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章 反戈一击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飞熊军快撤退,转而去追赶王灿。  ﹤.﹤≦1≦Z≦W<.

    刚刚追赶王灿的时候,李傕率领飞熊军不要命的策马奔驰,用了刻钟,飞熊军终于能够清晰地看到王灿率领的士兵,这时候只要再加把劲儿,就可以追上王灿。然而,李傕竟然下命令让飞熊军放缓了度,就这么和王灿率领的士兵保持着距离。

    飞熊军追赶王灿,曹操、孙坚领兵则追赶飞熊军。

    等到大军勉强追上飞熊军的时候,士兵们已经是气虚喘喘,非常疲劳了。

    幸好这时候飞熊军减慢了度,让士兵能够勉强缓口气。

    战场上的局势变得微妙起来,王灿、李傕、曹操代表的势力都保持这个平衡的局面。最前方是奔跑的破军营以及汉兵,其次是李傕率领的飞熊军,最后是曹操率领的步兵,堪堪能够跟上飞熊军。这种情况下,李傕率领的飞熊军既保持着紧跟王灿的步伐,又保证不被后面紧追不舍得曹操追上。

    郭汜看着这样的情况,问道:“老李,和王灿就这么丁点距离,咱们加把劲儿就能追上王灿,你怎么放慢度了?”

    李傕笑道:“怕什么,你还怕王灿飞了不成。”

    郭汜摇摇头,说道:“王灿此人难以对付,有机会就应该先解决王灿,你这样,我觉得有些欠妥,很容易被王灿溜了。”

    李傕哂笑道:“你懂什么,我已经派人去通知徐荣了,等徐荣抵达了,你就知道我为什么不追击王灿了。我们现在只需要和王灿保持距离就可以了,至于曹操的大军,他们跟得越紧,我越高兴,我就不信曹操的步兵跑了这就远的路,又连夜行军,不知道疲乏,等他们跑不动了,就是他们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郭汜问道:“老李,这是你早就谋划好的?”

    李傕摇头道:“没有,临时决定的。不要说话了,小心些,王灿箭术精准,你这样很容易被王灿揪住机会,被王灿射……嘿嘿,若是命呜呼了,太师迁都长安你小子可就没有命享受了,还是赶紧收心,追赶王灿吧!”

    郭汜脑袋缩了缩,道:“说得对,说得对!”

    官道最前方,王灿回头看了眼不缓不快的李傕,心奇怪,不明白李傕搞什么名堂?

    裴元绍黝黑的脸上也满是疑惑,说道:“主公,李傕那龟孙子的战马比我们好,武器比我们精良,加快度肯定能够追上我们。可是李傕为什么跟在咱们屁股后面,像蚊虫样甩都甩不掉呢?”

    赵云也说道:“主公,末将心也觉得非常奇怪,李傕如此做,肯定有所图谋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紧皱,心盘算着李傕可能做些什么?

    裴元绍嘟囔着嘴说道:“李傕这龟孙子不会是在前面某个地方设下埋伏了吧?”

    王灿脑闪过道灵光,急忙道:“裴元绍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裴元绍重复了边,说道:“末将认为李傕可能在前面某个地方设下埋伏,就将我们往前方赶路,想要打我们个措手不及。嗯,肯定是这样的,不然李傕怎么会跟在屁股后面甩都甩不掉。主公,干脆咱们停下来和李傕干仗,他奶奶的,不杀了李傕这贼货,俺老裴心总觉得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李傕设下埋伏?

    王灿心想着裴元绍的话,觉得非常有可能。

    若不是如此,李傕完全可以追上王灿,肆意杀戮通。

    赵云神色凝重,沉声说道:“主公,李傕此人太过阴险,与其如此,不如反戈击,我们立即杀回去,杀李傕个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微蹙,摆脱曹操、孙坚的大军是王灿计划最重要的环。

    然而,计划赶不上变化,若是直被李傕跟着,不仅无法摆脱李傕,还有可能被李傕伏击。想到这里,王灿只能压下摆脱曹操大军的想法,说道:“好,就依子龙之言,大军立即折回,痛击李傕,杀他个天翻地覆。子龙,由你对付李傕;裴元绍,由你对付郭汜。我希望你们能够在曹操、孙坚大军追上来之前解决这两人,斩将夺旗,立下大功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裴元绍、赵云齐声大喝。

    赵云神色平静,从容稳重,裴元绍舔舐了下嘴唇,脸上露出兴奋地神情,回头望着追上来的飞熊军,眼睛如同月色下的孤狼看见了猎物样贼亮贼亮的。

    赵云策马跑到破军营旁边,大吼道:“破军营,随我杀回去!”说完后,赵云拨转马头,转身朝李傕杀去。

    裴元绍也是跑到汉兵旁边,大吼道:“汉儿郎,随我杀回去,杀死西凉狗!”

    声令下,汉兵纷纷停下来,然后转身往回跑。

    步兵骤然间停下来很容易,刹那间就转身跟着裴元绍朝李傕冲去。

    和步兵不同,骑兵纵马奔驰,惯性非常大,短时间内很难停下来,而且四百多人的队伍,骤然间停下来,很容易碰撞到起。幸好这样的情况在平常训练的时候,赵云也有所涉及,使得破军营士兵能够在短时间内调整过来,虽然有点小混乱,但也是不影响大局。

    四百破军营,四百汉兵,迅朝李傕奔去。

    王灿骑马跑在最后,拿起了挂在腰间的长弓,伸手从马腹旁侧插满弓箭的箭囊捻起直弓箭,瞄准了李傕胯下的战马。

    百米!

    十米!

    六十米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灿估测着和李傕的距离,等双方的距离在五十米左右的时候,微眯的眼睛陡然间睁开,拉紧弓弦的手松开,只听见弓弦嗡嗡作响,如同流星般飞射出去的弓箭刺破空气,挂着股尖锐刺耳的声音,眨眼间就已经接近李傕胯下的战马。

    “嗞!”

    弓箭和皮甲碰撞,出锦帛破裂的催响声。

    覆盖在战马身上的层皮甲被弓箭刺破,然后直接穿透了皮甲,射入了战马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唏律律……”

    战马昂头嘶鸣,不停地出凄厉的吼声,李傕跨坐在战马上,看着那支插在战马脑袋上依旧颤颤抖的弓箭,心片冰冷。

    狗日的,王灿居然临时反戈击,让他陷入了困境当。

    胯下战马不停地摇摆,李傕双手死死的抓住马缰,想要控制住战马。

    然而,战马临死前拼命的挣扎根本不受李傕控制,李傕越是想要勒紧马缰,就越让战马狂挣扎。

    李傕在战马上左摇右晃,而胯下的战马挣扎会儿后,悲鸣嘶吼,四肢瘫软,砰的倒在了地上,口吐血沫,失去了气息。虽然李傕跨坐在战马上没有被摔下来,但还是随着战马倒在了地上,就在李傕从战马上摔倒的时候,支弓箭奔射而来,尖锐刺耳的声音让李傕心头阵恐惧。

    弓箭偷袭!

    又是王灿这个卑鄙无耻,只知道暗放冷箭的家伙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,求鲜花、收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