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0章 混入百姓中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日上天,阳光照耀在身上暖洋洋的,好不惬意。 ≥ ≦.≤≦1﹤Z﹤W≤.

    然而,灿烂的阳光下,黑压压的人群步履蹒跚,缓缓移动着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人群的百姓拖老带幼,背着干瘪的包裹,不停地移动着,这些百姓大多都是面黄肌瘦,脸色苍白,望着手持战刀身穿铠甲的西凉兵,眼露出浓浓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,走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大军最后面,个骨瘦如柴的青年双眸黯然,眼显现出丝晦涩。他双手撑在膝盖该,弯着腰,不停地喘着气。青年站在原地动不动,身体摇摇晃晃,好像阵风都能吧青年吹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名西凉兵见青年停下,当即走上前喝道:“抓紧时间,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青年努力站起身,抬头说道:“大人,休息会儿吧,真的走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西凉兵看着脸色苍白的青年,冷笑两声,说道:“哟呵,你还敢跟我讲条件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!”

    说完后,西凉兵抽出插在腰间的马鞭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声脆响,西凉兵握着马鞭,劈头盖脸往青年脸上抽去。

    马鞭抽到青年苍白的脸上,刹那间就在青年脸上留下了道血印儿,丝丝血珠从血印上渗透出来,染红了半边面颊。青年的身体非常孱弱,骨瘦如柴,原本就好像是阵风都能够吹到的,现在突然被马鞭抽到脸上,身体竟然下往后倒去,砰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强盗,强盗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蜷缩在地上,伸手捂着脸,嘶声呐喊。

    西凉听了青年的话,面色狰狞,脸上闪过抹杀机,大步走到躺在地上的青年身前,喝道:“不准装死,立刻起来!”

    西凉兵见青年依旧不动,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伸出右脚猛地在青年身上不停地踢踹,只听见砰砰的声音不停响起,西凉兵踹脚或者是踢在青年的后背上,或者是踢在青年的心窝口。连续不断地踢踹,让躺在地上的青年口吐鲜血,眼球突出,脸色苍白,呼吸变得紊乱起来。

    很显然,青年已经是进气少,出气多了。

    此时,名西凉兵校尉走了上来,瞥了眼踢踹百姓的西凉兵,旋即喝道:“废物!”说话的时候,校尉大步走到青年身前,抬起脚,穿着军靴踩在青年的喉咙上,嚓咔声,青年的咙踩便被校尉喉碎了。

    百姓看见这样的情形,虽然心愤恨,却畏惧而不敢反抗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吧,落在后面的人就是这个下场。”

    校尉神色冷漠,并没有因为杀了百姓而心愧疚,反而是理直气壮,更加凶恶。

    人群,百姓听了校尉的话,都害怕不已,脚下的步伐也加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突然,人群个身体强壮,面相憨厚,身穿袭黑色麻布袍的壮汉大喝道:“狗官,老子和你拼了。”说话间,壮汉拎着根木棍就朝校尉冲去。木棍高高扬起,挂着股呼呼声,砸向了校尉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校尉睥睨着壮汉,脸色平静,眼闪过道厉色。

    “铿锵!”

    校尉右手摁在刀柄上,猛然拔出腰间的战刀。只见他的身体微微向前倾斜,弓着腰,倒拖着战刀就朝壮汉冲去,待距离壮汉丈远的时候,校尉大喝声,身体跃而起,双手抡起战刀,式力劈华山,刀刃破空出咻咻的刺耳声朝壮汉劈去。

    壮汉来不及闪躲,本能的收回木棍,想要挡住战刀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战刀劈断木棍,刹那间又劈壮汉。

    校尉冷哼声,身体从空落下来,旋即右手握着战刀,将战刀入鞘。

    看了眼尚且圆睁着双眼的壮汉,校尉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正当校尉转过身的时候,壮汉张开嘴想要说话,可壮汉的额头上竟然崩现出道血痕,这条血痕从壮汉的额头正往下蔓延,直到壮汉的小腹才停止下来。抹血痕乍现,猩红的鲜血从壮汉身上的伤痕喷涌出来。

