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0章 太刺激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关于如何对付董卓,王灿、郭嘉、荀攸商量了近个时辰,才定下了如何抢夺董卓搜刮来的钱财。≯>≥ ≤.<≤1﹤Z≦W≤.<≦

    事情商量完成后,郭嘉、荀攸、王越相继离开,王灿也起身朝貂蝉的住处走去。

    昨日貂蝉先是亲自煮粥向王灿示好,后又让王灿去谈事情,王灿存着将貂蝉放在边晾晾的心思,便没有去貂蝉的营帐。今天把貂蝉的意图弄清楚后,王灿觉得该去看看貂蝉,不管怎么样,毕竟貂蝉没有恶意,身不由已,不是貂蝉的本意。

    裴元绍正在营地训练汉兵,见王灿朝貂蝉营帐走去,诡异的笑了笑,高声问道:“主公,您去秀儿小姐营帐么?”

    王灿看见裴元绍嬉皮笑脸的摸样,恨不得将裴元绍先剥皮,后抽筋,再暴晒三日。

    他冷哼声,问道:“这两天有什么动静没有?”

    裴元绍问道:“您说秀儿小姐?”

    王灿喝道:“裴元绍,你是不是皮痒了,信不信我让你站在营当箭靶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裴元绍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,身体微颤,连连摇头道:“主公,您箭术精湛,哪里需要我这样的箭靶,秀儿小姐这两日脾气有些暴躁,您去见秀儿小姐的时候,要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骂道:“屁话,老子大老爷们儿个,还怕它个小女人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说道:“提前给你透露下,最近又有事情做了,好好训练士兵。若是懈怠了,你就直呆在营,不用领兵出战了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裴元绍大喝道:“您放心,末将定不负主公厚望,您去陪秀儿小姐吧。”说到这里,裴元绍脸上又露出诡异的笑容,笑说道:“您现在去秀儿小姐营帐,时间可是刚刚好哦。”

    王灿心思都在貂蝉身上,没有注意裴元绍说的话,径直朝貂蝉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距离貂蝉的营帐三丈远的时候,王灿现周围竟然个士兵都没有,空旷得很。

    见此情况,王灿微皱着眉头,对裴元绍防守松懈非常的不满。

    貂蝉抵达营地的时候,王灿就曾嘱咐裴元绍要看好貂蝉,注意貂蝉的举动,不能有丝毫的懈怠。而现在貂蝉营帐三丈内竟然没有个士兵,出现这样的空档,很容易让人趁虚而入。王灿阴沉着脸,缓步朝貂蝉营帐走去,越是走近貂蝉营帐,王灿的心就越加的低沉,裴元绍这厮自以为看到他和貂蝉生了什么事情,竟然如此松懈,看来需要敲打敲打了。

    王灿掀开貂蝉营帐门帘,进去之后竟然没有看到貂蝉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咦,人呢,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王灿左顾右盼,竟然没有看到貂蝉的人影,这样的庆幸让王灿心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隐约,王灿居然听见了哗啦啦的水声,王灿循着声音望去,只见营帐里侧竖立着块黑色的挡板,将营帐最里侧的地方遮挡住了。隐约,水声就是从挡板里面传来的,王灿屏住呼吸,脚步很轻,缓缓地朝木板里面走去,越是朝木板遮挡住的地方走去,居然能听见隐约的哼哼声,显然貂蝉就在里面。

    王灿悄悄地走到木板里侧,猛地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水雾缭绕,具绝美的**在水雾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王灿咽了口口水,眼眸迸射出炙热的眼神,眼前身无寸缕的女子正是貂蝉,此时貂蝉站在浴桶,双手掬捧起冒着腾腾热雾的水往白皙水嫩的肌肤上浇水,那白嫩的肌肤上,滴滴水珠点缀着,好似晶莹的琥珀般晶莹透明。胸前的两点嫣红让王灿更是热血沸腾,感觉浑身燥热无比,股热流从王灿小腹处升腾起来,让王灿顿时感觉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或是感觉到旁边有人,貂蝉回过头来,望见王灿怔怔的站在木板旁边,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旋即,貂蝉张大了嘴,就要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王灿知道若是貂蝉喊出声,肯定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,他个箭步纵跃上去,在貂蝉张嘴就要喊出声的刹那间,伸手捂住了貂蝉的嘴,说道:“秀儿,我不是故意的,我刚刚处理完军务,就想着到你这里来看看你。因为在营帐没有看见你,又听见挡板后有声音传来,就走过来看下,没想到你正在沐浴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貂蝉脸色羞红,眼眸露出屈辱的神情。

