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章 王越回营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看着曹操走进来,神色严肃,脚步沉重,王灿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。≯≯> ≦.﹤≦1≤Z﹤W<.≦

    难道是生了什么大事吗?

    否则,以曹操坚韧不拔的性格,怎么会露出这番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摆手示意曹操坐下,朗声询问道:“孟德兄,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曹操撩起衣袍,在荀攸下方坐下来,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为先,我就不拐弯抹角,开门见山的说了。今日董卓的西凉军和诸侯盟军交战,表面上是董卓主动撤军,处于下风,诸侯盟军占据优势,但真实情况为先你肯定看得出来,西凉军和诸侯盟军战力相当,双方都不相上下。”

    “经过这战,各路诸侯想要举击败董卓,直奔洛阳的心思肯定又被压了下去。再加上双方的实力相当,局势太胶着,士兵死伤惨重。这种情况下,各路诸侯肯定会退缩不前,避而不战。”

    曹操脸上带着悲痛之色,语气越来越低沉,道:“操广檄,号召天下诸侯戮力同心,共同讨伐董卓。如今大军逼近洛阳,距离成功也是近在咫尺,只需要想办法击败董卓,就能整饬朝纲,还大汉个朗朗乾坤。这时候定不能退缩,要想方设法主动出击,抓准机会击败董卓才是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孟德兄,你多虑了,诸侯们虽然有点小心思,却不会不顾全大局的。”

    曹操当即问道:“为先,你敢说这是你的真心话?”

    王灿呵呵笑了笑,道:“孟德,甭管是不是真心话,只要诸侯能出兵对敌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眼眸圆睁,喝道:“为先,你武出众,岂会看不出诸侯的小心思,旦遇到困难,这些诸侯就会退缩,而前方旦有足够的利益,他们就会奋勇向前。现在董卓屯聚大军在前方,诸侯们战而无功,心肯定会有其他想法的,想着避而不战。事实就是如此,怎么是我多虑了?”

    王灿也是丝毫不让步,反问道:“今日董卓主动撤军,袁绍不过是没有下令追击而已,孟德如何能够肯定诸侯面对董卓大军,将会避而不战?”

    曹操张嘴就说道:“这自是我根据诸侯的情况,推断出来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无凭无据,孟德就如此相信诸侯肯定避而不战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曹操语气果决,神色坚定,没有丝毫的犹豫。由点及面,从这点小事情也能看出曹操和袁绍的差距,涉及到大是大非的问题,曹操果断坚决,而袁绍却瞻前顾后,犹豫不决,这也是曹操性格坚忍,能够成大事的缘故。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知道曹操肯定坚持他自己的看法,不会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王灿无法说服曹操,也没有继续纠缠,他知晓历史,也知道董卓和袁绍交战后,董卓大军撤往长安,袁绍不追击董卓,反而和其他诸侯饮酒作乐。王灿叹口气,说道:“孟德,既然你推测诸侯害怕损失士兵、将领而不敢出战,那孟德有何计策?”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追击董卓!”

    王灿摊开手,无奈的说道:“我麾下士兵死伤惨重,哪有士兵去追击董卓?”

    曹操反驳道:“为先此言差矣,虽然汉军死伤惨重,然而裴元绍率领的汉兵悍不畏死,赵云统帅的破军营战力无双,高顺的陷阵营所向披靡,这都是精锐之师,怎么可能没有士兵追击董卓。虽然许多诸侯肯定准备当缩头乌龟,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这样,如长沙太守孙坚,此人忠肝义胆,就愿意提兵追击董卓,再加上其他人,追击董卓的诸侯肯定不少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问道:“既如此,孟德说说还有那些诸侯?”

    “公孙瓒!”曹操当即说道。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公孙瓒能率领大军参加次就不错了,他还得面对幽州太守刘虞的压力,怎么可能将所有的白马义从都压在讨伐董卓上。

    “西凉马腾?”

    王灿依旧摇头。

    “兖州刘岱?”

    王灿依旧摇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曹操连续说了好几个诸侯,王灿都是摇头,最后王灿道:“孟德,你心里应该清楚,能够追击董卓的,也就我、你、孙坚,除我们三人外,别无他人。”

    曹操无奈的点点头,眼露出黯然之色。

    王灿再次问道:“孟德,董卓大军屯聚在起,如何追击?”

    曹操脸上突然露出抹笑容,道:“如果说朝廷生乱子,董卓就不得不撤兵,这就是我们主动追击董卓的大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朝廷内乱?”

    王灿盯着曹操,半响后大笑道:“孟德啊孟德,你下的好大盘棋啊!”

