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4章 乌骓、白龙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胡波得了王灿的命令,转身离开书房去取弓箭了。>≥ <.﹤<1ZW.

    盏茶时间,胡波双手拿着张通体漆黑的大弓返回书房。

    胡波捧着大弓,抬起手放在王灿跟前,说道:“主公,这张弓很沉,您试试?”

    王灿没有把胡波的话放在心上,右手接过弓箭,顿时感觉到股压力从大弓上传递到手上,非常的沉重。

    察觉到大弓很沉,王灿收起轻视之心。

    王灿双眼仔细的打量着手沉重的大弓,这柄大弓通体透黑,黑黢黢的,眼看去就是属于大路货,谁都不会多瞧眼的。不过,大弓放在手,顿时就能感受大弓的不凡之处,张如此沉重的大弓,足见其非同寻常。

    王灿左手持弓,右手拉动弓弦,想要试试弓弦的力量。然而,当王灿右手用劲拉动弓弦的时候,却感觉弓弦紧绷,很难拉开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王灿低喝声,双臂用力,顿时拉满了弓弦,旋即又放开。

    “嗡!嗡!……”

    弓弦震动,出嗡嗡的闷响声。

    王灿伸手抚摸着弓身,如同抚摸着具绝世美女的**样,眼露出无限的欢喜神色。弓弦很紧,即使王灿也要用全力才能拉满弓弦。然而,这张弓却非常适合王灿,只要王灿使用全力,就能拉满弓弦,这样射出去的弓箭力量绝对是快、准、狠,威力非常大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问道:“胡波,这弓非常好,可有名字。”

    胡波看见王灿露出欢喜的申请,也是松了口气,笑说道:“主公,这弓名叫灵宝弓。”

    “灵宝弓?”

    王灿呢喃了声,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前世是狙击手,对于枪械、弓箭都非常精通。传世出名的名弓王灿也是有深入的了解,据说弓箭有十大名弓。王灿手的灵宝弓排行第六,是汉武帝时期飞将军李广使用的名弓,非常出名。

    如今,这样张好弓,竟然到他手,令王灿欣喜万分。

    王灿脸上露出感激的神情,大声说道:“胡波,我最擅长使用弓箭,般的弓箭无法使用,正愁哪里找张好弓使用,你就给我送来了,可真是雪送炭啊!说吧,想要什么封赏?只要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,我都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胡波脸色变,急忙退却,摇头说道:“主公,卑职本是戴罪之身,蒙主公开恩,没有责罚卑职。如今又委以重任,能为主公效命,是胡波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王灿见胡波胆小谨慎,叹了口气,说道:“胡波,苏固已死,你何苦如此?”

    胡波神色黯然,心有些伤感。不过,他把话题转,说道:“主公,除去灵宝弓外,卑职还有两件礼物献给主公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脸上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喜事年年有,今年的喜事特别多。

    他脸上带着急切的神色,问道:“还有什么礼物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胡波看了眼书房,说道:“主公,波呈献之物需要占据很大的空间,书房太小了,不能容纳波呈献的物品。请主公往偏厅去趟,偏厅空旷,有足够的位置,才能够容纳卑职敬献的物品。”

    王灿立刻说道:“好,我随你走趟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灿站起身,和胡波起往偏厅走去。

    偏厅,空旷宽大。

    王灿坐在主位上,而胡波则去取敬献给王灿的物品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空旷的偏厅响起清脆的马蹄声,只见胡波牵着两匹战马走进偏厅,脸上洋溢着欢喜的笑容。这两匹战马都是胡波费尽口舌,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,如胡波献给王灿的灵宝弓,价值千金,耗费了胡波无数的心血。

    “好神骏的战马!”

    王灿看着两匹战马,忍不住啧啧称叹。

    这两匹战马,匹通体雪白,没有任何的杂色。战马从马头至马尾长丈二,马蹄到马背高尺多,站在偏厅如同座小山,非常的神骏。

    目光转动,旁边的战马通体黢黑,皮肤如同黑缎子般滑腻。

    黑色战马毛鬃顺滑,油光放亮,身体上的鬃毛都是纯黑色,唯有四个马蹄的部位白得赛雪。而且战马的背脊很长,腰短且平直,四肢关节筋腱育壮实,看上去极为精壮。

    王灿看了眼两匹战马,心动,大声喊道:“来人呐!”

