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5章 四杯酒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郡守府,欢声笑语,派喜庆。>  ≯ ﹤.﹤﹤1﹤Z﹤W.

    王灿坐在主位上,下方左侧坐着蔡邕、程昱、荀攸、郭嘉等众官;右侧坐着赵云、王越、高顺、裴元绍、周仓等武将校尉。官武将聚集在起,可谓是济济堂。时至今日,王灿有郭嘉、荀攸、程昱,武有赵云、高顺,已经有了逐鹿天下的资本。

    他端起酒樽,面向众人,朗声说道:“我领兵离开汉,征战近四个月。今击败董卓,将董卓从洛阳挖皇陵、毁宗庙、搜刮富商豪绅得来的钱财抢劫空,大涨我汉威风。大军得胜归来,值得庆贺,诸位,请!”

    “主公,请!”

    程昱和赵云等官武将都端起酒樽,饮而尽。

    众人听了王灿的话,觉得非常的吃惊,同时也非常的兴奋。王灿领兵抢了董卓从洛阳搜刮的钱财,太令人兴奋了。所有的官武将都沉浸在兴奋当,唯独蔡邕脸上露出笑容,心却苦涩不已。

    董卓竟然让西凉兵毁宗庙,挖皇陵,国贼啊!

    若是他在洛阳,肯定要阻止董卓。

    可惜呀……蔡邕张了张嘴,想要说话,却最终没有说出口。现在是王灿庆功的时候,他不能为了自己的想法影响王灿和众人欢庆。

    蔡邕深吸口气,起身说道:“为先,老师身体突感不适,先行告辞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,脸上顿时露出急色,忙问道:“老师,您稍等,弟子这就派人去请医者来府上,替老师诊治。”

    蔡邕摇头拒绝,说道:“没有大碍,只是心有点闷而已,不用在意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蔡邕说道:“我先回去了,不用请医者。”

    说完,蔡邕便颤颤巍巍的离开了大厅。

    程昱双手插在袖口,望着蔡邕略显佝偻的背影,突然觉得蔡邕又苍老了几岁,。想到蔡邕迎接王灿的时候,精神矍铄,意气风,现在却露出股凄凉沧桑的感觉,心突然想到了种可能。

    程昱猜到蔡邕心的想法,也只能任由蔡邕离去。

    心病,还得心药医。

    想要解开蔡邕心的病,唯有蔡邕自己看清楚形势才行。

    王灿心还是有些不放心,吩咐士兵随蔡邕起,随时注意蔡邕的情况,以免遇到突情况。蔡邕的离去,使得气氛变得更加热络了起来,蔡邕毕竟是忠于皇帝的,有蔡邕在场,许多话都不好说,现在蔡邕离开了,官武将也敢于肆无忌惮的说话了。

    周仓幽怨的说道:“主公,您入洛阳求官,带的是裴元绍;领兵讨伐董卓,带的还是裴元绍,什么时候把裴元绍留在汉,让周仓也和主公起出去啊!”

    裴元绍当即怒了,喝道:“周黑子,谁让你本事强呢?你能力强就该留在汉,嗯,我看你这是眼红了,嫉妒我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裴元绍哈哈大笑,连饮了几杯酒,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武艺和领兵能力都不及周仓,可恰恰是这样,周仓不得不留下来镇守汉。

    周仓脸苦笑,这年头,本领高的还被本领低的欺负了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周仓苦涩的笑容,说道:“周仓啊,说的俗点,汉是我们的老窝,旦老窝被端了,我们这些人都无家可归。因此,你领兵镇守汉,居功至伟,裴元绍这黑厮杀人虽然凶猛,可也没有你辛苦。来,满饮此杯!”

    周仓不过是牢骚而已,听见王灿如此说,心满是感动。

    裴元绍听了后,也是嘿嘿笑了笑。

    王灿夸奖周仓功劳大,不也说了他杀人凶猛么?这也是大大的功劳啊!

    荀攸面带微笑,问道:“主公,攸听闻董卓从洛阳搜刮的钱财近万箱,主公让士兵押送回来的不过四千多口箱子,还有几千箱怎么不见了?莫非是主公见其他几千口箱子不能押送回来,把其他的箱子藏匿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哈哈,公达,你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啊。”

    这年月,交通不便,尤其蜀四面环山,更是难以传递消息。

    李白《蜀道难》曾说: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!由此,可以看出巴蜀虽然繁华富庶,却也是难以传递消息。正因为如此,王灿闯下诺大的名声,前来投奔的人也非常少。即使有,也不过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吏。

    荀攸见王灿笑,以及郭嘉和赵云也是面含微笑,笑问道:“主公,既然没有把钱财藏匿起来,难道还有其他隐情。”

    郭嘉轻轻的啜了口酒,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荀攸听了后,感叹道:“主公慈悲仁德,百姓奋力相助,此天助主公破董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说道:“这次汉军击败董卓,大扬我汉威名,所赖者众多啊!”说到这里,王灿停顿了下来,脸上露出缅怀的神色。

    官武将也都是放下酒樽,等待着王灿说话。

    王灿沉默了片刻,端起酒樽朝大厅的方向敬了杯,说道:“第杯敬老师蔡邕,若无老师相助,洛阳求官之行肯定是磕磕绊绊。正因为老师无私的帮助,王灿才得以成为汉太守,牧守方,才能有今天的成绩!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饮而尽。

    众人听了后,眼都露出深以为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蔡邕,的确配得上第杯酒。

    王灿又斟满了酒,端起酒樽,说道:“这第二杯酒,敬诸位臣武将,没有诸位鼎力相助,王灿只是个挂着汉太守头衔的光杆太守,纵有雄心壮志,也难以实现。有道是官不爱财,武将不惜命,赖诸位尽心竭力,才有我汉繁荣昌盛的气象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端起酒樽,饮而尽。

    大厅的官武将都是神色兴奋,脸上露出士为知己者死的神情。

    但是,坐在大厅的人都是心安理得的喝了这杯酒。

    官武将,当得起第二杯酒。

    王灿轻咳两声,脸上露出缅怀的神色,说道:“我从汝南黄巾崛起,路走来,遇敌无数,杀人无数。这第三杯酒,便敬给昔日的敌人,以及裹挟着皇帝和百官退往长安的董卓。若无董卓和死去的敌人,便不会有今日之王灿,我感谢他们!”

    王灿说完后,又端起酒樽饮而尽。

    大厅,程昱脸上露出沉思之色,旋即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郭嘉和荀攸先是惊讶,随后都露出钦佩的表情。至于大厅的官武将,都是惊愕不已。换做是其他人,早就恨不得杀死敌人,杀死董卓。然而,王灿却感谢敌人,这可是头遭。不得不说,王灿说话尽显大气磅礴,换做是其他人,谁敢这么说?

    官武将,都对王灿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席话,其结果注定让王灿名声大振。

    王灿再次端起酒樽,说道:“诸位,屈原说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我们汉正处在快展的时候,正应当戮力同心,奋勇前进,扬我汉之威风。来,这第四杯酒我和诸位共饮,为汉的未来而干杯!”

    “为汉的未来而干杯!”

    大厅,臣武将齐声附和道。

    ps: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