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9章 刁秀儿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诸侯们纷纷离去,王灿、孙坚、公孙瓒、曹操也准备起身离去。>≥≥  <.≤1ZW.

    袁绍见此,当即说道:“为先、台、孟德、公孙将军,你们暂且留下,我还有事情和你们商议。”

    袁术眉头微皱,见袁绍没有叫他留下,心有些不高兴,好歹他也是袁氏子弟。

    不过,袁术心不爽,却没有拂袖而起,依旧坐在席上,动不动。

    大帐,只剩下曹操、袁绍几人,其余诸侯都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袁绍目光扫了袁术眼,见袁术不留开,也没有出言反对。袁绍轻咳两声,说道:“诸位,虽说各路诸侯众志成城,门心思想要击败董卓,但不可否认的是董卓的西凉军非常精锐,而且董卓麾下还有三千飞熊军,个个都是骁勇善战之人,难以对付。我们想要击败董卓,就必须要有足够的准备,提前想要对付董卓的办法才行,不知诸位有何意见?”

    王灿已经熟悉了袁绍那套,当即拱手说道:“盟主,大军决战,这么重要的事情还需要盟主拿主意啊,不知盟主是怎么安排的?”

    王灿说话,就是吹捧袁绍的。

    袁绍朝王灿笑了笑,暗道还是王灿配合,他正要说如何安排,王灿就给他台阶了。

    袁绍故意拖了点时间,沉吟片刻才说道:“关于和董卓决战,我是这样的安排的,大军左右两翼,都安排骑兵突袭,由公孙将军率领白马义充当左翼大军,由我麾下大将颜良、丑率领骑兵充当右翼大军,左右两翼大军专门用于冲杀董卓军阵。”

    “军则由诸侯盟军充当,以孟德、台、为先为主。由于为先大军被李傕攻击后元气大伤,士兵也是损失惨重,就不用派遣士兵参与了,将活下来的士兵留在大营,为先只需要让赵将军、裴校尉出战即可,到时候左、、右三路大军攻打董卓,定要杀董卓个片甲不留。”

    袁绍信心满满,神色从容,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光辉。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撇撇嘴,谁杀谁还尚未可知呢?

    袁绍将大军分成三拨,并没有什么高深的计谋,如果遇到吕布率先出来搦战的时候,恐怕还得乱成团。

    不过,王灿继续他的马屁大业,赞叹道:“盟主长远布局,王灿佩服。”

    句话,说得袁绍眉开眼笑,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王灿连败李傕、吕布,谋略出众,武双全,这样的人说出恭维的话,不管是用意如何,袁绍心都受用得很,愿意王灿拍他的马屁。不过袁绍还是谦虚的摆摆手,说道:“为先过誉了,过誉了,绍不过是提前做出安排罢了,哪有什么长远布局。”

    曹操瞅着王灿,朝王灿眨眨眼,摆出副你小子就是马屁精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对此付之笑,耸了耸肩,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有道是县官不如现管,现在袁绍是盟主,自然不能给袁绍使绊子。

    从袁绍对待王灿的态度看来,王灿的做法无疑是正确的。王灿士兵不多,只剩下些精锐的老卒,袁绍知道这情况直接将王灿的士兵搁在旁,以免受到影响,这无疑是王灿特意和袁绍搞好关系的缘故,否则袁绍也不可能这么关照王灿。

    袁绍思量番,觉得还是应该集思广益,才能表现出他从善如流,敢于纳谏的面,目光望向袁术,问道:“公路,后日将要和董卓大军决战,你还有什么需要说的么?”

    袁术撇撇嘴,道:“我有什么好说的,大将纪灵都被杀了,麾下骁将又被华雄斩了,除了能够派遣士兵保护大军的粮草,还能有什么能耐,盟主就不用询问我的意见了,反正我的士兵不用上战场,只需要负责大军后勤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袁术双眼睛看向王灿的时候,神情幽怨,羡慕嫉妒,还要加上愤恨,若不是王灿杀了他的大将纪灵,袁绍也不至于如此寒碜。

    袁绍在袁术这里吃瘪,心微微有些不爽,却又没有责怪袁术。

    袁绍麾下有许攸、逢纪两大谋士,武有颜良、丑两大流武将。可是袁术武官员都不出众,而且唯上得了台面的纪灵都被王灿杀死了,麾下无人可用,这样的场景袁绍还是非常同情袁术的,不过也只是精神上的怜悯,而不可能物质上支持袁术。

    目光转向曹操,袁绍问道:“孟德,你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?”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盟主英明,操没有需要补充的。”

    大军正面交战,除了积极备战,已经没有什么需要谋划了,只能是硬碰硬,凭实力说话。纵然曹操心有万千计谋,也无法想出该如何应对的策略。

    袁绍见此,很是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曹操没有找出办法,袁绍心蛮得意的,终于逮到曹操也没有办法的时候了。袁绍目光又看向公孙瓒,问道:“公孙将军,你有什么补充么?”

