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4章 董卓的怒火(下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营地,大帐。≥> ≤.<≦1<ZW.

    董卓坐在主位上,李儒坐在大帐左侧,李傕坐在大帐右侧,其余将领依次坐在下方,唯独吕布没有坐下。吕布知道董卓因为营地被焚的事情非常的愤怒,进入营帐后没有坐下,直接撩起衣袍单膝跪在地上,请求董卓降罪。这样的做法虽然老土,还是让董卓暗暗点头,心的火气也稍微下降了点。

    董卓眼眸微眯着,仅仅透出丝缝隙,狭长的双眸盯着吕布,问道:“吕布,将事情的始末详细道来。”

    直呼其名!

    吕布听见董卓的称呼,心不停地抽搐。董卓对他好的时候,曾称呼‘奉先’、‘爱将’、‘奉先我儿’……等等非常亲近的称呼,现在董卓直呼吕布的名字,显然是对吕布相当不满。若是不把事情的经过解释清楚,这事情在董卓心肯定会留下疙瘩。

    吕布深吸口气,平复了躁动的心情,缓缓说道:“太师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事情的始末,吕布字不漏的说了出来,没有添油加醋。不过吕布的重点放在了高顺身上,说高顺被王灿收买,导致陷阵营没有挥作用,最终才使得营地被焚毁,后又被王灿偷袭,成了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到最后,吕布沉声道:“太师,末将识人不明,致使营地被毁,大军损失惨重,请太师降罪!”

    董卓听了后,阴沉着脸,眼眸冷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“蠢货!”

    董卓连骂两声,不知道骂的是吕布还是王灿。

    想到王灿,董卓心就怒火翻腾,顺手抓起案桌上的竹简就朝吕布砸了过去。董卓怒,吕布跪在地上不敢挪动分毫,只能任由竹简砸在额头上。董卓的力道极大,逐渐落在吕布额头上,登时让吕布的额头红肿了起来,丝丝血珠从额头上的肌肤渗透出来,使得额头上血红片。

    吕布双手撑在地上,以头磕地,道:“太师,末将有罪,请太师责罚。”顿了顿,吕布又说道:“太师,王灿狡诈诡谲,屡次使用阴招想要射杀赤兔马,导致末将难以全力以赴。故此末将请求太师留吕布条性命,让吕布能够以戴罪之身斩杀王灿,将功赎罪。吕布此役之罪,虽然万死难辞其咎,但是吕布和王灿之仇不共戴天,不斩王灿,吕布誓不罢休,还请太师成全。”

    所谓万死难辞其咎,不过是说辞而已。

    董卓怒,也不可能因为吕布的营地被焚毁,董卓就要杀死吕布。

    这样的做法,是为了能证实吕布知道自己的错失,但是仍旧还想着将功补过。

    果然,董卓听了吕布的话,脸上的怒火逐渐平息了下来。董卓略微沉思,朝李儒问道:“优,你让人将吕布麾下的士兵找来,核实番,看看吕布的话是否有假?”

    董卓说的轻松,但是吕布却感觉背脊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若是吕布说的是假话,后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李儒站起身,走出营帐下命令去了,不会儿之后,李儒就带着随吕布起的士兵走了进来。董卓让士兵将吕布和王灿交手的经过玩玩本本的说清楚,听了士兵的陈述,董卓神色脸上才露出丝笑容。吕布虽然傲气,但还是可堪大用的。

    董卓大袖朝李儒点点头,李儒便将士兵打了。

    郭汜看到这样的情景,心不忿,就要站起身来,李傕见此,朝郭汜摇摇头,示意郭汜不要站出来说话。可是郭汜对吕布视之如大敌,对吕布仇视已久,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,他站起身,走到营帐央,恭敬地朝董卓揖了礼,说道:“太师,末将郭汜有说话。”

    董卓淡然笑,问道:“郭汜,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郭汜恭敬地说道:“太师,吕布营地被毁,麾下士兵死伤惨重,导致我大军士气受损,若是不惩戒,恐军心不稳!”

