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8章 农桑(第四更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返回汉,很多事情都还不了解。≧  <.<≦1ZW.

    离开房间后,王灿立即派人去请程昱来府上,旋即又往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约莫半个时辰后,程昱急匆匆的来到王灿书房。

    程昱先是恭敬的朝王灿揖了礼,然后从袖口摸出竹简,递到王灿手,说道:“主公,近四个月内,汉生的事情都记载在案,请主公查阅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翻开竹简,仔细的起来。

    程昱记下的事情非常详尽,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。

    看完后,王灿满意的点点头,将程昱留在汉果然是正确的。他脸上露出笑容,说道:“仲德公,经过几个月的展,汉的兵源和粮草都已经得到了极大的补给,这个情况已经非常好了。不过,现在已经是阳春三月,百姓们都忙着春耕了,不知道百姓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程昱笑道:“春耕事宜,昱已经安排好了,主公勿需担忧。”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说道:“春耕关系着百姓们上半年的收成,走,我们去乡间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程昱见王灿重视农耕,心也非常的高兴,

    若是味的率领士兵打仗,只能说是穷兵黩武,到最后的结果也是百姓穷困,官府弊病丛生。因此,先要保证百姓有粮食吃,有衣服穿。百姓们安居乐业的生活,才能奠定好王灿崛起的基石。

    “主公,请!”

    程昱摆手,示意王灿先行。

    王灿也不客气,率先走出书房,两人前后,离开了郡守府。

    王灿出行,虽然是轻装简行,也有着严格的保护措施。王灿和程昱乘坐马车离开的时候,王越也派人随身保护王灿的安全。两人坐在马车,飞快的离开了南郑城,往城外奔去。想要了解百姓的情况,只有深入百姓才能弄清楚。

    出城后,马车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程昱和王灿下了马车,两人前后朝乡间田地走去。

    王灿身后,跟着名身穿黑衣,背着黑铁长剑的武士,保护王灿的安全。

    农田,身穿粗布麻衣,手拿着鞭子的百姓正催着耕牛犁田松土,所有的百姓都忙碌着,热火朝天,显现出派热火朝天的气象。程昱看着眼前的情景,说道:“主公,也只有蜀和荆州才有这样的场景了,原的诸侯们互相征伐,战乱频起,百姓遭殃啊!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道:“是啊,现在的情况来之不易,得好好珍惜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王灿往农田走去。

    程昱见此,急忙道:“主公,田间道路难走,崎岖不堪,您就甭下去了吧!”

    王灿摆摆手,道:“无妨,无妨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灿小道上跳到农田,朝正在犁田的老丈走去。那老丈见王灿身穿锦衣华服,面色俊朗,显然是富贵公子哥儿。这有钱人家的富贵公子哥朝他走去,顿时让老丈吓了大跳,眼露出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“老大爷,我能试试么?”

    王灿带着期盼之色,眼露出新奇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是第次接触这东西,有些手痒。

    老人听见王灿说话,吊起的心登时放了下来,感情这富家公子哥闲得慌,跑到农田里打时间了。老人褶皱的脸上露出笑容,将手的鞭子和犁田的工具交到王灿手,又给王灿解释了番,才让王灿犁田。

    只要这富家公子不捣乱,就行了。

    犁田,可不是般人能够坚持的,这富家公子耍会儿就会走了。果不其然,刻钟后,王灿就无法继续了。

    “这农活,还真不是人干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嘟囔了几句话,问道:“老大爷,去年岁末的收成如何啊?”

    老人摇摇头,叹口气道:“诶,得老天爷眷顾,收成还可以。可惜呀,都被苏固给收上去了。”说到这里,老人苍老的脸上露出不甘的神色,辛辛苦苦干了年,粮食大多数都被苏固收走了,心自然是非常不舒服的。

    王灿闻言皱眉,又问道:“老大爷,既然如此,现在都春耕了,老大爷家可有余粮?”

    老人听了后,脸上的神情变得生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人激动地说道:“老天爷开眼,苏固被新来的太守收拾了。虽然去年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可新来的太守好啊,居然给我们分粮食,而且春耕的种子和耕牛都是官府提供的,有了这样的官老爷,老百姓的日子也要好过了,只要今年收成好,就能过上好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目光看向程昱,眼露出感激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些,都是程昱的功劳。

    他领兵攻打董卓,汉的治理全都交给程昱搭理,王灿从没操过心,从老人口可以听出,对于汉的治理,程昱是花了大力气的。

    “仲德公,走吧!”

    王灿得到了答案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两人先后离开,都回到马车上,王灿说道:“仲德公,现在收税的比例是多少?”

    程昱说道:“主公,从灵帝恢复州牧以来,天下各州州牧统揽军政大权,使得各个地方的税率都生了变化。有十五税,有十税,也有五税……更有甚者将税率提得更高的,苏固担任汉太守的时候,税率就是五税,相当的高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说道:“五税的确很高,仲德公准备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程昱说道:“百姓急需休养生息,税率应该降低才行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程昱说道:“主公,您抢了董卓四千口箱子,里面的钱财足够主公购买粮食和扩充军队了,昱建议主公施行十五税,降低税率,吸引流民,让周围的流民都到汉来开荒,增强汉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十五税?”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说道:“好,仲德公,你回去后,就颁布法令,凡是在汉境内的百姓,税率都调整为十五税。”

    程昱正色道:“主公仁德,真乃百姓之福啊!”

    王灿沉声说道:“君者,舟也;庶人者,水也。水则载舟,水则覆舟。百姓乃是国之根本,若是百姓无法生存,纵然汉兵勇将猛,也是空楼阁,无法立足,想要立足于乱世,还得百姓支持才行。”

    程昱说道:“主公英明!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说道:“仲德公,我欲屯田,仲德公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程昱说道:“屯田古已有之,且汉多荒地,屯田倒也不无不可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笑说道:“仲德公,既然你说可行,那屯田的事情就交给你了。汉士兵除了裴元绍、高顺、赵云率领的精兵外,其他的士兵任由你调动。”

    程昱脸色苦,屯田可不是简单的事情,没想到王灿直接给扔下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,对于汉来说,屯田就是保证粮道的最好办法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南郑城,王灿说道:“仲德公,既然看完乡间农耕,那就再看看城集市吧,四个月,汉的变化令人欣喜啊!”

    程昱顿时吓了大跳,说道:“主公,集市龙蛇混杂,三教九流众多,还是回府吧!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道:“这是汉,有什么好害怕的?”

    程昱无奈笑,王灿还真会给他出难题,可王灿说了,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    行三人,下了马车,往集市走去。

    ps:更之四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