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4章 尴尬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孙坚、曹操、王灿的大军拨拨的朝营寨门口集合,在营掀起阵躁动。> ≤.<<1≤ZW.

    诸侯们得到消息后,都纷纷派出士兵,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袁绍坐在营帐处理军事务,听到士兵汇报曹操、王灿、孙坚士兵集结在起,准备出兵攻打董卓,气得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“曹阿瞒,欺人太甚!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袁绍喃喃自语,俊朗的面颊变得阴沉无比,眼眸满是阴狠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刚刚召集各路诸侯宣布挂出免战牌,不允许和吕布交战。现在仅仅隔了两个时辰不到,曹操就说服了王灿、孙坚,让两人出兵攻打董卓,简直是在扇他袁绍的耳光。至于是否是王灿、孙坚带头的,袁绍从没有怀疑过,先想到的就是曹操游说两人出战。袁绍奉行避而不战,曹操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显然是和他作对。

    这对于袁绍来说,极大地影响到了袁绍盟主的威信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袁绍鼻息咻咻,气愤得把将案桌上的竹简全都推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让曹操得逞,若是曹操领兵出战,我这个诸侯盟主的颜面何存。”袁绍心狠,打定主意后当即站起身,朝营帐战战兢兢低着头的士兵吩咐道:“你立即去营寨门口,阻止曹操出兵,我随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回应了声,然后撒开腿跑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袁绍麻利的换上了盔甲、战袍,又在腰间悬挂上柄上等的宝剑,整理好着装,才慢腾腾的朝营寨门口走去。他已经派人去阻止曹操了,现在袁绍做的就是拖住时间,看曹操得了他的命令后,是执意要领兵离开营寨去攻打董卓,还是在原地等着他。

    “若是不听命令,哼……”

    袁绍心阴冷,缓步朝营寨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营寨门口,所有的士兵都已经集合完毕。

    曹操、王灿、孙坚身穿甲胄,骑在马上,已经整装待。

    王灿的身后,除了赵云之外,还有三个特殊人物,刘备、关羽、张飞。刘备除了耳朵稍微大了些,形象比较普通,很不出众,但是脸上从容的笑容却让人很容易生出好感,至于所谓的双手过膝,那不过是演义为了给刘备染上神秘的面纱而已,若刘备的双手真的过了膝盖,岂不是深山老林的猿人,就属于人人围观的对象了。

    刘备不出众,关羽、张飞就比较突出了。

    关羽面色枣红,颌下及胸的长须微微晃动着,双丹凤眼微眯着,蒲扇般的大手拎着青龙偃月刀,骑在马上,自有股不凡的气度。

    张飞颌下燕颔虎须,眼睛贼大,让人感觉粗犷无比。

    和关羽不同,张飞却是威猛霸道,凶戾无比,而关羽却给人种冷漠难以接近的感觉。

    两个人跨坐在马上,站在王灿身后,气派不凡,再加上赵云、裴元绍两员虎将,使得王灿的实力显得非常强大。由于王灿允诺高顺,不让高顺和西凉军交战,故此高顺率领的陷阵营留在了营地,负责看守营地的安全。

    曹操看向王灿,问道:“为先,人都已经到齐了吧?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道:“嗯,可以出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深吸口气,能否击败董卓,成败就在此举了。他右手摁在剑柄上,铿锵声拔出长剑,张开嘴正要下命令。然而,正当曹操要说话的时候,营寨内突然传来高亢急促的大吼声:“盟主有令,盟主有令!……”

    袁绍的士兵边撒开双腿快的奔跑,边张大了嘴高声呼喊。急促喘气的同时,脸色也是如同煮透了的大龙虾,里外透红。

    “真是晦气!”

    曹操激动地脸色顿时冷了下来,回头望着跑来的士兵,非常不高兴。

    虽然心不爽,曹操还得卖袁绍的面子,等士兵跑过来后,问道:“说,盟主有何命令?”

