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2章 旖旎情景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脑袋枕在貂蝉大腿上,微眯着眼睛,享受着貂蝉轻柔舒爽的按摩,无比的惬意。> ≧≯ .

    鼻翼翕和间,股淡淡的体香在鼻尖萦绕,让王灿彻底的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微微睁开眼睛,仔细的打量着貂蝉,面色红润皙白,水嫩的肌肤如玉质般皎洁无暇,充满了质感。王灿咧开嘴,嘿嘿笑了笑,说道:“秀儿,你长得真漂亮,性子又温柔娴淑,谁要是能娶了你,真是祖宗积德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王灿心嘀咕道:我应该是祖宗积德了,不然怎么会穿越到这里呢?

    不提王灿心如何想的,貂蝉闻言,身体微微颤了颤,俏脸登时羞红,如玉质般的脖颈上也升起淡淡的红晕,并且飞快的往面颊上蔓延开来。刹那间,貂蝉的脸便如同熟透的红苹果,煞是诱人,让躺在貂蝉腿上的王灿都有些忍不住想要冲上去咬上口。

    貂蝉瞥见王灿灼灼的目光,只觉得耳根烫,脸上好像成了烧红的烙铁,即使是鸡蛋放在上面,也能够烤熟了。

    “下流胚子,不要脸!”

    貂蝉心又羞又怒,但是又不能骂出来,只能心暗暗说道:“就是嫁猪嫁狗,也不会嫁给你。”但是,貂蝉看着王灿棱角分明的面庞,以及乌黑璀璨的眸子,心又升起丝旖旎,不过这丁点旖旎眨眼间就被抛到了爪哇岛上,找不到影了。

    貂蝉心狠,双手不知不觉加大了力气。

    滑腻白皙的双手在王灿太阳穴上按摩的时候,力道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王灿终于感觉有些疼痛了,张嘴惊呼道:“秀儿,你不会是报复我刚才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就是报复你。”貂蝉心暗骂声,气呼呼的。好不容易恢复平静的脸又变得红彤彤的,这次面颊变红是因为被王灿戳破了心的想法,脸色忍不住羞红。不过貂蝉反应也相当快,连连摇头,说道:“世兄,秀儿刚刚有些失神了,还请世兄见谅。”

    王灿嗯了声,道:“没事,我皮糙肉厚,你继续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又闭上了眼睛,继续躺在美人腿上,无限的yy。

    时间点点的流逝,王灿闭着眼睛睡着了,张着嘴,轻轻的打着鼾声。

    貂蝉看见王灿进入梦乡,低下头在王灿眼前晃了晃,见王灿没有反应,心阵窃喜。她瞪大了眼睛,死死盯着王灿,右手轻轻的脱离王灿的太阳穴,朝插在髻上的簪子摸去。貂蝉尽量平息自己心浮躁的情绪,但是右手摸到簪子的时候,颗心仍旧是不可抑制的怦怦直跳,心脏也跟着急的振动着,好像快要蹦跳出来样。

    这时候,王灿突然睁开了眼睛,看见貂蝉神色紧张,和声问道:“秀儿,怎么不继续按摩了?”

    貂蝉正要动手,却看见王灿突然睁开眼睛,脑登时片空白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不会被识破了吧?”

    貂蝉心焦急,但是反应还是非常的迅,尽量平缓的说道:“世兄,秀儿头皮有些痒,伸手挠了挠头,没想到惊醒了世兄。”说完后,貂蝉握住簪子的手飞快松开了,手缩回又轻轻的替王灿按摩着,不过貂蝉仍旧感到她自己面颊烫,神情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王灿躺在貂蝉大腿上,从下往上看,盯着貂蝉胸前的凸起阵阵呆。

    他说话的时候,清晰地感受到貂蝉呼吸急促,胸前的景象暗潮澎湃,波涛汹涌,此起彼伏,那场景甚是壮观。

    现在貂蝉平静下来,胸前壮观的景象立即消失了。

    貂蝉心正思虑着刺杀王灿的事情,根本没有注意到王灿带着颜色的眸子盯着她胸前那对壮观的凸起呆。待目光重新聚焦在王灿身上的时候,王灿又闭上了眼睛,闭目养神。貂蝉打量着闭目养神的王灿,心恨不得簪子戳死这货。

    早不睁眼,晚不睁眼,她刚要准备动手的时候竟然睁开眼睛,差点让她露出了破绽。

    “不急,慢慢来!”

    貂蝉心安慰自己,双手轻轻的给王灿按摩。

    渐渐的,王灿又打起了鼾声,貂蝉这次学乖了,轻声喊道:“世兄,世兄……”

    连续喊了几声,王灿都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这时候,貂蝉右手又脱离了王灿的太阳穴,麻利的抬起手,握住了插在髻上的簪子,准备拔出簪子,簪子刺死王灿。然而,正当貂蝉用力想要拔出髻上插着的簪子的时候,王灿再次不配合的睁开了眼,盯着貂蝉,说道:“秀儿,你怎么又头皮痒了,是不是许久没有清洗头了?”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貂蝉呼吸急促,感觉脑袋有些晕。

    两次准备动手的时候,王灿都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是假装睡觉,故意逗我的。”貂蝉心想了想,又觉得不可能,王灿肯定没有这么厉害,不然怎么可能不戳穿她的计谋。貂蝉不明所以,想了想,觉得应该是她松开了和王灿太阳穴接触的手,使得王灿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貂蝉心叹息,看见王灿灼灼的目光,脸色阵烫。

    沉默!

