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8章 展现实力(第四更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贾龙思虑良久,最终深深地朝王灿揖了礼,拜道:“贾龙拜见主公,愿为主公驱策。>    .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有谦德(贾龙字)相助,刘焉败亡不远矣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着走向贾龙,伸出双手扶起贾龙。

    收服贾龙,王灿抗衡刘焉又多了层保障,有贾龙这个益州大族的领军人物相助,王灿才能顺利的梳理完益州的事情。

    任岐被贾龙的动作吓得愣愣的,眨眼间,贾龙就归顺了王灿。虽然任岐知道他的才能不及王灿,但心却是不认同王灿的,毕竟王灿和刘焉样,都是外人,没有贾龙担任益州牧更放心。因此,贾龙拜王灿为主,而任岐却依旧坐在原地,风不动,丝毫没有起身拜见王灿的想法。

    贾龙见任岐没有表示,喝道:“任岐,你坐着干什么,还不过来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“哼!我是犍为太守,他是汉太守,为何要拜见他。”任岐劝说道:“贾公,王灿空口套白狼,三两句话就把你说服了,我才没有你这么傻呢。我担任犍为太守,麾下也有精兵数万,良将数十,只要声令下,犍为的儿郎们争相向前,同样能够击败刘焉,支持贾公担任益州牧。”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贾龙大袖拂,脸上露出愤怒的神色。

    人贵有自知之明,任岐在王灿面前无理取闹,让贾龙很是气愤,任岐简直是丢尽了益州大族的脸面。

    王灿呵呵笑,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任岐是犍为太守,和王灿都是牧守方的人,都有傲气,可以理解。而且任岐对麾下士兵非常有信心,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。想到这里,王灿说道:“这样吧,任太守和谦德难得来趟汉,我让谦德和任太守看看我的士兵,看看他们是否是百战精兵。”

    任岐露出不服的神色,说道:“看就看,有什么了不起的,就怕事到临头,不耐看啊!”

    王灿嘴角上扬,脸上露出抹笑容,朗声说道:“有道是事实胜于雄辩,是否经得住看,只有亲眼看见过才有言权,任太守若是看了本太守麾下的士兵,依旧说出这番话,本太守愿意奉谦德为益州牧,绝不反悔。”

    “好,君子言,驷马难追。”

    “君子言,驷马难追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完,脸上露出笑容,破军营和汉兵,以及陷阵营拥有的实力怎么样,王灿非常清楚。这三大营的士兵是他在乱世立足的根本,若是这三支军队的实力还不能称之为精锐之师,王灿直接找块豆腐撞死。

    任岐想了想,说道:“既然你说出士兵不精锐奉贾公为主的承诺,我也不占你便宜,若你的士兵是精锐之师,我愿意归顺于你,辅助你击败刘焉,称霸汉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,这任岐还真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傻么?

    点都不傻!

    王灿觉得任岐不仅不傻,还很聪明。刚刚说的句话可谓是神来之笔。

    因为贾龙拜已经王灿为主公,而贾龙和任岐是绑在条绳上的蚂蚱,贾龙都归顺王灿了,他任岐又能怎么办呢?

    再加上任岐和王灿之间却有点小隔阂,更加促使任岐不能轻易归顺王灿。然而,任岐说王灿麾下兵精将猛,是精锐之师就愿意归顺王灿,这就给任岐个台阶下,也给了王灿个台阶上,让任岐能顺理成章的归顺王灿。如此心机,已经不是能用‘傻’来形容,而应该用大智若愚更加贴切。

    大家族的家之主,怎么可能是傻子?

    况且,任岐还是犍为太守。

    若说任岐能力稍次,不出众,是正确的,但若说任岐憨傻,就大错特错了。

    王灿衣袖挥,说道:“走,随我去校场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灿起身朝大厅外走去,出了大厅后,王灿带着贾龙和任岐乘坐马车,直奔城南校场而去。等马车到了城南校场,三人下了马车,往校场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,当王灿走到校场门口,却被士兵堵在校场外。

    贾龙拜王灿为主,当仁不让的走上前去,喝道:“太守大人亲至,还不让开。”

    拦路的士兵脸色不变,说道:“将军有令,不管谁来校场,都需要通报后,才能放入营,若有得罪之处,请大人见谅。请大人稍等片刻,卑职已经派人去通报将军了,将军马上就会前来迎接大人。”

    任岐见此,喝道:“太守大人在此,你也敢拦路,找死吗?”

    说完,任岐还得意的望了眼王灿。

    那眼神,好像在说你看看,这就是你麾下的精兵,连太守的命令都敢出言顶撞,这样的士兵算是精兵么?

