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章 疑惑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刁秀儿朱唇轻启,柔声道:“奴家是当朝司徒王允的义女,义父和蔡大家知交莫逆,按照这样的关系,奴家应该算是大人的故人吧?”

    “算,算,当然算。> ≥ ﹤.<≤1﹤Z≦W<.≦”

    王灿连连点头,脸上露出沉醉之色。

    刁秀儿的声音非常好听,轻柔、清脆、悦耳,好像晨间的黄鹂脆鸣,又像是珍珠洒落在与盘上,让人心非常的舒坦。蓦地,王灿突然说道:“不对啊,我听说王司徒的确是有个义女,不过名字叫做貂蝉,没有听说有个叫做刁秀儿的人啊?”

    刁秀儿眨了眨眼睛,似笑非笑,轻声道:“奴家原来的名字叫做刁秀儿,后来义父给秀儿取了个正式的名字‘貂蝉’,故而也有貂蝉说,大人能够知道貂蝉的名讳,看来大人对貂蝉也是有所了解的。”说完后,貂蝉抿嘴笑,大眼睛盯着王灿眨眨的,露出无限的风情,让王灿都有些心驰荡漾了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秀儿,你在叔父身边过得好好地,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听见王灿叫得这么亲昵,貂蝉眼眸闪过抹阴翳之色,脸上露出悲伤的神情,说道:“王大人,事情是这样的,董卓接连几次被王大人打败,愤怒之下,便将怒气撒在了朝廷的重臣身上。义父作为大汉司徒,也被董卓苛责喝骂,虽然义父不惧董卓,但是害怕奴家受到牵连,便让奴家来王大人来这儿暂住,避避风头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既然是叔父的请求,倒也难以推辞,只是?”

    貂蝉神色急切,脸上升起抹红晕,急忙问道:“王大人,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王灿搓搓手,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军禁止携带女眷,秀儿你介弱女子,经常在营出现,恐怕有些不妥。嗯,虽然你住在营,我是不在乎的,可是你还未出阁,直住在营,恐怕对你的名誉有些影响。”

    貂蝉听了后,眼露出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不过这丝神色闪即逝,王灿也没有察觉到貂蝉眼眸神色的变化。顿了顿,貂蝉说道:“事急从权,再说奴家已经进入大人的营帐,奴家就暂时住在营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摊开手道:“好吧,好吧,你都这么说了,随你了,你愿意住在营就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貂蝉听了后,登时露出璀璨的笑容。

    刹那间,那笑容如百花绽放,端的是令人心神萦绕。

    貂蝉弯腰朝王灿揖了礼,拜谢道:“奴家多谢王大人!”

    王灿叹口气,说道:“秀儿,你是王司徒的义女,我是王司徒晚辈,大家同辈相交,不必使用‘王大人’这么官方的称呼。嗯,你可以直呼我的名字,也可以称呼王大哥,当然也可以像蔡琰那样称呼‘灿哥哥’,你自己也不要使用‘奴家’这样的词了,换个称呼吧,听着‘奴家’两个字感觉怪别扭的。”

    貂蝉听了王灿的话,脑嗡嗡作响,‘灿哥哥’三个字让貂蝉心微微羞恼,娇媚的俏脸上露出无限的娇羞。

    灿哥哥,听上去好像是那个什么的称呼?

    貂蝉想了想,说道:“秀儿和王大人同辈相交,就称呼王大人为世兄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随你了,你既然是来避难的,就暂时住在营吧,我会专门让人保护你的安全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貂蝉说道:“秀儿多谢世兄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说道:“你稍等片刻,我这就让裴元绍安排你的住宿。”说完,王灿便吩咐士兵去请裴元绍了。王灿径直走到营帐主位上坐下,说道:“秀儿,坐会儿吧,等裴元绍来了后,我会安排他给你准备住宿的。”

    貂蝉嗯了声,然后在左侧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互相不熟悉,坐下后都是静默无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大帐,寂静无声,好似空气都凝滞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裴元绍就进入了营帐,说道:“主公,您找末将有何吩咐。”

    王灿指着貂蝉,说道:“她叫刁秀儿,是当朝司徒王允的义女,你随我去洛阳也是见过王司徒的。老师和王司徒相交莫逆,如今王司徒将貂蝉送到我这里暂时居住,你给秀儿腾出顶干净清爽的帐篷出来,不要让人打扰秀儿。若有打扰秀儿的人,不管是谁,只要是对秀儿不利的人,杀无赦!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王灿杀气腾腾,语气森冷,让貂蝉都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刚才还和风细雨,现在竟然生了巨大的变化,让貂蝉感觉有些不真实。

    裴元绍说道:“主公放心,若是秀儿小姐少了根头,末将提头来见。”裴元绍神色凝重,听见王灿说了貂蝉的身份,也是愣了愣神,没想到王允竟然将貂蝉送到王灿身边了。王灿入洛阳,蔡邕将蔡琰托付给王灿,现在王允又将貂蝉托付给王灿,以后会不会有杨彪、马日磾等等人托付美女给王灿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裴元绍都有些羡慕王灿了。

    送上门的桃花运,王灿左拥右抱,享受齐人之福啊!