    士兵说道:“曹大人,小人也不知是什么事情,盟主说他稍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士兵比较圆滑,说话没有得罪曹操,只说是袁绍有事。

    至于曹操是否听令,就看曹操个人了。果然,曹操听了后,虽然非常的不高兴,但袁绍的命令,曹操也不得不听。他心暗骂袁绍这是什么意思?袁绍不出兵就算了,现在又让人拖住他,不让他出兵。王灿骑马站在旁,和声说道:“孟德兄,不必担心,说不定盟主回心转意,也要随我们起出兵呢?”

    曹操哼了声,没有作答。

    袁绍会主动出兵?

    曹操可没有心情开玩笑,他目光望着袁绍营地的方向,等了半刻钟的时间,才隐约的看见远处出现了个模糊地身影。袁绍慢腾腾的出现在王灿、曹操、孙坚的视线,王灿眼光精准,清晰的看见袁绍慢腾腾的好像老大爷走路,路颠簸着走来。王灿见此情景,颗心也阴沉了下去,看来袁绍这厮是真不想他们出兵啊!

    良久,袁绍走到了营寨门口。

    王灿几人朝袁绍施礼,然后等待着袁绍说话。

    袁绍目光掠过几人,最后停留在曹操身上,低声呵斥道:“孟德,昨日大军和董卓交战,死伤惨重,正在休整当,你这样贸贸然率领大军准备攻打董卓,实在是太莽撞了。且不谈你们此去能否击败董卓,单单是凭借你们的那点实力,想要击败董卓难如登天,我看你还是留在营地,等诸侯们休整好了,再大军起出,岂不是更好。”

    曹操寸步不让,反驳道:“盟主认为大军何时才能休整好?又准备何时出兵攻打董卓?

    袁绍被曹操问得愣了愣,不知道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袁绍当然知道诸侯大军留在营寨休整只是个借口,呆在营寨避而不战才是真实的情况。不过曹操问起,袁绍也不能输了底气,心想了想,当即模棱两可的回答道:“孟德,你这是什么话?只要大军休整好,我们肯定就要立即出兵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见袁绍和曹操扯皮,心很不耐烦,换做是以前,王灿对袁绍肯定恭敬有加。

    但现在王灿心全是如何谋夺董卓的钱财,怎么能让袁绍挡住他的财之路。

    王灿朝袁绍拱了拱手,沉声说道:“盟主,孟德兄已经得到了消息,董卓率领大军正在往后撤退,并且有迁都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虽然王灿也知道董卓要迁都,不过曹操既然说过了,他就直接拿曹操说事了。

    袁绍闻言惊呼道:“迁都,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王灿再次重复道:“盟主,孟德兄说的是有可能,现在还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曹操瞪了王灿眼,心暗骂王灿唯恐天下不乱,董卓迁都的事情若是传出去,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董卓实力强横,麾下西凉铁骑勇猛剽悍,所有的诸侯实力加起来也就和董卓打个旗鼓相当,诸侯本就拿董卓无可奈何,现在董卓主动撤退,就更加难以击败董卓了。旦这个消息传递出去,很可能让诸侯们心灰意冷,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王灿不以为然的耸耸肩,笑了笑。

    袁绍迅的冷静下来,分析着其的利弊得失。

    既然董卓迁都了,那岂不是坐在营寨就可以占据洛阳,主需要董卓率领大军离开后,他再进驻洛阳,不管如何,这都是他的功绩。袁绍心欢喜,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的神情,刚刚他是想拦住王灿、曹操、孙坚领兵出战,现在对这个无所谓了,反正洛阳都已经是囊之物了,占领洛阳后在宣传番,王灿、曹操、孙坚出战就能成为他的两点。

    不过袁绍还得表现番,他说道:“为先、孟德、台,既然你们决定出战,我也不阻拦你们。不过,想要攻击董卓,先要摆脱吕布的追击才行,我的想意见是等天黑之色,由我率领麾下大军骚扰吕布营寨,拖住吕布大军。你们三人趁着夜色,绕过吕布驻扎的营寨,直奔董卓,你们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曹操怔了怔,没想到袁绍这么通情达理。

