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6章 方寸大乱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正当任岐往大厅走去,列队的二十个士兵猛然大喝。> ≧≯ .

    声音如平地响起声炸雷,突兀响起,吓人大跳。

    任岐尽量压制着心的忐忑,往大厅走去,然而突如其来的声大喝让任岐身体个趔趄,差点摔倒在地上。任岐眼珠子转动,瞥了眼肃穆而立,依旧如同雕像般站在门口的士兵,颗心怦怦直跳,狗日的,这群泥腿子竟然在他面前耍横。

    任岐和贾龙起,先后进入大厅。

    “贾龙(任岐)拜见王太守。”

    两人走到大厅,谦卑的朝王灿揖了礼。

    王灿摆手道:“两位请坐。”

    两人拱手答谢道:“多谢王太守。”

    贾龙走到坐席旁边,撩衣袍坐了下来。他正襟危坐,昂头挺胸,双乌黑且炯炯有神的眸子打量着王灿,眼露出赞叹的神色。有道是闻名不如见面,贾龙近距离打量王灿,见王灿剑眉朗目,面若朗星,面庞如刀削般棱角分明,令贾龙心也忍不住啧啧称叹。

    同时,王灿正襟危坐,身穿袭黑色官服,腰缠玉带,头戴古冠,端的是霸气十足。

    贾龙下马车,到进入太守府,经过三道关卡,才进入大厅。

    面对王灿刁难,贾龙表面上平静如水,心却还是满肚子怨气。

    王灿如此仗势欺人,他贾龙也不是什么好人。贾龙心冷笑,坐下后,立刻说道:“王太守,我从成都而来,难得来汉回。然而,进入太守府就被士兵拦住,盘查身份;等进入府苑,又看见口装着沸水的大鼎,恐吓吓人;抵达太守府大厅,又看见二十个士兵严阵以待,杀气十足。莫非王太守摆下鸿门宴,想要杀了我和任岐。”

    王灿见贾龙神色严肃,句句针对他,暗道贾龙真不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说道:“贾从事谬矣,谬矣。”

    贾龙不等王灿继续说话,眼露出戏谑的眼神,急忙问道:“敢问王太守,某错在何处?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整,解释道:“贾从事担任益州从事,通晓经史,熟知政务,应当明白太守府是汉郡的枢,往来的官员和将领纷繁众多。因此,需要士兵在大门外把守,不论是何人,都要盘查身份,防止居心叵测、心怀不轨之徒前来滋扰生事。”

    贾龙脸上露出不愉之色,听王灿的话,好像他们成了居心不良的匪徒样。

    任岐则是怏怏然,想要反驳,却又不好插嘴。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继续说道:“至于府苑摆放的口大鼎,其是用于震慑宵小;其二是勉励我汉官武将不得懈怠,要力争上进;其三是用来烹杀汉的贪官污吏,有此大鼎,我汉无忧矣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灿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,颇有意味的看了眼贾龙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任岐吞了口口水,觉得事情大大的不妙。

    贾龙心也很不是滋味,摆在大厅前的大鼎虽然用途多,但也从来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现在王灿给出这么多理由,无非是和稀泥,真正的意图是冲着他和任岐来的,为了敲打他。贾龙深吸口气,平复了内心的情绪,绕过了最后站在门口守卫的士兵,不是不想问,而是不想自取其辱,又被王灿说教番,他说道:“王大人,龙出使汉,此来是为了传达州牧刘大人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眸闪过丝精光。

    他神色从容,淡淡的说道:“贾从事,你可知道这几日成都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贾龙听,心蓦地有种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虽然贾龙知道王灿是在转移话题,不想听刘焉的命令而才故意说出这番话来,但是王灿既然这么说,事情肯定和他有关,否则不管王灿这么折腾,都还是要听他传达刘焉的命令。贾龙想了想,问道:“王太守,成都是益州府,兵精粮足,会生什么事情?难道是王太守故意瞎编的事情,想要转移话题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朗声大笑,朗声说道:“贾龙,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么?”