    面对王灿问,貂蝉聪明的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王灿见貂蝉如此,也没有继续追问。这样的情况让貂蝉松了口气,可是貂蝉松懈下来的时候,脸色突然变得涨红起来,清澈的双眸闪过丝慌乱。王灿见此情况,急忙问道:“秀儿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貂蝉支支吾吾道:“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好半响,都没说清楚。

    王灿急忙坐起身,问道:“秀儿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貂蝉脸色非常的难看,难为情的说道:“我,我,我要如厕。”

    王灿恍然,原来是貂蝉大美女被憋急了,看着貂蝉急切的模样,王灿心邪恶的想着会不会是刚才突然睁开眼,吓到貂蝉妹妹了?要是如此的话,岂不是罪过大了,他站起身,道:“秀儿,你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貂蝉正要起身,却感觉双腿麻,刚刚噌起身就要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王灿的脑袋直枕在她的双腿上,时间长了,几乎没有了感觉。

    突然起身,却感觉双腿乏力。

    王灿站在貂蝉身旁,眼疾手快,猛然伸出左手环住貂蝉的腰,往怀带,就将貂蝉抱在了胸前。因为惯性,貂蝉身体往王灿撞去,胸前那两坨壮观的肉团直接碰到了王灿胸膛上,柔软的感觉让王灿心荡漾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貂蝉感觉自己和王灿紧贴在起,心觉得难为情,又感觉小腹胀,快要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

    貂蝉俏脸成了熟透的苹果,连身体都微微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王灿察觉到貂蝉的异样,说道:“秀儿,事急从权,得罪了。”王灿弯腰,把抱起貂蝉,就往营帐外跑去。军营,士兵内急都是直接找个偏僻的地方,挖坑解决问题,没有专门的厕所。貂蝉个未出嫁的女子突然到军营,情况非常的尴尬,根本找不到如厕的地方,只能任由王灿抱着貂蝉跑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王灿抱着貂蝉,只手伸在貂蝉紧靠着胸的地方支撑着貂蝉的后背,只手抱住大腿,两只手都接近貂蝉的私密之处。

    跑动,两只手难以避免的和貂蝉的肌肤摩擦着,让貂蝉心阵恍惚。

    裴元绍在营巡夜,见王灿抱着貂蝉狂奔跑出来,就要跑上去。王灿瞥了裴元绍眼,喝道:“不要让人跟过来!”

    裴元绍露出明白的神情,摆手将巡逻的士兵喝退了。

    望着王灿抱着貂蝉飞快的跑向营地偏僻无人的地方,裴元绍喃喃自语道:“主公就是主公,想法就是大胆,口味就是不同,营帐好好地,居然要带着那女人跑到营帐外面去,露水情缘,真是羡慕啊!”

    这厮砸吧砸吧嘴,心非常的羡慕王灿走桃花运。

    貂蝉被王灿双手抱着,看着周围往后退去的士兵,心暗叹完了,名节全都被王灿败坏了,这下她纵然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王灿没有心思探究貂蝉心想些什么,飞的奔跑着。貂蝉不自觉的双手环着王灿的腰,紧紧偎依在王灿怀。跑了好长段路后,王灿才甩掉了四处巡逻的士兵,四下打量番,找了处偏僻无人又长着些杂草的地方,将貂蝉放了下来,说道:“秀儿,这里没人了,你就在藏在杂草后面解决下个人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貂蝉嘤咛声,神色羞红。

    虽然心暗恨王灿让她丢尽了脸面,但是靠在王灿厚实的胸膛上还是挺舒服的。

    厚实!

    温暖!

    这感觉,貂蝉还是挺喜欢的。

    她回头看了王灿眼,见王灿双眼愣么,就这么盯着她,急忙说道:“你站在那做什么,赶紧转过去,不准偷看,不准偷看。”

    王灿尴尬的挠挠头,连忙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貂蝉走到片杂草丛生的地方,撩起长裙,将下身的亵裤也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,貂蝉脱裤子的时候,大大的眼睛仍旧死死盯着王灿,像防贼样生怕王灿转过身来。好在王灿还比较听话,转过身后动不动,站在前方像个木雕。貂蝉长舒口气,这才放下心来,绷紧的小腹松开,阵哗啦的水流声在寂静的夜空响起。

    虽然王灿转过身去,貂蝉依旧是面色羞红,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那声音,王灿肯定听见了。

    貂蝉心五味杂陈,非常的复杂,好会儿,小解完后,貂蝉整理好亵裤、长裙,扭捏的走到王灿身后,说道:“嗯,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知趣的没有提这个事情,两人就这么往回走。

    回到营地,裴元绍见貂蝉、王灿走来,眉头微皱,喃喃自语道:“这么快就解决了,不愧是主公!不对,不对,哪能这么快……”

    裴元绍喃喃自语,貂蝉因为距离比较远,没有听见裴元绍的话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却听见了。

    狗日的裴元绍,当老子抱着貂蝉打野战去了。

    ps:嗯,继续求收藏、鲜花。

    虽然比较忙,小东还是尽量多写,三千多字大章,可以求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