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章 温柔娴淑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日上三竿,金灿灿的阳光透进帐篷,照亮了略显幽暗的帐篷。  ≤.≤≤1≤Z≤W≤.≦﹤

    王灿睁开惺忪睡眼,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咦,都睡到这么晚了。”王灿伸手揉了揉酸的脑袋,眉头微微蹙起,感觉下身湿漉漉,黏黏糊糊的,好不难受。掀开被衾,看着下身湿透的片,王灿喃喃自语道:“奶奶的,都多大的人了,竟然还遗精,丢不丢人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这是由于貂蝉美女魅力太大,王灿在梦和哪个美女春风度了。

    正当王灿起身想要换掉湿涔涔的裤子的时候,营帐外传来哒哒的轻盈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营帐门帘掀开,金灿灿的阳光照耀进来。

    伴随着耀眼光线的射入,个婀娜多姿的身影朝王灿走来。只见貂蝉手端着铜盆,盆上还搭着张丝巾。貂蝉缓步走来,将铜盆稳稳地放在营帐内的案桌上,说道:“世兄,该起床洗漱了。”说着话的时候,貂蝉小巧的琼鼻耸了耸,怪异的说道:“怎么营帐里面好像弥漫着怪怪的味道,嗯,有点腥味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尴尬,不慌不忙,缓缓的用被衾盖住身体,说道:“秀儿,我自己洗漱就好了,你去休息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貂蝉问道:“你个大老爷们儿,不用秀儿帮忙?”

    王灿坚决摇头,道:“正因为是大老爷们儿,才自己洗漱。”

    貂蝉点点头,道:“好吧,你自己洗漱,我去给你准备早饭。”

    貂蝉走的时候,又耸了耸晶莹洁白的琼鼻,她总感觉营帐散着怪怪的味道,却又不知道这是什么味道。

    王灿见貂蝉离开,心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,王灿却有些奇怪,貂蝉怎么会突然间变得温柔娴淑了,这小妖精该不会是因为被他看光了身子,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了吧。王灿想着古代不似后世达的社会,即使是穿着比基尼在沙滩上乱逛也是相当的常见,而古代礼法苛刻,女子讲究守身如玉,除了丈夫之外,是不能被其他人看见身体的,尤其是貂蝉还是尚未出嫁的黄花大闺女,就更注重名节了。

    蔡琰!

    貂蝉!

    两大美女,个萝莉,个妖娆美女。

    左拥右抱,享受齐人之福,王灿脑想想都觉得爽快,不过想要解决貂蝉还差些火候,先得打消貂蝉刺杀他的心思才行。若是还没有征服貂蝉小妖精,就被貂蝉嚓咔解决了,岂不是赔了小命又丢了美女。

    王灿脑千思百转,手动作也不慢。

    麻利的起身将身上湿漉漉的裤子换掉,又洗脸、涮口,重新换上了赶紧清爽的裤子,才感觉身体终于干净舒爽了。解决完自身的问题后,王灿又将昨夜‘犯罪’的‘赃物’给处理,才悠闲的坐在营帐,等候貂蝉煮的早餐。

    “嗒!嗒!……”

    轻盈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王灿抬起头,望着充斥着阳光的营帐门帘。

    待貂蝉端着栗米粥走进来的时候,金灿灿的阳光从营帐外照耀在貂蝉身上,将貂蝉的雪白色长裙照耀得通透光亮。透过光线,王灿清楚的看到貂蝉纤细而充满弹性的双腿,不过这是穿着亵裤的双腿,自然是无法窥探那隐秘诱人的春光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也是动人心魄。

    貂蝉走进来,将瓷碗搁在王灿身前,然后静静地坐在王灿的旁边,看着王灿喝粥。

    王灿昨夜浪费了过多的精力,肚子早就饿了,端起碗三两下就将碗的粥喝完了。擦了擦嘴,王灿抬头看着貂蝉,见貂蝉双手撑着下颌,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盯着他,脸上升起抹红晕,不知道脑想些什么?王灿伸手在貂蝉眼前晃了晃,貂蝉依旧没有反应,王灿低声喊道:“秀儿,秀儿……”

    连喊了几声,貂蝉才惊呼声,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貂蝉面颊羞红,伸手摸了摸烫的面颊,说道:“世兄,你还有公务繁忙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貂蝉不理会王灿,麻利的站起身端起瓷碗,就离开了王灿的营帐。

    看着貂蝉急匆匆的离开了营帐,王灿瞪大了眼睛,眼满是疑惑。看貂蝉的情况,莫非貂蝉小妖精真的动情了,或者是不可自拔的爱上他了。嗯,还是很有可能的,王灿相当自恋的想到。不过,和貂蝉之间的事情只是调味剂,调节下情绪,休息好后,王灿又开始处理营的军务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何时,诸侯营地外突兀的响起了雄浑的战鼓声。

    战鼓雄浑的声音在营地内回荡,让所有的诸侯都听见了营地外传来的声音。再加上营地内到处都是诸侯们的探子,营地外生了什么事情很久就传到了诸侯耳。没过多长时间,裴元绍身穿甲胄,手拎着狼牙棒,全副武装,急匆匆的跑到王灿营帐,兴奋的禀报道:“主公,吕布那厮又来挑战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吕布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淡然,说道:“我们汉军又不出战,你这么兴奋做什么?”

