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9章 悲催的刘备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赵云看着早已死去的白龙驹,热泪盈眶。>≥  <.1ZW.

    他缓步朝白龙驹走去,每步都显得如此的沉重。

    对于赵云来说,白龙驹不仅是代步的坐骑,更是伙伴,是和他起战斗的‘兄弟’。

    裴元绍偏头望去,看见郭汜的尸体摆放在地上,登时眉开眼笑,屁颠屁颠的跑到郭汜冰冷的尸体面前,满意的点点头。然后从旁边的士兵手拿过柄战刀,战刀往郭汜脖子上抹,将郭汜的脑袋割了下来,旋即又将郭汜的脑袋系在腰带上,确保不会丢了。

    王灿缓步走向郭嘉,见郭嘉闭目养神,没有理睬他,知道郭嘉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呼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平复了躁动的心情,走到郭嘉身旁,弯腰朝郭嘉揖了礼,沉声说道:“今日若无奉孝,灿早已横尸沙场,死无全尸。此番灿任性妄为,不听奉孝之言,再次被李儒设计,害得破军营陷入困境,幸有奉孝妙算,才能轻松脱离困境。兵法云将不可以怒而兴师,今日莽撞冲动,不听奉孝之言,灿在此向奉孝道歉,望奉孝能原谅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话的时候,郭嘉也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见王灿弯腰道歉,依旧没有起身,郭嘉也吓了跳。

    郭嘉的本意是想敲打下王灿,哪知王灿竟如此郑重的道歉。

    按照郭嘉的想法,王灿后退步,主动认个错也就行了,郭嘉也就顺着坡下驴,给王灿留点面子。出乎郭嘉意料之外,王灿神色诚恳,语气低沉,大有负荆请罪的态势。对王灿不听劝告,郭嘉心有些不满,但看见王灿的动作,郭嘉心也升起抹感动,这足以证明王灿对他的看重,否则以王灿的身份,不可能向郭嘉道歉。

    王灿如此,曹操和孙坚看了后,也是惊奇不已。

    方面惊讶于王灿不顾自己的面子,低声下气的道歉。另方面则是惊讶于郭嘉年纪轻轻,在王灿心的分量竟这么重。

    曹操和孙坚的目光落在郭嘉身上,都是眉头紧皱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看王灿的模样,郭嘉此人定然不凡。

    郭嘉急忙站起身,扶起王灿,叹声道:“主公,您是君,嘉是臣,君臣纲常,岂可颠倒,主公切莫如此,切莫如此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浪子郭嘉也懂纲常,也要注意礼仪?”

    句打趣的话,顿时拉近了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郭嘉尴尬的笑了笑,道:“主公,您可真会折腾人啊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知道郭嘉将事情放下了,心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了眼周围精神萎靡的士兵,王灿说道:“奉孝,和李傕交战,我们虽然杀了李傕,杀了郭汜,可依旧是惨胜。后面又遇到李儒和徐荣率领西凉军来袭,大军损失严重,汉兵也受到重创,到现在还剩下多少人?”

    郭嘉叹口气道:“四百汉兵,如今不到百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惊愕,脸上写满了不相信的神情。

    四百汉兵,全是精锐老卒,战斗力非常强悍,即使是面对强敌,也有足够的能力应对,却没想到损失如此巨大。

    郭嘉神色淡然,说道:“主公,汉兵虽强,终究只是步兵,遇到骑兵损失很大也在情理当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回头看向赵云,喝道:“子龙,召集破军营士兵,清点损失!”

    赵云摸着白龙驹,不舍的站起身,然后执行命令去了。

    盏茶时间,赵云清点完破军营士兵的损失,回答道:“主公,破军营原有四百五十三人,现在仅存两百十人,损失两百四十三人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嘴角不停地抽搐。

    这损失,还真他娘的重啊!

    王灿看着被再次打得几乎覆灭的汉兵和破军营,思虑片刻,说道:“奉孝,我们的士兵人数骤减,若是这样继续打下去,可就只剩下光杆将军了,可有办法增加士兵人数?”