    贾龙闻言,顿时沉默了下来。良久,他问道:“成都这几日生了什么事情,还请王太守不吝告知。”

    王灿脸上露出笑容,鱼,终于上钩了。

    主动权,掌握在他手。

    贾龙出身益州的大家族,又是益州从事,能力比较出众,而且也是相当的狡猾。

    王灿想要摆平贾龙,只有用和贾龙相关的事情才能套住贾龙,打乱贾龙的阵脚。王灿说了句看似和贾龙不相关的话,却出奇制胜,彻底把局面掌握在手,让贾龙不得不屈服。或许贾龙说王灿故弄玄虚,可贾龙没有胆子去赌,因为家族的利益远大于刘焉的利益。

    贾龙必须要尽快知道益州生了什么事情,以应对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,赵韪野心勃勃,想要铲除益州大族。

    现在王灿说成都生了大事,是否是赵韪动手了呢?

    这时候,贾龙乱了手脚,王灿却不慌了。他端起摆在案桌上的酒樽,轻轻的啜了口,脸上露出沉醉的神情,笑说道:“贾从事、任太守,这酒可是陈年好酒,味道醇厚,甘冽爽口。来,我敬贾从事和任太守杯,请!”

    说完,王灿端起酒樽饮而尽。

    王灿敬酒,贾龙自然是不能推拒得,不耐烦的端起案桌上的酒樽饮而尽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越是不说话,贾龙心就越着急。

    贾龙面色镇静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王太守说成都生了事情,不知是什么事情竟然让王太守都知道了,请王太守不吝告知。”

    任岐不知道贾龙心的想法,脸上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他在外担任犍为太守,虽然知道赵韪和益州大族之间的矛盾,却不了解益州内部的暗潮,只能坐在旁满头雾水。

    王灿脸上带着和煦春风般的笑容,好像没有听见贾龙说的话样,重新往酒樽斟满酒,端起酒樽,笑说道:“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小事而已,不值得贾从事挂怀。来,来,贾从事难得担任刘州牧的使节来汉,请贾从事再饮杯。”

    贾龙面色苦,王灿简直是死缠烂打,浑象个地痞无赖。

    然而,他也明白,这是最正常不过的手段。

    贾龙心急如焚,任岐头雾水,根本没有把王灿的话放在心,听见王灿敬酒,心说王灿虽然摆鸿门宴吓人,让他很不舒服。然而王灿喝酒的风格却还是令任岐欣赏,领兵的人,就应该大口吃肉,大口喝酒,这才爽快。

    王灿连连敬酒,让任岐觉得王灿的酒品很不错。

    贾龙很不情愿的端起酒樽,饮而尽。

    这时候,王灿还稳坐钓鱼台不肯说话,显然是为了等他站起身主动请求。他也知道不丢面子是不可能的了,猛然站起身,走到大厅央,拱手朝王灿揖了礼,说道:“闻王太守说成都生了大事,请王太守不吝告知。”

    举止动作,虽然谦卑恭敬,却透出股桀骜不驯的性格。

    很显然,贾龙虽然示弱,骨子里却没有向王灿屈服。

    王灿见贾龙示弱,暗叹贾龙能屈能伸,不愧是益州大族的领军人物。王灿摆手示意贾龙坐下,说道:“贾从事且安坐,听我缓缓道来。”

    “贾从事和任太守离开成都后,赵韪得到刘焉授权,借口益州本地的豪强大族囤积粮食,祸害百姓,影响益州秩序的安定。因此,赵韪率领大军包围了王家、李家等十多家豪强大族,将王威、李权等大族得的家主斩示众,随后又把十多家豪强大族囤积的粮草和钱财收归库房,遣散侍从家眷,剿灭了益州本地的豪强大族。自此,益州不服刘焉的大族豪强土崩瓦解,不复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任岐惊呼声,刚要端到嘴的酒樽砰的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酒水四溅,打湿了任岐的衣衫,而任岐却没有反应,脸上的神色会儿铁青,会儿惨白。原以为赵韪是借刀杀人,想要借王灿的手杀掉他和贾龙,没想到赵韪还有招调虎离山,等贾龙和他离开了,竟剿灭十多家豪强大族。

    贾龙闻言,身体颤了颤,也是差点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赵韪!

    这个屠夫、刽子手,夜之间杀了十多家大族豪强。李权和王威等十多家大族豪强都是益州大族的坚力量,现在被赵韪领兵杀了,使得益州大族的利益受到严重的损失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贾龙的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若无刘焉肯,赵韪怎么敢领兵剿灭益州大族。

    当初刘焉被任命为益州牧,入蜀的时候遇到许多困难,是贾龙说服了李权和王威等益州大族,让刘焉在益州立足。

    然而,刘焉朝得势,不顾昔日情谊,竟然杀死这么多益州大族。

    是可忍,孰不可忍!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