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8章 突然的想法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太恐怖了,王灿这厮哪里找来的凶人。  .”

    李傕趁着关羽劈断士兵身体的时候,赶忙策马后退,如同乌龟样将脑袋缩回乌龟壳,躲到了飞熊军,不敢再和关羽交手。李傕回到军阵,才松了口气,朝身边的飞熊军大喝道:“你们都去杀,杀了他,定要杀了他!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李傕声音都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刚才实在是太危险了,差点就被关羽杀了。

    李傕命令下达,十余个飞熊军朝关羽围了过去,想要围杀关羽。

    距离关羽不远处,张飞手丈蛇矛已经沾染了无数的鲜血,张飞突破层层飞熊军,冲到了拿着飞熊军大旗的士兵身边,想要斩杀飞熊军,砍断大旗。郭汜见到这样的情况,立即让胡轸前去阻拦张飞,胡轸望见张飞的面目就心头怵,有些不情愿,却又不敢违背郭汜的命令,拎着口大刀朝张飞冲去,大喝道:“兀那环眼贼,胡轸在此,前来受死!”

    受死?

    张飞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瞪大了眼睛,冲胡轸笑了笑。

    终于来了个能够主事的将领了!张飞心非常的兴奋,拨转马头,手丈蛇矛拎着腰间,飞快朝胡轸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张飞纵马奔跑的时候,度奇快,带着股风声,声势骇人。

    “胡轸受死!”

    张飞猛然大喝,声炸如雷,那雷鸣般的大吼声让胡轸都愣了愣,暗叹冲过来的黑大汉嗓门好大。胡轸手大刀扬起,锋利的刀刃在空散出冷冽的光芒,令人生寒。但是张飞毫无惧色,待距离胡轸丈远的时候,手丈蛇矛猛然刺出,蛇矛破空,挂着股呼啸声,矛尖如毒蛇吐信般刺向胡轸。

    长矛还没接近胡轸,胡轸便感受到了无边的杀气。

    尸山!血海!

    汹涌澎湃的杀气波波冲向胡轸,气势越来越足,越来越骇人。

    胡轸也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了,但是和张飞身上散出来的气势比较,简直是大巫见小巫,无法比拟。迫于张飞的气势,胡轸扬起的战刀猛地收回,采取了防守的策略,长刀横在胸前,想要封挡住张飞的丈蛇矛。

    半空,张飞抖动蛇矛,锋利的蛇矛探出,如金鸡点头,砰的戳到大刀刀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巨大的力量从丈蛇矛上倾泻到胡轸的战刀上,使得胡轸气血翻腾,吐出口鲜血。

    然而,更加令胡轸色变的事情生了,战刀的刀身竟然出嚓咔嚓咔的催响声,张飞的丈蛇矛戳在刀身上,竟然将大刀击碎了。瞬间,胡轸还没反应过来,丈蛇矛就已经穿过了大刀,戳进胡轸的喉咙。张飞桀桀冷笑两声,蛇矛微微抽回,旋即又横削,乌黑的矛光闪过,将胡轸的脑袋割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飞抓过胡轸的脑袋,用胡轸的头系在腰间要带上,又大笑着朝大旗冲去。

    郭汜在远处看得目瞪口呆,奶奶的,这是从哪里跑出来的两个野人,竟然这么凶狠。

    个是猴子屁股般的脸,红彤彤的;个豹头环眼,像是从山跑出来的野人。

    而且使刀的刀就击败李傕,还差点砍死了李傕,使矛的矛戳死了胡轸,现在又朝着飞熊军的大旗冲去,如此恐怖人物,让郭汜都惊呆了。不过郭汜反应也是很快,反应过来后,立即大喝道:“快,快包围上去,将那个从深山老林跑出来的黑脸野人包围起来,定要杀了他,杀了他!”

    郭汜咬牙切齿,恨不得立刻杀了张飞。

    而张飞听了郭汜的话,心登时怒气冲天。

    他娘的,居然说他是野人,好歹他也是杀猪的不是。

    群飞熊军围了上来,三两下就把张飞围了起来。和关羽相同,张飞也陷入了飞熊军的包围当。此时,张飞、关羽都陷入飞熊军的包围当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张飞、关羽突袭,使得飞熊军阵脚大乱,攻势也稍微减弱。

    刘备在军阵后方,看着张飞、关羽显威,心非常的高兴。

    转眼间,又看见飞熊军层又层的把张飞、关羽包围起来,心又开始担忧两人的安全,心祈祷着关羽、张飞平安无恙,能够顺利击败飞熊军。

    曹操看着关羽、张飞显威,惊叹道:“关羽、张飞,真虎将也!”

    目光看向王灿,曹操说道:“为先,幸好你把关羽、张飞借来了,否则我们这战就陷入苦战了,有他们二人,相信定能够击溃李傕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此乃玄德兄之功,我不过是穿针引线罢了。”

    刘备谦虚的说道:“攻打董卓,乃是备之本分,不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曹操哈哈笑了笑,说道:“为先,现在飞熊军被我们拖住,你立即率领破军营、汉兵作为先锋,追赶董卓,我们击败李傕后随后就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好,这里交给孟德兄和台兄,我立即出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命令道:“赵云、裴元绍,领兵出!”

