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9章 站起来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五十圈!

    圈百二十米,五十圈跑下来,足有六千米。  .

    训练场,以吕蒙为的九十七个少年已经跑完了二十圈。九十七个少年歪歪斜斜的站在原地,弯着腰,喘着粗气,身体稍差的少年则是屁股瘫坐在地上,像死狗般动不动。少年们虽然身体疲惫不堪,可眼却露出庆幸的神色。看着场正不停奔跑的三个同伴,眼露出恐惧的神色。

    此时,天色已经大亮了。

    微风徐徐吹来,夹杂着丝凉意。

    陡然间,天色忽的昏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炸雷轰然炸响,阵阵春雷从天边传来,由远及近,那轰隆隆的雷声好似有万千士兵排兵布阵,裹挟着强大的气势,让人感觉非常的压抑。尤其是簇簇乌云聚集起来,使得天色昏暗无比,周围的视线也逐渐的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“哗!哗!……”

    天空,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。

    豆大的雨滴从天而降,落在训练场,溅起地的尘土。

    刹那间,股刺鼻的尘土味儿从地上升腾起来,夹杂着丝水雾,湿湿的却又浓而刺鼻,使得站在雨幕的少年们忍不住耸了耸鼻子。暴雨倾泻下来,很急,很大,顷刻间打湿了地面,泥土地面被雨水浸湿,变得泥泞不堪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少年们也都被大雨淋成了落汤鸡,雨水打湿了髻,带着雨丝的髻散落在额头上,显得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嗒!嗒!……”

    飞快的脚步踩在泥潭,溅起地的水花。

    兀蛮右手握着柄油纸伞,飞快的跑到训练场,把油纸伞撑在王灿身上。

    王灿看也不看兀蛮,说道:“拿掉吧,不用撑伞。我既然负责训练他们,自然要以身作则。他们没有返回屋子避雨,我也不用撑伞。”

    兀蛮说道:“主公,您身为汉太守,万金之躯,岂能和他们相比。”

    王灿拒绝道:“此事不用再议,退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兀蛮有心再劝,却被王灿瞪了眼,默默地将撑起的油纸伞收起了。

    这幕落在雨幕的少年眼,使得少年们眼露出敬畏的同时多了丝钦佩。后世曾有句话说的是天下哥们有四铁:铁是起同过窗;二铁是起扛过枪;三铁是起嫖过娼;四铁是起分过脏。

    王灿和所有的少年起淋雨,在谋士看来无疑是为了拉拢少年而故意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但作为当事人,少年们觉得王灿非常耿直,竟然宁愿和他们起淋雨。

    雨直下个不停,王灿身上的衣衫已经被打湿了,髻散乱,和所有的少年都成了落汤鸡。至于兀蛮则是最悲剧的,好心好意前来给王灿送伞,可是王灿不打伞,他也不能打伞,而且也不好返回屋子避雨,只能站在大雨淋雨,任由瓢泼大雨散落下来,成了落汤鸡。

    吕蒙望着被大雨淋湿的王灿,眼露出钦佩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的老师,所作所为令人钦佩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两个少年的三十圈终于跑完了。两人神情狼狈,身上沾满了污渍,尤其是裤腿更是被浑浊的泥浆浸湿了,身上也四处沾着飞溅而起的泥浆。

    两人都非常的疲惫,可眼眸却露出欢喜之色。

    三十圈,终于跑完了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王灿身旁,在没有得到王灿命令之前,乖乖的站在王灿身旁,不敢回到队伍。王灿目光看向两人,淡淡的说道:“归队吧!”声令下,让两人如闻天籁之音,飞快的返回队列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,只剩下被王灿拽醒的士兵仍在继续奔跑。

    训练场是泥土铺成的,道路泥泞,少年在雨奔跑显得非常的吃力,很困难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少年撒开脚丫子努力奔跑的时候,脚下滑,猛地摔倒在地上。跤摔在浑浊的泥浆,使得少年胸前沾满了泥浆,尤其是少年身体往前倾,仰面倒下,以狗吃屎般的姿势摔倒在地上,嘴巴和泥浆接吻,脸上也沾上无数的泥浆,张清秀稚嫩的面庞被污泥弄得脏兮兮的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少年张嘴大吼两声,努力地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。

