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8章 留条后路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西凉军后方,破军营紧追不放。≯≯≯ .

    王灿带着赵云和裴元绍不停地冲杀,双手浸润,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掉在后面的西凉士兵。然而,赵云好似没有感觉到疲惫,神色兴奋,眼充满了报仇雪恨的快感。

    他胯下的战马是临时找的匹战马,勉强凑合。

    裴元绍手狼牙棒不停地挥舞,在空呼呼作响,出尖锐的刺耳声。裴元绍边杀人,边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主公,西凉军这么多,咱们怎么杀得完啊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追上去,干掉李儒。”

    赵云不看好王灿,看着前方纵马奔驰的李儒,说道:“主公,李儒可不好杀呀。”

    杀了无数的西凉兵,赵云心的杀心也逐渐平稳了下来,恢复了理智。

    王灿听了赵云的话,神色有些难堪,但是还是说道:“李儒此人,诡计多端,难以对付,若是放过李儒,他肯定会百般报复,汉也有可能受到波及。因此必须要除掉李儒,剪除李儒这个最大的祸害。”

    赵云想了想,也不劝阻,说道:“好,就如主公所言,杀他个天翻地覆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子龙知我!”

    裴元绍说道:“主公,我也知道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骂道:“你知道个屁,还是加把劲儿,多杀几个西凉兵吧!”裴元绍时间没听懂王灿话语的涵义,直接被王灿句话顶了回去。怏怏的撇撇嘴,裴元绍把心的不爽全都泄到了狼牙棒上,狼牙棒呼呼作响,裹挟着裴元绍全身的力量,将挡在前方的西凉军砸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路上,西凉军不断地扔掉武器,脱掉铠甲,轻装逃窜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景,王灿看着非常的舒心。

    西凉军,败亡不远矣!

    李儒,也即将成为王灿的彀之物。王灿看着死伤得越来越多的西凉军,心升起了无限的豪情,李儒和徐荣率领的大军终究还是要顶不住了,只要王灿继续坚持段时间,继续追逐,穷追猛打,定能够干掉李儒。

    破军营和西凉军你追我跑,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赵云突然说道:“主公,不对劲儿啊,这条路周围怎么全是野草!”

    “什么?都是野草?”

    王灿打量周围的地形,现在还没有立春,纵然些许树木长出了嫩芽,但是枯枝落叶仍旧比较多。而且周围杂草丛生,嫩绿的草苗也不过刚刚冒出头,那些枯萎的杂草依旧长在地上,这些杂草经过阳光照射后,水汽很快就干涸了,很容易点燃。

    “不好,计了!撤,赶紧撤!”

    王灿脸色突然变化,眼露出悔恨之色,恨不听郭嘉之言啊!

    这时候,李儒的声音从远处传来:“王灿,你还想逃么?哈哈,已经晚了!”

    李儒话音落下,就听见轰轰的声音传来,破军营前后左右都燃烧起了熊熊大火,王灿看着左右两侧和前方的大火,还能看明白,但是看着大军后面也燃起了大火,惊呼声道:“李儒,你竟然将我的后路截断了?”

    李儒冷声道:“哼,你以为你真能杀死这么多的西凉兵,还真是狂妄自大,自以为是啊!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愣住了,旋即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装死!

    王灿带着破军营追赶李儒的时候,仅仅奔着正在逃窜的西凉军冲去,没有注意倒在地上哀嚎痛哭的士兵。王灿没想到李儒竟然还有埋伏,赞叹道:“李儒,不愧是董卓第谋士,逃跑的时候都能迅设下圈套让我往里面钻,厉害,厉害!”

    李儒嗤笑道:“你以为我是临时想到的用火攻么,真是愚不可及,愚不可及。”

    王灿反问道:“难道不是么?”

    李儒讥讽道:“我还真是高估你了,行军布阵,未算胜而先算败,任何人都不能保证有意外出现,没有人能够说他可以完成什么事情,总会有令人防不胜防的事情生。正如今日我没有想到会有人来支援你,所以,每当做事的时候,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,嚣张狂妄的小子,懂了么?”

