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章 招揽高顺(上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营地,王灿大帐。>≥≥  <.≤1ZW.

    王灿和孙坚麾下的大军回到营地的时候,天都已经大亮了。

    孙坚安排好守营的士兵后,就返回营帐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王灿坐在营帐,仍旧没有入睡。高顺和营被关押的五百陷阵营士兵都已经是王灿的掌肉,任由王灿拿捏。并且高顺被王灿威胁做的事情,彻底使得吕布对高顺死心。到现在,如何顺利的收复高顺摆在了王灿眼前,若是不能收服高顺,五百陷阵营也不可能成为王灿麾下的势力。

    想要收服陷阵营士兵,就要先收服高顺。

    故此,王灿回到营帐后,就开始考虑高顺的事情。

    正当王灿陷入沉思的时候,沉稳的脚步声在营帐外由远及近,缓缓传来。

    不会儿,营帐门帘掀开。赵云身穿银白色铠甲,腰悬长剑,大踏步走了进来。忙碌了晚上,赵云眼眶通红,眼睛有些浮肿,不过脸上却露出欣喜的神色。个晚上,吕布的营地被焚毁,先锋军被打得七零落,这样的战绩由不得赵云不高兴。

    赵云朝王灿揖了礼,道:“主公!”

    王灿抬头微笑,问道:“子龙,忙碌了宿,还不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赵云说道:“主公忙碌了宿,不也还没有休息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好了,不说这些废话了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赵云点点头,拱手道:“主公,高顺让末将传话,他有话和主公说。”

    王灿惊呼声,说道:“高顺居然会主动找我说话……嘿嘿,看来高顺也承受不住了啊,子龙,你带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赵云抱拳回应声,然后转身离开营帐。

    王灿目视赵云离开营帐,微眯着眼睛,脸上恢复了平静,本以为高顺肯定还会稳住,没想到高顺居然主动找他谈话,难道是高顺忍不下去了,要摊牌了?

    若是这样的情况,倒也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盏茶时间,高顺独自人便进入了营帐。

    营帐,高顺撩起衣袍坐在左侧位,脸色有些难堪。

    盯着王灿,高顺眼眸露出熊熊怒火,王灿所作所为,让高顺沉稳的心变得无法平静了。他沉声道:“王太守,高顺介俗人,无德无才,不过是主公麾下小将而已。王太守有赵云这般猛将,为何屡次戏弄高顺,若是王太守想要高顺归降,还请王太守早死了这条心,高顺是不可能背弃主公,投降王太守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没有接着高顺的话往下说,转而问道:“高顺,事已至此,你不愿意归顺我,准备做什么?”

    高顺昂着头,强自说道:“何去何从是高顺的事情,不劳王太守为高顺考虑。”

    王灿也不怒,继续说道:“好,你的事情你自己考虑。不过,我就问你件事情,即使我放把你和陷阵营都放了,你带着陷阵营士兵准备怎么做?是带着五百陷阵营士兵投靠其他诸侯?还是带着五百陷阵营士兵重新回到吕布的麾下,若是重新投靠吕布,我相信吕布不管怎么恨你,还是会接受陷阵营的,只是吕布会接受你么?”

    高顺咬紧牙关,脸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王灿说的话,高顺也能明白。

    高顺不是朝秦暮楚的人,心从没有考虑投降其他诸侯的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重新回到吕布的身边,高顺也不是没有想过。可是晚上随王灿追杀吕布,杀了这么多西凉士兵,又让吕布狼狈逃窜,生了这样的事情,即使吕布能够接受陷阵营士兵,但吕布绝对会戒备高顺,将高顺冷藏,而不可能重新将高顺纳为心腹。

    高顺沉默良久,叹声道:“我愿意带着陷阵营士兵归隐山林,不问世事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归隐?不问世事?好笑,好笑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朗声大笑,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。

    高顺见此,呵斥道:“我归隐山林,王太守觉得很好笑么?”

