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5章 郭嘉来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赵云回头看了眼已经没有气息的白龙驹,大吼道:“杀!”

    吼声歇斯底里,悲愤凄凉。 .

    股暴戾的气势从王灿身上扩散开来,那冷漠的眼神,如万年冰霜覆盖的脸庞,让周围飞西凉兵为之颤栗。

    长枪探出,刺、撩、劈、砸……

    每招,每式,都直接干脆,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赵云人枪,所过之处,惨叫声、怒吼声不断响起,鲜血喷溅,血肉横飞。赵云白色的战袍已经沾满了鲜血,身上的铠甲也多处破烂。但赵云眼睛血红,状若疯魔,龙胆亮银枪化作勾魂的利器,长枪过处,西凉兵不死就是重伤。然而,这样的幕场景仅仅是在无数的西凉军掀起了几朵小浪花而已,对整个西凉军的大局没有起到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王灿见白龙驹被杀,赵云狂,脸色也逐渐的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曹操略显黝黑的脸露出笑容,说道:“为先,我们恐怕是要埋骨他乡咯。”

    王灿没好气的说道:“孟德兄,你还笑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曹操摊开手,耸耸肩,脸上露出无所谓的神情,副说教的口吻:“为先呐,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不是我们想怎么样,就能怎么样的。前面有黑压压的片西凉军,后面有憋了肚子气的飞熊军,即使我们有四路大军冲锋,想要突破西凉军的防线也非常困难,而且后面还有飞熊军不停地攻击,可谓是插翅难飞啊!”

    顿了顿,曹操继续说道:“事已至此,徒呼奈何也只是空伤悲罢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瞥了曹操眼,觉得这厮的想法不可以常理来度量。

    或者说,曹操具有霸主气质。

    越是这时候,越能体现出个人的领袖气质,临大敌而色不变,镇定自若,谈笑风生。不仅能够稳定军心,也能安抚士兵。就像演义曹操败走华容道,几次放声大笑,几次都遇到诸葛亮设下的埋伏,然而这却更能体现出曹操的魅力。

    相比于曹操谈笑自若,王灿还很‘嫩’。

    王灿或许具有穿越者的优势,但需要学习的还很多,前提是这次能够挺过去。有曹操的话,王灿浮躁的心也逐渐的平缓下来,和曹操说说笑笑。

    王越看着两人谈笑自若,对王灿和曹操也是钦佩不已。

    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,大抵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李儒见曹操、孙坚的大军呈现败象,阴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但是,当李儒的目光扫到曹操和王灿谈笑晏晏的时候,脸上的笑容嘎然而止,登时消失得干干净净。他不明白曹操和王灿搞什么名堂,到现在还笑得这么欢。李儒心愤愤的说道:笑吧,尽量的笑,等死到临头就不会笑了。

    王灿扫了李儒眼,朝王越问道:“子武,可有把握杀了李儒?”

    用弓箭不行,王灿就想让王越去杀李儒。

    若能杀了李儒,也算是玉石俱焚了。

    王越神色苦,摇头说道:“主公,李儒身边身穿甲胄的飞熊军不是正规的士兵,而是游侠,若是三两个人我能迅解决,但是十个人太多了,纵然我能将这十个人杀死,也无法摆脱围堵上来的西凉军,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接近李儒。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难道就没有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心暗暗狠,却想不出逃走的办法。

    当然,王灿也有机会逃生,前提是王灿放弃所有人,独自骑马逃跑。以王灿的能力,肯定能活下来的,但王灿代表的不是个人,是汉兵、破军营的整体,他是所有人的支柱。旦王灿放弃了所有人,其他的士兵还能有什么心思抵抗。

    王灿如此,曹操、孙坚亦如是。

    至少所有的士兵都还是并肩作战,谁都没有放弃谁。

    “主公,干脆您先撤退吧!”

    这句话王越很早就想说出来的,但是又不好说,最终还是忍不住了。王灿神色坚定,目光望着奋力搏杀的士兵,毅然说道:“子武,你随我也有几个月时间了,你是了解我的,你觉得我会主动逃跑么?”

    王越摇摇头,王灿又说道:“既然知道,就留下吧!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大吼道:“士兵们,冲过去就能活命,随我冲啊!”

    王灿提起杆大铁枪,纵马朝前方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儒听见王灿的大吼声,哂笑道:“什么狗屁理论,冲过去就能活命,当西凉军是摆设么?”顿了顿,李儒命令道:“拨队士兵,专门对付王灿,死活不论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李儒的亲兵抱拳大喝,然后传达命令去了。

    李儒喃喃自语道:“王灿,纵然你有九条命,也不能活了。”

    西凉军,拨士兵飞快的涌向王灿,那柄柄战刀劈向了王灿和王灿胯下的战马,仅仅是眨眼间,王灿胯下的战马就壮烈牺牲了,而王越也从战马滚下来,幸好有王越保护王灿的安全,王灿才能毫无伤。

    有王越这个天下第剑师,王灿的处境还算安全,但是如此多的西凉兵,不会儿,王灿和王越就陷入了西凉军的汪洋大海当。

    “主公,现在跑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王越神色苦,脸上露出丝担忧。

    王灿大笑道:“子武,杀吧,杀个够本儿,杀两个赚了,不亏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主公说的有理,有理!”

    王越听了王灿的话,紧绷的神情也放开了,朗声大笑道:“主公,越就将这把老骨头放在这里了,看谁敢来取走老夫这条命。”

    嚣张、狂妄、霸气十足!

    这就是天下第剑师。

    “咻!咻!……”

    王越手黑铁长剑寒光闪烁,凡是接近王越的西凉军都被剑割喉。

    王灿手大枪挥舞起来完全没有套路,只知道乱砸。

    然而,这样和西凉军交战却更加的有效,招招致命,省去了不必要的花哨招式,没有多余的套路,每招都是奔着要害而去。

    时间逐渐流逝,王灿、曹操、孙坚大军颓势以显,西凉军奠定了胜局。

    “主公,您说明年的今天还会有人记得我们么?”

    王越气虚喘喘,声音嘶哑,已经疲惫不堪了。他的身上沾满了鲜血,略显苍老的面颊上露出疲惫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会的,会有人记住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正当王灿说话的时候,柄战刀朝王灿劈来。

    王灿注意到战刀劈来的时候,已经很晚了,只能慌忙间举枪格挡,但终究是晚了,战刀接近王灿,就要劈王灿。王越身体跃,挡在了王灿身前,替王灿挡了刀。战刀劈下,劈在王越的肩胛骨上。

    王越脸色狰狞,忍受着肩胛骨上的痛楚,剑削出,割破了前方的西凉兵的喉咙。看也不看肩胛出的伤痕,王越说道:“主公,有越在,就定会保护主公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王灿心默然,有些感动,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李儒骑马站在远处,看着王灿陷入了死局,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个屡次破坏跳出来破坏大事的人,终于无路可走了。然而,正当李儒心高兴的时候,如炸雷般的呐喊声从远处传来:“主公,郭嘉来了!”

    “主公,郭嘉来了!”

    “主公,郭嘉来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歇斯底里的呐喊由远及近,战场外再次出现了黑压压的大军。

    个个士兵呐喊的声音汇聚在起,传入李儒耳,显得是如此的刺耳。

    王灿定睛望去,只见远处最前方出现了队骑兵,骑兵最前方是颜良和丑两人,两人纵马奔驰,率领骑兵急朝西凉军奔驰而来。

    骑兵后方,是无数的步兵。

    郭嘉,就在步兵前方。

    ps:第三更到咯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