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9章 利用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见郭嘉、荀攸都看向自己,王灿笑说道:“如何谋财暂时没有想到,只是有了掠夺董卓钱财的心思,具体怎么办,还得靠你们两人想办法。≧ ≯≯ <.<<1ZW.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郭嘉惊呼声,张大了嘴,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    荀攸也是惊愕不已,还以为王灿有什么绝妙的计策能够轻易把董卓的钱财捞到手。却没想到王灿也只是看着董卓的金山银山眼红。董卓麾下几十万西凉大军,又有骁勇善战的飞熊军,想要掠取董卓收集的钱财谈何容易?

    王越端坐在坐席上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,他觉得王灿应该不会做亏本买卖的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把握,王灿绝不会说出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,王越是武夫,如何谋划还得靠郭嘉、荀攸解决,他插不上嘴。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主公,董卓实力强大,想要虎口拔牙掠夺董卓的钱财,可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荀攸也认同郭嘉的观点,道:“主公,我们能动用的兵力加起来也就千余士兵,想要掠夺董卓的钱财,基本不现实。”

    王灿依旧满脸笑容,丝毫没有受到郭嘉、荀攸的打击。

    思虑片刻,王灿沉声道:“综合各方面的考虑,我认为董卓很可能会将都城前往长安,只要董卓主动撤往长安,这就是我们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王越这次也被王灿的话‘吓’到了,惊呼道:“迁都长安?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荀攸沉声道:“不会吧,董卓好不容易霸占洛阳,怎么迁都长安?”

    郭嘉面色凝重,眉头紧皱,思考着王灿说迁都长安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王越神色变化最大,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。当初王灿收服英雄楼,在洛阳英雄楼布局的时候,就早早的将史阿派遣到长安建立英雄楼,在长安扎根。若是董卓裹挟朝臣、皇帝迁往长安,岂不是董卓的动静全都在王灿的掌握当。不论王灿是否提前推断出将来董卓会迁都长安,单是王灿将英雄楼在各大州郡建立起来,就足以证明王灿谋划的不仅仅是城地了。

    不谋全局者,不足谋域。

    不谋万世者,不足谋时。

    王越现在是体会到了王灿的高明之处,王灿能够提出董卓迁都长安的推断,肯定是有足够的把握,才会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荀攸说完话,也平静了下来,思考着王灿说董卓迁都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自光武皇帝刘秀立汉以来,洛阳就作为东汉朝的都城。

    宗庙、皇陵都在洛阳,纵然董卓想要迁往长安,也不可能通过朝臣百官的同意。而且荀攸也想不到董卓为什么要迁都长安,洛阳城高墙厚,又囤积了无数的粮食,诸侯大军远道而来,补给就成了问题,只要董卓坚守洛阳,同样可以御敌于洛阳之外,保证诸侯大军各自散去,可为什么王灿说董卓迁都呢?

    荀攸思虑良久,还是毫无头绪,问道:“主公,为何董卓会迁都呢?”

    王灿听见荀攸问,登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董卓将都城迁往长安,是王灿早就知晓的。

    诸侯讨董,李儒谏言董卓迁都,董卓将都城前往洛阳。郭嘉已经推断出董卓即将领兵撤退,而且王越也说董卓派西凉兵四处劫掠,抢劫富商豪绅。到这个地步,董卓也就要裹挟着皇帝、百官、百姓撤离洛阳,朝长安而去。

    望着荀攸殷切的神色,王灿心非常的苦涩。

    他知道历史走向,却没有仔细研究过为什么董卓迁都洛阳,让他匆忙间说为什么,王灿还真是没想到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郭嘉吐出口浊气,紧绷的神色放松了下来,脸上露出招牌式的懒笑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,心动,笑说道:“奉孝,看你应该想明白了,说说你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郭嘉嘿嘿直笑,朝王灿露出感激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将表现的机会交给他,实在是太好了。这厮心对王灿感激之情溢于言表,却不知道王灿根本是凭借对于历史的熟络,才知道董卓要迁都洛阳,不了解其有什么缘故,被王灿卖了都还帮着王灿数钱。

    郭嘉轻咳两声,朝营帐门口的士兵吩咐道:“去拿份地图来。”

    士兵回应声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会儿,士兵便拿了份地图进来。

    郭嘉结果地图,将地图摆在案桌上,在案桌上指指点点,连连点头,半响后才说道:“主公,嘉认为董卓迁都洛阳,原因有四点。”

