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5章 你就是我的女人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安抚完郭嘉和荀攸,便又找高顺去了。 .

    因为关押在营的士兵多是西凉军,王灿便将招降西凉军的人选确定成高顺。

    有了王灿向所有被俘虏的西凉兵施恩,再有高顺这个西凉军将领去招降,王灿相信高顺能顺利的招降所有的西凉军俘虏。

    给高顺下达了任务,王灿就朝貂蝉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王灿和貂蝉之间生了这么多事情,两人的关系依旧是不冷不热,没有什么重大的突破,也没有生实质性的关系。

    进入貂蝉营帐,王灿便闻到了股扑鼻而来的香味。

    王灿耸了耸鼻尖,深呼吸几口气,感受着帐篷传来的香味,心片宁静。

    进入营帐后,王灿没有看见貂蝉,却看见案桌上摆放着坛密封好的酒。

    酒坛旁边,摆放着两个酒樽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案桌上摆放的酒樽,心便浮想联翩了。两个酒樽,显然是他和貂蝉的,莫非是貂蝉小妖精为他大胜归来而准备庆贺的?王灿心想着,便觉得无限的畅快,走到主位上坐了下来,又伸手打开了酒坛。顿时,股陈年酒香从酒坛飘散开来,萦绕在鼻翼见,让王灿心阵舒爽。

    居然是陈年好酒!

    王灿心暗叹声,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。

    旋即他双手捧起酒坛,将两个酒樽都斟满了酒,想要等貂蝉回来,同共饮。

    有美相伴,再有美酒助兴,最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可惜,等了许久,王灿依旧没有等到貂蝉回到营帐。王灿等不及,便自己端起樽酒喝了下去,酒入喉咙,顿时感觉浑身酥爽通透,非常的舒坦。王灿没有考虑貂蝉是怎么得到这坛酒的,他已经开始樽樽的喝酒,自斟自饮。

    坛酒,王灿个人喝了小半。

    剩下的酒,王灿是为了等貂蝉回到营帐后,再起喝的。

    貂蝉还没回来,王灿小腹升起股火热,这股热量从小腹散开,开始在身体内四处流窜,使得王灿平稳的心开始躁动起来。平素里,王灿喝酒千杯不醉,酒量相当惊人,然而这次喝了几杯酒,竟然脸色通红,身体燥热,险些控制不住心的**。

    好在王灿定力好,逐渐平复了心躁动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……”

    轻盈的脚步声从营帐外传来,只见貂蝉掀开营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貂蝉走进营帐后,看见王灿坐在主位上,脸色通红,眼睛有些迷离,心登时吓了大跳,暗叹坏事了。

    王灿不知道酒坛装的是什么东西,她可是清楚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世兄,你喝了多少酒了?”

    貂蝉急忙走到王灿身旁,轻声问了句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没多少,就喝了几杯酒,没有关系的。秀儿,你去哪里了?我来营帐都快半个时辰了,你现在才回来,莫非是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貂蝉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神情,说道:“世兄,秀儿闷得慌,出去了趟。”

    王灿眼神迷离,没有继续追究貂蝉的事情,说道:“嗯,等你随我到汉,有琰儿和你作伴,就不会这么无聊了。”

    貂蝉伸手摸了摸王灿的额头,感觉王灿额头烫,心更加的紧张了。

    旋即,貂蝉立即转身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貂蝉离开营帐,不明所以,想要出口询问,却见貂蝉已经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不会儿,貂蝉端着个铜盆走了进来,铜盆是盛满了冰冷的凉水,水放着张丝巾。貂蝉将铜盆放在案桌上,纤细如玉的双手深入冷水,揉搓了几下丝巾,拧干丝巾上的水渍后,将冰冷的丝巾放在王灿的额头上,想要降低王灿身上的热度。

    然而,貂蝉接近王灿,身体上出股若有若无的幽香,让王灿浑身更加燥热。

    本就如同团火的王灿身体通红,眼眶通红。

    貂蝉越是接近王灿,就越促使王灿身体变得燥热不堪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眼神也逐渐转变,那迷离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,双色迷迷的眸子也在貂蝉身上来回逡巡。尤其是貂蝉身体靠近王灿的时候,王灿小腹处立即撑起了顶小帐篷。

    貂蝉的心思都放在如何降低王灿身体的热度,想要让王灿平缓下来,可貂蝉不仅没有降低王灿的热度,反而使得王灿的精神变得更加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貂蝉重新拧干丝巾,想要继续给王灿敷冷水。

    然而,这时候王灿伸出强壮粗大的手臂,把将貂蝉揽在了怀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貂蝉惊呼声,旋即就被王灿拉到怀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靠在王灿怀,让貂蝉身体微微颤。此时貂蝉有些后悔了,早知如此,应该端起盆水直接泼在王灿身上。

    王灿怀抱着貂蝉,猛然站起身,朝貂蝉床榻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消雨散,王灿也恢复了神智。

    低头看着梨花带雨,脸上带着股春情的貂蝉,王灿的心不仅没有丝毫的愧疚,反而升起股成就感。

    貂蝉,这样个绝世美人,成了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问道:“秀儿,那坛酒是不是放了药?”

    貂蝉身体慵懒,脸上却带着股悲伤,说道:“灿哥哥,那坛酒是李儒派人送来的,秀儿也是被李儒胁迫,让秀儿前来刺杀灿哥哥。这次李儒送来加了药的酒,就是想让你和秀儿生事情,然后让秀儿趁你不注意的时候,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你怎么不杀我?”

    貂蝉说道:“秀儿怎么舍得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哈哈笑道:“好,从今往后,你就是我的女人了。”

    貂蝉脑袋依靠在王灿怀,脸上露出七分无奈,三分幸福。

    ps:周第更,冲榜了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