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 心思各异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四人同时围攻吕布,形势骤变。≯ >> <.1ZW.

    原本吕布占据绝对的优势,现在吕布却成了四人的猎物。

    董卓站在后方的处高岗上,皱着眉头,问道:“优,诸侯无耻,使用车轮战挑战奉先就罢了,现在又让几个武将围攻奉先,你有什么解决的办法没有?”

    对于董卓的话,李儒心非常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诸侯不是傻子,袁绍也更不是傻子,吕布和诸侯将领单对单的挑战,那是遇到个就杀个,这种亏本的买卖谁干啊。而且两军交战,都是不择手段,只要能够打赢就好,袁绍派人围攻吕布也是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儒沉思片刻,说道:“太师,西凉军士气高昂,正是冲锋的大好机会,只要击败诸侯大军,吕布遇到的事情也就不攻自破。”说完后,李儒立即朝站在旁边的士兵命令道:“擂鼓,吹号,起冲锋!”

    士兵回答了声,飞快的跑去传达命令去了。

    不会儿,西凉军鼓声阵阵,雄浑的鼓声如雨打芭蕉,又疾又快。

    李傕听见军阵后方传来急促的鼓声,暗道终于可以冲锋了,他扬起手的长枪,大喝道:“飞熊军,随我杀!”几乎是李傕下命令的同时,郭汜也下达了命令,率领飞熊军出击,左右两翼飞熊军,气势如虎,凶狠剽悍,朝诸侯盟军冲去。

    同时,西凉大军也起了冲锋。

    个个西凉兵神情兴奋,大声吆喝,挥舞着手的战刀冲向诸侯大军。

    盟军阵前,袁绍骑在马上,神情兴奋,眼露出浓浓的战意。

    这战,绝对不容有失,定要击败董卓,袁绍神色坚毅,铿锵声拔出腰间宝剑,大喝道:“击败董卓,就在此时,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袁绍身后的诸侯以及士兵们轰然回应,声炸如雷,那滚滚而来的大吼声在战场上不停地回荡着。袁绍看着如狼似虎般冲出去的诸侯大军,心欢喜,眼迸射出道道精光,心暗自给自己打气,定要赢,定要赢。

    袁绍踌躇满志,王灿却兴奋不起来。

    李傕率领的飞熊军如既往的骁勇善战,不知道颜良、公孙瓒的骑兵能否挡住?

    眨眼间,两军交战。

    西凉大军和诸侯大军都杀红了眼,疯狂的杀戮着。

    战场之上,从来不乏被看砍断了胳膊,砍断了腿,亦或是被砍死的士兵,这些伤残的士兵躺在地上哀嚎只能是距离死亡更进步。因为不管是西凉军,还是诸侯大军,都在努力地冲锋,都不停地奔涌上去,旦士兵倒在地上,就很可能被后面冲上来的士兵踩到身体,继而被踩成滩肉泥。

    战场,就是这样的残酷。

    你死,或者我死。

    吕布和赵云、孙坚等人纠缠在起,无暇分身。

    面对四人的围攻,吕布虽然显得有点慌乱,但还是能够和四人打得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赤兔马周身披上了铠甲,吕布就不用考虑赤兔马的安全,和赵云四人交手的时候更加的得心应手,完全不受约束。同时,凭借赤兔马耐力长久、度奇快的优势,吕布面对四人的夹攻,依旧能够保持优势,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相比于吕布和赵云几人的僵持,骑兵交战更加白热化。

    右翼的飞熊军已经遇到颜良、丑两兄弟,郭汜躲在后方,麾下胡轸、赵岑两员大将拍马而出。只见胡轸纵马奔驰,拎着战刀直奔颜良而去;赵岑也是策马奔驰,手握着杆长枪和丑交手。

    颜良、丑从未出战,胡轸、赵岑都不知道颜良、丑的实力如何。

    但是,胡轸刚刚和颜良交手,就感觉到颜良战刀上传来的力量难以抵挡,那厚实锋利的大刀上传递出来的力量让胡轸虎口麻,双臂都感觉没了力量,招不敌,胡轸当即后撤,隐蔽到了熊军,不和颜良正面交战。

    赵岑就没有胡轸那么幸运了,丑刀法精湛,根本不给赵岑躲避的机会。

    丈长的大刀和赵岑手长枪碰撞,出铛的声脆响。

    旋即,丑手长刀翻转,猛然横削出去,锋利的刀刃碰到赵岑的铠甲上,只听见嗤啦的声音响起,长刀瞬间就割裂了赵岑的铠甲。赵岑察觉到铠甲破裂,亡魂大冒,额头上冷汗直淌,当即就要转身逃窜,可是丑手长刀不仅力量巨大,而且度也非常快,眨眼间就削断了赵岑的腰。