    公孙瓒心暗骂袁绍,都问了几个人了,居然还要询问他,纯粹是没事找事。

    虽然心不爽,公孙瓒还是说道:“盟主英明,瓒也没有需要补充的了。”

    正当袁绍目光看向孙坚的时候,孙坚主动说道:“盟主,孙坚为盟主先锋,没有要说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看着袁绍个个询问,心对袁绍的做法非常鄙夷,袁绍表面上得到众人的吹捧,都认为他的计策好,完美无缺。但是这就如同皇帝的新衣,看不见,摸不着,没有任何价值。换做是以前的王灿,对这种虚有的名声还比较看重的,但是经历的事情多了,也就更加的现实了,看的是真正有利于自己的利益,而不是虚无飘渺的名声。

    袁绍说道:“台,绍本想为你和为先摆庆功宴,不过后日将要和董卓决战,只能将封赏、宴席推后了,绍在此表示歉意,希望台不要挂怀。”

    孙坚笑说道:“盟主,待击败董卓后,再庆功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袁绍面露微笑,抚掌大声说道:“好,台说得好。嗯,既然诸位都没有意见,都去准备吧,争取后日举击败董卓,将董卓打回西凉老家去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知道袁绍送客了,纷纷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王灿也回到了营寨,不过刚刚走到营寨门口的时候,裴元绍就急匆匆的跑到王灿身边,压低声音道:“主公,营寨来了个女子,说是您的故人,要和您见面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她叫什么名字?”王灿脸惊愕的问道。

    裴元绍挠挠头,道:“好像叫刁什么的,哦,对了,它叫刁秀儿?”

    “刁秀儿?”

    王灿满脸疑惑,他穿越到这个时代,接触的女子也就蔡琰人而已,还没有接触过其他的人,根本不认识叫做刁秀儿的女子。不过既然刁秀儿说是他的故人,王灿无论如何都是要见见的。王灿想到这里,问道:“老裴,人在哪里,带我去见她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说道:“末将把她带到您营帐了,主公您自己去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,然后大步朝营帐行去。

    走到营帐门口,王灿深吸口气,掀开大帐门帘,走进了大帐。放眼望去,只能看见站在营帐女子高挑颀长的背影。女子身穿袭百花长裙,身体颀长,婀娜多姿,那披散在后背的丝如同瀑布般倾泻在后背上,显现出黑亮的光泽。

    目光往下看去,女子纤细的腰肢如同扶风细柳,盈盈握,好像风吹就能将纤细的腰肢吹断,令人心驰荡漾,忍不住想要上前去抚慰番,王灿目光继续下移,停留在女子的臀上,虽然女子穿着袭长裙,遮掩住了臀部的曲线,但是以王灿的目光,依稀能够感觉出女子臀部丰腴,挺拔圆润,端的是长了副魔鬼身材。

    女子听见帐外的响声,转过身来,看着王灿,清澈无暇的双眸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女子清丽多姿的容颜,登时张大了嘴,眼露出无限的惊讶。

    李延年曾歌曰: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。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宁不知倾城与倾国?佳人难再得!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女子,王灿心蓦地想到了这歌词。

    转瞬间,王灿又想到到句话:清水出芙蓉,天然来雕饰!

    或者,淡妆浓抹总相宜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总之,王灿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眼前的女子,其姿色简直是让人看眼就忍不住占为己有,眼前女人只要站在那里,就能勾起男人心的**。虽说蔡琰的姿色也是非常的出众,可以说的上是天姿国色,但是蔡琰和眼前的女子相比较,更像是青涩的红苹果,而眼前的女子则是熟透了的蜜桃,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去采摘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迅收敛好心态,神色严肃,沉声道:“你是刁秀儿?”

    见王灿反应过来,刁秀儿美眸闪过道异彩,道:“奴家正是刁秀儿。”

    王灿嗯了声,说道:“你自称是本太守的故人,可是本太守却从未见过你,对你也没有任何印象。说吧,若是说不清楚,你可能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。”

    ps:周了,继续诸位大大的支持,撒鲜花吧,请支持小东,拜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