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3章 夜幕降临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和刘贤商议好如何应对西凉兵的事情后,和刘贤道继续赶路。≧ >  ≤.≤<1<Z≤W﹤.

    刘贤和王灿周围依旧有几个壮汉跟随,保护着刘贤的安全。

    百姓继续前行,每队百姓之间,都有西凉兵。

    因此,百姓赶路的时候,每队百姓之间没有任何交流的时间,只能等休息的时候,才能相互传达些消息。

    虽是如此,也只有短暂的时间能相互说话。

    毕竟休息的时间不是很长,旦继续赶路,就又要被隔开。

    百姓们离开洛阳已经有几天的时间了,吃不饱,穿不暖,休息不好,多数人都是精神疲乏,拖着疲惫的身躯,不停地往前走,不敢有丝毫的停滞。前往长安的路上,每个小时都有成百近千的百姓倒在了地上,再也没有站起来。通往长安的官道本是宽敞大道,此刻却被鲜血染红。

    路走来,满目疮痍,血染苍天!

    哭泣声!

    哀嚎声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声声入耳,刺痛人心。

    王灿听着百姓痛彻心扉的嘶吼,心也充满了伤感。

    后世他生长在五星红旗下,年纪尚小的时候,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,没有任何的担忧,不需要考虑下刻会生什么,不需要担心会有柄战刀会突然悬在脑袋上方。

    从后世到现在,差距很大!

    边是歌舞升平,边是人命如草芥,两个极端,令人难以适应。

    然而,这更能刺激王灿奋进的心。

    方面为自己的未来而奋斗,方面为百姓的生机而努力。

    所谓圣人,也是人,也都有自己的**,有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后世曾经有人对王灿说过这样句话:解决个人和家庭的后顾之忧之后,能为百姓、为国家、为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,就已经是相当不错的认了。

    人人都有这样的想法,社会就会好起来。

    王灿心念头万千,却依旧和刘贤边行走,边聊天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西凉兵下令休息。

    百姓听见西凉兵的命令,如闻天籁之音,步履蹒跚的身体如同泄了气的气球,登时蔫了下来,没有了丝毫的力气。百姓们身体软,屁股坐在地上,不顾自己的形象,大咧咧的不停地喘着粗气,也有些许百姓离开原地,往偏僻的地方去解决私人问题。

    西凉兵悠闲地坐在旁,贼溜溜的眼睛在百姓身上来回逡巡,不知道是想寻找姿色稍好的女子扒光了泄番,还是在仔细的查看是否有百姓试图逃窜。

    百姓来来往往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许多本不在队的百姓也聚在起,泄着心的不满。

    此时,个身穿粗布麻衣,衣领左右两侧都被剪成三角形的百姓朝王灿走来。

    这个百姓双眸炯炯有神,神色严肃冷峻,双手指节粗大,身体强壮而有力,看就不是普通的百姓。尤其是此人行走的时候,动作强健有力,冷峻的目光无形散出股摄人的杀伐之气,让周围的百姓纷纷让道,不敢正视此人。

    “猛虎!”

    百姓走向王灿,嘴突然冒出了句令刘贤极为惊讶的话。

    刘贤花白的眉头微皱,目光瞅了眼保护他的壮汉,又瞅了眼走向王灿的百姓,怎么都觉得保护他的人没有刚刚走到王灿身前的百姓有气势,有杀气。

    王灿瞥了眼刘贤,目光看向百姓,说道:“病猫!”

    由于两百士兵,王灿不能全部确认,许多士兵仅仅是见了面,没有什么印象。为了解决王灿无法辨认士兵的情况,王灿特意想出了个接头的口号,由前来拜见王灿的士兵先说,王灿只需要给出口号的下句,就能确认前来的百姓是潜入百姓的士兵。

    “拜见大人!”

    百姓走到王灿身前,微微朝王灿揖了礼,神色谦卑恭敬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王灿连续深吸几口起,平复了内心的躁动,脸上露出庆幸的神情,幸好士兵没有直接称呼‘主公’,否则王灿的身份肯定要曝光。

    王灿心庆幸,想着还有九十多个士兵,说不定哪个士兵就把他的身份暴露了。因此,王灿朝裴元绍吩咐道:“裴元绍,这里还是西凉兵的地盘,小心驶得万年船,你去好和士兵接触,让他们改变称呼,所有人都只需要称呼‘少爷’即可,也不用行礼,直接说出暗号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裴元绍回应了声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看向士兵,和声问道:“事情办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士兵神色谦卑,脸上露出崇敬的神情,说道:“少爷,小人已经说动了队伍的耆老和主要的大族,这里面大多数人都是想返回洛阳的,因此没有花费什么时间。”顿了顿,士兵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,继续说道:“少爷,还有件事情,百姓有被西凉兵收买的百姓,这些百姓充当着西凉军的斥候,特意混到百姓打听消息,举报想要反抗西凉兵的人,这些人防不胜防,还请少爷小心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问道:“你怎么处理的?”

