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 拖字诀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将貂蝉送回后,就独自回营帐去了。≯ >≥  ≦.﹤≦1≤Z<W≤.≤≦

    虽然王灿想和貂蝉生点什么,但事情不是王灿能够决定的。

    而且刚刚貂蝉做的事情,使得两人都有些尴尬,不好说话,王灿只能回营帐睡觉去。

    貂蝉独自坐在营帐,双手的肘部撑在膝盖上,纤细白皙的双手托着光滑润泽的下巴,面颊羞红烫,眼眸春水涌动,身子也有些酥软,好似动情了样。刚刚蹲在王灿身后脱下裤子小解的场景仍旧在貂蝉脑海盘旋萦绕,久久都无法散去。

    貂蝉被王灿抱在怀,王灿的手不仅触摸到了胸部,还触摸到了臀部,更加离奇的是王灿抱着她去小解,貂蝉简直是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,没有脸面见人。

    生这种事情,她连和王灿说话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好在王灿比较识相,没有提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相比于内心的娇羞,以及遇到这样尴尬的场景,貂蝉更加严肃对待的是如何才能刺杀王灿,完成李儒下达的命令,保证王允的安全。

    想要刺杀王灿!

    该如何刺杀?

    刺杀之后该怎么办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貂蝉蓦地想到了将王灿杀死之后,她应该怎么办?李儒隐蔽安全的将她送到王灿营,没有引起什么波动。但是旦王灿被杀,诸侯盟军震动,王灿麾下士兵哗变,她介弱女子,手无缚鸡之力,如何保证自己的安全?又如何保证杀死王灿后王允不被李儒杀死?事情都掌握在李儒手,根本由不得貂蝉做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貂蝉的心缓缓地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这么快杀死王灿。若是把王灿杀了,不仅自己没有活路,王灿死后王允也没有了活路。”貂蝉暗暗的说道。

    此刻,貂蝉璀璨的眼眸闪烁着智慧的光芒,不停地算计着刺杀王灿的得失。

    怎么样才能保全她自己,又能保全义父王允的性命呢?

    貂蝉苦苦冥思,明亮的眼睛望着大帐外映衬在帐篷上的人影,不停地思考着。

    “有了!”貂蝉突然间咯咯笑了起来,清丽却带着丝妩媚的脸蛋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,她突然想到了个既能保全自己性命,又能保证王允安全的策略。

    拖字诀!

    貂蝉只需要将这件事拖下去就可以了,只要王灿不死,李儒就不敢杀王允。

    同时,貂蝉自己的命也保住了。

    即使李儒派人来催促她,貂蝉也可以将事情敷衍过去。

    王灿不死,李儒就不能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貂蝉下定决心的时候,不知怎么的,心突然松了口气。不知道是为王允和她自己保住了性命而轻松,还是因为找到了个不用杀死王灿的理由而开心。经过晚上的事情,貂蝉对王灿既愤恨,又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。王灿抱着她飞快奔跑,又听见她蹲在地上小解,这样的事情生后,貂蝉自己都没有察觉她的心在缓缓地向王灿靠拢。

    “睡觉咯!”

    貂蝉用手抚摸着微微烫的面颊,妩媚笑。她脱掉罩在身上的纱衣,躺在床上和衣而睡,闭着眼睛,渐渐的进入了梦乡……

    次日早,郭嘉、荀攸很早就到了王灿大帐。

    荀攸欲言又止,郭嘉微微摇头示意荀攸不要说话。

    终究,两人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王灿昨夜清清楚楚的听见裴元绍话,知道裴元绍那厮肯定将他抱着貂蝉冲出营帐,跑到偏僻地方去的事情告诉了两人,否则荀攸、郭嘉断然不会露出这种欲言又止的神情。王灿笑说道:“好了,你们两人也不用打哑语了。我和秀儿清清白白,没有什么的,昨夜不过是有点急事才抱着她冲出营帐的。”

    荀攸、郭嘉都撇撇嘴,露出谁信你的神情。

    都抱在起了,还能怎么样?

    荀攸说道:“主公,您和刁秀儿之间的事情卑职没有权利过问,但是卑职还请主公不要沉迷于女色,荒废了政务。”

    王灿抚额苦笑,该死的裴元绍,还真当老子打野战去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抱着貂蝉打野战,怎么可能这么迅。

    他可是百战不泄的人,怎么可能是快枪手。

    王灿也不解释,毕竟这事情涉及貂蝉的名节,根本无法解释,他说道:“公达,你看我现在不好好的,放心吧,我知道分寸。”顿了顿,王灿话题转换,道:“明天要和董卓决战,诸侯大军大多都要参与,我们汉军无须参加,但是却不能保证汉军就绝对安全了。因此,需要提前做好准备,不管胜利或者失败,都要整装待,做好离开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荀攸点头道:“主公说的是,诸侯赢,肯定直逼洛阳;诸侯败,大军溃散奔逃。不管什么样的结果,都要做好离开的准备,以免被打个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郭嘉也是点头微笑,表示同意王灿的看法。

    三个人,聚集在起,商讨明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正当三人说得起劲的时候,裴元绍站在营帐外,喊道:“主公!”