    裴元绍不满的撇撇嘴,道:“您不是说这两天就有事情做了么?吕布来挑战了,我们还是呆在营,都快要淡出鸟来了,主公,末将请战!。”

    王灿打趣道:“你要和吕布单挑?”

    裴元绍挠挠头,道:“主公,您知道吕布就是凶人个,我哪敢和吕布单挑,您这不是拿俺老裴打趣儿么?末将的意思是率领士兵和吕布干仗。”

    王灿哂笑道:“就凭你的几百汉兵?”

    裴元绍说道:“主公,又不是末将单独出战,怎么可能只有汉兵。”

    王灿摆摆手,笑说道:“好了,你就熄了想要出战的想法吧。我让你加紧训练准备出战,不是准备和吕布交战,你现在只管训练好士兵,现在还不是时机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追问道:“主公,您就透露点,让俺老裴心里有个底儿不是。”

    王灿见裴元绍追根究底,喝道:“是你做主,还是我做主,你现在好生训练士兵就是。只要你把士兵训练好了,早晚会有你上战场的时机,你这样毛毛躁躁的,让我怎么放心。你率领汉兵上战场,想要在战场上打胜仗,平时训练士兵就要多流汗,多训练,才能在战场上少流血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诺诺的说道: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王灿摆摆手,道:“好了,吕布搦战不是什么大事,去训练士兵吧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拱手道:“主公,末将告退!”

    正当裴元绍离开的时候,赵云又疾步走了进来,朝王灿揖了礼,道:“主公,袁绍派人请主公前去议事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站起身道: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继续说道:“子龙,这次你就不用随我起去了,在营训练士兵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赵云回应了声,和王灿道走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王灿离开后,朝袁绍营帐疾步走去,待进入袁绍的营帐后,王灿看见营帐已经聚集了许多的诸侯。曹操、袁术、孔融、公孙瓒等诸侯都已经抵达了营帐,王灿走到营帐,朝袁绍揖了礼,说道:“盟主!”

    袁绍说道:“为先,请坐。”

    王灿走到曹操下方,朝曹操点点头,撩起衣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曹操将荀彧收为己用,脸上洋溢着自信从容的笑意,丝毫没有受到打击而露出颓废的神情,这样的庆幸让王灿都有些惊愕。

    袁绍说道:“诸公,吕布又来搦战,谁愿出战?”

    换做是袁绍以前问话,肯定是谁敢出战?现在换成了谁愿意出战?

    其的意味,只有当事人才能弄明白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大帐没有人回应,所有人都见识了吕布个人独战夏侯惇、夏侯渊、吕布、孙坚而不落败。这样恐怖的人物,谁敢和吕布交战,若是河内太守王匡、上党太守张扬早就知道吕布如此恐怖,肯定不会让麾下大将和吕布交战。尤其是孔融,麾下大将武安国被吕布斩断手臂,境况惨烈,让孔融都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现在吕布又来搦战,谁都不愿意出战。

    袁术见无人说话,朗声说道:“盟主,昨日大军和董卓交战,不是有赵云、夏侯兄弟、孙将军抵抗吕布么?现在盟主声令下,只需要赵云四人出战,就可以挡住吕布,人都选好了,盟主何必犹豫。”

    袁绍呵斥道:“吕布前来搦战,是单人对战,我们岂能以多欺少。即使赵云四人和吕布打成平手,也是丢了诸侯盟军的脸面。昨日四人围攻吕布是因为大军交战,只要能够拖住吕布就行,现在吕布堂堂正正的挑战,岂能再次派四人围攻,既然没有人愿意出战,那就避而不战,挂免战牌吧!”

    袁绍锤定音,选择了不搭理营帐外的吕布。

    这也是袁绍综合了许多诸侯的意见,除了王灿、曹操、公孙瓒、孔融等人,其他诸侯都派人私下和袁绍接触,表示有心无力,不愿意再战。

    为此,袁绍也只能是避而不战。

    曹操张开嘴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营地外,吕布也是神色紧绷,见诸侯们迟迟不出战,罕见的没有出言挑衅。他可是清楚地知道西凉大军已经在逐渐的撤退了。作为垫后的大军,吕布还没有特意去挑衅诸侯的勇气,还是稳妥的撤退为好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到,收工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