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3章 小正太吕蒙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汉山脚下,蛮人聚集。≯≯> ≦.﹤≦1≤Z﹤W<.≦

    自去年兀蛮将上庸城外的蛮人迁往汉山,汉山脚下就成了蛮人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汉山依靠汉水,水源充足,土地肥沃,非常适合居住。

    兀蛮带着蛮人在汉山脚下建大寨,筑房屋,挖沟渠,通水利,经过四个月的展,已经形成了处聚居村落。无数的蛮人往来于汉山和南郑县城之间,将猎捕的野兽搬运到城贩卖,换取生活所需的必需品。

    同时,蛮人也改变了生活方式,以前靠打猎为生,现在开垦农田,都过着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生活。阳春三月,正是春耕的大好时节,汉山脚下空旷的地带开垦出大片的农田,个个身穿粗布麻衣,头插鸟羽,脸上带着灿烂笑容的蛮人正在田间耕作。

    王灿把张鲁的事情处理完,安抚好貂蝉和蔡琰后,就离开了南郑。

    出了郡府,王灿乘坐马车来到汉山脚下,望着大片的农田,阡陌的道路,心涌现出股成就感,这就是他治下的汉。

    路行驶,所见所闻都是忙碌的景象。

    百姓的脸上洋溢着笑容,干劲儿十足的忙着春耕的事情。

    来到蛮人大寨门口,兀蛮早就等着了。兀蛮早早的就望见王灿乘坐的马车,等王灿下了马车,急忙迎上前去,揖礼道:“兀蛮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到:“走,去看看蛮人儿郎们的住处。”

    见王灿要去查看蛮人的住处,兀蛮脸上自内心的露出欢喜的笑容。

    进入大寨,兀蛮带着王灿往蛮人居住的地方走去。蛮人的房屋建造都很扎实,所有的房屋是用上等的木材建造,地基夯实,非常的稳固。而且房屋整洁干净,通透明亮,和原来住在山林相比,各方面都有了极大地提升。

    绕过住处,兀蛮领着王灿朝吕蒙训练的场地走去。

    约莫半刻钟,王灿和兀蛮来到了训练的场地。

    整块训练场呈四正方形,长十丈,宽十丈,空旷宽大,能够容纳近千人。

    场地内侧边缘,摆放着武器架,架子上刀、枪、斧、钺、戟……十般武器,样样都有。然而,武器虽多,可所有的武器都是木头制成的。而且分量最多的木头制成的战刀,这些木制战刀刀刃不锋利,很钝,但胜在是实心的,劈在身上非常疼。

    场地左侧,摆放着整齐的箭靶,这些箭靶都是用来训练的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场地的武器,问道:“兀蛮,这些武器都是你安排的?”

    兀蛮摇了摇头,脸上露出钦佩的神色,道:“主公,所有的木制武器都是小将军吕蒙吩咐卑职制作的。这也是最开始的时候,所有孩童都使用真刀真枪演练,因为孩子们年龄太小,使用战刀和长枪不能收放自如,许多人都受伤了。小将军苦思良久,才想出了这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居然是这样的!

    对此,王灿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吕蒙。

    聪明!

    小家伙不愧是未来的名将,脑瓜子很灵活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问道:“兀蛮,阿蒙平时是怎么安排训练的?”

    兀蛮说道:“主公,小将军平常训练主要有三个方面,其是真刀真枪的实战;其二是带领所有人联系弓箭;其三是让百人使用木制刀枪进行对练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使用木制的刀枪对练,这个法子很不错。不过你不是说这些孩子使用真刀真枪会伤到对方么?实战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兀蛮道:“主公,实战不是百人分成两组进行训练,而是小将军率领百人,使用真刀真枪去山林捕杀野兽。和山林的野兽豺狼较量,更加能锻炼百童子兵的胆量,几个月锻炼下来,效果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王灿微笑着颔点头,对吕蒙非常的满意。

    吕蒙才十三岁,这个年龄有这份能耐,已经相当的不错了。正当王灿陷入沉思,考虑着如何处理吕蒙的事情,营寨外突然传来声略显嘶哑,却又夹杂着童音的喊声:“老师!”

    王灿循声望去,只见吕蒙脸喜色,飞快的朝王灿跑来。

    “弟子吕蒙,拜见老师!”

