒲元,问道:“蒲先生,我汉尚缺名典农校尉,蒲先生可愿意屈就,担任典农校尉职?”

    典农校尉,掌管农业生产、民政和田租。

    虽然事情纷繁复杂,都和老百姓有关系,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,权利却非常大。

    古人说士、农、工、商,所谓开科取士,为国谋才,是对士人的推崇。

    四种人,读书的、务农的、做工的、从商的,读书为先,农次之,工再次之,商人最后。商人没有地位,而农民却能排在第二位,而且这个时代最多的也是农民,因此典农校尉非常重要,关系到汉能否正常运转。

    程昱听了后,对王灿任命蒲元为典农校尉有些不明白。

    蒲元虽然能够锻造出好刀,但也仅仅是个好的工匠而已,还不足以担任典农校尉。

    只是王灿决定的事情,程昱不好站出来反对。

    蒲元被王灿邀请担任典农校尉,本就激动地神情更加的兴奋,涨红的面庞好像快要熟透的红苹果,再加上蒲元黝黑的面庞,黑里透红,煞是好看。蒲元也是被王灿打了个措手不及,他拿着把锻造好的钢刀拜见王灿,就得到典农校尉的官职,简直是天上掉馅饼,走路捡到黄金。

    急切之下,他连连点头,连说了好几个愿意。

    程昱暗叹蒲元太嫩,指点道:“蒲元,还不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蒲元惊呼声,这才反应过来,急忙站起身走到大厅央,双手举到头顶,朝王灿深深地揖了礼,大声的说道:“蒲元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着双手虚抬,示意蒲元站起,说道:“蒲先生请坐。”

    蒲元心兴奋,却也知道这时候不能得意忘形,连深吸几口气,平复了内心激动地心情,蒲元脸上的红晕才逐渐消退。他神色严肃,朗声说道:“主公,蒲元字德明,主公称呼蒲元的字即可,您称呼‘蒲先生’让蒲元愧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说道:“德明,你锻造的钢刀连续劈砍,能劈断多少柄普通战刀?”

    说到钢刀的事情,蒲元神色骤然生变化,脸上憨厚的神情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。他神色坚毅,肯定的说道:“主公,若以主公手的钢刀而论,能连续劈断十柄战刀而不损毁,若是继续劈砍,就不能保证钢刀是否被损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柄,这么多?”

    王灿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,柄钢刀能劈断十柄战刀,好恐怖的数据。

    他看重的是钢刀能劈断战刀,这才是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试想下,王灿麾下的士兵全都配备蒲元锻造的钢刀,用于战场杀敌。当两军碰撞,战刀碰撞在起,王灿率领的士兵刀劈断对方的战刀,其结果肯定导致敌军士气低下,没有抵抗的武器,而王灿的士兵则是提着钢刀屠宰敌军,占据压倒性的优势。

    王灿爱不释手的看着手的钢刀,喊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刹那间,驻守在大厅外的士兵飞快的跑进来,朝王灿揖了礼。

    王灿命令道:“去库房领十柄战刀,再找十个身体魁梧的精壮士兵,每个人拿柄战刀进来,度要快,抓紧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回应声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程昱见此,冷峻的面庞露出抹笑意,蒲元带着战刀去他府上的时候,拿出锻造的钢刀连劈断十柄战刀,也是吓了程昱大跳。正是因为如此,程昱才亲自带着蒲元拜见王灿,只是程昱没有料到蒲元会被委以重任。

    蒲元望着大厅外,眼露出期盼的神色。

    不会儿,十个精壮的士兵各自手持口战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王灿暗道终于来了,他猛然从坐席上站起来,拎着蒲元锻造出来的钢刀,朝进入大厅的十个精壮士兵吩咐道:“你们十个人排成排,全都双手握紧战刀,往外伸出。”说完后,王灿走到左侧第个精壮士兵的侧面,举起钢刀,双眸圆睁,大吼声:“杀!”

