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6章 醉酒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大厅内,欢声笑语,热闹非凡。> ≧≯ .

    酒宴从白天持续到晚上,才停歇了下来。

    饶是王灿酒量大,也喝得醉醺醺的,脑片混沌。

    郭嘉嗜酒如命,这次更是喝得昏天暗地,双手吊在案桌上外侧,身体瘫倒在案桌上,沉睡了过去。其他官武将也都是相差不多,全都喝醉了,有躺在地上的,有靠在案桌上的,有背靠着背垂着脑袋睡觉的……

    总之,大厅乱成团。

    大厅,几乎所有人都喝醉了,唯独程昱仍旧是精神十足,点醉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越是欢庆的时候,就更加要提高警惕性。

    程昱心思缜密,知道喝到最后,众人都会酩酊大醉,便没有喝多少酒。等众人都喝醉得沉睡过去后,程昱吩咐士兵把躺在大厅的臣和武将都送回各自的府邸,又让府上的侍从把王灿喝醉的消息传给貂蝉和蔡琰,让貂蝉和蔡琰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待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后,程昱才离开了郡守府。

    王灿微眯着眼睛,面红耳涨,晃悠悠的朝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进入后院,王灿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蔡琰和貂蝉站在起,两人脸上都露出欢喜的神情。王灿领兵返回汉,貂蝉和蔡琰两个女眷自然是不能抛头露面的,只能呆在郡守府等候王灿,没想到这等竟然从白天等到晚上,而且王灿回来的时候还是醉醺醺的。

    王灿揉了揉酸的眼睛,突然觉得貂蝉和蔡琰开始不停地晃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两人晃动不已,许久都不停下来,王灿不耐烦的说道:“琰儿、秀儿,你们晃来晃去的做什么,赶紧站好了,都晃得我眼花看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貂蝉和蔡琰掩嘴而笑,娇媚的脸上露出嗔怪的笑容。

    哪是她们两人不停地晃动,分明是王灿自己眼花了。

    蔡琰娇嗔的瞪了眼王灿,目光看向貂蝉,悠悠说道:“秀儿姐姐,灿哥哥喝得醉醺醺的,浑身酒气,扶他进屋洗漱吧。”

    貂蝉点头,伸出手臂搀扶着王灿,往屋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蔡琰站在左侧,貂蝉站在右侧,两人左右,搀扶着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被两女搀扶着,猛地耸了耸鼻翼,闻到了两股截然不同的香味,淡雅清新,各有千秋。尤其是王灿喝得醉醺醺的,走路摇摆,几乎站不稳了。因此,两女扶着王灿的时候,都是身体靠在王灿身上,生怕王灿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两女柔软的身体靠在王灿身上,使得王灿迷蒙的双眼闪烁着异样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好柔软,好有弹性!”

    王灿心暗暗说道,感觉舒爽无比。

    貂蝉经过王灿大力的开,本就波涛汹涌的胸脯更加显得波澜壮阔起来,身体靠着王灿的时候,胸前两坨柔软的地方不停地摩擦着王灿的手臂,那柔软舒爽的感觉让王灿心神摇曳,眼神也更加的迷蒙起来。

    王灿左侧是蔡琰搀扶着,虽然蔡琰才14岁,可身体却育得极为完全。

    该凸的凸,该翘的翘。

    胸前的对也是富有弹性,让王灿心愉悦。

    两美在怀,左拥右抱,真人生幸事啊!王灿猛然间伸出强壮而有力的手臂,揽住貂蝉和蔡琰纤细的腰肢,蒲扇版的大手在两女的腰肢上缓缓地摩挲着,温热的大手好似有无穷的魔力,股股热流从王灿手上透过衣衫传到两人身上。

    蔡琰只觉得痒痒的,浑身酥麻。

    然而,貂蝉和王灿早就已经是负距离的接触,亲密无间了。陡然间被王灿大手抚摸,感觉浑身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貂蝉身体酥软,脚下乏力,突然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紧跟着,王灿身体也倾斜下来,往貂蝉身上压去。

    好在王灿虽然醉醺醺的,可身体的本能还在,他双手快撑在地上,身体如同做俯卧撑般撑在地上,没有压倒貂蝉身上,而摔倒在地上的貂蝉正好在王灿双手之间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貂蝉身上淡淡的体香萦绕在王灿鼻间。

    俗话说,喝酒壮胆!

    王灿看着美人在眼前,心热血沸腾,猛的张嘴朝貂蝉的樱桃小嘴印了下去。

    蔡琰搀扶着王灿,也跟着王灿倒下,只是蔡琰身体靠着王灿,没有摔倒地上。她站起身看着王灿亲吻貂蝉,心没有来的有些不高兴。不过蔡琰还是收起心的醋意,说道:“秀儿姐姐,灿哥哥喝醉了,扶他进屋吧!”

    声音不高,却让被王灿亲吻的貂蝉瞬间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蔡琰,貂蝉脸色羞红,急忙挣脱了王灿的大嘴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两人好不容易搀扶起王灿,却看见王灿小腹处撑起了顶小帐篷。貂蝉和王灿生了实质性的关系,已经是少妇了,自然知道王灿撑起的地方是什么?蔡琰和貂蝉相处的时间不长,但两人都以王灿的女人自居,相互间也是无话不谈,成了知交好友,也明白王灿撑起的帐篷是什么?

    两人都是羞红了脸,娇羞不已。

    貂蝉是因为和王灿翻云覆雨,食髓知味,心娇羞。

    蔡琰则是少女见到王灿露出这般模样,心觉得难为情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闭口不语,搀扶着王灿往屋子走去,只是行走的过程,两人的身体难免的又和王灿生亲密的接触,使得王灿下身的小帐篷越来越挺拔了。貂蝉还好些,时间长了就适应了,蔡琰还是未出阁的少女,心娇羞不已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把王灿搀扶到屋子,蔡琰长长地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蔡琰看见冒着热气的浴桶,颗心扑通扑通直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秀儿姐姐,我出去了,你给灿哥哥洗澡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蔡琰就放开王灿,灰溜溜的逃出了房间。最开始的时候,蔡琰还是下定决心要脱了王灿的衣服,亲自给王灿洗澡的。然而,事到临头,蔡琰心没来由的慌乱起来,夺路而逃,溜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嘎吱!”

    房门关上,蔡琰离开了屋子。

    貂蝉面色苦,没想到蔡琰这么不讲义气,居然临时变卦,逃跑了。她独自人搀扶着王灿往浴桶走去,走到浴桶旁边,柔声说道:“灿哥哥,快进去吧,洗个澡就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王灿很听话,猛然进入浴桶,水花四溅,把貂蝉身上的裙裾都打湿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衣服都忘记脱掉了。”

    貂蝉低呼声,眼露出娇羞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秀儿,来吧!”

    王灿双手托起貂蝉,将貂蝉抱进了浴桶。

    件件被热水打湿的衣服扔在地上,屋子,水雾朦胧,显得格外的热闹。

    水花四溅,两个缠绵悱恻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出了水桶,往床榻上走去。

    战事太过激烈,谁都没有注意到房门轻微的打开了。门缝处,双乌溜溜的眼睛望着屋子内激烈的场景,露出惊愕的神情。

    同时,那绝美无暇的面庞上升起抹抹红晕,勾人心魄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云歇雨散,激烈奋战的两人停了下来,而敞开的门缝也关闭了起来,门外偷窥的人消失了。

    貂蝉神情慵懒,脸上带着浓浓的春意,眼眸如同汪春水,令人心动。

    身旁,王灿完事后呢喃了几声,没过多久便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ps:更之二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