    前天夜里,被王灿听见她躲在草丛小解的声音,现在又被王灿看光了身体,让貂蝉恨死了王灿,这厮就是她的梦魇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放开你,你不要喊出声。”

    王灿只手勾住貂蝉的脖子,只手捂着貂蝉的嘴,使得貂蝉身体非常接近王灿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的动作,貂蝉胸前的春光全都暴露在了王灿视线,刚才王灿是远距离的观看貂蝉的身体,而现在却是近距离的,不仅能够清清楚楚的看见貂蝉上半身的风景,更能闻到貂蝉绝美**上散出来的淡淡体香。

    王灿穿越到这里,还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和个光着身体的女人接触,尤其是这样美得无法形容的妖精相处,很自然的,王灿的下半身起了反应。

    王灿松开了捂着貂蝉樱桃小嘴的大手,心还是有些惋惜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貂蝉身体猛地蹲下去,身体淹没在浴桶的热水,整个人只露出洁白莹玉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你,你,还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貂蝉气得面红耳涨,见王灿依旧站在原地望着她呆,心更是火气直冒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在营洗澡,居然碰到王灿这个二愣子直冲冲的就冲了进来。她洗澡的时候就已经吩咐裴元绍,不准让任何人接近营帐,而且营帐周围的士兵也都被貂蝉打到三丈外,不准近距离在营帐周围巡逻,裴元绍也都答应了事情,却让王灿进来了。

    莫非是裴元绍没有提醒王灿?

    貂蝉心想了想,觉得非常的可能。

    只是,却只能是哑巴吃黄连。

    王灿怏怏的退了出去,貂蝉那绝美的身体让王灿为之心动。见到貂蝉的容颜就已经很容易升起占有貂蝉的心思。

    而且,这厮还极其具有正义感,美其名曰解救貂蝉。

    演义貂蝉的境况确实很惨,被董卓看上了,被吕布看上了,被关二爷看上了……

    反正貂蝉就是祸水红颜的集合体,让人难以压制住心的**。

    听见木板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王灿知道貂蝉肯定在穿衣服了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心舒了口气,貂蝉也穿好衣衫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貂蝉刚刚出浴,乌黑如墨的髻上还沾着点点水珠,而此时貂蝉又穿着件雪白色长裙,更是显现出种绝美的风情,王灿好不容易压下心躁动的心情,看见貂蝉此时的装束,心又有些躁动起来。

    貂蝉撩起遮掩在额前的丝,说道:“世兄,你来找秀儿,有什么事情么?”

    王灿讪讪的摸了摸鼻子,说道:“这两日忙着和董卓交战,没有时间到你这里来,这次是特意来谢谢你亲自煮粥的。”

    貂蝉嘟囔着嘴,哼道:“我又不是专门为你煮的,不用你谢。”

    显然,貂蝉还在为王灿让裴元绍带的话感到生气。

    虽是如此,貂蝉却没有注意到她摆出的神情是多么的诱人,让王灿心痒痒的,恨不得直接禽兽化,冲上去将貂蝉就地正法了。因为貂蝉的话,气氛也变得凝滞起来。王灿和蔡琰相处在起的时候,也就是听蔡琰弹弹琴,很少有什么谈情说爱之类的,现在貂蝉这样说,王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。

    貂蝉见王灿不说话,哼哼两声,却又不好提刚才的事情。

    良久,王灿说道:“秀儿,我就来看看你,既然无事,我就告辞了。你在营帐好好休息,嗯,和董卓交战用不了多久就要结束了,既然王司徒将你托付于我,到时候你和我起去汉吧。”

    貂蝉嗯了声,没有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,当即离开了。

    貂蝉目视着王灿离开,眼神复杂,心也是五味杂陈。和王灿接触仅仅几天时间,王灿简直是将她剥得干干净净,连身体都被王灿看光了。

    王灿离开营帐后,心蓦地想起裴元绍的话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厮明显是知道貂蝉正在洗澡,却没有提醒自己,看来是了裴元绍的陷进。

    不过,王灿心还是有些兴奋,太刺激了。

    ps;第二更完成,嗯,求鲜花、求收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