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5章 忠臣与否?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“挡我者死!”

    裴元绍手战刀劈下,刀刃在通红的火光照耀下出冰冷的光芒,战刀锋利,带着呼呼的声音,将挡在裴元绍身前的士兵劈死。≯>  ≤.≤<1≦Z≦W≦.﹤这厮使用战刀纯粹是用蛮力进行简单的劈砍,不讲任何章法,只要能杀死西凉兵的招式就可以。凡是挡在裴元绍身前的士兵,都被裴元绍劈,不死都是重伤。

    裴元绍刚刚拎着战刀冲锋的时候,西凉兵奋不顾身的冲上来阻挡裴元绍。

    然而,等裴元绍冲杀阵后,周围竟然没有西凉兵前来阻挡。

    众西凉兵,竟然给裴元绍让了条丈宽的道路出来,西凉兵畏惧不前,纷纷躲开裴元绍,不敢和裴元绍正面交锋。

    “挡住!”

    “给我挡住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凉兵将领连连大吼,想要让士兵冲上去挡住裴元绍。可看见西凉兵依旧是神色恐惧,畏畏缩缩不敢前进,他脑灵机动,大吼道:“你们不听命令,难道是不想回家见父母妻儿了么?凡是不听号令者,就地处决,杀无赦。!”

    说完后,西凉兵将领纵马冲到畏缩不前的个西凉兵面前,手战刀闪电般劈出,刀将西凉兵的脑袋砍了下来。他指着西凉兵的无头尸体,大喝道:“凡是不听号令者,这就是榜样。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谁能杀了那黑厮,本将赏赐十金,并官升两级,亲自替他庆功!”

    西凉兵将领先杀西凉士兵,再抛出诱饵,使得畏缩不前的西凉兵没有了退路,只能往前冲杀,而且杀了裴元绍,也能得到赏赐。从另个方面说,西凉兵也算是得到了奋勇向前冲锋的勇气。

    个个西凉兵卯足了劲儿,胆战心惊的往前冲。

    裴元绍眼见即将冲到西凉兵将领面前,却突然间杀出无数的西凉兵,气得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“挡我者死!”

    裴元绍战刀挂着股呼呼的锐啸声,刀光闪烁,战刀过处,鲜血四溅。

    王灿站在远处看着裴元绍陷入西凉兵的包围,时间竟然难以冲出西凉兵的包围,故意刺激裴元绍,大吼道:“裴元绍,你他娘的和西凉兵的群虾兵蟹将纠缠在起,有屁用啊,给老子往前冲,杀了那西凉军将领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放心,老裴这就冲上去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被王灿激将,心思都放在了西凉军将领身上,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说漏了嘴。

    很简单的两个字,却让刘贤警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刘贤脸上满是惊愕的神情,望着王灿,神色复杂,叹声道:“好个王灿,王为先。竟然敢孤身入虎穴,亲自前来鼓动百姓反抗,胆量过人呐!”

    王灿瞪了眼仍旧不知道自己说漏嘴的裴元绍,朝刘贤揖了礼,说道:“王灿拜见刘老!”

    刘贤说道:“你是方太守,老朽介百姓,如何担得起这礼?”

    王灿心暗骂刘贤老狐狸狡猾,但脸上却笑容可掬,柔声说道:“长者为大,您是王灿的长辈,向您揖礼也是理所应当。”

    刘贤笑道:“好,好个长者为大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刘贤问道:“王灿,你有多大的把我救回皇上?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的拐弯抹角,刘贤直接将最敏感的话题抛给了王灿。

    王越站在王灿身旁,听见刘贤问,心也紧绷起来,为王灿担忧,这个话题若是回答不好,王灿在刘贤心的印象肯定是落千丈。

    王灿摇了摇头,神色黯然,说道:“刘老,既然您问起,我就和您实话实说了,此次追击董卓,不过是尽人事,听天命。董卓率领几十万西凉大军,裹挟着皇上和朝廷百官往长安而去,等董卓回到长安,可就是狡兔三窟,难以抓到董卓了。”

    刘贤神色立刻紧绷起来,问道:“此言何解?”

    王灿耐人寻味的看了刘贤眼,沉声说道:“长安勾连西凉、并州、陇右,是董卓的老巢。等董卓领兵回到长安后,有函谷关天险阻隔,再有源源不断地兵源和食补给,董卓可谓是稳坐长安,不惧诸侯攻打。皇上被董卓带入长安,从此就难以离开长安了。”

    刘贤心慌了神,问道:“为先,有什么办法挽救?”

