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章 李儒的美人计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吕布听见董卓问,想也不想,立即说道:“太师,王灿此人阴险毒辣,狡诈如狐,做事不择手段,极难对付。≥  <.≤1ZW.想要解决王灿,太师可以派遣刺客潜入王灿营,刺杀王灿,既可以解决王灿这个毒瘤,同时也可以打击诸侯盟军的士气。”

    郭汜撇撇嘴,眼露出不屑的神色。

    王灿武艺不弱,身边又有赵云、裴元绍这样的武将,哪能这么容易被刺杀。

    再者,王灿麾下汉兵铁板块,难以侵入,不可能轻易潜入王灿营而不被现,说不定刚刚进入王灿营,就被揪了出来,到时候损失的还是西凉军。郭汜心念头闪过,脸上也就露出这样的神情。吕布看见郭汜的神情,对郭汜的恨意更加的浓烈起来,同时连李傕也恨上了。

    董卓望见郭汜的神情,问道:“郭汜,你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郭汜闻言,登时愣住了,不知道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吕布见到这样的场景,心冷冷直笑。

    郭汜越是出丑,吕布心就越高兴,他见郭汜答不上来,主动说道:“太师,布窃以为对付王灿,不管是什么招数,只要能够解决王灿就达到了目的。我西凉军沙场无敌,即使在战场上堂堂正正的击败王灿的大军,也不能杀死王灿。王灿不死,就有可能卷土重来,只有彻底杀死王灿,才能让王灿没有翻身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董卓听了后,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王灿此寮越是放任展,潜力就越大。

    当初董卓同意将王灿扔到汉去担任太守,方面是为了试探王灿是否真的有能力,另方面也是向打压王灿。事情的展却脱离了董卓的控制,王灿不仅短时间内稳住汉局势,还起兵讨伐董卓,成了董卓的心腹大患。蔡邕失踪,董卓也很头疼,失去了蔡邕制约王灿,王灿难以遏制,唯的办法就只有杀掉王灿,除掉王灿这个祸患。

    不过董卓也不可能听了吕布的建议就立刻采用了,他目光望向李傕,问道:“稚然(李傕的字),你有何建议?”

    李傕神色谦恭,拱手道:“太师,吕将军有句话末将认为甚是有理,不管是什么办法,只要能除掉王灿就好。因此,对付王灿可以不择手段,比如说吕将军说的派人潜入诸侯营刺杀王灿,这想法是很好的,只是行不通罢了。末将和王灿交手,也见过王灿麾下的破军营,军容鼎盛,杀气十足,是支精锐之师,这样的精锐之师陌生人想要混入其,难度太大,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董卓满脸笑意,知道李傕还有后话,道:“你继续说,孤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李傕深吸口气,道:“虽然派人混入王灿营刺杀王灿不管用,可人都是变通的嘛,太师可以派人前往汉,将住在汉的蔡琰,或者是王灿最看重的人抓起来,逼迫王灿就范。虽然耗费的时间比较长,但是同样能够胁迫王灿,让王灿乖乖的听话。同时,也可以对吕将军的策略稍加改动,派人潜入其他诸侯的营,伺机刺杀王灿,这样做既可以杀王灿,又可以将刺杀王灿的事情嫁祸给其他的诸侯,造成诸侯内讧。这样箭双雕,不仅刺杀了王灿,也能让诸侯之间相互警惕,内讧闹事。”

    “啪!啪!啪!”

    董卓听了后,连连拍掌笑道:“好,好,稚然之谋比较可行。”

    吕布闻言,神色黯然。

    李傕的策略是根据他的意见想出来的,可是这其没有半点他的功劳,只有李傕的功劳,让吕布心暗恨不已。早知如此,就不主动说话了,让李傕、郭汜两人都目瞪口呆,都答不上来,如此岂不是更好。

    最让吕布心不愉快的是李傕不仅借用了他的想法,还全盘否定了吕布建议派人潜入王灿营刺杀王灿的想法行不通,这才是吕布最郁闷的事情。

    郭汜借着李傕说话的机会,赶忙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董卓见此,笑了笑,没有继续追究郭汜。

    最后,董卓将目光停留在了李儒身上。李傕的计谋虽然可行,董卓还是觉得有些瑕疵,还需要李儒这个谋士来定下最后的论调。董卓笑问道:“优,关于王灿的事情,你认为应该怎对付王灿?”

