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 谋财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提及蔡邕,王越老脸微红,脸上浮现出尴尬的神色。≧ ≤.﹤<1≤Z≦W≦.≦

    见王越神色不正常,王灿心突地紧张起来。略微想,又想明白了其的缘故,笑说道:“子武,不用顾忌,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出来就是,我记得你前往洛阳的时候我让你见机行事,全权负责此事,纵然有不当之处,我也不会怪罪的。”

    王越神色毕恭毕敬,朗声说道:“主公,卑职去蔡大家府上也是先礼而后兵的。”

    句话,说明王越的境地,纵然冒犯蔡邕也是无奈之举。这是王越先给王灿打预防针,以免王灿怪罪。

    不管王灿如何考虑,该说清楚的还得说清楚才行。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王剑师接蔡老先生离开洛阳,居然先礼后兵,有意思,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郭嘉呵呵直笑,脸上满是笑容。

    王越神色凝重,没有郭嘉那么轻松,缓缓说道:“卑职前去拜访蔡大家,蔡大家先是询问了蔡小姐的情况,得知蔡小姐切安好,便说蔡小姐入蜀,他已经没有后顾之忧,要和王司徒等人起留在洛阳,共同支撑朝纲,稳定大局,宁愿死在洛阳也不愿意离开洛阳。”

    王灿叹口气,道:“果然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这种事情,也是在王灿的意料当。

    郭嘉来了兴趣,问道:“后来呢?后来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王越摊开手,无奈的说道:“还能怎么样,蔡蔡大家不配合,我们就无法安全的将他带离洛阳,无奈之下,只能将蔡大家打晕了,才派人把蔡大家安全的送往汉。”

    王越刚刚说完,郭嘉剑眉扬起,急忙问道:“蔡老先生脾气刚烈,就没寻死?”

    郭嘉说完后,王灿、荀攸、王越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郭嘉身上。

    郭嘉愣了愣,问道:“我说错了么?你们都瞪着我干什么?”顿了顿,郭嘉也反应过来他的表述有些不对劲儿,好像期盼着蔡邕自杀似的。郭嘉看向王灿,见王灿也是黑着脸,急忙解释道:“主公,嘉只是说蔡老先生性情刚烈,若是强行将蔡老先生送往汉,蔡老先生想不通,恐怕会做出自杀的事情,嘉也没有其他的想法呀。”

    王灿强自笑了笑,他也明白郭嘉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,听着郭嘉的话,怎么都感觉非常的别扭。

    王越望着郭嘉,赞叹道:“奉孝先生果然料事如神,蔡大家现自己离开洛阳,正在前往汉的路上,立即就要求返回洛阳,送蔡大家离开的武士不答应,蔡大家便要自杀。幸好护送蔡大家的武士脑子灵活,搬出蔡小姐才打消了蔡大家轻生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王灿长舒口气,说道:“平安就好,平安就好!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问道:“老师的事情解决了,我让你留在洛阳观察动静,最近洛阳有什么事情生?”

    王越说道:“主公,洛阳城最近很不平静,非常乱。尤其是主公率领士兵攻破虎牢关后,洛阳城几乎是乱成了锅粥。光天化日之下,董卓麾下的西凉兵到处作乱,抢劫妇女,奸淫掳掠,无恶不作,那些穷人家的百姓还好些,没有受到什么影响,毕竟都已经是整日端着破碗讨日子了,还能有什么让西凉兵抢劫的。”

    “穷人没有受到什么影响,洛阳城的富商豪绅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“西凉兵群群的在洛阳城乱窜,全都瞄准了洛阳城富商豪绅,抢劫了不知道多少钱财、珠宝、粮食,使得洛阳城乌烟瘴气,富商豪绅们怨声载道。所有的人都恨不得将西凉兵剥皮抽筋,杀死后暴晒三日以泄心之恨。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戚戚然,唏嘘不已:“因为英雄楼结交了许多的西凉军将领,才能免遭劫难,没有被西凉军抢劫。这也多亏留在英雄楼主持大局的赵威长袖善舞,和西凉军的许多将领、校尉都有交情,才能够保证英雄楼继续昌盛下去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嗯,赵威做得好。我做事向来是有功必赏,有过必罚,赵威功不可没,待回到汉,你到程昱那里为赵威请功。”

    王越没想到涉及赵威的句话,竟然得到了王灿的奖赏,顿时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他拱手朝王灿揖了礼,拜谢道:“卑职替赵威多谢主公。”

    王灿摆摆手道:“这是他该得的,不用如此。”

    王越依旧是神色谦恭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不过王越好像想到什么事情,脸上突然没有了笑容,说道:“主公,您前日派人到洛阳让卑职查探貂蝉的事情,卑职已经查探得清清楚楚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欣喜,赞叹道:“这么快就查清楚了,好,好,快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到现在,王灿依旧没有弄清楚貂蝉到底为什么要刺杀他?这也是王灿让查探貂蝉情况的缘故。