    或许是刚刚摔了跤,使得少年的脑袋有些恍惚,刚刚站起身准备往前跑的时候,身体又是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。这次,少年重新换了个摔倒的姿势,身体往后倒下,四仰叉的摔倒在地上,后背全被浑浊的泥浆打湿了。

    连续两次,都摔倒在同个地方。

    这样残忍的幕让远处的少年们都心不忍,眼露出苦涩的神情。

    兀蛮也是露出不忍之色,替少年求情道:“主公,雨太大了,那少年连续两次摔倒在地上,已经被摔得七荤素,迷迷糊糊的。若是继续跑下去,很可能出事啊,卑职看还是算了。让他们休息吧,大病场就得不偿失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拒绝道:“事情因他而起,是他自己造成的,怪不得谁。况且还有这么多同伴陪着他淋雨,他应该感到荣幸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吩咐道:“兀蛮,你去准备锅姜汤和热水,等会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兀蛮得了命令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少年在泥泞的地上摔倒两次后,重新站了起来。这次,少年没有忙着继续往前跑,而是站在原地停留了片刻,才缓慢的甩开脚步继续跑。王灿看着少年两次摔倒,没有哭泣,没有哭爹骂娘,脸上露出抹微笑,这小子股子里有股韧劲儿,还不错,值得培养。

    三十圈!

    四十圈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年在雨幕不停地奔跑,奔跑的度越来越慢,已经逐渐的趋近于走路了。但是,少年没有停下,仍旧不停地走着,时间流逝,少年距离王灿定下的五十圈也越来越近了。然而,越是往后奔跑,时间仿佛凝滞了,过得非常的缓慢,分秒都显得是如此的漫长。

    四十圈!

    旁边的少年们齐声大喝,声炸如雷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为正在奔跑的少年加油助威,给他鼓劲儿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正当所有人为奔跑的少年鼓劲儿的时候,少年突然个趔趄,再次摔倒在泥泞的泥浆。跑了四十圈,少年的身体没有力量了,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。此刻摔倒在地上,少年感觉浑身的力量都倾泻了出来,好像失去了继续往前的动力。

    “张虎,加油!”

    吕蒙见少年摔倒在地上,脸上露出急切的神色。

    还有两圈就完成了,若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倒下不前,所有的切都付诸东流了。

    张虎,也就是少年的名字。

    听见吕蒙给他鼓劲,张虎身体动了动,双手撑在泥浆,想要站起身来。他双手撑起身体,缓缓的想要站起来,可双手撑起身体后却感觉后继乏力,嘭声又倒在了泥潭。此时此刻,少年突然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,仿若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“张虎,站起来!”

    吕蒙眼见张虎猛地摔倒在泥浆,颗心也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站起来!”

    “站起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吕蒙为张虎大声呼喊的时候,其余的少年们也都是大声呐喊,为躺在地上的张虎助威加油。王灿看着少年们团结在起,努力地为张虎呐喊加油,嘴角上扬,脸上露出丝微笑,经过这件事情,相信这群小屁孩更加能够团结在起了。

    张虎躺在地上,感觉脑袋片混沌,整个人都是轻轻的,快要飘起来了。然而,训练场的呐喊声让张虎心底升起股力量,支持他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张虎仰头大吼声,双手撑在地上,竟然缓缓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吕蒙见此,握紧了拳头大吼道:“张虎,好样的,加油。”

    王灿看到这样的场景,也是握紧了拳头,手臂上青筋暴起,说不震撼是不可能的,个十二岁左右的男孩能做到这步,很令人震撼。

    “加油!”

    “加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少年,都为张虎助威呐喊,当张虎完成四十九圈得时候,所有的少年都欢呼不已,为张虎庆贺。

    最后圈,只要继续坚持,就完成了任务。

    十米!

    五米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张虎踏出最后步后,所有的少年都举手欢呼。

    这刻,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天空还下着雨,所有人都为张虎欢呼,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张虎身上。正当所有人欢呼庆幸的时候,张虎却头栽倒在地上,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王灿命令道:“快,把张虎抬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两个少年站起身,急忙走上前去,搀扶起张虎,朝屋子走去。

    ps:第四更,终于完成咯,收工。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