    郭嘉笑道:“主公,想要增兵,却也不难。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欣喜,急忙问道:“奉孝,计将安出?”

    郭嘉脑袋伸上前去,在王灿耳旁低语阵,说得王灿神色欢喜,连连点头。待郭嘉说完后,王灿连连夸奖道:“好,不愧是奉孝,考虑问题就是周全,就按照奉孝的意思办。”

    此时,曹操、孙坚还在指挥士兵清扫战场。

    由于除了王灿外,战场上没有其他的诸侯,事情都由曹操和孙坚处理。

    所有投降的西凉军都被曹操和孙坚关押起来,准备处理掉。

    王灿得了郭嘉的妙计,立即派人把孙坚和曹操找过来,又让士兵站在周围警戒,不让其他人靠近。关羽看着王灿和曹操以及孙坚聚在起,不知道说些什么事情,心有些担忧。刘备目光落在被关押起来的西凉兵身上,眼迸出点点精光。

    嗯,等曹操三人商议完事情,定要抢先说出来。

    刘备心下定决心,脸上露出坚定地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曹操和孙坚,问道:“孟德兄、台兄,准备怎么处理西凉军俘虏?”

    孙坚笑了笑,伸手在空比划了下,冷声说道:“都杀了!”

    曹操认同的点点头,旋即望着王灿,脸上露出惊讶之色,说道:“为先,你不会是想要把这些西凉军俘虏收为己用吧?这可是西凉兵,现在又和董卓交战,旦两军交战,他们若是阵叛变,你明白后果有多严重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丝毫不担心的说道:“还是孟德兄知我!”

    曹操没好气的说道:“屁话!”

    王灿无奈的摊开手,说道:“好了,孟德兄勿忧。我知道把西凉军全都给我处理,你和台兄都要承担定的风险,毕竟西凉军有可能造反,惹出祸患。不过请两位相信我,我也不白拿这些西凉军俘虏,我把李傕和郭汜的脑袋拿出来,孟德兄和台兄各分个,你们看如何?”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为先,你这是瞧不起曹孟德么?”

    孙坚也是拍着胸脯,不屑的说道:“为先,这点小事,孙坚还是扛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说道:“孟德兄、台兄,我们都不是个人作战,都要考虑下属的利益。郭汜和李傕的脑袋交给二位,也是补偿两位承担风险的利息,也能让两位麾下的士兵没有怨言。因此,孟德兄和台兄不要有压力,就当这是普通的交易而已。我现在兵源太少,也只能从西凉军俘虏抽调士兵增加数量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王灿,觉得王灿变得更加成熟了,想了想,曹操说道:“好,就依为先之言,西凉军俘虏全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孙坚也同意王灿的说法,道:“既然为先坚持,我也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伸出手,掌心向外,与孙坚、曹操击掌盟誓。古人以诚信为立身之本,击掌盟誓已经是非常郑重的仪式了,比之后世的合同也不遑多让。盟誓完毕后,王灿命令道:“赵云,把郭汜和李傕的脑袋拿过来。”顿了顿,又命令道:“裴元绍,押送所有西凉兵俘虏,准备回营!”

    裴元绍张嘴想要反对,见王灿神色坚定也只能将郭汜的脑袋送出。

    两个脑袋,李傕归曹操,郭汜归孙坚。

    刘备看着曹操三人商议番后,竟然把所有的西凉兵都交给了王灿,心冰冷,嘴巴动了动,最终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也是瞄准了西凉军,想要将西凉军俘虏收为己用。

    但刘备没想到王灿下手这么快,直接和曹操、孙坚达成协议。刘备看见曹操和孙坚各自拎着个脑袋返回士兵阵前,心哇凉哇凉的。

    曹操得了李傕!

    孙坚得了郭汜!

    王灿得了投降的西凉军俘虏和少量飞熊军俘虏!

    三巨头皆大欢喜,各有收获。然而,刘备却双手空空,也就张飞最开始的时候斩了胡轸,有了丁点功劳。

    遇上王灿,注定刘备悲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