    “其,从地图上洛阳的地理位置来看,董卓已经不得不迁都。主公率领赵将军打开虎牢关大门,让诸侯大军进入虎牢关,直逼洛阳。这样的情况下,洛阳丢了东边的门户,没有防守的地方,将面临诸侯围攻。虽然诸侯大军聚集在起,很可能面临粮食缺乏的情况,但是,诸侯也可以撤军,将大军屯在荥阳、虎牢关、弘农,对洛阳形成围攻的架势,使得洛阳成为瓮之鳖,这样的情况不利于董卓防守。”

    “反观长安,只要董卓退守长安,有武关、潼关、函谷关三大屏障,而且长安接连西凉,西凉作为是董卓的大本营,粮食、马匹等物资可以从西凉源源不断的送往长安,保证长安有足够的粮草。如此,董卓在长安进可攻退可守,可谓是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,诸侯大军强势无比,也难以攻打长安。”

    郭嘉说完后,将案桌上的地图放在旁边。

    王灿听后连连点头,鼓励的朝郭嘉点点头,表示赞赏。

    这厮脸皮极厚,露出胸有成竹的神情,好似郭嘉说的他都想到了。

    郭嘉望见王灿赞赏的神情,心更加的欢喜,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,思路也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,朗声道:“董卓迁都的第二个原因,是为了解决内忧。董卓迁都长安,势必会牵动很多人的利益,这些人多达数都是忠于皇室的大臣,旦这些朝臣站出来阻止董卓,董卓就有机会将这些不服从他,死忠皇帝的人罢黜掉,以免迁都长安后,这些朝臣在朝干预董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迁都乃是国之大事,非常慎重,对于皇室来说,太过重要。将都城前往长安,直接抛弃了宗庙、陵寝,这对刘氏子孙来说,是大不孝。董卓通过这件事情,罢黜和他对抗的官员,朝谁还敢和董卓抗衡。”

    郭嘉侃侃而谈,条理清晰,思路明了,让王灿都惊喜不已。

    有了郭嘉这个鬼才,可谓是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荀攸也接连点头,认同郭嘉的说法。

    郭嘉继续说道:“前两个原因,个是占据地利优势,个是解决内忧,第三个原因则是外患。诸侯盟军虽然各有心思,但总的来说都有个想法,想要击败董卓,只要有可趁之机,诸侯们就会兵攻打洛阳。即使这次讨伐董卓失败了,但还可以有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甚至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,董卓必须要彻底解决外患,保证不被诸侯大军威胁。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迁都长安,纵然诸侯有百万大军,董卓据守三关,再加上西凉军源源不断的支持,也能立于不败之地。”

    荀攸问道:“奉孝,第四个原因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王灿也是有些疑惑,等待着郭嘉说话。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最后点么,呵呵,是董卓惜命。董卓身居高位,手遮天,连皇帝都可以无视,何其威风霸道,狂妄嚣张。做官做到董卓这个地步,若是死了,岂不是太过可惜了,所以董卓要找个安全的地方,保住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啪!啪!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抚掌大笑,说道:“好,奉孝之言,真是说得我心坎上了。”

    荀攸也是抚须微笑,郭嘉的话,确定董卓迁都洛阳几乎是敲定的事实了。

    王越望着郭嘉,心凉凉的,董卓碰到郭嘉这样的人物,悲哀啊!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奉孝,既然确定董卓肯定会迁都长安,那董卓在洛阳城搜刮的钱财就会随董卓起送往长安,这就是我们的机会。奉孝有何计谋,能够将董卓搜刮的钱财都抢过来,成为我们的财产。”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办法倒不是没有,不过还需要有其他诸侯配合才行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奉孝有何计谋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郭嘉阴测测的说道:“董卓若是撤兵,肯定是董卓率领大军先行,然后是粮草钱财,这些贵重物品由董卓大将押送,最后则是董卓阻止追兵的军队。主公想要抢劫董卓的钱财,先就得有其他诸侯吸引董卓的兵力,将董卓押后阻止追兵的大军拖住,主公才有机会绕到前方去追击押送钱财的大军。至于拖住董卓大军的人选,推曹操,其次是孙坚,这两人都热衷于击败董卓,重振朝纲,只要曹操和孙坚出兵,主公就有了可趁之机。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曹操和孙坚成了郭嘉计谋的长矛,正面主攻。

    而王灿麾下的大军则是伺机而动,不会受到多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听了郭嘉的话,王灿心想着演义关于董卓撤退的情况。曹操和孙坚两人都曾率领大军对董卓紧追不放。所不同的是,曹操被董卓布下的士兵打得落花流水,而孙坚却得到了玉玺,不过这也造成了孙坚被杀。

    想清楚了事情,王灿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,曹操定会再次来找他的。

    为了得到董卓的钱财,只能利用孙坚和曹操了。

    ps:第更,有些晚了,抱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