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2章 皇室宗亲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老者听了王灿的话,神色凝重,目光落在王灿身上,又重新审视了王灿番。≧   ≦.≦1ZW.此时老者仔细的打量王灿,见王灿虽然身上满是污泥,看上去狼狈不堪,却显得大气磅礴,不卑不亢,对王灿的印象又拔高了层,老者轻咳两声,说道:“你虽是洛阳人,但以老夫看来,你的身份恐怕不是洛阳贵公子那么简单吧,你眼神冷峻,身上有股杀气萦绕,显然是久经沙场的人,我说的对吧!”

    王灿没有出言推诿,说道:“老先生慧眼,目光如炬,晚辈佩服!”

    老者面带笑容,褶皱如同百年老树的树皮般的面颊上露出老狐狸般的笑容,说道:“说吧,你到底是什么人,是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王越站在王灿身后,略显黝黑的脸紧绷着,微眯着眼睛,紧张的看着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的身份非同般,若是说出来被有心人听见了,很可能对王灿的安全构成威胁。裴元绍腰膀肩阔,如同座小山般站在王灿身后,巍峨巨大,双眼也是警惕的望着老者以及周围的壮汉。旦有任何动静,裴元绍肯定会第个站出来击毙对方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先,说道:“老先生,晚辈姓王,名山,字子通!”

    “王山?王子通?”

    老者低声念叨了几句,随后说道:“老夫久居洛阳,也有几十年时间了。洛阳城的草木老夫都了若指掌,对于洛阳城姓王的官宦子弟,也是相当的了解,除了司徒王允外,其他姓王的好像没有做官的人,而且老夫曾经数次拜访王允,在王允府上也没有听说过有叫做王山的人。”

    老者声音落下,裴元绍和王越刚刚落下的心又绷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裴元绍和王越神色紧张,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也是心暗骂老者狡猾,明明是他询问老者的身份,现在情况转变,竟然变成老者审查王灿了。

    王灿想着如果能拉拢老者成功,鼓动百姓的几率将会更大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王灿说道:“老先生,实不相瞒,王山确实是家住洛阳,祖上也世代为官,只可惜传到王山父辈的时候,家境败落,不复往昔的辉煌。王山现在已经是汉太守王灿的谋士,此番潜入百姓里面,是为了鼓动百姓反抗董卓,以解决大军追击董卓的障碍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王灿麾下的谋士?”

    老者惊呼声,听见王灿两个字之后,双眼放光,顿时将王灿临时编撰出来的王山的身份丢到了爪哇岛。

    相比于王灿,王山还不足以引起老者的目光。

    老者想着王灿追来,心变激动无比。他深吸口气,平复了躁动的心情,但干瘦的脸上依旧浮现出激动地神色,朗声说道:“好,不愧是王灿麾下的谋士,有胆色,有胆量。王灿虽是董卓拔擢起来的,并且也是董卓任命为汉太守。然而,王灿拜蔡邕为师,又和王允、马日磾、杨彪等朝忠臣有往来,王灿受这些忠于朝廷的忠臣熏陶,也是忠于朝廷的。王灿敢于起兵反抗董卓,而且又连败董卓,堪称我大汉朝的栋梁之才。”

    王山脸上露出抹红晕,笑说道:“老先生赞扬之言,若是主公听了老先生的话,定然会非常高兴地。”

    老者说道:“老夫不过是如实说出心的想法而已!”

    裴元绍和王越抬头仰望着蔚蓝的天空,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王灿瞥了眼裴元绍和王越的神情,心也是笑了笑。旋即,目光又转向老者,王灿说道:“山见老先生谈吐不凡,对最近生的事情又了若指掌,举止投足间透出股雍容华贵的气息,想来老先生的身份非同般,恐非凡人呐,不知老先生贵姓?”

    老者确定了王山的身份,才说道:“老夫姓刘,名贤,字伯机!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惊,这老头的姓氏竟然是皇族的刘姓,而且又直居住在洛阳,王灿想了想,低呼道:“莫非刘老是皇室宗亲?”

    老者捻须微笑,说道:“孺子可教!”