    董卓听了后,顿时沉默了。

    目光盯着郭汜,那阴沉的神色让郭汜心毛。

    良久,董卓沉声道:“郭汜,既然你觉得吕布不可轻易饶恕,你说该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郭汜听见董卓的话,心欢喜莫名,但是偏头看见李傕微微摇头,以及李傕的神色,郭汜瞬间想到了董卓蛮横霸道,怎么可能让他插手吕布的事情。

    董卓对西凉军非常优待,也很宽容,但是不表示董卓能容忍麾下的将领干预董卓的事情。想到此处,郭汜额头上冷汗直冒,刚才心里面只想着如何落井下石?如何将惩处吕布?现在看着董卓似笑非笑,却又略显阴沉的笑脸,顿时如堕冰窖。

    郭汜深吸口气,道:“太师,末将愚鲁,哪里懂得如何处理吕将军的事情?太师威加宇内,整饬朝纲,心肯定是明白如何处理吕将军的。末将时心急,只是担心军心受到影响,故而才大胆站出来说话,无礼之处,请太师降罪。”

    董卓笑道:“嗯,你倒是聪明。”

    句话,郭汜便感觉压在身上的压力全都散去了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郭汜长长地舒了口气,伸手擦拭掉额头上的冷汗,回到坐席上坐了下来。看着董卓神色变化,李傕心也是庆幸不已,幸好反应得快,若不是如此,恐怕得罪了董卓都不知道。郭汜这时候也知晓李傕为什么示意他不要说话了,李傕肯定是猜透了董卓的想法,才没有站出来说话。

    吕布目光转动,瞥了郭汜、李傕眼,眼眸露出抹狠色。

    打虎不死,反被虎伤。

    挨过这次之后,吕布定会找机会报复回来的。

    董卓笑眯眯的问道:“奉先,你自己觉得该怎么处理被王灿打败这件事情?”

    吕布听见董卓改了称呼,心的大石终于落在了地上。他俯伏在地上,道:“太师,末将只求能够戴罪立功,杀死王灿,以报太师知遇之恩。至于如何处理末将,全凭太师吩咐,末将毫无怨言,请太师决断!”

    董卓笑说道:“好,奉先我儿知耻而后勇,很好,很好。孤罚你半年俸禄,以示惩戒,你可服气?”

    吕布道:“末将毫无怨言!”

    董卓摆手道:“好了,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太师!”吕布嘴角上扬,看着李傕、郭汜,脸上露出冷冷的笑容,他躲过了这次劫难,不会忘记李傕、郭汜落井下石的功劳。

    吕布现在明白李傕的做法了,让士兵先行禀报董卓,是为了能够激起董卓心的怒气,可惜李傕低估了吕布在董卓心的分量,董卓西凉兵勇猛无比,又有李儒这个谋士从旁辅助,已经是很出色了。但董卓麾下的将领武艺却很般,需要个绝世武将,而吕布就是最好的人选。不管吕布犯了什么错,只要没有触及董卓的底线,董卓都不可能重罚吕布。

    正当吕布、郭汜心思各异的时候,董卓脸色突变,非常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声巨响,董卓蒲扇版的肥厚大手拍在案桌上,目光锐利如刀,阴沉的神情吓了大帐的众将大跳。

    唯有李儒满面笑容,不动如山,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,好像李儒已经看穿了董卓的想法。李傕看着镇定自若的李儒,心感触颇深,他自诩武双全,在西凉军是数数二的人物,对自身的谋略也是非常的自信,可是看了李儒的反应,心对李儒也升起抹佩服,单是这份临事不变的气度,就足以让李傕心服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投向董卓,不明白董卓怎么突然怒。

    吕布、郭汜也是露出不解之色,猜不透董卓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董卓看着将领脸上布满了疑惑,锐利如刀的眼神变得温和起来,满意的点点头,他笑着说道:“诸位,王灿此寮有勇有谋,屡次坏我大事,使得诸侯盟军气势鼎盛,不知道诸位可有解决王灿的办法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本就安静的大帐变得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好半响,都没有人站出来说话。

    董卓看着低着脑袋的将领,心怒气十足,他用了无数的钱财养着这帮人,居然没有人想出解决的办法。目光掠过李儒,见李儒微眯着眼睛,神情不悲不喜,见到这样的场景,董卓的心情才好了许多,他大喝道:“郭汜、吕布、李傕、李儒留下,其他人都出去,努力训练士兵,准备和诸侯盟军交战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其他的将校神情松,如释重负,急急忙忙离开了。

    董卓看着松了口气的将校,心怒气难掩,目光依次掠过李儒、李傕、郭汜、吕布,最终停留在吕布的脸上,问道:“奉先,你和王灿打过交道,你觉得应该采用什么办法,才能解决王灿?”