    士兵眼眸闪过抹狠色,低声道:“小人把他解决了!”

    王灿赞扬道:“好,果断坚毅,就应该这样,你做得很不错,值得表扬。好了,回去吧,等着大军前来攻打西凉兵,你就立即让百姓奋起反抗,夹击西凉兵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回应了声,然后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个士兵离开后,另个士兵又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如此往复,当等到西凉兵下令继续赶路的时候,所有的士兵都已经禀报完了消息。王灿目光看向王越,问道:“子武,有多少人前来?”

    王越说道:“少爷,有九十七人前来,有三人未到!”

    王灿叹息道:“看来这三人已经牺牲了,否则没有完成事情也应该来禀报的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道:“少爷,我们有两百人潜入到百姓,现在也就三个人没有回来,少了三个也不影响大局。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,再赶段路肯定就要休息了,等子龙领兵攻击,我们就立即率领百姓反抗,从内往外,夹击西凉兵。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随刘贤道前进。

    刘贤见王灿处理事情有条不紊,极有条理性,眼露出欣赏之色。

    老狐狸脸上的神情显得非常的戏剧化,会儿露出欣赏之色,会儿露出狠辣之色。这样个有能力的人才在王灿麾下做事,再加上王灿的能耐,王灿简直是如鱼得水,今后也很可能对皇帝也构成威胁。想了想,刘贤老狐狸笑眯眯的说道:“王山,有没有想过入朝为官?”

    王灿愣住了,旋即反应过来,不解的问道:“刘老,为何提到这个?”

    刘贤笑说道:“我看你能力不错,可以入朝为官,你若是愿意,我倒愿意举荐你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拒绝,没有答应刘贤的请求。

    开玩笑,王山是他编撰出来的名字,经不起推敲的。

    刘贤见王灿没有答应,却以为给出的砝码不够,没有动摇王山的决心,继续劝说道:“王山,你祖上世代居住洛阳,也是官宦家庭,如今家境衰落,难道就不想恢复祖上荣光?要知道进入朝廷后可就是步登天,能够直接面见天子了,入朝为官,你也能光宗耀祖。你看你在王灿麾下也不过是个小吏,难有大作为,为什么不重新选择呢?”

    王灿想着做戏做全,便没有当即拒绝。

    裴元绍心偷笑,也却想着逗逗老狐狸刘贤,低喝道:“老头,你这是干什么?想打我家主公谋士的注意?哼,先生才智出众,主公能力无双,是最好的配合,你这样劝说先生改换门庭,莫不是让先生做那种朝秦暮楚的小人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裴元绍看向王灿,问道:“先生,您认为如何?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同意了裴元绍的话。

    他心也非常的好笑,觉得裴元绍这厮看似黝黑莽撞,却也是有点小智谋的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看向刘贤,说道:“刘老,裴元绍说的很正确,我既然已经归顺主公了,就不能再随意改换门庭,还请刘老谅解。”

    刘贤皮笑肉不笑,连忙摆手说道:“无妨,无妨!”

    刘贤人老猴精,相当的贼。

    见裴元绍出来反对,当即就不再提这件事情了,而是依旧如同忘年交样和王灿聊天,不过说话的内容都是关于朝廷的情况如何?朝廷如何需要人才?如何看重人才?像王灿这样能力出众的人,将来出将入相,位列三公也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总之,老狐狸不提招揽王灿,却句句话都紧扣王灿,想要诱惑王灿入朝为官。

    王灿也和刘贤鬼扯,谈天说地,装疯卖傻不搭理刘贤。

    你来我往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王灿和刘贤相互扯皮,裴元绍和王越两人脸色通红,脸上的表情颇为有趣……

    百姓继续前进,死伤的比率依旧非常的严重,夜色逐渐浓郁起来,驱散了落日的余晖,天色黑暗,夜幕降临。

    西凉军停了下来,开始安营扎寨,留下来休息。

    至于前往长安的百姓,则是原地休息,没有帐篷,没有被衾,有的只是点冰冷的干饼,填充肚子,不至于被饿死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火把噼啪燃烧,火红的火苗子在寒风不停地摇曳着,呼呼作响,西凉兵精神疲乏,微眯着眼睛,时不时的瞅眼百姓。

    很少有西凉兵搭理百姓,任由百姓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西凉兵眼,百姓不敢反抗,没有任何威胁,因此西凉兵的警戒程度也不高。

    ps:今日两更,收工。这两日忙着毕业离校、体检等事情,更新少了,见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