    “是很好笑,觉得你很自私!”王灿嗤笑声,道:“你高顺虽然是陷阵营的统领,但是你能代表陷阵营的士兵作出决断?你有权利让他们辈子跟着你默默无闻?你有权利剥夺他们出人头地的机会?你自己没有封妻荫子的想法,难道五百陷阵营士兵没有这样的想法,你选择归隐山林,无非是你自己厢情愿,自私自利而已。”

    高顺满脸惊愕,被王灿驳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王灿番话,直接戳了高顺心的软肋。

    百姓入伍参军,有的人是为了解决温饱,不受威胁;有的人是被逼无奈,强征入伍;有的人则是为了封妻荫子,出人头地。陷阵营或许有甘于平淡,甘于默默无闻的士兵,但是绝对不乏雄心勃勃,想要闯出番功名的士兵。

    诚如王灿所言,高顺确实没有替士兵做决定的权利。

    王灿打铁趁热,继续说道:“我知道你不会率领陷阵营士兵投奔其他诸侯,可即使你带着陷阵营士兵回到吕布营,也不可能得到吕布的重用。吕布的先锋军死伤殆尽,肯定会被董卓责罚,再加上吕布又被你追杀了宿,两种情况叠加起来,以吕布的性格,心对你肯定是恨之入骨,不可能重新接受你的,回到吕布身边也得不到重用。与其如此,为何不归顺我,和我共创番大业。”

    高顺闻言,依旧摇头。

    王灿不以为意,继续说道:“吕布此人,猖狂倨傲,自以为天下第,目无人,他的性格只适合为将,不可能成为方诸侯。你是聪明人,在吕布麾下呆了这么长的时间,也看出吕布绝无可能成就大事。再说了,吕布性格反复,任人唯亲,就拿被杀死的魏续来说,魏续能力不强,与你相差甚远,但魏续是吕布的亲戚,就能得到重用,而你即使率领陷阵营,可是吕布真的重用你么,显然没有。”

    高顺听了后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清澈的眼眸,黑溜溜的眼珠子滴溜溜不停的转动。

    王灿说了大通话,高顺依旧没有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显然现在的情况非常关键,高顺没有继续出言反驳,就已经松口了,只要能再进步,就能说服高顺了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继续劝说道:“高顺,你德才兼备,武双全,是难得见的人才。身负绝世本领,难道就甘愿默默地隐居辈子,就甘愿让五百陷阵营士兵跟着你沉默生。男儿大丈夫,马革裹尸征战疆场,或者是入朝为官,泽被天下苍生,为家祖后代博世富贵。既然身负身本领,就不应该浪费了身的本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灿站起身,缓步走到高顺跟前,长长地揖了礼,道:“王灿今日所作所为,都是为了能招揽高将军,若有得罪之处,还请高将军谅解。”

    道完歉,王灿才站起身,继续道:“王灿不才,虽然没有吕布那般神勇无敌,战场上不能像吕布那样所向披靡。但是,王灿有颗爱才之心,有雄心壮志,也能为将军提供个尽情施展才华的平台,请高将军和王灿携手共创大业。”

    王灿目光灼灼,盯着高顺,等待着高顺的答复。

    是否归顺,全在高顺念之间。

    高顺盯着王灿,看着这个所作所为全然猜不透的男人,心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王灿为了打消他的求死之心,不惜以五百陷阵营士兵的性命作为威胁;为了断绝他重新回到吕布麾下的可能,又以五百陷阵营士兵的性命作为威胁,让他表现出归顺王灿的假象,同时有威胁高顺斩杀西凉兵。

    这样的做法,可谓是阴险毒辣,令人厌恶。

    可是这番作为,是为了能够招揽他,可以说王灿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,用礼贤下士来形容王灿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这样个‘礼贤下士’、‘不择手段’的人,让高顺难以揣摩透。

    此时,高顺心也非常的复杂,吕布是什么人,高顺知之甚详。吕布的性格高顺也了若指掌,吕布为了功名利禄,可以背叛任何人,同时吕布也任人唯亲,凭着性格做事。这样的人高顺也清楚成不了大事,可是让高顺背弃吕布,投降王灿,实在是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高顺神色复杂,心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可是,王灿表现出了个足够的诚意,他又该如何应答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