    王越说道:“主公,貂蝉的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刚刚说出口,营帐外突然传来砰的声脆响,这是陶碗掉落在地上,摔碎的响声。。王越眸光如电,看向营帐外,大喝道:“谁?是谁在外面偷听?”王越声音落下,营帐外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近及远,跑向远方

    王灿也是脸色微变,见王越要去追,当即喝止道:“子武,不用追了。”

    王越问道:“主公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郭嘉、荀攸相视笑,露出你懂、我懂的神情。这般情况落在王越眼,就更加觉得奇怪了,不明白郭嘉、荀攸怎么会表露出这种神情。这也是王越今日才来到营地,不知道王灿、貂蝉之间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见荀攸、郭嘉露出的神情,心愤愤不已。

    裴元绍这黑货,弄得现在都以为他和貂蝉之间生关系了。

    王灿轻轻咳嗽两声,道:“子武,将查出来的消息说清楚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王越说道:“貂蝉此女,的确是王司徒的义女。大概是几天前,貂蝉和丫鬟在洛阳街道上逛街的时候,群身穿黑衣的贼人将貂蝉掳走了,之后就没有了貂蝉的消息,正当卑职筹莫展的时候,从个西凉兵口听到令人意外的消息,抢劫貂蝉的人不是贼匪,而是群西凉兵,貂蝉被西凉兵劫走后,送到了李儒府上。”

    “李儒娶的是董卓的女儿,纵使给李儒几个豹子胆,李儒也不敢明目张胆的金屋藏娇。卑职觉得有些可疑,便亲自到李儒府上逛了圈,没有现貂蝉的踪影。由此看来,貂蝉应该被李儒藏起来,或者是送到什么地方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越问道:“主公,貂蝉虽然是王司徒义女,与您有什么干系么?”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貂蝉正在营,你说她和主公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王越脸惊愕的神情,张大了嘴,露出惊讶的神情。

    消失的貂蝉,竟然在营。

    听完貂蝉的事情,王灿脑也浮现出条主线。弄清楚了貂蝉为什么两次想拔出簪子准备刺杀他。显然李儒派人把貂蝉劫走后,又隐蔽的将貂蝉护送到王灿营地,让貂蝉刺杀王灿,至于李儒如何控制貂蝉,王灿用屁股都能想明白是李儒用王允的命来威胁貂蝉,迫使貂蝉就范,这样的雕虫小技和王灿威胁高顺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王灿想通了,郭嘉、荀攸也想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荀攸说道:“主公,貂蝉居心不良,还请主公将她……嗯,主公将她送回洛阳吧。”

    荀攸的本意是说将貂蝉杀了,不过想到貂蝉是王允的义女,和王灿也能搭上丁点关系,也就换成了将貂蝉遣送回洛阳,这也是荀攸顾及王灿的面子,换做是程昱那个铁血人物,估计直接派人杀貂蝉了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郭嘉,问道:“奉孝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郭嘉神色有些犹豫,还是道:“主公,蔡琰小姐姿色不输貂蝉,也是国色天香的女子,您就将貂蝉送回洛阳吧,反正家还有小娇妻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容苦涩,心对郭嘉这厮彻底无语了。

    按照郭嘉的说法,好像他是色饿鬼,垂涎貂蝉的美色样。

    不过貂蝉确实漂亮得冒泡,王灿也不否认心有占有貂蝉的想法。

    想了想,王灿说道:“李儒能够想到将貂蝉送到我身边来,证明李儒早就有万全之策,即使把貂蝉送回洛阳,李儒也有可能送其他的大蝉、小婵之类的女人过来,总之只要能和我扯上关系的,李儒就不担心我会杀掉她们,这样李儒才能有下手的机会。不过依我之见,还是将貂蝉留在身边,既然都知道貂蝉的身份了,那就更加好对付貂蝉了,你们看呢?”

    “主公英明!”

    郭嘉有气无力的回应了声,不过看这厮的神情,还是同意了王灿的看法。

    荀攸也说道:“主公之言有理,既然如此,就将貂蝉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心没来由的喜,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露,说道:“嗯,既然貂蝉的事情解决了,那就说说正事吧,董卓派西凉兵在洛阳抢了这么多粮食、钱财,若是我们能够得到董卓抢来的钱财、粮食,岂不是实力大增。”

    荀攸问道:“主公有何妙计?”

    郭嘉也是好奇的望着王灿,没想到王灿居然在打董卓钱财、粮食的主意。还真是胆大包天,所图不小啊!

    ps:两更完成,求鲜花、收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