    曹操笑了笑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掠过曹操,心升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曹操率领麾下士兵远在诸侯营地,居然能够掌握朝廷的动向。诚如郭嘉先前所推断出来的结论,旦朝廷混乱,董卓势必面临内忧外患的情况,因此董卓施行的政策肯定是攘外必先安内,先稳定朝廷,再和准备和诸侯交战。曹操能够做到这步,证明朝廷还有曹操的人,或者说是曹氏家族的人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孟德兄,此事关系甚大,容我考虑天如何?”

    曹操听了后,虽说没有遭到直接拒绝,却也有些失望,不过曹操也是心胸开阔之人,瞬间又恢复了过来,笑说道:“好,我就等为先的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曹操起身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待曹操离开后,荀攸说道:“主公,追击董卓也是好事,您为何……?”

    王灿望着曹操离去的方向,笑说道:“追击董卓是肯定的,但是不能这么轻易的就答应曹操,否则如何显示出我们汉军的重要性?我麾下就这么点兵力,若不精打细算,全被我败光了,我还有什么脸面回去见汉父老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英明!”

    荀攸露出恍然之色,对王灿的手段也感到钦佩不已。

    到如今,王灿的处事对人的手段也日臻成熟了。

    曹操离开后不久,袁绍又亲自前来拜访,王灿将袁绍迎接到大帐,才问道:“盟主,有事情直接派士兵前来说声就是,灿自会前往盟主营帐的,何必劳烦盟主亲自前来。不知盟主所来为何?”

    袁绍说道:“为先,今日大军和董卓交战,为先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王灿看了袁绍眼,心说曹操不愧是袁绍的老朋友,居然看穿了袁绍的想法。

    袁绍此来,肯定是心打算避而不战,特意前来试探王灿的态度的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盟主,我汉军都已经被打得七零落,上战场也就我和子龙两人,若是盟主有什么决定,盟主尽管下命令就好了,无须顾虑王灿。”

    袁绍捋了捋颌下短须,大笑道:“有为先这句话,绍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袁绍才悠悠说道:“为先呐,今日战,诸侯士兵死伤惨重,其他诸侯纷纷谏言说应该休整几日,让士兵恢复元气。因此,我特意跑到为先营,看看为先有什么看法,既然为先支持我的决定,那就暂时让士兵们休整几日。为先,绍还得去其他诸侯营,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根本不给王灿说话的机会,袁绍就起身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

    屁股都还没做热,袁绍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袁绍离去的背影,心连连冷笑。

    休整几日?

    休整是假,恐怕是诸侯们害怕自己的实力受损,不想主动出战才是真的。而且袁绍用话堵死了王灿的嘴,直接把王灿认为是认同他的决定的。可惜的是王灿自始至终,都没有想过避而不战。若是不主动和董卓交战,天天呆在营享清福,哪有便宜占?哪能得到利益?有道是富贵险求,没有危险就想要获得富贵权才,做梦都不定能梦到。

    荀攸神色忧虑,说道:“主公,您准备出兵,而袁本初准备罢兵,该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郭嘉也是神色忧虑,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无妨,袁绍虽然名声在外,却不足为虑,我们大本营在汉,袁绍在冀州,我们和袁绍相差太远,暂时不会有什么交集。只需要和袁绍虚与蛇尾就好,等讨伐董卓之后,这个诸侯盟主也就是空壳子了,到时候是友是敌还尚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看着王灿脸上自信从容的神色,荀攸、郭嘉都是心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候,裴元绍走进营帐,说道:“主公,王剑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子武回来了?”王灿神色欣喜,猛地从坐席上站起身,大声道:“走,我要亲自去迎接子武,这次若无子武在洛阳处理好老师的事情,我们也不可能这么轻松和董卓交战,此役子武功劳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见王灿站起身,急忙说道:“主公,王剑师已经在营帐外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都到了,快让子武进营帐来,嗯,还是我亲自迎接为好!”王灿欢喜莫名,走到营帐门口,看看王越高大却略显佝偻的身影从营帐外走进来,急忙走上前去,握着王越的手,说道:“子武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王越看着王灿真诚的眼神和欣喜的神情,心也非常的感动。

    他站在营帐外等候王灿的命令,清楚的听见王灿说的话。从王灿说话的口气,足以看出王灿非常重视他。王越也是非常的激动,大声说道:“为主公效力,卑职不辛苦。”

    荀攸见此王越激动地神情,抚须而笑。

    郭嘉见此,嘟囔了句自己才能听见的话:帝王心术。

    王灿这才松开王越的手,说道:“子武,坐吧,你在洛阳呆了近三个月,详细说说老师的事情,以及这段时间洛阳生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ps:继续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