    老狐狸心非常急切,连称呼都改变了。

    王灿察觉到刘贤的变化,心冷笑,沉声说道:“董卓迁都长安已经势不可挡,唯的办法就是朝廷内有忠臣辅佐皇上,抵抗董卓;朝廷外有股肱之臣训练甲士,增强实力,等实力强横后起兵讨贼,清君侧,诛董卓。”

    刘贤想也不想,反问道:“若是股肱之臣养兵自重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王灿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,反驳道:“养兵自重?哼,皇上现在还有选择么?若是连信任地方大将的胸襟气度都没有,恐怕这个大汉朝想要兴也非常的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王灿,你?”

    刘贤瞪着王灿,眼睛圆鼓着,喝道:“王灿,你这是在威胁皇上放权给你么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刘老,您要明白是您想我问策,我如实回答,难道有错?”

    刘贤鼓起的眼睛恢复如常,眼神也变得暗淡起来,但仅仅是片刻时间,刘贤又恢复了斗志,脸上的神情也是从容不迫,淡然雅致,丝毫没有刚才受过气的样子,他问道:“王灿,你说天下间哪几个诸侯可托大事?”

    王灿胸膛挺,正色道:“第个自然是我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刘贤不屑的撇撇嘴,说道:“你倒是不谦虚,够自信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,有什么好谦虚的。难道我是忠于朝廷的人,还要装成反贼的模样?刘老,您说是这个道理吧!”

    刘贤哼了声,没好气的问道:“下个呢?”

    王灿不理会刘贤,这老狐狸极为狡猾,在他面前绕圈子还不如单刀直入,让老家伙的想法跟着他走,还能更好的压制刘贤。王灿目光清澈,脸上的神情不悲不喜,说道:“第二个,当属曹操,曹孟德!”

    刘贤听了后,脸上露出厌恶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语气不屑的说道:“曹操阉宦之后,又被许劭评价‘乱世奸雄’,此人不祸国就已经不错了,竟然被你称之为股肱之臣,可笑,可笑!”

    王灿毫不退让的,立即反击道:“我看你老糊涂了,你才可笑!”

    刘贤喝道:“混账,莫不是以为老夫和你说话和气,便以为老夫好说话不成。”

    王灿不接刘贤的话,反问道:“刘老,灿心有几个疑问想请刘老解惑。当初是谁在洛阳设五色棒,棒杀权臣贵族?董卓入朝后,是谁为了刺杀董卓,卑躬屈膝讨好董卓?是谁刺杀董卓未果后,逃离洛阳散尽家财,号召天下诸侯讨伐董卓?”

    “可能刘老还以为袁绍是诸侯盟主,切的胜利都是袁绍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错了,大错特错!”

    王灿神情激动,说道:“这里面虽然有我王灿份功劳,但还得有曹操周旋于诸侯之间,说服诸侯齐心讨伐董卓。你以为袁绍做了什么?他什么也没有做,不过是担任盟主,挂着个名号而已。”

    刘贤被王灿说得面色涨红,愣愣的。

    虽然老狐狸也知道曹操做的事情是忠于朝廷的,可面对神鬼之说,尤其是许劭那样的相士,更是心谨慎,小心对待。即使刘贤心也认同王灿的话,还是说道:“知人知面不自信,你能知道他内心的想法?”

    王灿不和刘贤纠缠,继续说道:“这第三人,当属长沙太守孙坚!”

    刘贤这次出人意外的没有和王灿抬杠,说道:“孙坚武勇刚烈,是忠于朝廷之人。”

    王灿看了刘贤眼,心有些惊讶,这老家伙活了大半辈子,确实有套。

    王灿和刘贤交谈了许久,刘贤说得最多的话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,表面上是忠臣,可暗地里却难以说清楚。对王灿、曹操、袁绍等各路诸侯,刘贤几乎很少像孙坚这样直接说是忠于朝廷之人。

    正当刘贤又要说话,远处传来裴元绍的声音:“尔等主将以死,继续抵抗只能是自取灭亡,立即放下武器投降,降者不杀,否则杀无赦!”

    ps:昨天只写了章,连夜赶出三章,次性放出。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