    钢刀劈下,只见抹璀璨的刀光闪过,劈向战刀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战刀和钢刀碰撞,接触的地方迸出溜璀璨的火星。

    握紧战刀的士兵双手忍不住颤了颤,整个人身体都往前倾斜了点。不过,等王灿重新举起钢刀的时候,士兵又握紧战刀,平伸而出,等着王灿劈下。这次,王灿双手握刀,奋力的往下劈,钢刀带着股破空的锐啸声,劈砍在战刀上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钢刀过处,战刀应声而断。

    这幕,让站在大厅的其余十个精壮士兵张大了嘴,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满意的点点头,拿起钢刀检查了番,现钢刀刀刃依旧非常锋利,没有任何豁口。看到这种情况,王灿心暗叹蒲元锻造出来的钢刀厉害,若是有几千柄这样的钢刀,汉军和刘焉交战就能大展身手,不费吹灰之力的击败刘焉。

    如此削铁如泥的钢刀,绝对是大杀器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灿握着钢刀,连劈断了十柄战刀。当王灿握着钢刀和第十柄战刀碰撞的时候,两柄刀碰撞在起,都断成了两截。王灿单手握着只剩下半截的刀柄,脸上却抑制不住欢喜的神色,连连叫好。从侍从手接过干净的丝巾,王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摆手打了站在大厅的十个精装士兵。

    回到坐席上,王灿说道:“德明,你锻造钢刀的能力很高,有没有其他师兄弟也会锻造钢刀的?”

    蒲元挺直腰板儿,板眼的说道:“回禀主公,卑职有师兄弟能锻造钢刀。”

    程昱听王灿说的话,就知道王灿打的是什么主意。他暗叹王灿野心勃勃,招揽了个蒲元不够,竟然想要把蒲元的师兄弟也锅端了,不愧是他程昱选择的主公!

    王灿脸上带着笑容,和声说道:“德明,汉想要展,只有你个人锻造钢刀肯定是不行的。我给你个任务,你回去问问你的师兄弟,看他们是否愿意出仕。嗯,只要能参与锻造钢刀,都可以,人数越多越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灿笑眯眯的看着蒲元。

    那笑容,活脱脱个老奸巨猾的狐狸模样。

    蒲元站起身,拍着胸脯保证道:“主公放心,卑职定完成主公给予的任务,说服师兄弟们出山辅佐主公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笑说道:“仲德公,你立刻给德明准备印绶、官服,让德明穿着官服,带着典农校尉的印绶返回山门。我希望德明风风光光的回去劝说他的师兄弟们,这才能证明德明所言非虚,更能帮助德明说服他的师兄弟们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程昱起身朝王灿揖了礼,带着蒲元离开了。不过程昱离开的时候,让王灿暂时不要前往汉山,他还有事情要和王灿商议。

    王灿点头应下,望着程昱和蒲元离去的背影,脸上露出抹笑容。

    个时辰后,程昱又赶回来了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仲德公,你让我暂时留下,还有什么事情么?”

    程昱点点头,说道:“主公,昱觉得主公给蒲元的官职太高了,典农校尉涉及汉郡的农业、田租等重要事情,全权托付给蒲元太冒险了。况且个蒲元前来求官,主公就给予典农校尉这样重要的职位,若是再有其他人投奔主公怎么办?旦把重要的职位都分配给投奔的人,很容易引起汉官员不满,请主公三思啊!”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笑说道:“仲德公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程昱说道:“请主公解惑!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仲德公岂不闻千金买马骨,蒲元虽然能力不足以担任典农校尉,但需要用蒲元来树立个典型,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投奔我会得到重用。不过,若是以后有人前来投奔,就需要考校真实能力了,根据真实本领确定担任什么位置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继续说道:“仲德公回去后,立刻宣传蒲元担任典农校尉的事情。务必要让汉、益州、甚至是原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。具体宣传的事情,仲德公可以和王越商议,英雄楼最适合宣传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程昱听后,赞叹道:“主公深谋远虑,昱佩服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