    吕蒙跑到王灿跟前,双手合拢,举到头顶上再往下行礼,朝王灿深深的揖了礼。

    四个月不见,吕蒙又长高了许多。和原来相比,经过四个月艰苦训练,吕蒙身体显得健壮精悍,稚嫩的面庞虽然仍有丝稚气,却显得沉着稳重,尤其是双清澈的眸子,更是清澈的如同汪泉水,炯炯有神。

    王灿见吕蒙身上满是泥土,笑问道:“阿蒙,今日可有收获?”

    吕蒙挺直了背脊,拍着胸膛,自豪的大声说道:“老师,弟子今日带着百士兵进入山林,猎杀了两只野猪,头雏虎,还有野兔、野鸡若干,这些都是我和士兵们取得的成果,今天我们又可以饱餐顿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吕蒙转身命令道:“程强、黄伟,将战利品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两声清脆的声音传来,只见两个十岁左右的孩童站出来,然后迅点齐三十个孩童,把所有的物品搬了上来。两只皮糙肉厚的野猪,头雏虎,还有野鸡、野兔若干……林林总总,所有的物品堆在场地,难以胜数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满地的牲畜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,片刻后,笑问道:“阿蒙,你带着百士兵猎杀这么多牲畜,不可能次性吃完,准备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吕蒙望了眼王灿,眼珠子滴溜溜转动。

    凭直觉,他认为王灿在考校他。

    换做是往常,吕蒙想都不想,没有丝毫犹豫肯定会说吃不完的牲畜留着,第二天继续吃。然而,王灿存心考校,肯定不可能太简单。吕蒙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考虑着如何才能让王灿满意。

    沉默了许久,吕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老师,既然牲畜太多,不能次性吃完,那就把平常食用的食物挑选出来,再把剩下的牲畜都拿去卖掉,换成钱财。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不悲不喜,继续问道:“牲畜换成钱财,又准备怎么用?”

    吕蒙期待着王灿的夸奖,却见王灿神色不悲不喜,心难免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不过,吕蒙还是迅的调整好心态,说道:“兵法说有功必赏,有错必罚,卖掉牲畜所得的钱财,不仅可以用来购买军械、粮食,还可以用来奖赏士兵鼓励士气。老师,弟子这么说,是否正确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抚掌大笑,脸上露出和煦的笑容。

    吕蒙见此,紧绷的面庞也是露出璀璨的笑容,为讨得王灿的夸奖而高兴。

    王灿伸手摸了摸吕蒙的脑袋,说道:“阿蒙说得很好,为将者,应当赏罚分明,公私分开,不可因私废公。看来阿蒙是用心学了兵书的,很好,没有辜负为师的期望。不过,即使你暂时取得了好成绩,但先贤说的好:天行健,君子当以自强不息。唯有不懈努力,才有学有所成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吕蒙想也不想,大声道:“老师,弟子明白!”

    得到王灿的肯定,吕蒙如同打了鸡血,激动得面红耳涨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吕蒙的神情,心好笑。曾几何时,他在军队还是新兵的时候,也是这般为了得到教官的夸奖而不懈努力。得到夸奖的时候,也会像吕蒙这样露出憨憨的笑容。王灿深吸口气,说道:“阿蒙,书读得还不错,武艺如何?”

    王灿要考较武艺,使得正处于兴奋状态的吕蒙迅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吕蒙说道:“老师,弟子先给您表演弓箭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转过身去,吩咐道:“黄伟,拿弓箭来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黄伟站在吕蒙身后,得了命令,转身去取弓箭了。不会儿,黄伟拿着柄短弓走到吕蒙身前,说道:“将军,您的短弓和弓箭。”

    往见吕蒙和百童子举止投足,都是军的称谓,更是满意。

    吕蒙接过弓箭,左手持弓,右手拿箭,缓步走到场地,在距离箭靶五十米的距离停了下来,他回过头去,大声道:“老师,看弟子箭命把心。”说完,吕蒙把弓箭搭在弓弦上,瞄准了前方的箭靶,大喝道:“!”

    弓箭脱弦而出,直奔箭靶。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毫无意外,弓箭正箭靶靶心,巨大的力量使得箭靶都摇晃了两下,那弓箭的尾羽也是颤颤巍巍的不停晃动。

    “啪!啪!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抚掌庆贺,脸上露出欢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吕蒙现在不过十三岁,箭术能达到这个地步,足见是下了功夫的。

    ps:第更,求收藏和鲜花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