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5章 我来训练你们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微眯着眼睛,瞄准了百米处的箭靶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弓弦被拉满,出咔咔的声音,好似快要承受不住王灿的力量,已经到了崩断的边缘。  <.﹤≦1﹤Z≦W≤.≦﹤

    远处的百少年们瞪大眼睛,张大嘴,眼露出惊诧的眼神。如此强劲的大弓被王灿拉满后,竟然快要崩断了,其力量简直是难以想象。这刻,少年们似乎有些明白吕蒙为什么极度崇拜王灿了。

    拥有这么大力量的男人,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弓弦崩断,强弓也应声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清脆的响声不高,却让所有的少年都听见了弓弦崩断的声音,王灿浑不在意,淡淡的说道:“兀蛮,重新拿柄更强的大黄弓来。”

    兀蛮见王灿崩断了弓弦,眉头微皱,却又瞅见王灿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并没有因为弓箭的断裂而感到羞怒。

    难道是故意的?

    兀蛮想了想,觉得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想通了王灿的想法,兀蛮转身阵急跑,朝寨跑去。不过,兀蛮心却觉得有些好笑,吕蒙率领的百少年表现还不错,有点潜力。可相比赵云率领的破军营,裴元绍和周仓率领的汉兵,以及高顺率领的陷阵营,这群小屁孩太稚嫩了,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与其浪费过多的时间在这群小屁孩身上,还不如多花些精力增强汉军的实力。

    很显然,兀蛮觉得王灿太没有把握好重心。

    虽然吕蒙露出令人刮目相看的本领,但兀蛮认为还不值得王灿花费这么大的精力。这也是兀蛮不了解王灿的想法,才有这么考虑。

    兀蛮飞快的跑开了,站在远处的少年们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弓弦拉满,还没见王灿用力,竟然被拉断了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年们咽了口口水,脸上的神色变得谦卑起来,黑溜溜的眸子望着王灿的时候,露出崇拜的眼神。其实,摆平这群骄傲的小屁孩也就这么简单,只要展现出绝对的实力,这群小屁孩就只能乖乖的听话,不敢造次。然而,若是个劲儿的谦逊忍让,在这群小屁孩面前表现得如同谦谦君子,反而会让这些少年觉得你实力不够,肚子里面没有货。

    王灿故意拉断弓弦,顿时就在少年们的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不多时,兀蛮重新拿了张大黄弓过来。

    王灿接过大黄弓,试了试,虽然大黄弓依旧不能承受他的力量,但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达到了震慑少年们的目的,王灿直接拿过弓箭搭在弓弦上,瞄准百米外的箭靶后,猛地松开手。刹那间,弓箭如流星坠落般急的脱弦而出,箭头刺破空气,带着股尖锐的刺耳声冲向了百米外的箭靶。只听见嘭的声闷响,弓箭瞬间穿透了箭靶,巨大的力量从箭头上传递出来,破开箭靶后弓箭继续前进,瞬间就穿过箭靶,射向第二个箭靶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箭头插在第二个箭靶上,迅猛的命红心,穿透箭靶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箭头上的力量减小了许多,箭头穿透箭靶后,没有能继续穿过箭靶,而是留在了箭靶上。

    百米,弓箭没有任何差池的命红心。

    弓箭穿过第个箭靶,又射穿了第二个箭靶,最终留在了第二个箭靶上。

    少年们砸吧砸吧嘴,眼露出惊骇的眼神。

    吕蒙兴奋地挥舞着手臂,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。王灿展现出绝对的实力,让吕蒙也感觉脸上有光,非常的高兴。他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张丝绢,跑到王灿身旁,把丝绢递到王灿身前,说道:“老师,擦擦汉。”

    丝绢放在王灿身前,散出淡淡的香味。

    王灿耸了耸鼻翼,笑说道:“现在天气凉爽,哪有汗水,赶紧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问道:“阿蒙,丝绢是你娘给你的吧。你整日呆在山训练,有多久没有回郡守府看你娘了?”

    吕蒙挠挠头,嘿嘿笑道:“老师,娘亲已经搬到汉山脚下,住在营寨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点头笑道:“这样也好,你娘也能经常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对于吕蒙的母亲,王灿几乎没有什么印象,除了当初救下吕蒙母子,以及吕蒙拜师的时候见过面,以后就没有任何交集。现在吕蒙带着百少年住在汉山脚下,而吕蒙的母亲能放弃郡守府安逸舒坦的生活,到蛮人山寨过苦日子,足见其胆色胸襟还是相当不错的。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神色肃,命令道:“阿蒙,召集所有人,我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吕蒙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,神色变得严肃起来。什么时候可以嬉笑打闹?什么时候应该严肃起来?吕蒙虽然年纪尚小,可头脑却非常清晰,知道王灿严肃起来了。

    王灿召集所有人,肯定是准备训话了。

    吕蒙将命令传达下去,百少年立刻聚拢起来。

    “过去点,过去点。”

    “谁踩到我的脚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少年集合的时候,非常的混乱。有的少年想要站在最前面,有的少年想要站在最后面,或是少年相互之间挪动位置的时候,很可能踩到了对方的脚。总之,局面非常的乱,几乎没有任何整齐性。王灿见此情况,眉头微皱,这些少年单个的实力还可以,但是作为个整体却非常差劲儿,没有任何的纪律性。

    吕蒙看见这样的情况,心也是惴惴不安,非常着急。

    百人集合,用了刻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而且,最后的阵型还是如同蚯蚓样,弯弯曲曲的,非常不整齐,很凌乱。

    王灿阴沉着脸,刀削般的面庞冷若冰霜,脸上露出冷漠的表情。这样的神情让终于站好的少年们心没底。然而,他们每次集合的时候不都是这样么?吕蒙也没有说什么,吕蒙训练讲究的是只要能立功就行,不讲究这些。

    时间逐渐流逝,王灿依旧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,站直身体的少年们有些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,挺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寂静的队伍,不知道是哪个少年率先出声,打破了寂静的场面。王灿微眯的眼眸突然间睁开,大喝道:“谁说话了,站出来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队伍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王灿阴沉着脸,再次说道:“谁说话了,主动站出来。若是现在不主动站出来承认,等被我揪出来后,可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,后果非常严重。因此,我再重申遍,谁说话了,主动站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个少年满脸傲气,挺直胸膛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灿冷哼声,喝问道:“所有人都没有喊累、喊苦,就你个人说挺不住了,你真的是挺不住了么?我看你现在腰板儿很好嘛,抬头挺胸,相当有气势啊。怎么就挺不住了呢?是不是感觉很辛苦、很累,若是这样想,你可以提前离开了,这里不需要弱者。”

    少年大声道:“我不是弱者!”

    王灿质问道:“既然如此,为什么说话。”

    少年哑口无言,眼眶微红,晶莹的泪珠在眼打转儿。不过,少年却还是努力的抑制着泪水,不让泪水留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摆手道:“站回去吧!”

    等少年回到队伍后,王灿说道:“从今天开始,由我亲自训练你们。”

    句话,让所有的少年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吕蒙站在最前方,眼露出惊喜的眼神,脸上露出浓浓的喜色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,求收藏、鲜花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