    顿了顿,李儒笑道:“好了,不和你纠缠了。等会你的后续部队就回来接你的。在此之前,你慢慢享受吧,我们还得赶路呢!”

    火势越来越大,前后左右的被大火包围了。

    赵云说道:“主公,我们怎么办?往前追,还是后撤!”

    “撤,后退!”

    王灿说话的时候,语气都有些颤抖,没有追击到李儒,反而被李儒羞辱番,还真是偷鸡不着蚀把米。不过王灿也学到了点,留条后路,李儒的做法可谓是滴水不漏,在觉得自己能胜利的时候,都留下了条后路,可见李儒此人有多谨慎。

    正当王灿准备后撤的时候,火焰外人影憧憧,颜良大声喊道:“王太守,忍受片刻!”

    王灿权衡番,还是选择了相信颜良,说道:“好,烦劳颜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蓬蓬沙土洒在大火上,熄灭了近丈宽的火焰。

    如此,就有了条往后撤的道路。

    王灿回头望去,只见颜良、丑带着士兵飞快的掘土,然后用士兵的衣衫兜住泥土,将泥土集扔在丈宽的地方。人多力量大,片刻时间,就已经打通了前往王灿方向的道路,使得王灿率领的飞熊军能够安全的后撤。

    破军营三人为组,飞快的往后撤退。

    待所有的士兵退出火焰心后,王灿才带着赵云和裴元绍跑出了火焰包围的地方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熊熊燃烧的大火,心有余悸,悔恨不已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完全可以避免的,但是他被胜利冲昏了头脑,就变得激进起来。这场大火虽然范围不大,即是火势很大也烧不死王灿和麾下的破军营士兵,但是所有的人骑马从火焰冲出来,肯定会有定的损伤,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仅仅是被大火烘烤了会儿,就安然无恙的出来?

    王灿感激的望了眼颜良,揖礼拜谢道:“多谢颜将军!”

    颜良不等王灿弯腰,赶忙扶起王灿,说道:“王太守严重了,颜良不过是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。郭先生嘱托末将前来接应大人,末将岂敢懈怠。”

    颜良说话的语气平和谨慎,心对郭嘉敬畏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郭嘉说有埋伏,果然如此、

    王灿听了颜良的话,心更是打翻了五味瓶,心情难以形容。

    颜良不知道王灿心想些什么,笑说道:“王太守,请!”

    王灿也不拒绝,带着赵云和裴元绍以及麾下的破军营先行步,原路返回。赵云望见王灿的神情,有心安慰几句,却找不到说话的借口,而裴元绍这厮身体竟然靠在马背上,闭目养神,任由胯下的战马朝前方赶路。

    路无话,大军慢慢的返回。

    “呼噜!呼噜!……”

    裴元绍靠在马背上,直接睡着了,然而奇怪的是裴元绍双手竟然紧紧地握着狼牙棒,没有松开手。

    赵云说道:“主公,裴元绍他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道:“不用管他,就让他这样吧,也挺好的!”

    赵云点头回应了声,便没有继续说话了。

    大军返回战场,郭嘉坐在地上闭目养神,陷阵营士兵将郭嘉团团围住,保护着郭嘉的安全。战场,曹操、孙坚正不停的清理战场,处理战俘,赵云看着正打扫战场的士兵,惊呼道:“主公,李傕的脑袋丢了!战功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当‘战功’两个字落下的时候,裴元绍突然睁开了眼,回头看了眼光溜溜的马背。

    揉了揉酸的眼睛,裴元绍说道:“主公,遭了,郭汜也丢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睁开眼,笑说道:“放心吧,没有丢,都放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郭嘉伸手指了指不远处身体成了烂泥,已经不成模样的郭汜,以及只有脑袋的李傕,和浑身浴血,伤痕累累的白龙驹,这些都整齐的摆放在远处,并没有其他的人前来抢夺战功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