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1章 色`诱么?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夜色深沉,诸侯营地非常的安静。≥>≯ ﹤.<≤1<Z≤W≦.﹤

    除了巡夜的士兵,其他的士兵都已经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篝火重重,人影绰绰,闪耀的人影在帐篷上映射出些许晃动的人影出来。

    夜已经深了,貂蝉躺在床榻上,久久无法入睡。换做是住在司徒府,貂蝉肯定是脱了穿在身上的长裙再睡,因为住在军营,貂蝉心总有些不踏实,睡觉的时候仅仅脱掉了罩在长裙外的层薄纱,依旧是穿着雪白色长裙和衣而睡。

    貂蝉躺在床榻上,回想着遇到王灿的情景,以及王灿看见她露出惊艳的神情,而后王灿迅调整心态,让貂蝉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儒让她刺杀王灿,也说了王灿无恶不作,色饿鬼,很容易上钩。

    看现在的情况,却有些出入了。

    按照李儒的话来推断,王灿见到貂蝉肯定会直接将貂蝉据为己有,哪会这么客气?

    以退为进?

    貂蝉觉得王灿不会耍这样的把戏,或者说不屑于耍这样的把戏。可是,貂蝉却有些想不通,她是这么的令人心动,王灿竟然视若无睹。貂蝉深吸口气,起身整理好穿在身上的衣衫,又将外面的层薄纱披在身上,缓步走出了营帐。然而,貂蝉刚刚踏出营帐,裴元绍就朝貂蝉走来,道:“秀儿小姐,您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貂蝉微微欠身朝裴元绍行了礼,道:“裴将军,这么晚了还未休息?”

    裴元绍道:“末将负责守夜,晚上不能休息。”

    貂蝉点点头,目光在营地周围扫了遍,见远处王灿的营帐还亮着,眼睛亮。

    裴元绍见貂蝉眸光转动,目光瞥向王灿居住的方向,急忙问道:“秀儿小姐,主公尚未休息,您要去找主公么?”

    貂蝉嗯了声,道:“裴将军继续巡逻,我自己去世兄营帐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摆手道:“主公让末将保护秀儿小姐的安全,不能有丝毫的松懈,纵然是在营地也不能放松,还是由末将送秀儿小姐去主公营帐吧,秀儿小姐请。”

    貂蝉柔声道:“多谢裴将军。”

    貂蝉也不矫情,说完后,径直朝王灿的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裴元绍跟在貂蝉身后,虽然貂蝉姿色绝佳,动人心魄,不过裴元绍这厮心却非常的警惕,王灿早就加冠成年了,然而王灿除了尚未娶过门的蔡琰,很少接触女人。个热血方刚的青年,个动人心魄的美女,碰到起的时候**,裴元绍想到这里,心都隐约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诚如荀攸所言,即使这女子是王允义女,也不得不防,不得不慎重。

    貂蝉不知道裴元绍心想些什么,走到王灿营帐门口,又朝裴元绍表示感谢。目视着貂蝉进入王灿的营帐,裴元绍就立即朝荀攸、郭嘉二人的营帐跑去。

    “裴校尉,有情况了么?”

    荀攸见裴元绍走进营帐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郭嘉则是脸戏谑,道:“是不是三更半夜,那女人跑到主公营帐去了?”

    裴元绍说道:“郭先生说的正确,秀儿小姐去主公营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个处子之身的女子,三更半夜跑到主公营帐去,还真是难以置信啊。”郭嘉笑了笑,道:“看来她投奔主公,定然不是避难的,只是所图谋的会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荀攸急了,站起身道:“孤男寡女单处室,难免……不行,我这就去面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郭嘉低喝道:“裴元绍,拦住公达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铁塔般的身躯站在营帐门口,荀攸登时就无法出去了,他回头看向郭嘉,问道:“奉孝,主公虽然武双全,又有雄主之资,可是毕竟年轻气盛,古来多少君主败在女人身上的例子还少么?不能让主公被那女人羁绊啊!”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公达,你也太小看主公了,谁降服谁,尚未可知啊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郭嘉又说道:“以静制动,咱们就隐在暗处,看看那女人想要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荀攸鼻息哼哼,回到坐席上,问道:“你就这么有把握?”

    郭嘉道:“试试,不就知道了。裴元绍,你去休息吧,我要睡觉咯,好好睡觉,明天才有精神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朝郭嘉、荀攸揖了礼,道:“末将告退!”

    荀攸和声道:“裴校尉慢走。”

    等裴元绍离开后,荀攸再次问道:“奉孝,你真不怕主公被那女子勾住?”