    裴元绍看向貂蝉,摆手道:“秀儿小姐,请!”

    貂蝉说道:“烦劳裴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挠头憨憨笑,带着貂蝉离开了大帐。

    王灿目视着裴元绍和貂蝉离开营帐,待两人离开后,脸上的笑容刹那间凝固了,舒展的眉头也紧皱起来。貂蝉的突然到来虽然让王灿有些惊喜,但毕竟有美女相伴,还是相当舒服的。不过貂蝉只身前来,又让王灿觉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王允将貂蝉送离洛阳?

    王灿熟读演义,不曾知晓有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唯能确定的是,王允曾经将貂蝉送入董卓、吕布的虎口,绝没有将貂蝉送走的可能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王允将貂蝉送到他身边,王灿冥思苦想,也没有弄明白。正当王灿陷入苦思的时候,营帐外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,只见郭嘉、荀攸联袂而来。王灿见此,笑说道:“奉孝,公达,这几天在营住得可好?”

    荀攸说道:“多谢主公挂怀,攸和奉孝住得还好,主公无须担忧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,笑问道:“公达,你和奉孝前来,有什么事情么?”

    荀攸撩起衣袍,在左侧坐了下来,郭嘉则在右侧随意坐着,朝荀攸眨眨眼,示意荀攸说话。荀攸也知道郭嘉惫懒,除了关键时候,很少说话,说道:“主公,攸和奉孝匆忙前来,是为了刚刚到达营寨的女子而来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剑眉扬,问道:“你两人是为了秀儿来的?”

    “秀儿?”荀攸听见王灿称呼抵达营寨女子的名字,言语间透出亲昵的意味,眉宇间升起抹阴霾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荀攸朗声说道:“主公,那个叫‘秀儿’的女子虽然姿色清丽,举止间颇为动人,但是主公身为汉太守,什么样的女子不能拥有,随着主公步步高升,权利逐渐扩展,视野将更加广阔,到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被荀攸说的愣愣的,急忙打断道:“公达,你说些什么啊,秀儿是王司徒的义女,不是素不相识的女人,你们想歪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竟是如此!”荀攸惊呼声,脸上浮现出尴尬的神色。

    搞了半天,秀儿竟是王允的义女。

    要是知道情况,荀攸也不会这么说了。

    郭嘉直未开口说话,这时候也说道:“主公,即使她是司徒王允的女儿,可是现在和董卓交战,战乱四起,这个时候出现在营非常的可疑,其必有蹊跷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表示同意,道:“奉孝,秀儿是王司徒的义女这肯定是真的,不会有虚假。不过秀儿说董卓最近很猖狂,随意喝骂朝重臣,王司徒为了避免秀儿受到牵连,让她到我这里来避难。然而,令人奇怪的是王司徒竟然没有派遣任何人护送秀儿,让她孤身人前来,她介弱女子,居然能够安全的抵达了营地,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现在战乱四起,董卓的西凉军到处肆虐,像秀儿这样天姿国色的女子很容易被人惦记,奇怪的是她竟然没有任何危险的来到了营寨,这其我觉得有些古怪,却又想不透,不明所以。”

    王灿看向郭嘉,问道:“奉孝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郭嘉摇摇头,道:“主公,既然是王司徒的女儿,那就不容易查出问题了,而且她是王司徒的女儿,不好盘问。主公现在要做的就是以不变应万变,以静制动,看看她会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荀攸蓦地说道:“主公,不是不能查,攸觉得可以查出她是否说得是真话。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欣喜,问道:“公达有何计策,快快道来。”

    荀攸道:“王剑师不是在洛阳么?让王剑师去探查这件事情,自然能够确定秀儿说的话是不是正确的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王灿巴掌拍在大腿上,欢喜道:“对啊,我怎么忘记王越了,这件事就交给王越去做。嗯,我有奉孝、公达,如虎添翼啊!”

    “主公过谦了!”

    荀攸、郭嘉同时朗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