    王灿、赵云、裴元绍纵马奔驰,从交战的边缘地带绕过了飞熊军,想要突破飞熊军的防线朝董卓撤退的防线追去。

    李傕见王灿要冲过去,当即命令道:“快,堵上去,不能让王灿冲过去。”

    顿时,部分飞熊军纵马朝王灿的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孙坚大喝道:“儿郎们,随我杀,挡住飞熊军。”

    孙坚带着程普、黄盖冲了上去,以孙坚为,大军形成支锋利尖锐的锥形阵,紧跟着王灿的大军。孙坚麾下的大军行动非常快,转眼间就冲上来将王灿的士兵和飞熊军隔开了,而孙坚的士兵则处在间,用于抵挡飞熊军。

    曹操满意的点点头,喝道:“夏侯渊、夏侯惇,领兵冲阵,杀郭汜!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夏侯惇、夏侯渊同时抱拳大喝,朝郭汜的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夏侯惇使用口长刀,夏侯渊使用杆长枪,两人领着士兵路杀过去,直奔郭汜。

    郭汜手臂受伤,哪有心思和夏侯兄弟交战,当即指挥飞熊军奔向夏侯敦、夏侯渊,将两人阻挡在了外围。

    战场上的形势生变化,夏侯惇、夏侯渊和郭汜为的飞熊军交战,而关羽、张飞两人逐渐靠拢,汇合在起。关羽和张飞起杀敌,不仅仅是简单的叠加在起来,两人汇合后杀伤力更加强大。因为两人靠在起,不需要考虑背后的危险,并肩杀敌,更加肆无忌惮,那些挡在关羽、张飞前方的飞熊军纷纷被杀死。

    青龙偃月刀劈出,刀光凛冽,杀气逼人。

    丈蛇矛探出,锋利尖锐,霸道无比。

    无疑,关羽和张飞成为战场心的聚焦点,吸引了无数的飞熊军。

    李傕站在远处观看,心哑然,难以形容关羽和张飞的勇武,这两人简直就是杀人机器,不知道疲惫。交战这么长时间,死在关羽和张飞手的飞熊军不计其数,具具尸体躺在地上,都是被两人杀死的。

    孙坚也是凶戾狠辣,柄古锭刀杀死了无数飞熊军。

    有孙坚保护,王灿率领破军营几乎没有受到飞熊军的攻击。

    半刻钟的时间,破军营以及汉兵已经摆脱飞熊军,朝董卓大军撤退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情况,李傕头皮麻,王灿此人太难对付了,若是让王灿追上了董卓大军,指不定王灿又弄出什么幺蛾子出来。李傕心狠,朝身边的亲兵命令道:“李石,你带我身边的亲兵,立即绕过诸侯大军,前去通知徐荣徐将军,让他带人追上来,准备夹击曹操。”

    李石说道:“主公,我们走了,你的安全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傕喝道:“时间紧急,赶紧去,我的安全我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李石咬咬牙,吆喝声,带领着保护李傕安全的亲兵飞快的消失在了人群。

    李傕看着消失的亲兵,心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现在的局面太过僵持,由于关羽、张飞这两个猛将,几乎扭转了整个战场的占据,无数的飞熊军围绕着两人,使得飞熊军乱作团,难以挥出全部的实力。也只有等徐荣率领西凉军赶到这里,两军合围,才有机会曹操大军举歼灭。

    时间分秒的流逝,大地已经被鲜血染红,具具尸体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嘶吼声、哀嚎声、痛哭声……

    声声呐喊撕心裂肺,让人心底寒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率领的破军营、汉兵已经跑远了,渐渐的消失在李傕的视线,只剩下个小黑点。望着远处消失的黑点,李傕脑海突然闪过个想法,他当即策马到郭汜身旁,说道:“郭汜,大军撤退,追赶王灿!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追赶王灿?”

    郭汜神色突变,惊呼道:“老李,王灿不是在这里么?”

    郭汜扫视了战场圈,竟然没有现王灿的存在,顿时愣了愣,说道:“咦,刚刚还看到王灿的,这会儿的时间,怎么没看到王灿的了,跑哪里去了?”郭汜被张飞吓了跳,后来又被夏侯渊、夏侯惇追杀,只得躲在军阵,让飞熊军挡住夏侯兄弟。而郭汜的目光也都是被夏侯渊、夏侯惇吸引了,根本没有注意王灿,连王灿带人跑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李傕狠狠的瞪了郭汜眼,喝道:“王灿带人追太师去了,赶紧下令,追赶王灿。”

    郭汜点头,大喝道:“大军撤退,追赶王灿,不能让王灿跑了。”

    李傕回头看向曹操,诡异的笑了笑,那笑容让曹操心都有些麻。

    飞熊军撤退,转而追赶王灿,让曹操不得不立即追赶飞熊军。

    顿时,整个局面就变成了王灿率领破军营、汉兵跑在最前面,李傕、郭汜率领飞熊军位于间,始终飞快的追赶王灿,后面跟着曹操、孙坚率领的大军,也是紧追李傕,想要拖住李傕,让王灿能够追上董卓。

    李傕看着这样的结果,心连连冷笑,露出抹残忍的笑容。

    ps:今日两更完成,预告,明日起恢复四更,求鲜花、收藏。

    撒花吧,大把的鲜花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