    声惨叫,壮汉砰的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西凉兵校尉走到百姓前方,大声咆哮道:“想要反抗,老子奉陪到底,老子看你们有多少人不怕死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见没有人反应,校尉不屑的说道:“群蠢货,找死。”西凉兵校尉的目光如刀锋般锋利,所过之处,百姓纷纷低下头去,不敢正视西凉兵校尉的眼睛。他的目光在百姓身上扫了圈后,才走到西凉兵身前,喝道:“加快度,旦有掉队的百姓,全都杀掉;有反抗的,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西凉兵陡然打直了身体,眼睛望着不断前进的百姓,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。

    死了两个百姓,这不过是行军过程的段插曲而已。每时每刻,都有百姓倒在地上,继而被赶上来的西凉兵杀掉。

    约莫四个时辰后,西凉军停了下来,开始休息。

    正当百姓们可以松口气的时候,西凉军校尉又朝百姓走去。只见校尉拎着个血淋淋的脑袋,手扬,将手的脑袋扔到了人群。刹那间,被脑袋碰到的百姓纷纷大声惊呼,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。

    校尉满意的看着百姓的神色,露出丝得色。

    他语气迟缓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知道他为什么被杀了吗?因为他说去撒尿,想要借着撒尿的时候逃跑,可惜被士兵抓住了,然后就被割了脑袋。哼,不要以为让你们原地休息,让你们去撒尿,就没有人注意你们。不管你们做什么,西凉兵都时刻注意着,凡是妄图逃跑的人,无例外是死路条。”

    校尉番话,让许多百姓闻之色变。

    百姓虽然不敢反抗,却心存侥幸,想要逃跑。

    然而,校尉用血淋淋的教训打消了百姓心的小心思,让所有的百姓不敢逃跑。校尉见火候差不多了,大声命令道:“现在所有人原地休息,想要解决私人问题的,立刻去偏僻地方解决。但是,不管是否找到偏僻的地方,所有人都只能在方圆百米内活动,不能过百米,旦越过界限,杀无赦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三个字,校尉的声音森冷恐怖,让百姓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去吧!”

    校尉大手挥,站在外围将百姓包围的西凉兵纷纷退开,将百姓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几十万百姓,在空旷的场地上来回奔走。但百姓奔走的时候,都是胆战心惊,生怕被西凉兵抓去后,有去无回。西凉兵站在旁休息,百姓也瘫坐在地上,许多离开去解决个人问题的百姓也都开始返回原地。

    刻钟后,西凉军押送着百姓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然而,谁都没有注意到几十万大军突然多了两百多个生面孔。

    这两百多的生面孔如同滴水融入到汪洋大海,没有掀起丝毫的波浪。

    两百多人,都是从四面方混入百姓当,开始和百姓接触。

    王灿跟着大军也渗透到百姓,他身穿沾满泥土,满是污渍的淡蓝色长袍,腰间系着条绣着花纹的腰带,头上的髻略显散乱,脸上站满了灰尘和污渍。眼看去,非常的狼狈,唯独那双深邃的眼睛特别明亮,

    虽然王灿装扮非常狼狈,但身上的气质却异于常人,眼看去,好似落魄的世家公子,给人种气度不凡的感觉。

    王灿身旁,有裴元绍和王越随身保护。

    王越穿着粗大的麻布衣服,脸色略显苍白,不过精神依旧非常好。

    裴元绍身穿袭黑袍,髻蓬松,黝黑的脸上满是污泥。

    两人左右,都保护着王灿的安全。

    三人趁着百姓往来走动的时候混入百姓,当即就被无边无际的百姓淹没了,看不出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。裴元绍压低声音,说道:“主公,我们混入百姓当,两眼抹黑,全都不认识,怎么下手啊?”

    王灿喝道:“小心谨慎,都忘了么?”

    裴元绍笑说道:“是,是,少爷,小人明白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道:“走,探听情况去。”有裴元绍和王灿开路,三人努力地朝人群心走去,越是往里面走,就越安全。

    毕竟,西凉军都在百姓外围。

    王灿三人深入到百姓,能更好的隐藏自己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