    王灿望着拦路的士兵,不仅没有喝斥,反而夸奖道:“将在外,军令有所不受,你做得很好,很正确。昔年周亚夫驻军细柳,帝前去犒劳士兵,却被周亚夫的士兵拦在营外而不得入内,待通报后才被放行。”

    “军营重地,涉及汉机密,不能有丝毫马虎,作为镇守校场的士兵,就应该像你这样忠于职守。不管是谁,都要有胆量将他拦下来,就是天王老子来了,你也要拦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王灿番话,把士兵夸得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士兵神色激动,脸上洋溢着骄傲的表情。

    贾龙见此幕,眼精光闪烁,脸上露出思考的神情。

    任岐则是脸错愕的神情,刚刚分明是士兵不听调令,王灿受辱。然而,王灿番话说完,转瞬间,就变成了士兵忠于职守,尽职尽业,拦路的士兵也该受到奖赏和鼓励的,这样的情景让任岐张大了嘴,震惊得口瞪目呆。

    巧舌如簧,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没用多长时间,赵云、高顺、裴元绍、周仓四将联袂出来。

    四人看见王灿带着两个不认识的人,眼露出不解之色。不过,四人都没有问,恭敬的朝王灿揖了礼,道:“赵云(高顺、裴元绍、周仓)拜见主公,主公请!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带着贾龙和任岐进入校场。

    贾龙进入其,就感觉军营杀气冲天,气势十足,这是精锐之师才有的气象。

    尤其是任岐,感觉更加强烈。

    王灿瞥了眼贾龙和任岐,命令道道:“立刻召集破军营、陷阵营,以及汉兵。把士兵都拉出来练练,让我们开开眼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四人得到命令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破军营,集合!”

    赵云走到破军营驻扎的地方,大吼声。刹那间,所有的破军营士兵飞快的跑出营寨,集合在起。百破军营士兵,骑在战马上,手持长枪,战意升腾,威风凛凛,端的是气势十足,令人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高顺也是回到破军营驻扎的地方,大吼道:“陷阵营,集合!”

    刹那间,百陷阵营士兵飞快的集合。

    陷阵营士兵都是身穿黑色甲胄,右手握刀,左手握着盾牌。所有的陷阵营士兵集合在起,如同坚不可摧的堵城墙矗立在训练场,非常耀眼。而且,陷阵营士兵令行禁止,举动都非常娴熟,配合相密无间,没有任何破绽。

    只眼,就能确定陷阵营士兵是精锐之师。

    裴元绍和裴元绍也是跑到训练场,召集汉兵集合。

    汉兵,久经沙场,数次被打散,却又奇迹般的重新组建起来,恢复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而且,每次重建后,汉兵的整体实力都会提升许多,连番大战下来,汉兵已经是绝对的精锐。所有汉兵听见裴元绍和周仓集合的命令,都是身穿铠甲,拎着战刀,在训练场集合,脸上露出凛冽的战意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谦德、任太守,走吧,先去破军营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人点头颔,跟随王灿朝破军营而去。

    其实任岐看见四个将领的时候,心就知道王灿所言非虚,汉军,雄哉!

    不过做戏需要做全套,不能途截止。他还是耐着性子,必须要和王灿把事情做完,三人联袂往破军营驻扎的地方走去。赵云召集破军营后,在训练场开始演示日常的演练,骑兵突袭,标枪投射,弓箭远射……

    每项都逐演练,都令人惊叹。

    尤其是任岐,看了破军营演练,对王灿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看完破军营演练后,接着又去陷阵营。

    如果说赵云率领的破军营是骑兵的精锐,那么高顺率领的陷阵营则是步兵的精锐,是6地坦克,所过之处,难逢敌手。任岐和贾龙看完后,都是愣愣的,眼露出惊愕的神色,被王灿展现的实力震惊了。

    两支精锐之师,虽然人数不多,可绝对的厉害。

    最后,三人起观看汉兵的演练。

    然而,轮到汉兵的时候,贾龙和任岐已经麻木了。从王灿麾下的军队展示出来的实力来看,纵然是三个张鲁领兵出战,都不是王灿的对手。

    刘焉派张鲁率领支精锐之师攻打王灿,只能是羊入虎口,没有获胜的可能。

    任岐看完三支不同兵种的军队后,脸上露出佩服的神情。

    没有丝毫的由于,任岐举起双手,恭恭敬敬的朝王灿揖了礼,道:“任岐拜见主公,甘愿为主公驱策。”

    ps:四更毕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