    王灿也是有些惊愕,看着袁绍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曹操和王灿相识眼,点点头,表示同意,不管如何,袁绍愿意拖住吕布总是好的。曹操拱手说道:“盟主思虑周全,就依盟主的意见,等天黑之色,我们率领大军出,趁着夜色追击董卓。”

    袁绍抚掌笑道:“好,好,大家都回去吧,天黑之后在营寨门口集合。”

    王灿朝刘备说道:“玄德兄,你也听到盟主的命令了,先回去吧。天黑后,你带着云长兄、翼德兄在营寨门口等我。”

    刘备点点头,拱手道:“王太守,备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大军散去,各自回营。

    王灿也回到了营,不过王灿没事可做,就朝貂蝉的帐篷走去。

    因为裴元绍、赵云率领大军,高顺率领留下的陷阵营负责营地的安全,现在营都是陷阵营的士兵。高顺正在营地巡逻,见王灿回到营,问道:“主公,您不是去讨伐董卓了,怎么现在又回来了,莫非是遇到什么困难了?”

    王灿摆手道:“没有,时间推迟到天黑之后了,你巡逻吧,我去貂蝉营帐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高顺得了命令,又去巡逻去了。

    王灿走到貂蝉营帐门口,突然听见了哗啦啦的水声。

    “莫非又在洗澡?”王灿脑闪过貂蝉赤裸着身体,未着寸缕,光溜溜站在浴桶的情景,吞了口口水。他刚刚向前踏出步,又缩了回来,已经遭遇到次尴尬了,王灿若是又这样急匆匆闯进去,未免会在貂蝉眼落下登徒子的印象,故此王灿站在营帐外喊了声:“秀儿!在不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下,貂蝉就回答道:“世兄,进来吧!”

    王灿喜滋滋的走了进去,看到了令人惊愕的幕。

    营帐,貂蝉不知道在哪里找了个木盆,正洗衣服。刚才响起的水声正是貂蝉提起水桶往水盆倒水出的,王灿心暗骂自己龌龊,听见哗啦啦的水声就误以为是貂蝉脱了衣服在洗澡,思想真是太不单纯了。

    王灿在旁边坐了下来,看着貂蝉正在清洗的长裤,怎么觉得这么眼熟呢?

    那裤管极大,裤腰也远远过貂蝉纤细的腰肢。

    王灿柔声问道:“秀儿,这是你的裤子?”

    貂蝉说道:“不是,是世兄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?”王灿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,又盯着貂蝉正在清洗的裤子瞅了两眼,虽然觉得眼熟,却没有丝毫的印象,问道:“我没有让你洗裤子啊?而且我的裤子都已经清洗了,怎么可能还有没有清洗的,你在哪里找到的裤子?是不是弄错了?”

    貂蝉白了王灿眼,说道:“我给你整理被衾的时候,在被衾里面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王灿惊呼声,突然想起了藏在被衾的裤子。

    这很显然,这是他早晨遗精后换下的裤子,完了,完了,这下丢人了。王灿心哭的的心思都有了。正当王灿心正想着如何说话的时候,貂蝉悠悠的说道:“这裤子上还有块白斑,我闻了下,味道怪怪的,真不知道你怎么弄的,居然在大腿内侧的裤子上染上这样的东西,不过挺好洗的,几下就洗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味道怪怪的?”

    “挺好洗的?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心不知道该不该仰天大笑。这么明显的东西,换做是后世,肯定被眼认出,然而古代和后世就是不样,现在的女子太单纯了,连简单的生理常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貂蝉丝毫没有注意到王灿的神情,问道:“世兄,不用出战了么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嗯,生点事情,暂时不用出战了。”

    貂蝉笑问道:“世兄怎么想到来看秀儿了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我刚刚回来,不是应该先来看看你么?”貂蝉听了后,脸上升起抹红晕,娇羞诱人,看得王灿阵心动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貂蝉问道:“世兄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……”

    问答,两人就这么有说有笑的交谈着。

    而那条染上了王灿万千子孙的裤子,已经不知道被搓了多少遍了。

    ps:今日两更完成,都是四千字大章哦,求鲜花、收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