    身体被削成两截,赵岑从战斗到死亡,也不过分分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颜良和丑两人的战力非常强,大雄威,不过这并不代表麾下的骑兵也非常厉害。

    和飞熊军相比较,颜良、丑率领的骑兵很明显差了截,无法和飞熊军相提并论,好在骑兵人数众多,还能够和飞熊军打个旗鼓相当。颜良看着胡轸如同缩头乌龟样躲在了飞熊军,恨得牙痒痒的。

    他奶奶个熊,胡轸刚刚和他交手就躲在大军,避而不战,让人很气愤,

    看着丑斩杀赵岑,颜良心更是怒火燃烧。

    然而,颜良却无计可施,因为飞熊军骁勇善战,颜良想要杀掉胡轸,还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郭汜、胡轸率领的飞熊军士兵都身穿漆黑色铠甲,头戴铁盔,手握着大铁枪,铁枪的长度约莫丈,这就使得飞熊军前方出现了近三米的枪林,颜良和华雄率领骑兵想要冲过去,先就要破掉密集的枪林才行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冲,冲上去!”

    颜良大声嘶吼,手丈长的大刀在胸前凛冽生寒。

    “嚓咔,嚓咔!”

    颜良冲在最前方,刀光闪烁,挡在前方的枪林纷纷被战刀劈断。颜良不远处,丑更加凶狠,丑的长刀也是丈长,刀口锋利,每出刀都要杀死几个飞熊军,尤其是丑挥舞着长刀在飞熊军枪林破开个口子后,更是凶狠赫赫,难以压制。

    不过,颜良、丑只要无法斩杀郭汜、胡轸,就难以左右大局。

    主将犹存,飞熊军就不退溃散。

    右翼大军陷入僵持当,左翼大军也相差无几,形势胶着。

    公孙瓒手杆大槊,所向披靡,身后白马义从更是悍不畏死,紧跟着公孙瓒起冲锋。李傕手握铁枪,和公孙瓒交手,两人半斤两,你来我往,好不热闹。飞熊军、白马义从都是经常和北方的少数民族交战,擅长骑射之术,都是经过长期训练的精锐之师。

    ‘飞熊军’和‘白马义从’战斗力相当,使得情况更加的胶着。

    这情景落在董卓眼,让董卓惊愕不已,黝黑的老脸也阴沉下来,变得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原以为是边倒的战局,竟然乱成了锅粥。

    董卓望着前方焦灼的局面,冷声道:“优,这些拼凑起来的诸侯竟有此实力,当真是出人意料之外,不可小觑啊!”

    李儒听了董卓的话,嘴角微微抽搐,知道董卓开始打退堂鼓了。

    和董卓的情形差不多,袁绍也是阴沉着脸,盯着胶着的战场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上当太守张扬,徐州刺史陶谦,广陵太守张……等等诸侯见到局面胶着的情况,都有些想收兵,因此不断有诸侯谏言袁绍收兵。如果按照目前的情况打下去,死伤的士兵太多,各路诸侯损失太大,都无法承担这样的损失。

    既然无法击败董卓,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。

    “铛!铛!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西凉军后阵传来鸣金收兵的铜锣声。

    正在交战的西凉军听见后,纷纷后撤,有条不紊的撤退,吕布听见铜锣声传来,也是松了口气,终于不用继续交战了。越是和赵云、孙坚四人交战,他就越感觉到压力,这不关乎武艺是否精湛,而是自身的体力不支了。

    见西凉军退去,曹操说道:“盟主,下令追杀吧,这时候正是追杀董卓的大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袁绍看了眼其他诸侯,心叹息,道:“孟德,你看西凉军退去的时候,士兵们有条不紊,没有任何担心,前方很可能有埋伏。若是追上去,说不定正好了董卓的计谋,不能追啊。”说完之后,袁绍不理会曹操,喝道:“鸣金,收兵!”

    刹那间,其他紧绷着脸的诸侯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场战斗,太僵持了,不管是西凉军,还是诸侯大军,都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然而,曹操心却不以为然,接连朝王灿示意,让王灿站出来说话。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没有替曹操说话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袁绍和其他诸侯相同,都开始估算自身的得失了,而且袁绍还得考虑其他诸侯的意见,肯定是不可能只听从曹操的想法,继续派兵追杀董卓大军的,就算是王灿谏言,袁绍也不可能采纳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不如不说话。

    场胶着的大战,又使得诸侯们心思各异,意见难以统了。

    曹操叹口气,非常的难受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着西凉军后撤,心更是堵得慌。

    ps:第更,求鲜花、收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