    李儒闻言,睁开双眸,满脸笑容。

    只是李儒双鹰眼,眼眸狭长,嘴唇细薄,即使满脸笑容也显得神色阴鸷,给人种阴沉的感觉,尤其是坐在李儒身旁的人,感觉浑身不自在。李儒瞥了眼李傕,说道:“太师,关于李将军所建议的派人抓住蔡琰,或者是想要抓捕对王灿很重要的人,这两种想法儒认为几乎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董卓急忙问道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李傕也盯着李儒,眼眸闪烁着道道精光。李儒张嘴说话就把他的策略否定了,纵然李傕心佩服李儒,心也是非常的愤慨,灼灼的目光盯着李儒,等待着李儒作出解释。

    李儒说道:“太师,蔡邕消失段时间后,已经现了蔡邕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董卓忙问道:“在哪里?是否是被人劫持了?”

    李儒摇头说道:“既没有被劫持,也没有受到伤害,相反蔡邕现在日子逍遥得很。据探子回报,蔡邕从洛阳消失后,最后出现在了汉。由此推论,王灿起兵会盟之时,就已经派人前往洛阳,准备将蔡邕接到汉。这无疑是王灿早就计划好的,想想,王灿若是离开汉知道保护蔡邕,怎么会不派人保护蔡琰,以及其他对王灿重要的人呢?因此儒劝太师打消了这样的想法,既不切实际,又浪费人力物力,没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董卓深以为然,说道:“既如此,优有何建议?”

    李儒说道:“威逼不成,就采用利诱。”

    李傕反驳道:“郎令大人,想当初郎令大人也曾派遣使者前往诸侯营地,可是使者被杀,派去的舞姬也是被杀死,利诱的事情已经做过了,又重新重复利诱王灿,难道还想让送人过去被王灿杀么。”

    李儒笑说道:“李将军认为儒的计谋就这么肤浅?”

    被李儒问,李傕登时怔住了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李儒。

    董卓军,没有人敢怀疑李儒,即使是李傕也不行。

    李儒嘿嘿笑,露出森白的牙齿,冷哼道:“王灿敢于斩杀派去的使者和舞姬,是因为舞姬和使者与王灿没有任何牵连,只要派去的人和王灿扯上关系,而派去的人又不得不听从我们的命令,才能够杀死王灿。”

    董卓问道:“优,计将安出?”

    李儒说道:“对付王灿,依儒之谋依旧采用美人计。儒派出探子在洛阳城暗搜索,已经查探出王允有个义女名叫貂蝉,美貌无双,花容月貌。这次对付王灿,儒打算将貂蝉送到王灿身边,让貂蝉刺杀王灿。不过必须要让貂蝉把她是王允义女的身份告诉王灿,让王灿不能杀死貂蝉。待王灿留下貂蝉后,让貂蝉伺机刺杀王灿,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李傕再次问道:“郎令大人,貂蝉被送到王灿身边,如何保证王灿不杀貂蝉?如何保证貂蝉能够接近王灿?如何保证貂蝉能够听话去刺杀王灿?”

    连三个疑问,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李儒却笑而置之,说道:“王允和蔡邕是好友,王灿入洛阳的时候,王允曾数次到蔡邕府上赴宴,和王灿之间关系还是相当不错的。王灿不管是为了名声,还是为了不得罪蔡邕,或者是为了笼络王允,都不可能杀掉貂蝉,这是貂蝉活命的理由;其二,貂蝉美貌无双,王灿热血男儿,双方**,王灿见到貂蝉的容貌之后,肯定会动心的,不会将貂蝉置之高阁;其三,貂蝉当初流浪街头,是王允收留了貂蝉,还收貂蝉为义女,如此大恩大德,让貂蝉不得不回报,只要王允还在太师手,貂蝉就只能乖乖的听从我们的命令,刺杀王灿也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儒神色凝重:“这次定要看好王允,不能让王允无故消失,否则又可能失去牵制貂蝉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董卓抚掌笑道:“我有优,高枕无忧啊!”

    顿了顿,董卓眼眸圆睁着,虎目露出男人般充满炙热的神情,问道:“优,貂蝉可是被你带来了?”

    李儒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董卓不明所以,问道:“优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李儒说道:“太师,貂蝉还在路上,没有抵达营地。”

    董卓见此,说道:“优啊,貂蝉此女是否真的是花容月貌,美艳无双……嗯,孤的意思是先看看貂蝉的容貌,再做决断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李儒眉头扬,拱手道:“还请太师以大业为重!”

    对于董卓是什么秉性,李儒可是领教过了,要是貂蝉被董卓看上了,谋划王灿的事情铁定没戏了,所以李儒神色坚定,丝毫不退让半步。

    董卓见李儒神色坚决,无奈的叹息道:“好吧,好吧,就依优之言,这事情交给你办,你给我处理好了,不要出现任何差池。”

    李儒笑道:“太师放心,儒定不辱使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