    郭嘉侧躺在床榻上,看也不看荀攸,说道:“公达,若是主公被那女人迷住了,只能证明我们的眼光还不行,看错了人。话说回来,不就是个女人么?你要相信主公。只要她没有对主公不利,就不用理睬她,若是心怀不轨之心,嘿嘿,少不得要辣手摧花了,就算是冒着被主公降罪的可能,嘉也会替主公除掉她的。”

    荀攸这才放下心来,也回到自己的床榻上,睡觉休息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营帐,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貂蝉神情慵懒,坐在营帐,双手撑着下颌,双美眸盯着坐在主位上处理事情的王灿,眸春波荡漾,勾人摄魄,端的是美艳无双。

    王灿低头处理军务,没有理会貂蝉,而貂蝉美眸转动,盯着王灿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僵持着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啊!终于处理完了。”

    良久,王灿伸了个懒腰,松了口气,终于将荀攸送上来的军务批阅完了。猛然抬头看见貂蝉还坐在营帐,愣了愣,道:“秀儿你怎么还在这里,也都已经很深了,还不去休息么?”

    貂蝉翻白眼,心暗骂王灿不懂风情。

    不过,貂蝉脸上露出笑容,站起身施施然朝王灿走去。

    见此情况,王灿缩了缩脑袋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王灿心又想到自己可是带把的男人,有什么好害怕的,有了这个想法,王灿又打直了身体,等待着貂蝉走上来,看貂蝉到底耍的什么把戏?貂蝉盯着王灿,看见王灿的动作,眼眸露出些许诧色,若王灿是色饿鬼,刚才就不可能作出那番动作,看来李儒给的消息也不完全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貂蝉走向王灿,边走,边说道:“世兄,义父在家处理事物劳累的时候,秀儿都会帮义父推拿番,缓解疲劳,世兄事务繁忙,就由秀儿替世兄推拿缓解疲劳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虽然不明白貂蝉怎么这么积极,但也是来者不拒。

    何况貂蝉还是绝色美女,和美女近身接触,更让王灿不能不接受啊。

    貂蝉还没有走到王灿身旁,王灿就闻到了股清香,沁人心脾,很是舒服。待貂蝉走到王灿身侧,盘腿坐下的时候,王灿更是连连深吸几口气,好像要将貂蝉身上散出来的香味儿全都吸干净才罢休。

    王灿回头看了眼貂蝉,笑道:“多谢秀儿了。”

    貂蝉说道:“秀儿女流之辈,能为世兄做的也就这些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貂蝉纤细如玉质的双手放在王灿的太阳穴上,缓缓地揉动摩挲着。在貂蝉手指触及王灿的时候,王灿心更是掀起了波澜,清凉的手指触摸在太阳穴上,让王灿都有些忍受不住,想要立刻转身将貂蝉摁在地上,圈圈叉叉了。

    轻柔!

    舒缓!

    凉爽!

    貂蝉双手好似得天地造化,非常的灵巧,给王灿推拿的时候,让王灿心阵失神,变得有些恍惚起来。貂蝉边替王灿推拿,边说道:“世兄,你这样坐着,我双手有些累,干脆靠在秀儿腿上吧。”

    色诱!

    王灿心暗暗说道,这样让王灿公然靠在大腿上,不是色诱,还是什么。

    除了这个词,王灿再也想不到其他的词来形容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王灿想也不想,身体仰躺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身体缓缓躺下的时候,手臂自然的跟着落下,然而因为貂蝉坐在王灿右侧,两人的距离又比较靠近,王灿手臂落下的时候,肘腕突然碰到了貂蝉丰满隆起的胸部,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触感让王灿阵失神。旋即,王灿急忙说道:“秀儿,对不起,刚才,刚才真的是无心之举。”

    貂蝉笑说道:“世兄,既是无心之举,那就不要提了。”

    表面上貂蝉没有露出责怪的表情,心却将王灿骂得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“哼,终于露出本性了,色饿鬼就是色饿鬼,本姑娘定要杀了你,救出义父,同时为民除害。”貂蝉心将王灿恨得牙痒痒,她身子清白无瑕,现在却被王灿占了便宜,还被触摸到这么私密的地方,更是不可饶恕。

    王灿脑袋靠在貂蝉腿上,感受着弹性十足的大腿,心惬意无比。

    男人,就应该这样啊!

    嗯,是该好好教育教育蔡琰了。

    王灿靠在貂蝉身上,心却想着蔡琰,虽然貂蝉举止间散着种令人难以抑制的冲动,但王灿毕竟思想坚定,不容被貂蝉的美色影响,即使心有冲动的感觉,也不过是暂时的冲动罢了,貂蝉的姿色在王灿心也只是掀起道涟漪,想要彻底影响王灿,还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ps:第更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