    顿了顿,刘贤说道:“王山,你既然是替王灿前来鼓动百姓抵抗西凉兵的,想必也有了详细的计划。这队百姓约莫三千人,只要我点头答应了,这两千人多数就能够被鼓动,跟随你反抗西凉兵,但是百姓众多,不仅只有这队,我还需要听听你的计划,几十万百姓可不是随意就能鼓动的,而且百姓的性命不是儿戏,需要慎之慎之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老先生勿忧,除了这队之外,其余的九十九队百姓都有主公的人,这些人都会鼓动百姓反抗凉兵。试想下,若是几十万百姓同时奋起反抗,万西凉兵如何抵挡得了奋起反击的百姓,。”

    刘贤说道:“光是百姓反击还不行,说说王灿的安排吧!”

    王山朝刘贤竖起大拇指,说道:“刘老英明,竟然猜到我家主公已经定下计策。我家主公给了我们天的时间,随后大军将会起攻击,主公攻击西凉兵,吸引西凉兵的注意力的时候。然后由百姓反抗,里应外合,夹击西凉兵,举击败西凉兵。”

    刘贤捋了捋颌下花白的胡须,说道:“谋定而后动,好,不愧是王灿,他能屡次击败董卓,果然是名不虚传,蔡伯喈收了个好弟子啊!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刘老赞誉了。”

    刘贤嗤笑两声,语气突然生了变化,说道:“王山,你辅佐王灿,当然是尽力为王灿说好话。可是人心难测,王灿还年轻,权利还小,现在不过是地太守,等到王灿权倾天下的时候,谁又能预料到以后的事情呢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刘老,我家主公肯定是忠于朝廷,忠于大汉的。”

    既然确定了刘贤的身份,王灿自然是想着在刘贤眼留下个忠臣的印象。

    旦刘贤能接近皇帝,透过刘贤,王灿也能在献帝眼留下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刘贤神色复杂,干瘦的面颊上露出抹讥讽的神色,沉声说道:“王山,画虎画皮难画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,当初王莽不也是忠于朝廷,忠于汉室么?而且王莽还是外戚,是和大汉皇帝有着关联的人,可这样个所有人都说是忠臣的大贤最后做了什么?篡位自立,谋夺了大汉朝的江山,幸好有光武皇帝英明神武,才重新建立汉室正统,恢复了我大汉江山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昔年的情况与现在不同,今皇上聪敏,年少而多智,岂能和王莽篡位的时候相提并论,刘老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刘贤听见王灿夸奖刘协,脸上也露出笑容,说道:“你这句话说的对,皇上聪慧敏智,是有为之人,只要能除掉董卓,皇上定能成为兴大汉的英明之主。大汉朝外有王灿、曹操等忠臣平定匪患,内有王允、杨彪等股肱之臣辅佐,定能够恢复汉室荣光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刘贤眼露出炙热的神情。

    那眼神,好似已经看到了大汉兴盛,万国来朝的场景。

    王灿心不屑,大汉朝已经腐朽不堪,根本没有机会兴了。

    虽是如此,王灿脸上依旧是露出不卑不亢的神情,丝毫没有表露出心的想法。旁边裴元绍和王越两人看着王灿将刘贤绕得溜溜转,心甭提多欢喜了。个皇室宗亲,居然被王灿耍了,还真是讽刺啊!

    尤其是裴元绍和王越都知道王灿的想法,是想着推翻汉室的。

    可王灿口口声声说如何忠于汉室?如何想要兴汉室?这让两人很想放声大笑,却又只能憋着。

    约莫刻钟的时间,先前夹着年人离去的两个壮汉回来了。

    其个人走到刘贤耳旁,低语了几声,刘贤布满皱纹,如同树皮般的褶皱老脸上露出分悲痛,九分庆幸。

    悲痛是由于年人告密,使得刘氏族人死了好几个。

    庆幸是王灿无形揪出了年人,除掉刘氏族人的隐患。

    王灿边走,边说道:“刘老,您这里大概有多少人能够用于冲锋陷阵?”

    刘贤说道:“百战老卒,不下百人!”

    王灿惊呼声,说道:“刘老,您这里竟然有百余人百战老卒,那可是精锐的精锐呀,您不会说笑吧。”

    刘贤冷哼声,说道:“老夫活了大半辈子,都快要入土的人了,用得着骗你么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刘贤说道:“王山,你不用拐弯抹角的打听老卒的来历,这些老卒都是宫廷禁卫挑选出来的士兵,用于冲锋陷阵足够了。即使是用于解决押送百姓的百余西凉兵,也是绰绰有余,绝对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问道:“刘老,既然如此,您为何不返回洛阳呢?”

    刘贤喝道:“皇上都去长安了,我留在洛阳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心又动了心思,这老头是属于典型的死忠于汉室的骨灰级元老,若是利用好了,未必不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ps:第更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