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1章 曹操和荀彧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离开貂蝉的营帐后,又去营视察了番。≯ .

    至于从王灿营帐离开的曹操,因为没能得到王灿的确切答复,心有些失望,又有些颓废。

    攻打董卓,没有强有力的援军,是非常困难的。

    王灿麾下有破军营、陷阵营、汉兵三大主力部队,虽然破军营、陷阵营、汉兵加起来也就千多人,但战斗力却不能小觑。纵然曹操以及孙坚的士兵骁勇善战,悍不畏死,没有王灿参与,就没有灵活机动的骑兵支援。

    骑兵?

    曹操心动,当即想到了北平太守公孙赞。

    他心有了想法,立即就朝公孙瓒的营地走去。

    公孙瓒麾下白马义从骁勇善战,战斗力非常强悍,若是能够得到公孙瓒的支持,即使没有王灿参与,也能够拥有攻击董卓的机动部队。想到这里,曹操微冷的心又变得火热起来,他脚下如风,走路非常快,疾步朝公孙瓒的营地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公孙瓒营地,曹操当即让守营的士兵前去禀报。

    站在营地外,曹操打量着公孙瓒营地周围的布局。

    这片区域本是公孙瓒大军驻扎的地方,但旁边却有座狭小的营寨。

    营寨,关羽、张飞正带着士兵操练。

    关羽和张飞都是北方人,生得人高马大,魁梧健壮,面容粗犷。关羽丹凤眼微眯,颌下长髯飘飘,手持青龙偃月刀,端的是威风赫赫。张飞燕颔虎须,豹头环眼,腰圆膀阔,手拎着丈蛇矛,霸道凶戾,令人生畏。两人在营训练士兵,举动都充满了力量。

    曹操见此情景,心暗暗叹息刘备这厮籍籍无名,居然幸运的拥有两员大将,当真是走了狗屎运。

    曹操距离关羽很远,但关羽好似察觉到有人看他。

    目光转动,望见曹操站在公孙瓒营帐外,关羽眼眸迸射出抹精光。

    曹操见关羽看向他,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不多时,去禀报消息的士兵走了出来,将曹操迎到了公孙瓒大帐。曹操进入营帐后,目光在大帐扫了圈,却没有看到公孙瓒的人影,当即朝身旁摆放酒食的士兵问道:“公孙将军在何处?怎么没有看见将军呢?”

    正当士兵张嘴要回答的时候,爽朗的大笑声从营帐外传来。

    公孙瓒身穿袭白衣棉布袍,头戴高冠,腰佩长剑,掀开营帐门帘,大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孟德兄,瓒正在营训练士兵,听闻孟德兄来访,去洗漱了番,让孟德兄久等了,见谅!”公孙瓒神色从容潇洒,说话的声音浑厚洪亮,望见曹操好像是看见多年未见的老朋友,举止投足间散出股不凡的气度。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伯圭(公孙瓒的字),操冒昧来访,打扰之处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公孙瓒摆手道:“无妨,无妨。”

    两人见面都是客套话,你来我往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伯圭兄,我刚刚进入营寨的时候,望见旁边竟然还有座单独的营寨,其竟然是刘备的兄弟在训练士兵,这刘备不是伯圭兄麾下的将领么?怎么竟然单独开辟营寨,莫非刘备属于单独的营么?”

    公孙瓒嘴角抽搐了下,解释道:“瓒领兵讨伐董卓,麾下本没有刘备这号人,只是刘备带着关羽、张飞、以及几百士兵前来讨伐董卓的时候,我们在路上碰到了。由于我和刘备曾经是同窗,故而让刘备和瓒道而来,不过刘备的士兵都是单独训练,与瓒无关……嗯,这些芝麻蒜皮的小事不用考虑它,孟德兄此次前来,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?”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既然伯圭兄问起,操就开门见山的说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瓒点头,等待着曹操的下。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今日和董卓战,诸侯们对董卓的实力有了认知,再加上麾下士兵又死伤惨重,都有了怯战的想法,这对于讨伐董卓是非常不利的。操来此拜访伯圭兄,就是特意取得伯圭兄的支持,准备继续攻打董卓,直奔洛阳。”

    公孙瓒听了,登时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怯战!