    顿时,名士兵跑进来,朝王灿揖了礼,恭敬的拜道:“大人!”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你立刻派人去校场,请赵云来郡守府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抱拳应和声,转身离去了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黑白的两匹战马,啧啧称叹,眼露出点点精光。四个月不见,胡波出现就送了他两件大礼。两匹战马,柄绝世好弓,对王灿来说都是价值连城,不可替换的。尤其是李广使用过的灵宝弓,别无分店。

    王灿笑问道:“胡波,这两匹战马有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胡波走到白色战马旁边,指着战马的躯干,解释道:“主公,通体白色的战马有‘白龙驹’之城,因为这匹白马和普通马不样。马的左耳朵里边有块记,就象朵玉兰花样,其实这不是胎记,而是犄角。同时,马肚子边缘有四个旋儿,这是鳞。头上长角,肚下生鳞,百姓们都说那是龙才有的特征,这匹马是龙种,故有白龙驹的称呼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白龙驹,赵云死去的战马不也是白龙驹么?

    胡波又走向黑马,解释道:“这匹黑马,被称作乌骓马,也是匹难得的神骏宝马。昔年楚霸王项羽的坐骑就是乌骓马,可日行千里,负重千斤,属于绝世神马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心翻腾起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匹白龙驹,匹乌骓马。

    都是难以寻到的绝世良马,却被胡波寻找到,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。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问道:“胡波,你从商已有数月,可有收获?”

    胡波尴尬的笑了笑,说道:“主公,波从商赚来的钱财都用于购买灵宝弓和两匹战马,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剩下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你这张灵宝弓和两匹战马,价值连城,不可估量。由此看来,你这几月是尽心尽力的。我们汉勾连西凉,许多商人也通过汉和西凉进行贸易,我希望你也能把生意做到西凉去,购买西凉战马,增强我们汉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胡波闻言,顿时像打了鸡血,非常的激动。

    他拱手说道:“主公放心,卑职已经派人和西凉商贩接触,有购买上等的战马资源了,不久之后,定能为主公打造出精锐的骑兵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好,好,有你相助,何愁汉不兴,何愁大事不成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对胡波的夸奖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然而,胡波听了王灿的夸奖,却非常的兴奋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,让个人觉得你重视他,看重他,不需要金银财宝作为奖赏。只需要句夸奖的话,就足以让对方欢欣鼓舞。胡波,便是如此,王灿要重赏表彰他,却让胡波惴惴不安,心里不踏实。而王灿句夸奖的话,却让胡波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没过多长时间,赵云身穿甲胄,风尘仆仆的来到郡守府。

    当赵云进入偏厅的时候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赵云目光死死盯着白色的战马,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。偏厅的白龙驹和赵云原来的坐骑太像了,几乎没有任何差别。想到死去的白龙驹,赵云心情就有些浮躁,他深吸口气,走到王灿身旁,说道:“主公,您找末将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王灿笑问道:“子龙,这匹白龙驹如何?”

    赵云如实答道:“神骏通灵,端的是匹绝世良马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白龙驹,的确是匹好马。子龙,你枪术精湛,擅长马术,有道是宝马赠英雄,这匹白龙驹就送给子龙了。”

    赵云神色欣喜,拜谢道:“云多谢主公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伸手指向胡波,说道:“子龙,要谢的人不是我,是胡波,白龙驹可是胡波奔波千里买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赵云没有丝毫犹豫,朝胡波纳头便拜,朗声谢道:“多谢胡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胡先生?”

    胡波被赵云吓得愣愣的,什么时候他也能当先生了?

    其实,这也是赵云怀念逝去的白龙驹,现在突然知道眼前的白龙驹是胡波奔波千里买回来的,心感激胡波,才说出‘胡先生’这样的称呼。否则,以胡波的身份,赵云怎么会如此谦卑恭敬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好了,白龙驹归你,这匹乌骓马就归我。”

    大步走到乌骓马面前,王灿伸手摸了摸乌骓马顺滑的毛鬃,轻声道:“从今开始,你就陪我征战沙场,横扫天下!”

    ps:今日搬家,很可能就更,嗯,就这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