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1章 张鲁(第七更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大军返回,盏茶时间就离开了集市。小≧说  .

    王越带着三个受伤的刺客返回英雄楼,审问三人去了。

    赵云和裴元绍率领士兵离开,前往城南校场去安顿士兵。

    程昱和王灿返回郡守府,路上,程昱边走,边念叨道:“主公,您看吧,昱果然猜了,这集市里面龙蛇混杂,三教九流,什么人物都有,非常的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王灿心思转,笑说道:“仲德公,我这是引蛇出洞,故意引诱敌人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程昱喝道:“主公,您是汉太守,身份重要,岂能以身犯险?”

    王灿见程昱神色紧张,笑说道:“好,好,就依仲德公之言。”

    程昱听见王灿答应下来,冷峻的面庞才舒缓下来。不过程昱狭长的眼眸闪烁着冷冽的杀机,森冷说道:“主公,我们进入集市的时候,尚且没有人在集市卖艺。故此,昱推测这些人是得到了主公前往集市的消息,特意在集市等候主公,伺机刺杀主公,这肯定是有组织,有预谋的刺杀,定有幕后主使,主公决不可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王灿深以为然,说道:“的确如此,能在短时间内布置好,所图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程昱捋了捋颌下的长髯,说道:“主公,贼人猖狂,主公定要注意安全。昱建议,这段时间内主公都不要离开郡守府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心撇撇嘴,让他直呆在郡守府?

    可能么?

    不过,王灿还是打哈哈敷衍道:“仲德公放心,我会注意的安全。再者,有王越派人贴身保护,不会出现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程昱和王灿起返回郡守府,刚到府衙门口,就看见蔡邕在府衙门口等待王灿。

    蔡邕见王灿安全归来,紧绷起来的老脸舒展开来,心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王灿往前踏出步,揖了礼,说道:“老师,弟子没事,老师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蔡邕冷哼声,喝道:“谁说老夫担心你了,老夫是担心仲德的安全。哼,年轻气盛,不听劝告,执意要到集市去凑热闹,死了也活该!”蔡邕喝骂通后,愤怒的脸色才稍微好转,骂完后,蔡邕转身背负着双手离开了,往郡守府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王灿摸了摸鼻子,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。

    程昱说道:“主公,伯喈兄是担心您的安全的,只是爱之深,责之切罢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摆摆手,笑道:“我知道老师的是担心我的,走吧,去大厅等候王越的消息,希望他能够尽快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进入大厅,宾主落座。

    不会儿,郭嘉和荀攸联袂而来,都赶到了大厅。郭嘉眼睛落在王灿身上,来回打量了好几圈,确认王灿没有收到伤害,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荀攸问道:“主公,查出幕后的指挥人是谁没有?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道:“没有,子武正在审问。”

    程昱沉默了许久,说道:“主公,干脆召集南郑城的各大世家大族,看看这些世家大族有什么反应?若是觉得可疑的,立刻派兵控制起来,对于主公的安全来说,宁可错杀千,也不能放过个漏之鱼。”

    此时,程昱霸道狠辣的性格展现无遗。

    凡是对王灿有威胁的人,统统杀死。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笑说道:“等等吧,等子武审问后,再考虑下步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大厅,你言,我语,都是围绕着王灿的安全在说话。尤其是程昱这个老头子,说话间显示出狠辣霸道的作风。话出口,不是封锁城池严查,就是控制哪个家族。

    个时辰后,王越急匆匆的走进大厅。

    “拜见主公!”王越走进大厅,朝王灿揖了礼。

    王灿摆手示意王越不用多礼,问道:“子武,审出结果了没有?”

    王越回答道:“回禀主公,卑职已经从三个刺客口问出了幕后指使的人。据三人回答,派出这六人刺杀主公的人是刘焉麾下的司马张鲁。六个刺客,有五个刺客是张鲁从士兵挑选出来的勇士,另外个用剑的刺客是张鲁特意邀请来刺杀主公的。”

    “张鲁?”

    王灿呢喃了两声,脑回忆着张鲁的事情。

    想了许久,还是无法想起张鲁参加过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王灿唯清楚地就是益州牧刘焉死后,刘璋继任刘焉的位置,成为益州牧。而张鲁却成为了汉郡守,割据方,不听益州牧刘璋的命令。

    割据汉?

    莫非,张鲁把主意打到汉来了,想霸占汉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王灿觉得非常有可能。

    王灿把目光看向王越,问道:“子武,有多少张鲁的消息?”

    王越说道:“主公,张鲁此人,家境良好,是名门之后。据说张鲁还是西汉留侯张良的十世孙,而且张鲁还有个身份,是五斗米教张道陵的孙子。”

    “张鲁的祖父和父亲死后,张鲁便继承了他父亲的位置,成为五斗米教的领。期间,因为张鲁的母亲卢氏精通养身之道,驻颜有术,和益州牧刘焉的家眷有亲密的关系。张鲁借助卢氏的关系,得到了刘焉的信任,被刘焉拜为督义司马(督义司马属于临时编制,不是常见的官名)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眉头微皱,问道:“就没有更加详细的信息?”

    王越说道:“主公,卑职刚刚返回汉,还没有来得及处理英雄楼的事情,另方面也是刚刚得到张鲁的消息,没有仔细盘查。”

    此时,程昱说道:“主公,昱知道些关于张鲁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仲德公既然知晓,快快道来。”

    程昱面色苦,暗道:好嘛,你直问王越,问都不问我,我怎么说?

    顿了顿,程昱神色谦卑,缓声说道:“主公,近段时间,频繁有益州的探子到汉打探消息。昱也曾派兵抓到几个探子,不过前来探查消息的探子称是益州牧刘焉派往汉调查情况的。由于益州牧刘焉掌握军政大权,主公又领兵在外,卑职便将探子遣返回去,没有和刘焉起冲突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听程昱说的话,刘焉是眼红汉了。

    频繁派出探子探查汉,很可能是刘焉威慑汉,想让王灿俯称臣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说道:“刘焉老矣,没有了雄心壮志,派人前往汉不过是威慑汉罢了。我看刘焉是想让我乖乖的听从命令,俯称臣!至于张鲁派来汉的刺客,无非是想刺杀我,使得汉混乱,等汉局势混乱的时候,张鲁再领兵征讨汉,这样也能够霸占方,宣传他的五斗米教。张鲁此人,所谋不小。”

    郭嘉听了王灿的话,眼睛陡然亮。

    又思虑片刻,郭嘉说道:“主公的推测非常正确,张鲁此人的确是不想主公归顺刘焉,因为旦主公归顺了,张鲁就有失去了用武之地。因此,张鲁想要让汉内乱,才有可趁之机。主公,既然张鲁如此希望主公和刘焉对抗,主公何不随了张鲁的意愿,帮助张鲁把,让张鲁领兵出战前来讨伐主公。届时,主公举击败张鲁,给刘焉个教训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大笑道:“奉孝,你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!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说道:“不过,我喜欢。乱,只有益州乱了,我们才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ps:第七更,爆了啊,鲜花呢?收藏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