    公孙瓒心也有这样的想法,不过公孙瓒不是怕了董卓,而是担心和董卓交战,麾下士兵死伤惨重,并且又没能击败董卓。若是公孙瓒损兵折将,自身实力大减,回到幽州后很可能遭到其他势力的攻打,不得不小心慎重。

    事实上,各路诸侯大多都不是怯战,而是承受不起损失。

    如公孙瓒自己就和幽州牧刘虞时有摩擦,双方各自看对方都不顺眼。

    刘虞对塞外少数民族采取的是拉拢安抚的政策,而公孙瓒认为该采用铁血政策。

    两种理念,使得幽州的两个大势力处于对立状态。公孙瓒讨伐董卓,若是成功了还好,毕竟是带着巨大的功勋回到幽州的。如果是遭到惨败,麾下的士兵又打光了,回到幽州后,旦刘虞趁火打劫,公孙瓒能否挡住刘虞?这是公孙瓒必须要考虑清楚的。

    曹操见公孙瓒沉默,心咯噔下,暗道又没戏了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公孙瓒说道:“孟德兄,瓒遵袁绍为盟主,切听从盟主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公孙瓒不好直接拒绝曹操,只能将事情全都推到袁绍身上。

    曹操听就明白了公孙瓒的意思,只要袁绍肯让诸侯大军和董卓交战,公孙瓒也当仁不让。但袁绍不主动出击,公孙瓒也不会领兵出战。想到袁绍,曹操心苦笑,他就是认为袁绍不会主动出兵,才亲自去找孙坚、王灿、公孙瓒,现在只有孙坚愿意和董卓交战,王灿态度不明确,公孙瓒又拒绝了,让曹操心堵得慌。

    话已经说清楚了,多说也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曹操站起身,朝公孙瓒揖了礼,说道:“既然伯圭兄已经有了主意,操就不勉强伯圭兄,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瓒站起身,说道:“孟德兄慢走。”

    望着曹操略显落寞的身影,公孙瓒又看了眼摆在案桌上丝毫未动的酒食,心也有些难受。他有心相助曹操,也想攻打董卓,但是公孙瓒不似曹操,现在的曹操不过是刚刚从洛阳逃出来的通缉犯,除了招揽到麾下的士兵,其他什么都不用考虑,但是公孙瓒不同,公孙瓒是牧守方的太守,顾虑太多,不能答应曹操的请求。

    曹操出了营帐,神色落寞,神情更显疲惫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诸侯,竟然只有孙坚表示愿意和董卓交战。

    可悲啊!

    曹操走出公孙瓒营地的时候,刘备也看见了曹操。刘备想要和曹操搭上关系,殷切的望着曹操的背影,期待着曹操回头望,然后他就走上去和曹操搭讪,双方粗细交谈番。可是曹操满腹心事,低着头,根本没有朝刘备的方向瞥眼,让刘备好生失望。

    “诶,可惜了!”

    刘备望着曹操离开,心叹息声。

    曹操怀着沉重的心情,漫无目的的走出诸侯营地,往营地后方的山林走去。营地后方的山林士兵都检查过,确保没有董卓安插的探子。曹操人走在山林,看着已经长出了嫩芽的树木,自言自语道:大树都已经长出了嫩芽,大汉何时才能长出新的‘嫩芽’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远处,轻微的脆响声响起。

    曹操循声望去,竟是荀彧踩到枯枝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荀彧面带微笑,缓步朝曹操走来,边走,边朗声说道:“只要不放弃,坚持到底,永不言败。大汉总有天能够长出新的‘嫩芽’,这个过程可能有些长,但不是没有可能,莫非孟德兄受了点打击,就心灰意冷了么?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曹操惊呼声,脸上带着浓浓的疑惑,轻声问道:“若,你不是在本初营,怎么出现在山林了?”

    荀彧淡淡的说道:“袁绍优柔寡断,难成大事,我已经离开袁绍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听了后,心狂喜,眼光灼热。

    机会!

    大好的机会!

    有道是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,虽然没有得到王灿和公孙瓒的支持,没想到漫无目的乱逛居然碰到了离开袁绍的荀彧。这刻,曹操的心变得火热起来,他和荀彧也有过几次交谈,对荀彧满腹才华钦佩不已,但是那时候荀彧在袁绍麾下做事,曹操不好直接挖人。现在荀彧离开了袁绍,岂不是他曹操的机会。

    曹操没有丝毫的犹豫,立即朝荀彧深深地揖礼道:“操不才,请若助操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荀彧淡然笑,也朝曹操揖了礼,道:““不敢请耳,固所愿也!”

    曹操扶起荀彧,道:“我得若,如旱地逢甘霖啊!”

    荀彧也是露出了和煦的笑容,他呆在袁绍营,和袁绍相处久了,就现袁绍优柔寡断,不能成就大事,而且袁绍野心太大,不是荀彧心的理想人选。荀彧和曹操认识后,仔细的观察过曹操段时间,经过长时间的思量,最终敲定了投靠曹操的想法。

    两个人,条鱼,汪清水。

    鱼需要水!

    水也需要鱼!

    ps:第更,求鲜花、收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