    王灿抬起头,道:“进来。”待裴元绍进入营帐后,王灿狠狠地瞪了裴元绍眼,若不是裴元绍大嘴巴乱说,怎么会让荀攸、郭嘉都误以为他和貂蝉关系暧昧。不过,这厮根本不惧王灿,嘿嘿笑了笑,道:“主公,秀儿小姐亲自给您做的粥,让末将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送粥?”

    王灿脸惊愕,没料到貂蝉竟然还有这个闲心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貂蝉小妞动心了,颗心绑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不过王灿也就是想想而已,他清楚地知道貂蝉昨夜两次都想拔簪子杀他,幸好王灿都睁开眼,使得貂蝉的打算落空了。不过王灿心警惕的同时,也有了其他的心思,貂蝉和他无冤无仇,不可能来杀他,至于其是什么缘故,就只能等着派去洛阳给王越传达命令的人回来后,才能得到消息了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营帐外士兵端进来的粥,心想了想,不会是在粥里面下毒吧?

    最毒妇人心,貂蝉在粥里下毒也未尝不可能。

    三个士兵,端了三碗粥进来,王灿、郭嘉、荀攸都有份。

    裴元绍笑说道:“主公,这粥可好喝了,末将都喝了好几碗呢。”说话的时候,裴元绍伸出舌头舔舐了下嘴唇,脸上露出缅怀的神情。这厮刚才还说是貂蝉给王灿做的,可现在又说自己喝了粥,显然是特意这么说的。不等王灿说话,裴元绍就带着士兵离开了营帐,大帐依旧只有王灿、郭嘉、荀攸三人。

    王灿目视裴元绍离开,心暗道自己以小人之心度‘小女子’之腹了。

    不过,人命攸关,不得不慎重。

    三人喝完粥,郭嘉说道:“主公,还是您厉害。”郭嘉朝王灿眨眨眼,露出副你是明白人的神情。王灿见此,牙齿咬得咯咯作响,恨不得冲上去将郭嘉摁在地上,暴打顿,然后再猛地踢上两脚,泄出心的怒气。

    荀攸笑了笑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郭嘉、荀攸的神情让王灿心恼火,却不能将昨天夜晚的事情说出来。

    大概是估算好了王灿、郭嘉、荀攸喝完粥的时间,裴元绍再次带着士兵进入营寨,将碗筷收拾好,士兵清理干净后,都离开了营帐。裴元绍朝王灿拱手说道:“主公,秀儿小姐说让您过去趟,她有事情和您说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后,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恃宠而骄?

    貌似貂蝉还不是他的女人吧,这时候竟然让王灿亲自前去,好大的架子。王灿神色阴沉,目光阴郁的掠过裴元绍,淡淡的说道:“你去告诉她,这里是军营,不是她指手画脚的地方。我还有要事处理,就不去她那里了,让她好好地呆在营帐,不准四处乱走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道: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猛然扬起手,巴掌排在案桌上,喝道:“裴元绍,记清楚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身体颤了颤,当即大喝道:“诺,末将遵命。”说完后,裴元绍便大踏步离开了营帐,心也惊讶于王灿竟然这么不给貂蝉面子,看来貂蝉是不可能影响王灿了,这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裴元绍离开,心连连冷哼,貂蝉这女人,还蛮有心计的嘛。

    先特意让裴元绍端上亲自煮好的粥给王灿,转眼间就要王灿亲自去和她商量事情,可是王灿却容不得貂蝉在他面前指手画脚,呼来喝去。

    荀攸见王灿飙,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王灿越是如此,就表明王灿是清醒的。

    只要王灿不受貂蝉蛊惑,荀攸心就没有任何担心。

    若刚刚王灿得到貂蝉的传话,就要立即前去和貂蝉风花雪月,商谈事情。荀攸也会站起身来强行谏言,不让王灿离开营帐,为人臣子者,自然要为王灿谋算。郭嘉坐在右侧,看着王灿阴沉的脸,也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貂蝉此举,看似精明,可却是偷鸡不着蚀把米。

    裴元绍进入貂蝉营帐,道:“秀儿小姐,主公有要事和郭先生、荀先生商议事情,不能前来见秀儿小姐,请秀儿小姐见谅。同时,主公还让末将带句话给秀儿小姐。”

    貂蝉急忙问道:“什么话,你说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道:“主公说这是军营,容不得秀儿小姐指手画脚,让您呆在营帐就好。”

    貂蝉呼吸急促,面色涨红,怒骂道:“什么,他竟然是说这样的话?”

    裴元绍可不敢触貂蝉的眉头,俗话说神仙打架凡人遭殃。王灿、貂蝉之间的事情少掺和为妙,他说完之后,便转身离开了营帐。貂蝉怒气冲冲,在营帐来回踱步,喝骂道:“好你个王灿,我好心找你来要告诉你李儒的情况,你竟然这样对我,哼,浪费人家片好心,狼心狗肺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貂蝉屁股坐在床榻上,气哼哼的嘟囔着嘴,非常生气,对王灿的印象又增加了分。

    从王灿回答他的话来看,王灿的事情她很难插手,这是个极有原则的男人。不过貂蝉不需要管这些,她要做的是向王灿示好,继续留在王灿身边。这样才能既保住她自己的命,又能保住王允的命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还能够保住王灿的命。

    ps:第更,更新迟了,抱歉,嗯,还得求鲜花、收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